法轮大法救我出苦海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我是从人生绝境走入大法修炼的,近二十年来跟随师父走过了多少风风雨雨,亲身感受师尊的慈悲伟大,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自己身心巨变,一步步从根本上改变了常人的观念,由一个濒临死亡的重病人,变成了“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由一个重名利、好争斗、狭隘自私、牢骚满腹的常人,变成了平静祥和、一心为他的超常人;真真切切的领悟了大法度人的真实不虚。

一、苦海无边

得法前的我,已是百病缠身、痛苦不堪;吃不得、说不得、走不得、看不见、全身软得象散了架,沙发上坐着都要倒,手竟然拿不住一张小手绢,因吃错药,把拇指的指甲都弄没了。挨着什么都痛,头痛、发晕、牙痛、肚痛、腿痛是常事,后来更加上剧烈的眼痛,眼干涩的掉不出一滴泪,眼眶中象嵌了无数碎玻璃碴子,一眨也不敢眨,稍一眨眼就钻心的痛,而且牵扯整个头部甚至全身神经都痛,无法入眠,眼皮合不拢,眼闭不上,看东西都是无数层层叠叠的模糊重影,以致书报电视都不能看,去医院找了多个专家,却各执一词,开了各种不同的药,越医越严重。又找个体医生,药价昂贵不说,还是不起作用。因大把大把吃药,损伤了胃肠道,吃东西忌讳很多,生、冷、硬不能吃,姜、葱、蒜不能吃,辛辣油炸上火的全都不能吃,一不小心就会肚痛拉稀,或十天半月拉不出,憋死;手不能挨冷的器物,更搞不得冷水,一接触冷的都会肚痛拉稀或重感冒,一感冒就是一两个月都好不了,痰堵在口腔与鼻腔之间造成呼吸困难,又咳不出,难受死了;又怕热、怕光,热了又眼痛,牙痛,牙冷热都痛,每日“打的”去医院输液,也只是暂时缓解一下疼痛,可是输了液就更看不见,人反而更虚,也不敢走路回家,一走就气喘吁吁,汗下如雨;心脏每分钟跳130-160次,累得说不出话,又腰腿疼,因以前患“股骨巨细胞瘤”,手术后多次打石膏落下严重风湿,腿酸软疼痛抽筋,常疼得透不过气来,特别阴雨天就更难受,时时担心是否癌症复发,而且因手术后植入腿骨内的不锈钢断在骨髓里了,引起骨髓感染,痛得死去活来,拄了十多年拐杖,后来拄柺杖都走不得了,断裂在体内的钢条和镙丝钉、钢丝等一卡起脚都沾不得地……

除了身体的疼痛以外,更恼火的是“心疼”,为了工资、职称、住房和儿女等,日夜忧心,吃不好,睡不好,心里老是不平衡。一次去医院开证明,为我做手术的医生说:“你还开什么证明啊,评什么职称啊,调什么工资啊,我们根本没想到你还能活到现在。你这种病全世界都没得医好的先例。”这一说,我更觉没活头了。

我的生活原来一直由丈夫照料,谁知他又突然脑出血瘫痪了。我俩都躺在床上,求生不得,欲死不能,无奈只好把孩子叫到跟前,交待后事了,我对孩子说:“妈妈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全身哪儿都痛,生不如死……”说罢放声大哭,一家人哭作一团。

亲戚朋友、同事同学等听说我不行了,都来看望、道别,见我一家苦况,无不同情叹息。单位一领导开导我,叫我正视死亡,说:“反正都要死的,你就愉快的死吧,再着急还不是要死,还死得更快些,不就死这一回吗?”亲朋说:“你不能死,你不会死。”同学、同事说:“再想想办法吧,总还有办法的。”于是,有帮找药的,有帮联系专医怪病的,有介绍秘方偏方的,有出这样主意、那样主意的……试验了各种方法,都不管用,仍然看不到一点希望,罪也受够了,钱花光了,生活本就困难,这下更雪上加霜。

二、大法救我出苦海

一个我过去的学生来看我,叫我去炼法轮功,说:“两个人都这样倒着,总得立起来一个呀!”我心想:我广播操都做不得,走都走不得,炼什么功啊!而且花了成千上万的钱,医生都说没得治了,你那炼功的几个动作还能治得了我的病吗?不去。心里还暗想:这学生年纪轻轻怎么信这些?

我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说:“人家总是为你好嘛,去试试吧,反正又不要钱。如果医不好,我们回来就是,我陪你去。你吃那些药也没好病啊,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但我还是没想去,因多次折腾,我对人们说的一切办法都已失去信心,彻底绝望了,医生都断言没治的了,还是听医生的吧,我再经不起折腾了。

不料几天后,学生又来了,还带了其他人,其中有我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他们都说是特意来接我的。朋友又一再鼓动,说不要辜负了人家一片盛情,这样我才很不情愿的跟他们去了学法点。

也不知怎么走到那儿的,只记得当时众人簇拥着我,一个力气大的功友抱着我,另几位功友有的抬手,有的抬脚,小心翼翼的象放玻璃人儿一样轻轻的把我放在地上,生怕碰痛了我哪根神经。我就这样坐在众同修中间,也没炼功,只是好奇的望着周围打坐的模糊人影儿,心想,这是不是搞迷信啊?因为我被共产邪党几十年的灌输,又被封闭的从没见过这种场面,就觉得打坐是迷信。约摸坐了半小时,结束了,众人又把我抬起扶我站好,奇怪的是,接着我竟然可以自己拄着柺杖走路,而且一路上和他们说话了。回到家,用听诊器一听,心跳每分钟82次,我问医生:“多少次才是正常的啊?”他说:“70-100次。”啊,我正常极了!难怪一点不累,能走能说了啊!

又过了几天,一群学生又来接我去了,坐了一阵回家,一听,又是82次,就这样反复多次之后,发现心脏确确实实就是在那炼功的人群中变得正常的,这样我才自觉自愿的去了。

那时,集体学法炼功环境很好,师父很快给我清理身体,使我能看得见了。那时的辅导员告诉我:不断学法、抄法、背法,这就叫精進!我于是把得到的大法书都抄了一遍或多遍,当时打算至少要抄十遍《转法轮》。可是还没抄几遍,迫害就开始了。多年后才悟明白:我得法前后的一系列人和事,都是师尊为我精心安排的。师父啊,您度我度的好苦!

刚开始炼功时,抱轮五分钟都全身打颤大汗淋漓,但很快我就可以轻松自如的抱轮两小时,一点不觉累了;彻底扔掉了拄了十多年的柺杖,可以健步如飞了;从来不敢走夜路的我居然敢一个人半夜四点过赶去炼功场什么也不怕了;不仅可以料理自己的生活,照料瘫痪的丈夫,还包揽了所有家务,后来与儿女住一起又自己带孙儿,连保姆也辞退了,自己当起全家人的全职保姆,做饭洗衣买米买菜搞卫生,接送孩子上下学等样样能干。记得有几年在外租房住,一天几次上下一百多级楼梯,还曾肩扛十斤米、背一背兜菜、手提十斤油上楼。每天还得按时拿饭出来吃。来客人时最多做过十二个人的饭菜,晚上还背孩子回家,孩子在背上还睡着了,越背越沉。这可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啊!谁能料到我这个当初得了不治之症等死的人,还能活到今天?不但自己活得很好还可以为别人活得好而担负起全家重担,拿下一个强劳力保姆都喊承受不了的家务活,过去我可是弱不禁风、娇气十足还得要人照料的重病人啊!

三、大法是人们千百年来所期盼的神话

得法后的奇事真是数不胜数:

记得当时我配了副新眼镜,学法不几天却不知怎么就掉地上把镜片摔了个大洞,没法戴了。另配又没钱,那时穷极了,每月工资还不够医药费,常借贷度日。陪我去的朋友说:“反正都看不见,戴起也是多余的圈圈,还不如不戴。”我想想也是,只好不戴了。没曾想,从此我便永远摘掉了戴了几十年的眼镜,很快就能看大法书了。更神奇的是,看书不久就发现书上的字放大了,而且放大的字比书上印的更清晰色彩更深。如果我当天学法炼功心性守得好,字会放得很大;做得更好会更大。如果心性有什么问题,字也会相应的缩小一些。记得邪恶迫害大法后,一次单位去郊外农村搞活动,我把《转法轮》带去读给一位离休干部听,当我在田野上打开宝书时,突然阳光灿烂,那书上的字一下子放得非常大了,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心里明白:这是师父的赞许和鼓励,说我做得对。因为那时邪恶的迫害还是很凶的。

还记得刚学法时,我和另一视力不好的同修每每过街,川流不息的车辆都会突然“断流”,待我们安全通过后,车辆又源源不断的驶来了。开初还认为是偶然的,后来次数多了,才明白是师尊对我们呵护备至。

一个新学员第一天来学法就遇上狂风暴雨,浑身淋得透湿回家,他担心会感冒,我们告诉他绝对没事,明天你来保证还是好好的。果然他第二天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他十分惊喜的说:“我一向爱感冒,怎么这就不感冒了呢?”

九九年七月十四日早上,我朋友被一飞驶的三菱越野车撞飞了,从街的这边撞飞到丈多远的街那边,“啪”一下摔在地上,很多人围观。司机吓坏了。正准备弄去医院抢救时,她却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说:“我是炼功的,没事,不去医院,你们走吧,我还要去上班。”那天下了雨,她手里拿的包和雨伞都摔坏了,伞断成三截,她身体两侧全是青紫的,我担心她承受不了,就不断的鼓励她守住心性,说:“没事,又还了一条命债了。”可是就这“担心”的一念,我身体马上就莫名的痛起来了,就是那种撞伤和摔伤的痛,可我并没在哪儿伤着碰着呀。我俩坚持炼功,几天就都好了。

一次,学法点的负责人叫我在法会上发言,发言后,师父又给我清理身体,例假也来了。

我每天早早去了炼功场,而偏瘫的丈夫竟也能一个人拄着柺棍,一步步走到学法点、炼功点,却从未摔过跤,过去两个人扶着他还摔倒。在炼功点上,他跟着做些动作,在学法点上,他也能大声清晰的读法,在家里也天天看师父讲法录像。直到迫害发生后,学法炼功环境被破坏,他再次脑出血,痛苦的离世了。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他也许还活着。

我不停的学法、抄法、背法,无论走路吃饭,睡觉都在记诵着法,常人是永远体会不到这种沐浴在佛光中的无边幸福的,不知不觉中,我从易躁易怒、愤世嫉俗、满腹牢骚、怨天尤人变得平静祥和。随着名利心、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等等人心的渐去,身体也越来越好,冷热酸甜什么都能吃了,几十年不敢吃的冰糕、油炸食品之类都可以一次买许多吃个够,就是冬天喝冰水也没问题,再也不怕冷不怕热了,什么东西想吃就吃,那种舒爽畅快简直无法形容。修炼十几年来,没再吃过一粒药,没花一分钱医药费,当人们看到公医办每年发下来的结账单,我的医药费支出都是零,今已累积万多元没动时,无不惊叹羡慕,暗里都说:“看人家×××炼法轮功多好,根本不得病,哪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啊!”邪党的诬蔑造谣也就不攻自破了。因为我过去是出了名的病号,医药费是单位数一数二最高的。

过去没修炼时,我整天愁眉苦脸,象祥林嫂一般总在对人诉说自己的不幸与痛苦,走到哪儿都带给别人压抑和不舒服。朋友们为我担心一再安慰说:“再熬几年,等退下来就好了。”暗里却说:“看她那样子,不晓得熬得到退休不啊。”

得法后,佛法的熔炼使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改变,我看淡了名利,第一次学会放弃,在单位领导劝我再熬一年半载为我解决职称问题时,我毅然选择了提前退休。过去我可是一点蝇头小利都不愿放弃,都要去争去斗的啊!

而今的我乐观、开朗,活得轻松自在,走到哪儿都能带给别人愉悦与祥和家庭也变得十分祥和美好,儿女们个个事业有成、健康无病、生活幸福,孙辈也以优异成绩上了理想的大学,大法改变了我的身心我的命运,使我脱离苦海而沐浴在无比圣洁美好的佛光中,没有师父与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我的一切,就没有我,师父和大法给予了我太多太多。

这就是师父和大法带给我的洪福,是人们千百年来所向往所期盼所追寻的神话,在今天确确实实的显现在我身上了!我怎能不激动不欢欣鼓舞,怎能不从心底里感谢师父和大法的救度之恩?这一切的一切美好,我愿和世人共享,我愿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