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西昌市方征平夫妇生离死别的遭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程冬兰、女,60多岁,四川西昌市长宁办事处(410厂生活区)退休职工,因修炼法轮功与丈夫方征平被中共多次迫害,程冬兰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十年,现在还被关押在简阳养马河四川女子监狱,而她丈夫方征平已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方征平的死,疑点重重。责任方:云南一监面对方征平家人请的律师的调查,百般阻挠、威胁,拼命掩盖真相。方征平被迫害致死时,程冬兰见丈夫最后一面的要求都被中共残忍地拒绝了……

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程冬兰、方征平夫妇各自经历了多次被绑架、酷刑毒打、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判刑的迫害,程冬兰夫妇生离死别的苦难经历,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近十六年来,中国大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缩影,他们的辛酸血泪,折射出这场千古奇冤的非法、残酷和惨烈……如今程冬兰仍身陷冤狱,方征平已离开了人世,让我们回顾他们的经历,来看清迫害者---中共的罪恶,以期唤醒我们每个人心中不灭的良知和善念,一起来制止这长达十六年的迫害。

两个苦命人的结合

程冬兰,四川西昌人,是西昌市长宁办事处(410厂)退休职工。她丈夫方征平老家在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其他亲属主要生活在四川宜宾屏山县太平乡前哨一组。

方征平从小就受尽人间的苦难,几岁父亲就死了,家里很穷,母亲把他送给别人家带,不久,收养他的那家人又把他抛弃了,他落户在马边县民主乡,从小就是靠下力挣钱养活,因此性格孤僻,脾气暴躁,好与人争斗。四十多岁的时候,方征平依然孤身一人,四处漂泊,打工维生。后来以养蜂为生,他在西昌市养蜂时遇到了程冬兰。当时程冬兰则刚失去丈夫,带着儿子度日。两个苦命人同病相怜,结为夫妻。

得大法同化真善忍 做好人夫妻身心受益

一九九七年,经朋友介绍,程冬兰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的时间,原本风尘满面、体弱多病的她,一下好象脱胎换骨了,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性情开朗的阳光妇女。

看到程冬兰的变化,方征平很吃惊。对于一个没读过几天书的农民来说,能够有一个好的身体,有一个充满笑声的小家庭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方征平从妻子身上看到了这种希望,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随着不断学习《转法轮》法轮大法向他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远超出自己的预期,早年人生的种种不幸,一直是他内心最大的阴影。这种阴影使他对社会、对他人充满敌意,只要一点小事,就可能与人发生大的冲突。《转法轮》对人生的诠释方征平从来没有听说过,却感心服口服、茅塞顿开。他明白了自己早年的不幸,是因为自己生生世世做过不好的事造成的,痛苦是在还业债,是好事情,不能怨恨对自己不好的人。他还明白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问题找自己的原因,善待别人,不仅能够与人很好的相处,还能给自己的未来带来无限的美好。

方征平变了。通过学法炼功,原有的肝炎等顽疾不治而愈,性情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善。无论遇到多大的委屈都不再发脾气,吃多大的亏都不再与人争斗。那时候,方征平整天乐呵呵的。方征平夫妻俩住在西昌四一零厂生活区内,院坝里的下水道积满垃圾,没有人过问,臭气熏天。走入大法修炼后,方征平、程冬兰夫妇,常年坚持清掏下水道,周围居民都称赞他们,都说炼法轮功的人真好。

方征平夫妇对老人也很孝敬。他们虽然经济不宽裕,但只要回家一趟,总要给父母带点东西,现在方征平的母亲身上还穿着程冬兰买的衣服……

四次迫害 程冬兰被非法判重刑十年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出于私欲和妒嫉,利用中共以及整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发动了空前的迫害运动,伴随铺天盖地的诬陷和诽谤,无数法轮功学员受到了各种精神上摧残和肉体上的折磨。程冬兰、方征平夫妇也未例外,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程冬兰夫妇几乎没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

程冬兰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四次被迫害,第一、二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折磨,第三次是被非法劳教,第四次是被非法判重刑十年。

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折磨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八日被绑架到西昌市马坪坝“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达四个月。洗脑班是中共用各种方法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私设监狱”,在这里程冬兰和西昌市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被“610”人员精神折磨、肉体摧残。(“610”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一个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因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故称“610”,现在对外称为维稳办或防邪办)

精神折磨包括:完全剥夺人身自由(非法拘禁)、专人监管、不许亲属接见,每天长时间强迫听、看诽谤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各种诬陷性的谎言材料等等。

第二次:在洗脑班被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九月,程冬兰因和单位几个大法弟子去领导那里要他们被非法扣钱的收据。九月二十四日那天,长宁办事处和长安派出所来人,借口说因他们要上访,叫他们必须去学习一个星期;程冬兰再次被强行绑架进了西宁技校内的“洗脑班”

程冬兰在“洗脑班”绝食抗议,被强行野蛮灌食:她被好几人按在地上,用手指粗的橡皮管从鼻孔插入胃里,再用注射器向管内注射灌饲物(在全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相当一部份就是被野蛮灌食致死的)……这一次凉山州“610办公室”主任杜西川由其一贯的幕后指使,直接跳到了幕前,亲自指挥了对法轮功学员程冬兰的野蛮灌食。在这种转化学习班上,每强迫欺骗一个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就可以得到两万元奖金;就为了这两万元的民脂民膏,它们就抛弃了人类的良知,就抛弃了人之所以能为人而必需的道德,公然不惜一切代价地、泯灭人性 地追求“转化率”,践踏宪法、践踏人权、丧心病狂地诋毁“真、善、忍”这全人类的基本信仰准则。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灌食后第三天早晨,经医生检查身体,发现情况不妙,洗脑班人员找来了担架,把她五花大绑地紧紧捆在担架上,强行被抬上车、送进了西昌市人民医院,作了全身检查,又把她弄进观察室,由三个保安监视。大约下午三点过,她丈夫才被叫来,强行把她俩塞上车拉回家中;不顾她的死活,将她的工资卡抢去强行扣了一千零二十九元钱,说是在“学习”期间的生活费、房租费、水电费、帮教费以及铺陈费!

程冬兰刚回到家时,吃不下半口饭,连喝米汤都要吐出来,无法入睡,全身肿痛,头昏脑胀、四肢无力,动也动不了,完全依赖丈夫料理。程冬兰从“洗脑班”出来后不久,对 “洗脑班”的邪恶行为进行了曝光,揭露在邪恶“610”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

第三次:被不法之徒报复 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元月初,当“610”和国安不法之徒的罪行被曝光后,他们不但不良心受到谴责,反而是气急败坏的对被迫害者进行疯狂报复,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下午程冬兰在家被西昌市国安大队李杰等人强行绑架到西昌市看守所,当程冬兰的爱人方征平去要人时又被非法扣押,并宣称要劳教两人。程冬兰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期间没有收到劳教通知书,程冬兰本人多次要求李杰出示书面通知,李杰到最后也没拿出来,也不回答犯了国家哪条法律。

第四次:被非法判十年重刑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上午十一点,在西昌市410厂生活区菜市场,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无理绑架,随后她家被市国安警察抢劫,后被非法关押在凉山州德昌县看守所、西昌市看守所、西昌市小庙乡看守所,之后西昌市国安对程冬兰非法下了逮捕证。二零一零年1月,程冬兰的家人为她请了律师。

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上午,律师到西昌市公安局依法要求会见程冬兰。西昌市公安局国安大队副大队长以涉密为由,不许律师会见程冬兰。随后,律师对国安大队副大队长拒绝律师会见被关押人员进行了投诉。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程冬兰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重刑十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拓荒看守所、西昌市小庙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程冬兰被劫持到四川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至今。

七次遭绑架,方征平冤死狱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方征平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先后遭受了七次迫害,每次都经历了酷刑拷打和残酷折磨,一次比一次惨烈,身心受到巨大摧残。期间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重刑七年。二零一三年四月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从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的十四年中,方征平有近三分之二的日子被中共关在狱中。在前六次迫害中,方征平被非法刑拘累计一百零六天(第一次二十五天,第三次四十八天和第四次三十三天),被强制洗脑长达五个月(第二次: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八日),并被强迫每月缴纳二百元生活费,被非法劳教长达二年零八个月(第五次被非法劳教一年,第六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八个月)。第七次被云南绥江县法院枉法判刑长达七年。他最终没能活着走出黑狱,据悉,当方征平的噩耗传来,他那早已哭干双眼的八旬老母亲,无声的趴在了桌子上……

下面是他遭受的迫害情况:

第一次被非法关押二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三月的一天,因妻子程冬兰的几位朋友(法轮功学员)来家中玩,第二天方征平就被长安派出所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十五天。在这期间方征平经常惨遭犯人毒打。

第二次在洗脑班被折磨五个月: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八日,程冬兰被抓进西昌市马坪坝洗脑班;随后,方征平因为说了句“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哪舍得丢哟!”,就被410厂公安科押送到长安派出所,第二天也送进马坪坝洗脑班,对他进行了长达五个月的迫害,每个月还强迫他缴纳两百元生活费。其间由于他拒听污蔑大法、诋毁师父的造谣和诬陷,一次被罚在太阳下曝晒四个小时,一次被恶警张小兵、郑启有打得趴在地上,接着又被蹬踩胸口,打耳光、铐手铐。程冬兰也遭到踢打。非法关押五个月后,为抵制迫害,方征平绝食抗议,才被放出来。

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四十八天: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三日,方征平去向一养蜂人讲法轮功被冤枉的真相,被人向西宁派出所恶告,所长胡某带人把他抓进派出所,吊铐在钢筋铁门上一个多小时。随后西昌市公安局一科恶警李玉旭、周欣又一次非法抄了他的家,并把他关入马坪坝戒毒所非法拘留。迫害四十八天才将他放出。

第四次被酷刑毒打三十多小时、非法关押三十三天: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六日凌晨,方征平去西宁镇讲真相,被西宁派出所的五个恶警非法劫持,被他们用麻绳反绑在电线杆上,一个四十多岁的长脸瘦子恶警眼露凶光,狠命击打他的胸部和软肋,当他被打得头抬不起,腰往下弯时,恶警就趁机猛踢他的胸腹部,他当场痛昏过去。随后西宁派出所来了四名警察(包括所长),给他戴上手铐,绑架到西宁派出所。九点过,西昌市国安大队李瑜大队长和周欣,王永荣驾车拉走方征平,再一次非法抄了他的家。当时方征平不仅被铐着手铐,周欣还用绳索捆住他,并牵着他不准进屋,同时狠命掐按他的脖颈让他几乎窒息。恶警们进进出出,接连抄了方征平的家三遍。接着又把方征平押到国安大队办公室,一只手用铐,一只手用绳,绑在一张椅子上,边问边拷打,又揪,又踢,又扇,专门针对他的手,臂膀,腿脚和脸,这样刑讯逼供到吃晚饭,臂膀和腿肿得象泡粑一样,青一块紫一块的。傍晚,他被秘密押到酷刑室,一个恶警说:“为装备这间屋就花了三万多元,现在好了,打得再响,哭叫声再大,外面都听不到,非常隔音。”他们强制他坐上老虎凳,锁上脚镣手铐,施用车轮战,疲劳战,把九个恶警(据说其中有三人从攀枝花市调来,因为他们对刑讯逼供法轮功学员有丰富经验)分成三人一班,三班轮番拷打审问,刑讯逼供,拳脚相加。方征平说:“我肿得这样了,你们不要打我。”周欣说:“打死火化了就是!”就这样,恶警们更加丧心病狂,专门打他瘀血斑斑的手臂和腿,哪里痛就打哪里,哪里肿就往哪里揪,踢……连续的刑讯,拷打使方征平疼得钻心透骨,而且感到非常疲惫,眼睛不由自主地想闭上;恶警们就按动老虎凳上的电钮发出刺耳的强烈噪声,还用冷水泼他,使他从昏迷中惊醒……。这期间,李瑜还要强制他一只手从肩上下去,另一只手从背后反手而上地铐在一起,名叫“苏秦背剑”。方征平年龄大,体胖,骨头老化,被折磨得眼泪直淌,声嘶力竭地哭叫,这才罢手;然后又接着坐老虎凳。这样一直折磨到第二天八点半钟,又拉到国安大队办公室,照头一天下午的方式审问(审问人:李瑜,周欣,王永荣,胡仲均等)。九点过,方征平被劫持到凉山州看守所,看守所不收。又被劫持到西昌市看守所。就这样,从二十六日凌晨四点直到二十七日十点,方征平被连续拷打、折磨三十个小时,被非法关押三十三天才释放。

第五次被“610”人员非法劳教:第四次遭受酷刑迫害,出来后,方征平对“610”恶行曝了光,二零零四年元月当“610”恶行被曝光后,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对方征平进行打击报复,在爱人程冬兰被绑架后,要人不成,反而被非法关押并批劳教一年,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被狱警唆使犯人暴打,被打得满脸是血。

第六次再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方征平被西昌市国安大队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八个月,在西昌马坪坝戒毒所遭受非人迫害,狱警纵容吸毒人员殴打他,方征平几乎每天都吃不饱饭,亲人上的钱,方征平根本用不到,连洗衣服的机会几乎都没有。参与迫害人员:西昌市国安大队恶警刘国强、且俊、太刚毅等。

第七次被云南绥江县法院冤判七年: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方征平回云南老家办身份证时因讲法轮功被冤屈的真相,被绥江县国安非法关押,直至十二月十三日被非法开庭。其间,十月二十五日方征平家被西昌市国安人员罗毅等伙同从云南赶到西昌的绥江公安局国安大队蒋兴二人非法抄家。之后方征平被绥江县法院枉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第一监狱遭受迫字。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方征平被送往省一监途经云南曲靖时,押送方征平的恶警将方征平借押在曲靖监狱一宿。曲靖监狱的恶警点名时,由于方征平年纪大,耳有点背,没能及时回答,曲靖监狱的三名恶警一拥而上,一顿拳打脚踢。方征平被打倒在地又挣扎着站起来,又被打倒。然后这三名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向方征平的脸上、身上狠狠踩踏。方征平每站起一次,都被恶警踢倒再打,这样反复三次,直到方征平不能站立。遍体鳞伤的方征平抬到省一监四十五天以后才基本能站立行走。

方征平被迫害致死 程冬兰无法见最后一面

明慧网曾报道:方征平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十监区三中队,因拒写“保证书”、不配合监狱的所谓“改造”,而遭到隔离、关小号等多种酷刑折磨,导致医院检查出三种病,生命垂危。(方征平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非常健康,从未有什么病。)

方征平于二零一三年四月被迫害致死,死亡三十六天后云南一监才找到程冬兰,云南一监拒绝了程冬兰要求见方征平最后一面的要求,火化了方征平的遗体。

方征平被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致死,至今监狱不给方征平父母死亡通知。二零一三年方征平父母、兄弟与方征平的养子通电话核实,这才确知方征平被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致死。这个过程中,云南一监只把方征平的死讯通知失去人身自由的程冬兰,而且是死亡三十六天后才通知,同时假装不知道方征平父母的情况(云南一监准确的知道方父母的地址,云南一监在收监方征平时,向方征平的父母下发过:“入监通知书”)……种种迹象表明云南一监想要掩盖方征平死亡的真相。

方征平悲愤的父母请了律师对方征平的死因进行调查,同时依法申请国家赔偿,遭到监狱方面刁难、威胁。和以各种借口推诿责任,拒绝出示律师要求提供的与方征平死亡案件相关的:入监体检报告、尸检报告、方征平的相关视频及音频资料、一监将方征平的相关情况如何通知近亲属等十二项信息资料。同时云南一监以各种方法阻挠律师介入此事,凸现了云南一监的掩盖罪恶的企图……

方征平去世前在云南一监期间遭受了怎样的折磨,是外界难以了解的,但从云南一监欲盖弥彰的各种表现和费尽心思的掩盖后面,迫害的残酷不难想象,但有一点,面对中共的暴虐和残忍,方征平致死都没有放弃他的信仰。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怎么会错呢?也许他修炼前的苦难经历,使他分外珍惜这部使亿万人道德升华、身心受益的高德大法,所以历尽苦难也没有放弃,就象他在第二次被迫害时那句朴实的话语:“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哪舍得丢哟!”然而仅仅因为这句发自内心的真话,他当时就被中共关押和折磨了五个月。在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中共的邪恶和假恶暴一览无余。

方征平已离开了人世,程冬兰至今仍身陷冤狱,被中共强加的一切苦难和生离死别仅仅是因为他们要做一个好人,要说一句真话。法轮功学员坚持真善忍的信仰没有错,更无罪,时至今日即使中国大陆也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法轮是×教,所有迫害的依据都来自于江泽民、中共的诬陷宣传,如今法轮功已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被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尊重和热爱,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中共的假恶暴容不下真善忍,所以法轮功被中共诬陷和镇压。

希望程冬兰和方征平的故事让您看清这场迫害的罪恶和迫害者的邪恶。有更多的父老乡亲明白了真相,从内心唾弃这场可耻、荒唐、残酷的迫害,同情和理解承受无名苦难的法轮功学员时,就是这场迫害被制止的时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