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筋折肉烂 一个月后全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六年,我修炼法轮功刚刚两个多月时,三姐的儿子要结婚,因钱不够用,三姐来我家借钱。看到我健康的身体, 很是惊讶,当她知道是法轮功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后,她非常相信大法,要和我学炼功,晚上我教了她两套动作。

因孩子还有十天就要结婚,第二天,三姐坐摩托车急忙回家。走出二十多里路的时候,忽然发生车祸,右脚脚跟和脚脖子、从里踝趾骨到外踝趾骨的肉被车轱辘绞烂了,大筋还折了两根,等我知道消息时,人已送進手术室。大夫给她缝了四个多小时才缝合好。第二天主治医生来换药时,打开三姐的伤口一看,却发现一点也没有红肿,医生感到很惊讶,说:这么重的伤,没有肿,太好了。

第三天,我决定让三姐出院回我家,请大夫到家里给她换药打针。第六天换药时,我看到缝合的皮肤在变色,很高兴,以为是好的征兆,第七天发现伤口出现红肿。那天正好碰见一位朋友,说她母亲坐自行车时被车辐条把筋绞折了,后来没治好,硬烂死了。听到这种情况,心里真害怕,不知姐以后会怎样。

我找来院长到家里会诊,院长说:变色的皮肤不是见好,而是皮肤坏死。要想好,就得植皮。一、两次不见得长上,因为伤口的肉有的地方都绞没了。听到院长的一番话,望着姐姐痛苦的表情,我没有食欲、没有睡意,感觉火呼呼的往上冒,头晕目眩,师父帮我拿掉的病,有点感觉在复发,陪姐姐坐到深夜一点多,她撵我去睡觉,因为第二天我就要去参加外甥的婚礼。

早晨醒来还没起床,弟弟开车已到我家,当时我觉得身体疼痛、发着高烧,心脏跳个不停,象一滩泥一样起不来,心想我病了,去不了了,就翻一下身,在我翻身的时候有个声音告诉我:你得去。在我心里重复“你得去” 这句话时,瞬间觉得病痛全无,身体轻飘飘的,一翻身下了床。三姐看见我,就急促的让我把她的腿打开,说昨晚疼了一宿,可能大夫把哪块碰坏了。

我急忙打开一看,把我惊呆了,昨天腿、脚和伤口缝针的周围红肿的象一碰即破的样子,一夜之间消的和原来皮肤一样了,一点也没有肿过的迹象。我深知是慈悲的师父给她消业,也好让我放心去参加婚礼。

在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我想不能浪费时间,就炼静功。因为风湿性关节炎原本连散盘都得用绳子绑着,坐在车里竟然能单盘打坐,炼了一路的静功。

在婚礼上,告诉客人们在三姐身上发生的超常和神奇,那时不知道什么叫洪法,只是想把最美好的法轮大法告诉所有的人,让他(她)们也得到大法。

半个月后,三姐的伤口长出了新肉,一个多月就全长好了,也不用植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