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改变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日】我是一个农民,今年七十多岁了,生活在大西北一个离城市很近的农村里。我生性耿直、性情开朗,但从小没有念过几年书。在农村那种缺少文化娱乐的环境中,我还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会拉二胡,还会敲锣打鼓。

每年冬闲时,村民们凑到一起说拉弹唱,少不了我,正月十五的“社火晚会”更是要有我。玩牌赌博,那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看到不平或谁惹着我,我会上去就打。

无知中,我造下了一身的病业:胃溃疡、腰腿痛、风湿性关节炎。二十多岁时,因调马,被马甩出去十多米远,导致锁骨错位,颈椎留下一个核桃大小的疙瘩,几十年抬不起头。

是师父把我从污泥中捞起洗净、无病一身轻,是大法使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

一九九六年春天的一天,早起我到城里送牛奶,当路过一个书摊时,看到架子上摆着一本发着黄色光焰的书,走上前一看书名叫《转法轮》,我就问摊主:你这书还会发光呀!摊主说:发什么光呀!不就一本书吗?!我知道这本书不一般,就买了下来。

送完剩下的牛奶,我就坐在路边的树林里看《转法轮》,目不转睛的看,抬头一看天快黑了。唉呀!这是一本天书!就这样,我天天干完活就看。看着看着,我想应该炼功了,可哪里有人教呢? 这期间,就有人在梦中教我做抱轮和两手随机下走的动作,我就跟着学,可是也不连贯呀!我想干脆九月到北京去学。为什么要去北京学?因为看到《转法轮》是在北京出版的,那北京就一定有炼功人。

还没来得及去北京呢,有天早上,在送牛奶的路上,我看到有几个人在那里做抱轮的动作,和我学的动作一样,我高兴的问他们是法轮功吧!他们说是呀!听了我的描述,他们说我与大法有缘。四十分钟的抱轮,我第一次就抱下来了。

在那些日子里,我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中,知道用法来要求自己,再也不打人了、不骂人了,更不赌博、打架了,一身的病在不知不觉中也好了。妻子看到我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高兴的逢人就说:“法轮功太好了。是法轮功改变了他,法轮功使我家有了新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