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毒打折磨 湖南省岳阳市李自然控告首恶江泽民

更新时间: 2017年06月2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2015年7月18日,湖南省岳阳市法轮功学员李自然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36岁的李自然原是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四化建公司职工,他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江泽民集团迫害,他曾于2003年被劫持到平江县看守所、岳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58天,期间遭到严刑逼供、暴力殴打、强制灌食等多种严酷迫害。2005年他被非法判刑四年,先后在湖南省津市监狱、湖南省网岭监狱遭关押迫害,被殴打折磨。

以下是李自然自述遭迫害事实:

一、2000年7月,为了见证大法的清白,我于7月15日毅然进京和平请愿,被岳阳市公安局绑架到岳阳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37天。单位由此对我留厂察看两年,并停发工资和奖金,每个月只补给180元的生活费。岳阳市“610”还毫无理由要我承担其到北京接我时旅游和吃喝玩乐的费用7000多元。

二、2001年1月,在以被控告人江泽民为首的犯罪集团策划、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利用新闻媒体大肆渲染煽动法轮功仇恨之际,岳阳市“610”及单位在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私自篡改我写给编辑部的信件,并刊登在2月份的《湖南工人报》和《湖南化工报》。文中谎称我本人“病入膏肓,骨瘦如柴”,单位领导对我关怀无微不至等等,还增加了许多污蔑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言论。这给法轮大法及我个人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损害了我的名誉,也蒙骗和毒害了很多不知情的三湘民众,严重地践踏了群众的知情权。

三、2003年5月4日,我因对外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遭到平江县向家镇派出所绑架,并于5月5日和8日先后被转移到平江县看守所、岳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58天。期间他遭到严刑逼供、暴力殴打、强制灌食等多种严酷迫害,给我身心带来严重伤害,具体如下:

1)被绑架当晚,向家派出所干警用铁铐子将我紧紧地铐在一张椅子上对我严刑逼供,一所领导猛抽我耳光,用拳头猛击我胸部和胳膊,并扬言要整死我。

2)次日,平江县国安大队来向家派出所,其中一国安人员用拳头猛打我胸部和面部,打得我东倒西歪。下午,将我劫持到县国安大队,一国安人员猛抽我的耳光,并用脚朝我胸部猛踢猛踹,对我严刑逼供。五点左右他们将我绑架到平江县看守所,一中年干警猛抽我耳光,用拳头猛打我胸部,最后一脚将我踢翻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用尽气力在我胸口和腹部猛踹猛蹬。刚进看守所,我又被五、六个犯人殴打。当晚,干警陆再兴指使犯人头目李再生用脚踩着胸口,将我贴在墙壁上,然后又用拖鞋猛抽我的脸,全监房里的人都发出啧啧的惊呼声,事后他们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恐怖的场景。第二天清晨,狱警陆再兴指使十几名犯人对我浇冷水,由于接连地往头上浇,我很难喘过气来,几乎窒息过去时,危难之中,我高呼“法轮大法好”!才将他们震住。种种摧残很难用语言来讲述。

3)5月8日,我被劫持到岳阳县国安大队,期间干警邹××(二十八九岁)、李小毛对我暴力殴打,副大队长郭盛祥甚至将我打翻在地,对我刑讯逼供。9日晚,我被绑架到岳阳县看守所,在干警的指使下,监房里面的二十几号人对我长时间轮流殴打。打完之后,犯人头目刘岳华、胡曲桥、李石虎等仍不罢手,他们用脚猛踹猛蹬我胸部,用拳头狠击。为了不让我出声叫喊,他们将我包在被子里头,并用脚在上面肆无忌惮猛跺猛踩。随后我被强迫面壁,犯人胡曲桥用拳头猛打我胸部、头部和太阳穴,用手掐我的喉咙,当时我真觉得喉咙都被拧碎了,以至好久都很难发出声音来。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犯人连续轮流6个多小时以上的殴打迫害,使我完全失去了知觉,眼睛睁开看不到任何东西,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意识模糊不清,几近昏厥。在楼上值班警察看到我快不行了,不想闹出人命。赶紧对犯人说不要再对我迫害了。当天晚上,管教易四来一直在楼上值班,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由于我在里面讲真相和抵制他们的迫害,一天,我在监房走廊上被狱警陈永坚(副所长)在背后偷袭重拳将我打翻在地,接着又用脚在我身上猛踩一脚,我刚爬起来,又重重一脚将我踢翻在地,口里还说:“打死你!”。

提审时,国安邹××和李小毛用拳头对我的胸部和脸部殴打。当时我是光着脚没穿鞋的,邹××用皮鞋在我脚背上猛踹猛跺,对我刑讯逼供。紧接着,邹××又将烟猛吸几口,用滚烫的烟火不停地烫我的脸。为了抵制国安和看守所的暴力迫害,我绝食绝水30多天反迫害。狱警对我强行灌食,每次都是将我一脚踹倒在地,然后三、四个人强行按倒在地往下猛插胃管,好几次胃管抽出来的时候,鼻孔里流出来的都是血。我被强行插胃管灌食20多次。

有一次,狱医谢泽华(副所长)给女监房另一同修暴力灌食,我站出来义正辞严制止,狱医谢泽华指使犯人用拖鞋在我脸上不停地来回猛抽猛打,我被打得鼻青脸肿。关押期间,我被他们迫害得身体从原来的105斤骤减到68斤,身体行动非常困难,生活不能自理,整个身体变了形,很多人都认不出我来。公安局通知单位来接人,说我已快不行了………单位负责人周水柏,“610”张振宇、许贵平不愿意来接。我又被延误了一天。最后,是我母亲从乡下赶来将我领回,此次被非法关押58天。

4)2003年9月9日,岳阳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又上门来迫害,当时他们找我单位询问有关情况,负责人张振宇、许贵平及公司副经理都说我还在炼功,并谎称我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于是,我又被他们劫持到岳阳县看守所,我绝食绝水9天抵制迫害。见我身体确实没有恢复,整个人还只有70斤。9天之后,只好又将我放回。回来几个星期之后,岳阳县法院派单位“610”通知我,要我参加所谓的开庭审判,我被迫放弃单位,从此流离失所。

5)2004年4月,我被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一天一晚。同年8月19日,我和另外两位同修被天心区警察绑架。在天心区派出所,我跟民警和“610”大姐讲真相,被派出所民警打耳光。当日被绑架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

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狱警指使八个犯人对我灌食,用刷厕所的拖把不停地往我喉咙里捅,喉咙被捅得鲜血直流。有一次灌食,看守所干警竟在牛奶液体里面下了毒药。第二天,我就感到神智不清,对我的中枢神经有破坏,很多话都被说错了。后来,我义正辞严指责他们这样做是有历史记载的,会承担一切后果的。他们才停止了这种罪恶的迫害。关押期间,我被暴力灌食十次,都是七、八个犯人同时对我发难,人被折磨得伤痕累累,弱不禁风。生命垂危之际,得到有良知警察的关注和帮助,如实地向上面反映了这个情况,几天之后要我母亲来将我接回。那次被非法关押16天。

6)2005年3月,单位“610”恶徒张振宇、许贵平,说我在哪里发了真相资料和挂横幅,其实那段时间我父亲刚离世,我一直守候在母亲身边。3月初的一个晚上,恶徒许贵平伙同岳阳县检察院和“610”人员闯进我住的四化建阀门厂单位宿舍,我急忙避开往楼下跑。岳阳县司法机关的人员本来就不愿意再迫害我,这次绑架事件完全是单位“610”许贵平、张振宇一手策划的。他们快追赶上我的时候,只有恶徒许贵平一人下车来追,由于我身体还没有恢复,跑不动。我被恶徒许贵平绑架进警车。

我被三次绑架到岳阳县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我绝食绝水29天反迫害,前后被狱警插胃管灌食10余次。我绝食绝水到28天的时候,身体非常虚弱,法院强行将我劫持参加开庭。第二次非法开庭的时候,四化建单位“610”许贵平和张振宇见第一次开庭没有什么结果,专门写信给法院,作为法院开庭时诬告、陷害我的所谓证词,信中公开诬蔑和诽谤大法师父,并诬陷我们这些炼功的人。我当场辩护说:信仰无罪,要求立即无罪释放。遭到法警的拳打脚踢。最后,法院还是冤判我四年有期徒刑。

7)2005年6月上旬我被劫持到湖南省津市监狱入监大队。为了唤醒世人的良知与善念,刚下警车,我一路高歌唱到狱警办公室,六个犯人蜂拥而上,一起对我发难,耳光、拳脚一并齐下将我打翻在地。在入监队一个多月的时间,由于我讲真相和没有符合他们的要求,曾被犯人殴打7次,狱警也对我大打出手。一天,我被叫到狱警鲁股长办公室,因我没符合要求,他突然站起来朝我胸部一脚踢我,我当时是坐在小凳子上的,被突如其来的一脚踢得仰翻在地,砰的一声后脑勺重重地碰到了地上,在旁的夹控犯都吓呆了,狱警鲁股长赶紧逃离了现场。

8)遭津市监狱迫害后,又将我劫持到湖南省郴州监狱迫害。刚进监狱,狱警武新潮和教育科彭科长逼我下蹲。这本身就是对公民人格尊严的侮辱。我不配合,狱警武新潮用铁铐子将我双手反铐,并用力向后猛拧,逼迫我弯腰。然后用脚朝我小腿上猛踢猛撞,强迫我下蹲。那里非法关押着8名大法弟子,不允许我们互相之间说话,上厕所都是被夹控犯跟着,睡觉的房间四角、走廊上、车间里、厕所里都装有监控器,非法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黑板上、墙壁上都是诬蔑大法的口号和标语,我们趁机会擦掉,狱警又将其补上。每天都要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看完要我们写所谓的认识,我们都一一揭露电视里面的造谣宣传。为了达到逐步转化的目的,狱警刘昂指使犯人对我罚站,我稍微一点没有站好,夹控犯就用竹鞭打我。进狱警办公室不下蹲,狱警就不允许我上厕所,因此我小便都解在裤子里。那次被强行体罚9个多小时。

2005年11月,夹控犯毫无理由对同修殴打,我出来制止。我却遭到了夹控犯对我的殴打,狱警进来看到这一切却不理睬。我高呼“法轮大法好”!五、六个犯人蜂拥而上将我拖到警察办公室,狱警武新潮朝我脸上猛地一拳砸来,接着,狱警武新潮大声吆喝逼迫我下蹲,我没有配合。武新潮用铁铐子将我双手反铐,并使尽力气将我双手往后猛扭、猛拧,一直扭到后脑勺上方,双手差点被折断。再指使五个犯人用脚朝我腿上猛踢猛跺,将我打跪在地,又指使犯人将我的头强行按下,然后低着头接受他的法西斯式的训斥。

2006年上半年,家中母亲来探望我,狱方不允许接见,原因是干警要我答应不允许说出在狱中被迫害的情况,我跟狱警说:“我不会无中生有,我会如实地向家人反映我在里面的情况,这是我的权利。”狱警不从。我母亲只好找监狱领导评理,几经周折,才勉强允许我们短短的二、三分钟会见。

2007年3月份,狱警武新潮当着大家的面殴打了一位60多岁的老年同修,我出来规劝和制止,遭到夹控犯的殴打,面对无辜的迫害,我高呼“法轮大法好”!七、八个犯人蜂拥而上,一齐向我发难,拳打脚踢将我打翻在地。我刚站起来,狱警武新潮又赶上来打我两个耳光,并用铁铐子将我铐到办公室。接着,狱警黄水清赶上来用重拳将我打翻在地,过了一会儿我才爬起来,然后又用皮鞋在我脚背上猛踹猛跺………后来,我被强行铐在窗户上,从早晨6点半体罚到晚上的11点半,持续一星期的迫害。当吊铐到第五天晚上的时候,狱警武新潮指使犯人将铁铐子缩到最小限度,仅将我双脚尖沾一点地、吊起来迫害。我被强行迫害3个多小时,那种痛苦很难用语言来讲述。当天晚上11点半犯人给我松铐的时候,由于铐得太紧,铁铐子几乎被嵌到肉里面去了,两个犯人十几分钟才将铁铐子解开。

9)2007年4月份,由于郴州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被曝光,宣布解体。4月12日我被劫持到湖南省网岭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进去后的几天,教育科干警巫××和中队管教龙卫红找我谈话,在谈话过程中逼迫我下蹲,这本身就是对公民的侮辱,我没有配合。教育科巫××指使狱警龙卫红打我耳光,接着又指使犯人强行将我按下蹲在地上。

2007年11月,为了抵制不能炼功及监狱的奴工(此等劳动是没有任何劳动报酬的,每个月休息一天),我开始绝食绝水反迫害,绝食到第四天之后,中队狱警戴管教吆喝犯人对我强行灌食。狱警戴管教先将我一脚踢倒在地,然后几个犯人一起上来将我按在地上,有的还捏住我的鼻子不让我出气,然后用硬塑料筒撬开我的嘴巴往下捅,我不愿意下咽,他们就用硬塑料筒不停地往喉咙里来回猛捅;下次灌食狱警采取了插胃管灌食,当时是狱医彭祖林负责对我灌食,他为了整我,胃管本来已经插到位了,还不顾一切地使劲将胃管往下猛插。口中还不停地说:“看你还敢不敢绝食,我要将胃管插到你肠子里去。”我的胃被插伤。

2008年2月,我吃不下饭食,每天只能吃一点面粉糊,喝一点牛奶,生活很难自理。后来监狱既不同意我保外就医又不提供我流食,母亲只好千里迢迢寄、送食物。

2008年12月26日,是我4年冤狱期满日。释放当天,我阻止教育科干警巫××对我的非法搜身,遭到巫××的殴打。

回来以后,我的工作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早已经被单位非法强行开除。

10)2012年11月,正是中共十八大召开的时期。岳阳市国安、派出所和“610”连夜赶到我的老家三墩乡亲属家骚扰,并给我的亲属施压。后得知我在县城,又跑到我住处来骚扰,并给我母亲施压,非要见到我本人不可,还说要照我的相入档案。守候三、四天不走,给我的家属留下了阴影,也带来了诸多的不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