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天水武山县黄元义夫妇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2015年8月15日,甘肃天水武山县法轮功学员黄元义、王新桂夫妇和家人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57岁的黄元义和家人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绑架、毒打。2000年黄元义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戒毒所,遭毒打折磨。2001年黄元义、王新桂夫妇到北京上访,再次遭毒打折磨。

以下是控告人黄元义、王新桂一家被迫害的基本情况:

我们是199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修炼大法以前,黄元义脾气暴躁、喝酒、吸烟,在外面打人、闹事、得理不让人,是乡里有名的混混。王新桂的身体有病。自从1996年我们到兰州看望姑姑,使我吃惊不小,原来卧床17年的姑姑,与站在我们面前的姑姑判若两人,完全是一个健康快乐的姑姑。我们就细细的了解情况,原来姑姑自修炼上法轮大法后,不到两个月,全身的病痛就一扫而光。我们听后吃惊的同时,也真的想了解法轮功,就接过姑姑给我们的大法书,听师父讲法录音,听到师父的声音是那么的亲切,越听越爱听,觉得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知道了人生的真谛,回家时请了宝书《转法轮》,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严格按大法“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听从师尊的教导,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修炼时间不长,黄元义一身的坏毛病没有了,烟戒了酒戒了,也知道尊重别人了,王新桂严重的妇科病三天就完全好了,身心都得到了健康。母亲、儿女也相继走上了修炼的路,一家人和睦相处,过着平安幸福的乡村生活。

1999年7月大法遭到诬陷迫害。7月21日这天晚上,天下着倾盆大雨,来了4、5个警察闯入家中,要找黄元义,当时黄元义在外地打工不在家,警察胁迫王新桂找人,找到一起打工的同村人的家属,证实确切在外地打工,最后折腾到半夜才罢休。到第二天早上,武山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杨吉顺(现已退休),武山县政法委主任赵某,以及县公安局局长陈新德出动二十余警力非法抄家,搜走了我们墙上挂的条幅、所有法轮功书籍、音像资料、朋友炼功的合影,甚至坐垫均被洗劫一空,当时在场的山丹村法轮功学员孙建明因要求警方出示搜查证,被政法委书记赵某指着眉心谩骂两个多小时。最后把孙建明及王新桂抓到派出所,扣留一天,逼迫他们写保证书、写笔录、按手印。一直到晚上才放回家。

从这天起武山县公安局政保股王勇时时到家骚扰,三番五次的要王新桂叫黄元义回家,不要在外打工,并不准王新桂出远门。

在此情况下,黄元义决定依法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和护法。2000年农历正月,黄元义和山丹村大法弟子孙建明、仙小军不堪忍受公安骚扰,进京上访。被杨吉顺和王勇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非法拘留15天。非法关押在武山戒毒所。

黄元义15天满释放后的当天,又被武山县公安局伙同陇西县公安局抄家,把家中电视机和收录机没收(后经多次交涉才要回),并再次把刚到家的黄元义绑架,非法关押到武山戒毒所,非法拘留15天。在戒毒所里,所长温如意、队长刘双保(后降职)等唆使毒犯多次殴打我们,并强迫我们的家人给里面送钱送物。戒毒犯扬言:如果家人不多送钱来,就将他们“废掉”。

有一天,管教喝令大家训练。几分钟后,戒毒人员解散休息,只留法轮功学员训练。牢头借口“动作不标准”,劈头盖脸乱打法轮功学员,前胸后背用肘狠命地撞,撞一下半天缓不过气来。折磨了一天,晚上回狱房后,牢头对我们说:“别怪我心狠手辣,你们知道为什么要训练吗?你们没有看见管教们整天醉生梦死的样,享用的高档香烟,好茶叶和冰糖哪里来的?全是我们孝敬的。有的管教把全家老小的衣服都拿来让我们洗,肥皂、洗衣粉哪样不要钱?外面两块钱的洗衣粉,戒毒所里要花五块钱。管教爷们隔几天还要好酒好烟好肉,狱里面难兄难弟也要抽烟喝茶,开销很大,你们家人送来的钱早花光了,没有孝敬的东西,管教才让训练整人的,明天捎信让家人多送点钱进来,不然比今天更惨!”粗略统计,15天中拘留所收取我们每人“公寓费”100元,伙食费150元,黄元义被收取两次,加上戒毒犯勒索500多元,共计被勒索1300多元。身体被折磨的直到回家,很长时间才恢复健康。

2000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几个炼功的朋友到我们家做客(当天黄元义不在家)。被蹲坑的山丹派出所汪小江给武山县公安局打电话,政保股股长杨吉顺和山丹派出所所长汪小江带人闯入家中,疯狂搜查,并将王新桂、白双萍、仙俊喜、潘虎娃、王伟伟、王应莲、杨姓老人等七人非法拘留。第二天黄元义也被从家中绑架到戒毒所,我们八人均被非法拘留15天,八人身上携带的几千元也被洗劫一空,而释放时除了每人100元“公寓费”和150元的伙食费外又收100元服装费,连同戒毒犯们勒索,被非法勒索钱财近万元。

我们八人在里面受到更加惨无人道的折磨。有一次,大家都在喝水,黄元义也倒了一杯,牢头吉响德把脸一沉:“是你们家的水吗?”戒毒犯吉响德立即抡起巴掌在黄元义脸上狠扇,不知打了多长时间,直到打累了方才罢手,黄元义左耳被打的嗡嗡乱响,随后耳朵出血痂,左耳致聋。

一次看守所又强迫大家唱对邪党歌功颂德的歌曲,黄元义没有唱,警察指使戒毒犯吉响德对黄元义拳脚相加,又拿起拖把狠打,直到把拖把把打断成几节、手不能拿了才罢手。

还有一天,戒毒所队长刘双保突然狂叫:“法轮功都出来,给我狠狠的打!”戒毒犯们立即疯狂殴打,其中戒毒犯吉响德和王月英(女)一前一后,把黄元义夹在中间,前面照心窝一拳,后面背心一肘。两毒犯在刘双保命令下狠命出拳,直到黄元义被打的呼吸困难,身形摇摇欲倒方才罢手,而管教汪鹏娃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观看,并哈哈大笑。

晚上回房后,刘双保命令牢头整顿号子,在押人员挨个过关,牢头拳打脚踢,凶态毕露。毒犯王月英和另一个犯人强迫大法女学员王新桂、白双萍、王应莲两手后举、头朝下“挂”牢房墙上,靠上、挎上,一个指头指着鞋子、不停的转圈,扇脸等酷刑折磨,白双萍被转的晕了过去,翻倒在地,又被揪起毒打不止。队长刘双保和其他管教在监控器中观看,还向牢头说他要听响声。牢头疯狂出招,整个戒毒所里劈哩啪啦,惨叫四起。还有刘双保他们变态的狂笑,大法学员一直被酷刑折磨,打到非法拘留期满。真是一座人间地狱,令人毛骨悚然。

2000年10月23日山丹派出所孙某再次上门骚扰,找到在地里干活的我们俩,说是上面来人,要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我们随后只好躲起来,晚上我们听说大批警力在我家周围布控,我夫妇俩被迫离家出走,县公安局杨吉顺、汪小江等发现我们夫妇不在,气急败坏,带人到我们母亲家搜寻,并威逼谩骂老人交出儿子,母亲不堪忍受惊吓侮辱,儿子、儿媳妇又被公安逼得下落不明,走投无路之下,携孙子黄晶、孙女黄敏(黄元义大儿子18岁、女儿10岁)进京伸冤。

当地公安大为惊慌,逐户威胁法轮功学员,要求人人表态悔过。一时武山县被恐怖笼罩,在层层威逼下,法轮功学员家无宁日,一年多来的冤苦涌上心头。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贺家店村法轮功学员贺旺有、贾宝珠先后进京上访。武山县公安局惊慌失措,多次派人到我们家搜查,把一台放像机没收,并对我年迈的父亲威逼谩骂,要老人找回家人,否则就把老人抓走,并扬言抓回我一家要重判,如果“执迷不悟”的话,迟早会被“灭掉”。

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老人深感事态严重,无法承受,在公安的威逼恐吓下,终于精神崩溃,在腊月初三悬梁自尽,成为武山县历史上的惊天冤案!我们的小儿子找到山丹派出所要求警察为爷爷给个说法,山丹派出所和武山县公安局为了掩盖其逼死人命的罪行,竟在《天水日报》发表文章,称我父因家人炼法轮功被活活气死。村民们气愤的说:“黄元义炼功五年了,他父亲活得好好的,这些人民警察一去就把老人逼死了,还说是因为儿子炼法轮功气死的,真是一帮土匪。”

2001年元旦,举国欢庆新年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却正遭受着沉重灾难。我们夫妇进京上访,到天安门广场,我们高喊: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广场的警察蜂拥而上,把我们打翻在地,疯狂殴打。我们被打的起不来,王新桂嘴被打肿。后夫妻失散。黄元义和王新桂分别被抓进北京宣武区看守所。

在看守所黄元义被强迫问地址,被警察用装纯净水大号瓶子使劲往头上打、两三个警察轮番的不停的殴打近一个多小时,用塑料条抽打黄元义,仍无法问出地址时,警察无知的将师尊的法像放在地上用塑料条抽打,黄元义乘警察不备,一把将师尊法像抢过抱在怀里,为伟大慈悲的师尊辛苦度人,却遭受江泽民谎言毒害的警察无知犯罪,痛哭不止,越想师父的慈悲越哭的无法停止,警察尚存的善念使他们停止了对黄元义的殴打。后又被拉到另一间房,被另外的警察用一马勺的冷水从脖子灌入、又用一盆水从头泼下,推到外面的篮球场冻,穿着军大衣的警察冻的直发抖。又被抓回房子换另两个警察重复用一桶水从头灌到脚。拖到两楼过道的过堂风中吹冻。

酷刑演示:浇冷水
酷刑演示:浇冷水

在宣武区看守所第12审讯室。警察用欺骗、威逼、谩骂、恐吓等手段逼问地址,说要把王新桂扔到沙漠晒成干柴、扔到东北喂狼等。王新桂一直没说地址,后过来一个穿军大衣的警察,一把扯住王新桂的头发,来回往墙上撞,头上当时被撞起四个大包,头发被拔掉许多。又打耳光,被打的眼前直冒金星,直到把王新桂打到地上起不来时,另一个警察说:算了,要出人命的。穿军大衣的警察才住手。晚上将王新桂送进牢房,被逼迫脱光衣服搜身、洗冷水澡。在王新桂绝食抗议17天、奄奄一息时才被看守所释放。

黄晶到天安门广场,与大法弟子一起高喊: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广场的警察蜂拥而上,把大法弟子打翻在地,疯狂殴打。黄晶被抓到警车上,在拉往天安门派出所的路上,一直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被车上的警察暴力殴打。后被兰州警察接回兰州,非法关押到桃树坪拘留所,由杨吉顺等另一人接回,非法关押在武山看守所继续残酷迫害三个月。

黄元义、母亲、女儿以及同修贺旺有等在北京上访时也被非法抓捕,后被武山县公安局孔祥勇、乡长田元喜等押回武山。乡长田元喜、警察孔祥勇等非法将黄元义、贺旺有一路上用手指铐铐着直到武山看守所。贾宝珠被武山县公安局高中明、马双彦等人接回武山。我们十岁的女儿被释放,任她流浪,其余人被非法关押在武山县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所长薛富成、副所长王连娃、狱警康亚英等四人要求我们大法弟子看诽谤法轮功的报纸、电视,大家都拒绝看。他们就指使死刑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黄元义被他们从白天打到晚上,一米八的壮汉,被他们打的不能走动,又怕被母亲、儿子看到伤心,强忍着挪动脚步。看守所犯人继续将他们所谓的70几种酷刑轮番使用在大法弟子身上:掏腰子、蛋加饼、麻婆娘照镜子、看电视等,腰被折磨的直不起来,饭更是不给吃饱。这样被折磨了一个多月。

武山看守所对年仅18岁的黄晶同样大打出手,尤其是两个死刑犯人对黄晶下毒手狠打,有犯人都看不过去了,就对打人者说:给这么小的孩子下这样大的毒手,你们还是人吗!才对黄晶的毒打有所缓解。

期间所长薛富成和狱警康亚英(女)指使犯人以我们大儿子黄晶的名义写了一篇文章,并在他们的加工下,在《天水日报》发表,大意是说:“在爸爸的精心安排下,我们去了北京。爸爸炼功后,神智不清,引诱全家炼功,害得一家人家破人亡。感谢武山公安局和看守所的教育感化,使我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等。”知情者无不气愤:害得人家家破人亡,居然还要人家感谢他们,简直是一群无赖。

三个月后,黄晶和他的奶奶、贾宝珠被释放,其中黄晶和他的奶奶被勒索900元,黄元义在看守所被折磨三个月后,身体才恢复正常。黄元义和贺旺有未经审判,便被秘密押往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劳教两年,加重迫害。

在平安台被抽血化验、肝功化验、视力测试、尿检、询问有无病史等。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大法弟子有陇西的阎中升、武山的贾旷元、海石湾陈德光、许文跃、静宁的田润海、阎胡鸠、白喜鹊,天水马永康、武威胡耀文等二十多人。四大队队长姓魏,中队长扈向贤(音)。每天种地、种菜、收苹果、挖地基等奴役劳动。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写所谓的思想汇报。

饭也吃不饱,家里送来的方便面、炒熟面、饼子等被牢头抢走。期间二儿子在家中被恶人打成重伤,生命垂危也不让回家看望。

在2001年10月,武山县政法委下属单位鸳鸯镇联防队八名队员在山丹村正在追赶什么人时,不问青红皂白将我们当时十六岁的小儿子黄凯围殴。黄凯身中十二刀,肩胛骨被砍破,肋骨断了三根,肺叶从肋间伤口露出,流血性休克,被送进医院时,惨不忍睹,医生认为已无法救治,请法医鉴定,法医鉴定时看到黄凯手指微微一动,便组织全力抢救,才得以活命,住院近两个多月,医药费无法承担。事发当时,山丹派出所民警接警赶到,当场抓获两人,但经了解,其中一人是武山县看守所副所长王连娃的侄子,另一个也是在公安局有什么亲戚。于是便将二人释放。黄凯在医院生命垂危,黄元义被关在兰州平安台劳教所不准探视,王新桂又不在家中,可怜年迈的奶奶又要照顾九十高龄的婆婆,又要照顾十岁的孙女,还要为黄凯四处奔走。找到公安局,公安局说:政法委的人不好插手;找政法委的人,说主犯已经跑了,跟单位没关系;找县政府,说已经安排乡政府救助200元钱,别的自己想办法。所幸黄凯的伤治好了,当时家中也落下了一万多元的债。而黄凯被打一事,至今也没有任何单位和部门过问。做好人时公安四处追捕、关押,而当家人受到伤害,人命相关的时候,却投诉无门,凶犯也可逍遥法外,难道因为炼法轮功,就要受到这样的歧视吗?乡邻们提起此事,无不义愤填膺。

2002年黄元义回到家中,武山县公安局、山丹派出所等警察十多年来,一直没停的隔三差五的到家中骚扰,使全家人一直处于担惊受怕的恐惧中,过不了一天安宁的日子,无法正常的生活,精神上造成极大的伤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