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中救人,我好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从小我就喜欢听大人们讲故事,特别是神话和预言故事。长大后心里总想自己是否能遇到高功夫的师父。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母亲拿着《转法轮》说:“你看看吧,这是宇宙大法。”当我看完后,知道这确实是最大的法门,许多高深的东西简单明了的阐述出来,使我明白了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对每个人都能指点迷津。

因当时觉的我上有老下有小,先以家庭事业为重。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我的心一震,想:这么好的功法遭到打击,是老天开始筛金了,我要做金子,我要做真修弟子,我要立刻走進大法修炼中来。我请来了几本大法书,同修教会了我动作,因修炼环境没了,我只能在家炼。

没想到体质很快变了,以前我体弱多病,经常感冒,常闹肚子。炼功后,全好了,哪怕肚子冻的透心凉,也是舒服的,从此身心舒畅,感到特别幸福,炼这个功怎么这么好!我想以我的亲身体会告诉遇到的每个人,炼法轮功的不是围攻中南海,是许许多多和我一样尝到甜头的人去反映真实的情况,他们不会搞政治的。

闯关

我通过自身的变化来告诉人们:法轮功是很好的。可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骗局,世人被毒害的更深了,知道共产党的运动又来了。全家人都开始为我担心,他们要我放弃修炼。

一天晚上,父母说:你没在炼功点炼过,别人都不知道你在炼,现在管紧了,你甭再跟别人提法轮功了。我说:“我已经是有分辨能力的人了,什么好、什么错我是知道的,这功是叫人做好人的,你们叫我放弃我真的不能呀!难道我对你们不孝顺吗?”他们急了,逼着我说‘不炼了’这句话。我感到空气都窒息了,心里难受到极点,我不能顶撞他们。我泪流满面。最后父母冷冷地说:“你走吧”。我真不想让疼爱我的父母伤心。一出屋门我就毫无保护自己的意识面朝大地摔了下去,想找一些痛苦,但身体哪也不痛,就像一只手往那轻轻一放,父亲扶起我,额头上只是有些痛苦,我体会到师尊的呵护。

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母亲拦阻我说:“你说不炼了。”我不能顶撞,在心里默念起发正念口诀,才念一遍,她说:“你又念了。”扭头就走了。随后就看到一群烂鬼也走了。

大概我走正了这第一步,在以后的修炼路上走的比较顺,以后父母不怎么管了。可妻子开始用各种方式逼我放弃,我当时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业力转化的理,我想是为让我提高心性的。可是四、五年过去了,妻子变得越来越恨我,还烧了一本大法的书,我开始有点怨她了,心想,她是不是魔投胎来的,我尽最大努力做好一切,可她还不满意。心里想:让她做事还不如我做的好呢,于是各做各的事,互不说话。

可有一天,刮风了,我去关窗户却把手指尖挤了一下,几天后疼掉了一个指甲。我想:我每天都在做三件事,可还有这灾难,而有的同修被车撞了什么事都没有。我才开始向内找,才知道有怨恨妻子这颗心。妻子吃苦耐劳,平时也很好。后来她再怎么闹别扭,我就不看现在的对与错,只想她以前的好,妻子的火一会儿就没了,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十来天都在怄气。师父早就要求我们向内找,可现在我才悟到。我还把妻子当成魔,这一关过的好苦。

而此时,我的妻子在师父慈悲的安排下已是我的同修了。十来年对立的妻子能走進大法真是让人感慨,像做梦一样。几年来,关难都在大法的指导下、师父的保护下走过来。回头看,这些关难什么也不是,只使自己提高了心性。感谢慈悲的师父,感谢身边的每一个人。

讲真相

说实在的,走到现在我的怕心、顾虑心也时时冒。但走出去后越讲怕心越弱,最后感到能量通透全身,想和每个人讲。这些年的感悟:要想讲好真相,必须学好法、炼好功,没有法做指导什么也做不好。只学法不炼功,本体改变不明显,能量也会受阻。只有学好法、炼好功,心性不断的提高才能做好。

记得第一次是跟一个读书人讲,当时怕心、顾虑心也很重,我在心里坚定信念,无论怎样一定开口讲,当讲出口时,感到自己的语气平和有点诗意,心态神圣,讲话流畅明了。跟平时和人搭话大不一样。当我说道“缘”时他突然问:“什么是缘?”要是平时真不知费多大劲讲:“缘吗?就象歌中唱到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现在的人真不好救,只有顺着他们的执着去讲、效果才好。对于中老年人怀旧,我就说现在的一切和过去比都不正常了。很自然的提到灾难必会出现,只有三退保平安。有意见的会说:“现在有吃有穿,谁给钱信谁”。我说:“是整个世界科技发展了,没有共产党十年浩劫。要不是它的压迫,我们聪明的中国人一定使国家发展得赛过欧美。共产党调控着百姓的血汗钱,他们都把钱拿到国外去了。咱不能再给它们垫背了,快退出来保咱自己的命”。或用古代预言、近代预言、还有我家族中发生的故事,告诉他们世上真有高人。他们一直指点社会现象、家庭或个人将要发生的事。而现在最大的预言是: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快点相信退了吧,石头都说话了。

对青年,就用《转法轮》中提到的现在科学来破除他们的无神论。告诉他们快顺天意,三退保平安吧。有些无理取闹的人,我就和他们开玩笑。让世人明白,修炼的人不像古代出家人那样拘谨,他们聪明理智可别小瞧啊。现在人特别自我,有时有意难为他们一下,他们可能心里振动、会去思考。记得我用电动车驮精明的老板拿货。我说:“坐的专车你的货可得便宜点”。她说:“你的车哪如轿车安稳?”我说那你下车坐那轿车吧。正在途中她不好回答,我说:“开玩笑的,我是修炼人不占便宜。我有件大事要告诉你。”她很快的三退了,并拿走了真相小册子。小孩们纯真,直接告诉他们禽流感等灾祸,他们很快退出少先队。

有时我懒惰了,不走出去讲,师父就会在梦中点化我,常常在梦中做三退。记得有一次梦到,只有我家的麦田没收割,而有人告诉我明天就下雨了,这怎么办呢?我一下急醒了。我知道是点化我许多和我有缘的众生还没得救呢。第二天路面上的冻雨很光滑,可我一上午劝退了十一人。

我这一粒子不知费了师父多少心血,从小到大,师父都在看管着我,我听到那么多故事是为了让在今天给世人们讲好真相。师父一直给我铺上天的路,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做好三件事不负师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