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没有过不去的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相互扶持中,经过了风风雨雨,走过了十几年的修炼路。回想往事,心里真是非常高兴,能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心里也非常心酸,没有走好师父安排的路。真心感谢师尊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离不弃,感谢师尊一路相随与呵护,感谢同修们相伴与鼓励。现在我把修炼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人生低谷喜得大法

修炼前我是个妒嫉心、争斗心很强,对名利情很执着的生意人。我从小就是争强好胜,在人中不吃亏,不听逆耳的话,谁要对我不好,我就和他们打,谁也不敢惹我,都远离我。我真的感觉活在这世上没有啥意思,和谁都没有共同语言。这么多的执着心,使我的身体很不好,心脏病、神经衰弱,住医院治疗也没有好转,身体那种痛苦的感受真是让我度日如年,家人看我也非常着急。妈妈带我看大仙,大仙也没有治好我的病。我对人生对周围的一切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真苦。

就在我身心疲惫时,我喜得大法!在市场卖菜时遇到一位卖鸡蛋的,我叫她二婶,她看我身体这样痛苦,就和我说,有人学大法病都好了,你也学大法吧!你的病也会好的!当时我也没有在意,心想学大法能把病学好了?我不信。过几天她又和我说,这回我想那就先看看,了解了解再说。

当时我家门前就是炼功点儿,晚上我就看着他们炼功,感觉还挺好的,第二天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刚看了几页书,我就泪流满面,大声痛哭。这就是我要找的,我以前都做错了。从那以后我天天和大家学法炼功,精神从低谷一跃到高峰,真是用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我得法的喜悦,学法炼功忙得不亦乐乎。虽然时间很紧,但是我精神状态很好。

法轮功让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身体健康了,脾气也好了。修炼前我在家说一不二的,丈夫一句反对的话也不敢说,真是百依百顺。我修炼后,丈夫反过来,恶言恶语,出口大骂,还为难我,把家里平时他干的活都让我干,我乐呵呵地把活干完,他还是不放我去炼功学法。当时我虽然不明白多少法理,但我知道师父讲过:“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有时我含着泪硬往外走,但走出家门时我就感觉又见到阳光了。他明知道我学法身体好了,脾气也好了,他就是管我,回到家就是劈头盖脸,又打又骂,无论他怎么样我就是不动心。师父讲过:“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我想,能学到大法我就啥也不怕。我知道修炼人要重德,我就把争斗心放下来,不和他生气,当我真的放下时,丈夫的态度也渐渐好转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证实法

我刚得法两个多月,九九年七二零就开始了,江××利用中共邪党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造谣污蔑打压法轮功,给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因为我刚看几遍《转法轮》,只知道师父好,大法好,更深的法理我还不明白,心想这么好的法教人做好人没有错,我就修定了。可是丈夫不让我学法炼功,我就偷着学法炼功,如果他看见了就是一顿骂。

那时电视里二十四小时诬蔑大法,我直哭,电视都不敢打开,害怕打开电视又是说大法不好。当时心里很苦,不知道能做些啥。后来我就出去和大家说我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丈夫见我这样就看着我不让我出门,我就和丈夫说,咱家的事都听你的,我学大法的事我说了算!就这样,顶着他的压力出去,看到谁就跟谁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后来我地区走在前面的同修被迫害,同修们怕心很重,没人敢出来送资料,我想都不送也不行啊!我就顶着外面的和来自家庭的压力去拿资料,拿到家里怕丈夫看到还得藏起来,晚上送资料还得编话丈夫才让出去。修炼前我胆子很小,不敢走黑路,晚上出去给同修送资料,硬着头皮往外走,心想害怕不?不怕!有师父!走出家门真的就不害怕了。

有一次是头一天下大雪,我想第二天下完雪路上人少,好去市场往墙上写字。市场的一圈墙上我都写上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写完后就别提心情是多么高兴了,把所有的怕全都忘了,走在雪地里的声音就像身边有人一样,我也不害怕,总感觉师父就在身边。

二零零一年邪党恶徒迫害法轮功最严重,我白天放下生意出去讲真相,晚上我也瞒着丈夫出去送真相资料。每次我回家,他都骂我,我也不放在心上,心想有师父在,谁也动不了我。当时法理不清,不够理性,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天早晨,派出所来了一帮人到我家抄家。头几天我刚到资料点拿来六百份资料,没有及时送完,还剩一百份。当时我想恶人看不见,结果放在表面的资料,还有衣柜里的油漆、粉笔,他们都没看见,但把我的大法书搜走了。他们当天晚上把我送到拘留所,我想我没有错,是你们迫害我,我有机会就跟管教讲真相。有一个女管教明白真相对我很好,我出来头一天她还把手机号给了我。到家我一看所有的东西都在原来的位置一点儿没动。信师信法,师父就在身边,谁也动不了!

放下名

我从小就死要面子,宁可身上受疼,不让脸上受热,家里有点儿啥事都得我去办,妈妈都得听我的。修炼前在市场卖菜时和卖菜的同行打得不可开交,整天争来斗去的,见面不打就骂,互相不服气,谁也挣不到钱。我感觉生活得很苦,心也累。得法以后就知道我以前做的很不好,师父讲:“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3]我想大法弟子面前没有敌人,我就放下这个要名的心,主动和他们说话。有一次我的客户要买的菜我这儿没有,我就走过去帮同行卖菜,她都不吱声,我不生气,下次碰上这种情况我还继续帮她卖,她依然不吭声。我还是不动心,就这样几次三番她终于笑了,说大法让你变了一个人!我说,这是我师父让我这样做的。和同行们的关系融洽了,我的心也轻松快乐了。

以前,我在丈夫眼里是说一不二的,他在我面前说话都怕说错了,怕我生气,我说啥是啥,百依百顺。可是这回丈夫就反过来了,每天看我不顺眼,我咋做都不好,不是这儿不对,就是哪儿不对,真是师父讲的那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2]在市场卖菜,我都不知道哪里做错了,丈夫突然给我两个嘴巴子,当时我脑袋“嗡”的一下子,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我想起师父的法:“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2]。我想我能忍,他帮我消业呢,给我提高心性哪,我没有和他生气。到家后他也很后悔,我说,不是你不好,是我不好。从那以后他对我很好,也不乱发脾气了。

我从小就是妈妈的帮手,妈妈大事小事都和我商量,都听我的意见,有啥事都得我帮妈妈办,在妈妈眼里我这个女儿是最好的。可是我修炼以后,妈妈不是那样了,也不让我学法炼功,看我就生气,说我说得很难听,听了真是寒心透骨。我心想一定放下这个求名的心,坚修大法心不动。我和妈妈说,你别骂了,看把你气坏了,我那儿做得不好你好好说,我下次做好,我学大法多好,身体也好了,也不打人不骂人了,不让你操心了,不好吗?妈妈听了一想,真是这么回事,也就不骂了。从那以后妈妈依然对我很好。放下这个要名好强的心,真好呀!是师父和法改变了我。

放下情 对众生慈悲

丈夫去世以后,我和儿子相依为命。我整个的情都放在儿子身上,心想你爸爸不在了,妈妈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宁可妈妈受苦也不会让你受苦的。我虽然这样想,可儿子不是这样想的。儿子是想爸爸不在了,妈妈不能学大法,妈妈学大法受迫害咋办?所以儿子整天和我打架,不是骂就是说得很难听。我每天都看不到儿子的笑脸,听不到儿子的好话。我心想,你爸爸刚走了二十多天,我也很痛苦,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呀!我的心真是象一把刀扎進去一样痛苦,每天都感觉度日如年,真苦!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坚定地走在修炼的路上,我没有倒下,我更加信师信法了,有师在我啥也不怕,一定修到底。我每天都在过儿子的关,但在人的层面上对儿子非常善,时常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利用儿子干扰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更加多学法,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让儿子看到大法的美好。不管我心里多苦,表面上让儿子看到的总是乐呵呵的妈妈。我就听师父的话,就是对儿子好,每天我都无微不至的关心儿子,让儿子感觉只有妈妈是最疼他的,只有妈妈对他最好。我在修,儿子在变,如果儿子不这样对待我,我也放不下对儿子的情,谢谢儿子帮我修炼,谢谢师父的安排!儿子的变化很快,首先儿子让我在家学法炼功了;我到学法小组学法儿子也不管了,还关心的告诉我早点回家。我到同修家和同修交流回来晚了他也不生气了;最可喜的是在儿子的支持下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而在这个过程中,我真的把对儿子的情放下了,有的只是对众生的慈悲。

回想起这么些年的修炼路,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走过来的。我摔过跟头,在修炼的路上走得磕磕绊绊,但是师父没有放弃我,最值得庆幸的是跌倒了我能够爬起来继续往前走,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做好,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