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协调工作中修炼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二零一二年我参加了纽约法会,满载着师父的加持回到澳洲,从法会交流中也看到自己的差距,心想今后一定要更加精進,助师正法,兑现史前的誓约。刚回来没几天,佛学会负责人就问我能不能参与退党服务中心的协调工作?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我看到了做协调人真不容易,要协调方方面面的事情,压力大。还要面对同修之间偶尔有不同意见、相互冲突时发生的矛盾。而我认为自己是个很内向、不善于与人打交道、不适合做协调工作的人,所以就没有答应。负责人说神韵票务组我协调的挺好的,协调退党的工作也不难,让我考虑一下再答复。

从二零零九年我开始参与神韵票务组的协调,票务组的几位同修都能守住心性,互相之间有问题也只是技术上的,这个工作不算难。可是协调退党,要面对更多的同修,要组织安排更多的活动,就想还是让有能力的同修去负这个责任吧。念头一出,觉的不对。负责人找到我肯定不是偶然的,参加法会后的一念又浮现在脑海中:“要更加精進、要助师正法、要兑现史前誓约。”自己刚刚下过的决心,现在就反悔了,这时我为自己感到惭愧;为自己想推脱责任,想逃避矛盾而感到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就这样我开始参与了退党服务中心的协调工作。

一、正念坚持 风雨无阻 巡回九个华人区讲真相

为了使更多的民众明白真相而能得救,在佛学会的提议下,我们开始在悉尼九个华人比较多的地区,每个周末轮番的做真相长城、退党及制止活摘的征签活动。有条件时,还邀请天国乐团到场演出,这使当地民众在亲身目睹大法美好的同时又帮助清理各个地区的空间场,大大增加了讲真相的力度。

记的有过二次活动,当天从早上就一直在下雨,眼看活动的时间快到了,天气也不见有放晴的可能,就通知取消活动,在通知发完后,天就不下雨了,再一会儿太阳也出来了。第一次还没悟到这是在考验自己出去讲真相的心坚不坚定;第二次同样的事情发生后才跟一起协调的同修商量决定:以后讲真相活动再也不受天气好坏的干扰,无论刮风下雨,风雨无阻。从那以后,周末讲真相的活动基本上都是好天气。看到同修们在炎热的太阳底下、在冰冷的寒风之中助师正法、不怕吃苦的精神,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和鼓励。

二、魔炼心性 改变急脾气 整体配合路路顺

三年来在周末轮番组织活动一路能够坚持做下来,是件不容易的事,自己的心性也在这个过程中魔炼提高。

首先,准备到哪个区做活动,必须提前向当地的警察局或市政府申请,申请好后还必须提前通知同修。有一位帮忙办申请的同修,每次申请总是一拖再拖,我总是耐心的不断打电话催她,可是她总是多数不接电话,发邮件短信催问也很少能得到及时回复,经常拖到最后一刻,有时因为太仓促而使活动受到干扰。

我是个说做就做的急性子的人,对这样的办事拖延着急的难受,想发火又知道不能发火,真是无可奈何。经过一段时间的心性魔炼,性急的脾气是给磨掉了大半,可做协调工作的信心也给打掉了一半。后来了解到这位同修有两份工作,非常忙,可我每次催她,她却从来没有一句怨言。相比之下,要是我自己很忙的时候,又有人在催我做别的事,我可能又要过心性关了。当我能够审视自己,向内找时,事情也有了变化,又有其他同修帮忙分担了她的部份工作,申请这一环节就变的顺畅了。

其次,每次的活动,都必须有横幅和各种资料,很快的就有同修们主动承担起资料的收集、排版、印刷和分发;还有同修帮忙设计横幅,展板;又有同修主动提出每次搬运这些资料,为活动解决一大难题。活动中有时候来的同修多,有时候少,有的同修参与几次就不再来了。面对这种情况,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心还挺纠结的,同修来的多就高兴,来少了就觉的失落。虽然心里失落,但很明确这是自己应该做的和必须做好的。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咱们得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如果大法弟子做的这件事情,在不久的将来真的发生了,那个时候,大家没有做好会后悔,真的会后悔。有许多你当初要做的,没有做,你要救的人,没有救,那才是大事。”[1]可贵的是有好几位同修,雷打不动,长期支持和参与每个周末的讲真相活动。他们对众生的慈悲激励了我、他们对法的坚定震撼着我,让我有足够的信心做下去。

三、坚持不懈讲真相得到民众理解支持

我发现我们做过活动的地区,当地的人们和环境都有很大的变化。刚刚开始的时候,一些被毒害的常人甚至表现的很邪恶。记的有一次,我们刚开始打横幅时,对面的一个象是中餐馆的老板出来对我们破口大骂,要赶我们走。我想他大概从来没见过我们拉横幅讲真相的场面,被毒害又不了解真相。现在几乎没有这样的人了,当然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但直接对我们恶言以对的现在没有了。每次活动都有不少华人三退,也征集到不少制止活摘的签名。有主动来了解真相的;有感谢我们告诉他们真相的;有赞扬我们做的好给我们加油的;还有送水来给我们喝的。

去年十一月份,中共领导人来悉尼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中领馆把华人社区组织成文革式的红色海洋的人群,甚至教唆个别社团对大法弟子动粗,虽然参与的华人大多都只是来看热闹的,但我们也清楚的看到了,还有很多的华人不明真相,我们现在所做的还远远的不够。我记的师父告诉我们:“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1]所以我们必须加大力度去做,去救度这些可贵的中国人。

四、修去执著一身轻 理性善意协调易

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在悉尼得法的,从开始修大法以来,除了常人的工作,其它时间都投入到修炼、洪法和救度世人的活动中,在其过程中自己的心性不断得到了魔炼。

除了五天的常人工作外,尽力参与讲真相、救众生的项目,又时常帮同修安装修理电脑,也在天国乐团吹小号。忙中怎么安排时间,成了我修炼的一部份。多年来自己养成了当天的事当天处理的习惯,虽然有时处理完事比较迟了,但基本上不会耽误拖延该办的事情。不会导致同修沟通的邮件或短信不回复,打来的电话不接不回。有时计划好必须做的事,正忙时来了电话,如果这个电话越长自己就会变的越急躁,到最后甚至不耐烦而守不住心性而使说话的语气很不善、不好听,那时的态度没有善也没有忍,而真正表现的却是自己的没修好的心性。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知道必须时刻留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把握好心性。

时间是很紧,有时候还跟同修发牢骚,说自己学法,炼功,修修电脑,吹吹号,时间就已经满了。有时候还想,要不做协调人,自己才有时间精力专注的做好一、二件事情。这样的想法看起来好像自己不执著于当不当协调人,没有对名的执著,可是有没有执著心不是自己想象的,碰到问题了还必须注意自己是不是动心了,只有向内找才能发现。

譬如:去年中共领导人到堪培拉的时候,全澳组织大型的抗议活动,悉尼的一位同修主动的在大组学法上和同修们交流对这次活动的想法和建议。协调的同修们看到他的交流很好,便邀请他参与这次活动的协调。在这次活动中他花了很多的时间精力,提出一整套详细的活动方案,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这次的活动圆满成功。这位同修在总结交流很热烈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有一股酸酸的感觉,当时自己马上察觉到了,这是什么心?妒嫉心?不是的,我决对不会妒嫉他,法理很明白,我们要充分发挥每一位同修的能力,提供条件使每位同修发挥最大作用,在助师正法中走出自己的路。

可干嘛要心酸酸呢,再挖挖,哦,同修在上面出人头地了,自己不是这次活动的总协调吗,却在下面的角落冷落着,原来是这样不好受啊,还不是对名的执著吗?自己不是认为自己当不当协调人都无所谓吗?应该没有这个心啊。我明白了人心是与生俱来的,只要当了人,就带有人心,只不过是执著方面和执著大小因人而异罢了,不是自己觉的自己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的。应该向内找,时刻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哪个心动了就抓住它,去掉它,升华上来。执著去掉了,身心又更轻松了,现在好了,有同修要交流需要帮忙时,我还会为他准备好幻灯片,并真心的为他感到高兴。

另外,在大大小小的各种讲真相活动中,偶而也会有同修对我指指点点,挺不客气的把我这协调人给协调了,最近就有一次比较猛烈的心性考验。

八月初,我们了解到有一个邪党官员,是个追随江鬼的迫害法轮功凶手,在两天后要到悉尼市政厅和悉尼市长签订协议。当晚几位协调人紧急开会,讨论并安排活动来震慑迫害凶手,以及让悉尼市官员及市民更多的了解凶手的罪行。当晚半夜后,我就把两天后到市政厅的活动作为紧急通知发给大家。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了一位同修的邮件,同修对这个通知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这是佛学会组织的吗?为什么总是做这种最后一分钟的事?是否通知媒体,是否有前后的策划?为什么总要给外界留下一个我们就是个抗议团体的印象?难道讲真相就只有这一种方式吗?悉尼市政府官员怎样看我们?

看完这一堆问题,就感到是一大堆的责难,心里很不舒服,人心便趁机而出:我做事从来是实实在在的,还没有人这样责问过我,你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我就不能发这个通知吗?针对迫害凶手你不是抗议是什么?难道请它吃饭再跟它讲真相?有什么好办法你就提出来啊。政府官员会怎么看我们?知道真相了他们不就更应该感谢我们吗?转念再一想,这样不对,我这不是跟这位同修干上架了吗?虽然这心理反应只是几秒钟的事情,自己还是猛然醒悟了。

把心先平静下来,再问问自己哪儿给刺痛了:原来自己为人处事实实在在,互相了解的同修也都知道我是一个实在的人,实在是好的是应该的,可这怎么也潜移默化的变成执著了呢,变成了有责问就不行,变成了别人你必须相信我,因为我从来说一不二,变成了对自我的执著。

是执著就得去,把心放下真是一身轻。其实写这封邮件的同修,当时也就是希望把事情做的更好、周全,并不是对我有什么成见,但是却帮我提高了一把,那是我有那个执著,师父在用她的话来帮我提高。通过这次的心性考验,使我更加明白师父为何经常让我们说话不要去刺激别人,要考虑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的法理;一个协调人更应该要能够平心静气的听同修们的意见,才能把工作做好。

感恩师父给予的修炼提高和救度众生的机会,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以上是个人修炼中的点滴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