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协调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从我上大学,学英语,分到国际广播电台工作,一九七六年去加拿大留学,八八年来到澳大利亚,九五年岳父母专程从北京赶来教我炼功。从现在看所有的一切都是为我今天在海外得法、弘法、修炼、救度众生做铺垫的。

在我得法之后的大约十年时间里,每天至少学一讲《转法轮》以及一些新经文,每天炼五套功法,从未间断过。这为我今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的修炼除了出现过几次大难之外,总的来说一直都比较平顺,没有大起大落的经历,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在我修炼过程中,学法,炼功,早期的弘法与现在的讲真相,感觉都是跟随着正法進程的步伐向前推進的。直到二零一二年八月突然宣布让我担任我们地区的第一协调人起,这种平静的修炼状况出现了小小的波澜,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向师尊,向同修汇报一下自己在这段时间的点滴修炼心得,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是一个比较内向,不太爱说话,不太愿意做决定,也不太愿意担负责任的人。刚接手第一协调人的工作,因为非常突然,觉的有点不知所措。虽然自己很早就一直在担任协调人的工作,但是都是配合协助别人,做具体工作,没有当过第一协调人。接手之后不久我就明白师父让我转变角色的原因,师父是给了我一个能够去我某些执着心,以及在带领本地同修救度更多众生的过程中建立以后应有威德的机会。

回想修炼之初,我有很多事情不敢做或不会做,但是在大法中修炼,不少方面已经锻炼成熟了。记忆最深的就是当众发言。虽说我是当记者出身,采访国家领导人,总统都没有觉的不自在,或胆怯,但是要让我在众人面前发言太难了,一直觉的张不开口,即便想说也不知说什么。一路走来,从最初同修“逼”着我讲,到自己自愿讲,从对一小部份同修讲,到公开集会上发表演讲。担任第一协调人不是所愿的,但是我的修炼所要面对的新挑战。我要在做好协调人中提高自己,让自己更加成熟,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一、当好协调人必须修好自己

当第一协调人之后面临的第一难就是觉的有人不配合自己,心中有些愤愤不平。在这样的时候,老会有学员来找我,为我打抱不平,说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啊,你以前那么配合协助他,他怎么能这样,真的还不如一个常人等等。这样的话把我愤愤不平的心加持得相当的强,越想越觉的自己在理,完全忘记了这其实是给我修的,也忘记了师父说的遇事向内找的法宝。

师父说:“矛盾来了,为了叫你提高上来,不触及到你的心同样不行,大法的工作也是提高你心性的好机会呀!”[1]

自己想的所谓的在理是个什么理呢,是人的理。我对你好,你就要对我好。其实除了修炼的因素外,还有业力和因缘关系在里面。静心学法后自己悟到我们修炼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在我修炼中出现这样的事,是师父为了我的提高而设的。师父是要我从人中走出来,而我却在矛盾出现时在向外推矛盾,想去修别人。认识提高之后,从表面上看,问题解决了。我也在大组学法时做了交流。可是自己的心里总是隐隐约约觉的还有东西在,其实是心里的疙瘩还没有完全去掉。就在这时有人就来告诉我,你向内找了,别人可在外面说了,这事都是自己的错,他自己都已经认错了。听到这样话之后,心里又愤愤不平起来。

师父说:“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2]

第一次向内找只是去掉了一些表面的东西,内心没有彻底的改变,所以矛盾还会出现。接下来再進一步找找自己,看看到底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我觉的别人不配合,其实我是站在了自我的基点来看问题的,并没有从对方的角度为别人想一想。我所谓的在理实质是为私为我的人心。

另外,我还发现出现这种矛盾是要给我扩大心的容量的。在与一位协调人交流时,她曾对我说,作为一个协调人应该有海纳百川的容量。听到之后我就想,是啊,我怎能为一点小事就愤愤不平呢。之后,我在多次场合反思自己。在明法理,去执着之后,现在我已经彻底放下了那颗愤愤不平的心,放下了自我,真正从内心提高了上来。

我在整个向内找的过程当中多次想到了师父用那种洪大的慈悲对待我们和众生。每次想到这儿时我的眼睛就会充满泪水。我修炼了这么多年了,还不能用慈悲去对待每一个同修,包括与自己有不同意见的同修呢?我悟到,修炼就是修自己。要想改变别人是不可能的,唯一能改变的只有自己。任何时候我都要把眼睛盯着自己的一思一念,不好的东西一冒头就要灭掉它,不能让它有滋生的环境。

由于自身没修好,影响到我们地区救度众生的项目。二零一四年的神韵推广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结果,在高档票的销售方面没有突破,造成很多该救的众生没有得救。当时,因为我这儿出了问题,整体就受到了影响。学员里也出现指责和埋怨的情绪,对那些不出来参与神韵推广的有怨气。另外就是学员中出现了间隔,东西方的学员就神韵推广方式相互指责。西方学员认为华人学员做事不专业,那些省钱的推广方法会损坏神韵的品牌。华人学员则认为西方学员就会大手大脚地花钱,钱花了这么多,票也没有卖出去。其实花钱的推广,以及不花钱的推广都会起作用的。但是真是因为这种内耗把华人学员和西方学员各自做出的努力都抵消了。

自己修上来了,整个环境就改变了。原先我认为不配合,不合作的开始主动配合,主动合作了。东西方学员之间的相互埋怨也减少了很多。二零一五年的神韵售票就有了突破,五场演出的高价位票基本全部卖掉,总的上座率超过百分之八十六。从两年的神韵推广结果来看,一个主要协调人自身修炼的好坏确实对当地会产生影响。这一结果也证实,所谓的不配合,不合作本来都是不实的,是给我修炼而出现的假相。出现这样的问题时,就要看我的心是怎样摆放的。如果我当时把它看成是假相,那么可能这种不配合,不合作就烟消云散了。正因为我的埋怨与指责把这种假相坐实了,结果是激化了矛盾,造成了隔阂。我悟到,只有向内找,修好自己,才能化解矛盾。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教训。作为一个协调人,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否则就会影响本地区的整体提高。

二、不是找我麻烦,而是在帮我修

在做协调人工作时,碰到最多的是,别人并没有顺着我要的去说或去做,甚至还要说点我不爱听的话。从表面看就是别人在故意找我麻烦,与我过不去,想让我难堪。

实际上真是在暴露我的执著心,暴露我自己察觉不到,隐藏很深的那些个不好的心。有时候觉的,有些人冷言冷语,说话那个样儿,那个調儿就是在成心跟我过不去。可是每次只要我静下来的时候,我就会有不同的感悟。我会觉的别人讲的很在理,确实是我自己工作没有做好,或者他们确实是为我好,才说了那些话的。

我还记的去年在堪培拉开法会的时候,星期六的大组交流完后已经挺晚了,出来后原本说好的有车来接我们去旅馆,可是车没来。偏偏就在这时有人告诉我,那些年轻的都没来参加交流,早早都回了旅馆,就剩这些老年同修了。你定的房间已经有人住上了,没有你的床位了。我的人心一下子就上来了。开始抱怨这,抱怨那,完全不像一个修炼人,就更不要说协调人了。

当时有位学员冲着我说了一句,你怎么不找找你自己。我们是头天晚上坐车到堪培拉的,大家一晚上没睡觉,下了车就开始了一天安排的满满当当的活动,晚上再参加交流,不少老年同修确实都很累了。作为一个协调人,车没有来本身就是我的问题。我自己没有把事情做到位,让那些老年同修受累了,怎么还能叨叨来叨叨去责怪其他学员,把责任向外推呢?听到一声棒喝,还没有醒悟,不但没有谢谢那位指出我不足的学员,反而反过头来说,你怎么不向内找?虽然话一出口,我马上知道错了,但是嘴上并没认错。事后,多次想过这个问题。从这件事上让我看到自己的修炼与师父的要求的差距有多远了。

这段时间的经历,使我慢慢悟道,所有自己认为的找我麻烦,实际上都是帮助我修炼提高的,因此,我真的应该好好感谢这些学员。修炼上悟上去了,心里就轻松了,再碰到所谓的“找麻烦”不会再想对方如何了,而是能立即找自己哪儿不对劲了。

自从担任第一协调人之后,自己就在协调工作中出现的一波又一波的矛盾中修自己,逐步完善着做一名协调人的能力。修炼还没有结束,旧的矛盾解决了,新的矛盾还会出现。我要在今后的协调工作中不断修去暴露出来的人的东西,从人中走出来,在修好自己的同时,与我们本地的同修一起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负责人也是修炼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