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实地的实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

一、转变观念

由于种种原因我去年四月份失去了工作,当时我心里还挺高兴:我终于可以专职做证实大法的事了。我家里开一朵小花,又是协调小组的成员。别看我不上班,整天还挺忙的呢。有时连饭都来不及做。多数是吃方便面。但我并不是没钱,我是为了节省时间。

在经济方面,我感觉我法理还是明确的,我是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来了,旧势力它敢不给我饭吃吗?那样我师父是不会答应的,所以我一直也没出去找工作。可时间长了,常人就有想法了。我虽然快五十了,可因为修炼,我象三十多岁的人。年轻轻的在家呆着,儿子又到了结婚的年龄,还没个对像。同修也善意的给我指出,别走极端,要符合常人状态。

为了不让世人误解,过完年,我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弟子想工作了,工资多少无所谓,够用就行了,但工作时间不能太长。最起码不能耽误我四个整点发正念。”想过之后,就把它放下了。

过了几天,一同修给我找了一个清洁工的活,上午三个小时,下午三个小时。一个月一千二百元钱。我一听,符合我的条件便答应了。可实际干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首先得去面子心。那个小区有好几家是我的老邻居,还有高中的同学,还有姐姐的几个同事。我下岗(失业)前在单位是会计,后来给人打工,工作也跟会计有关,从没干过这“抛头露面”的活。

既来之则安之吧,没两天,面子心就去掉了。接下来,是身体上的承受。从没干过力气活儿的我,每天晃悠着一个大扫把,一条院子没扫下来,我的衣服便被汗水湿透了。我咬牙坚持着,好不容易坚持了两个月,慢慢习惯了。物业经理又给我们每人加了一个院子还有两个楼道的活,还不给加工资。其它工种的同事们调侃我们是加量不加价。

我不但身体的承受到了极限,心里还不平衡了,想打退堂鼓了。可又一想,这个工作如果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我怎么能随便辞掉呢?我就这样坚持着,完全用了人的方法——硬挺。一天下来,腰也酸,腿也疼,累的我当月的例假都没来。我是修炼的人,出现这些不正确状态,肯定和我修炼有关,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一天,我背《精進要旨》中的《真修》,我的心一震,我知道我的问题出在哪里了。我只是为了工作而工作,并没有把这里当作是救度众生的平台。师父为了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而我受了这么一点点罪,就怨天尤人,根本就没把众生放在心上。我的心里只有我自己,我的面子、我的付出、我的承受。师父把我安排在这儿,不只是为了那点钱,而是这里的众生需要我去救度。

找到了症结所在,我的心豁然开朗,身体也不那么难受了,我知道怎么去做了。虽然進度有些慢,但毕竟有了开始。首先,我给其他的清洁工讲了真相,送她们神韵光盘、护身符。其中有一个人告诉我,她自从带上护身符,干什么什么顺。遇到老邻居,我把神韵光盘送给她们。同时劝退了物业办公室的小会计,还有在这里租房住的商户。

随着我心性的提高,我的工作环境也越来越宽松。现在我们上班也不卡点了。手里的活儿干完,可以随时下班,并取消了后加的两个楼道的活。现在,我用三个多小时就可完成一天的工作。其余的时间我可以用来做三件事。

也许在和同修谈起此事时,我生了欢喜心,旧势力就来钻空子。忽然有一天经理让我去拔草,而且是别人的服务区。我有些不高兴了,但也没说什么。和她一起看了看现场,伸手拔了拔草,根本就拔不动。就说:“等我拿个锄头来再干吧!”骑上车就回家了。

回到家,我心里愤愤不平:看我好欺负啊,让我干这不该干的活。我就不拔草,看你怎么着,不让干拉倒。可我转念又一想,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这件事情发生了,师父要利用它,让我修什么呢?这样一想,才发现刚才的想法都是人的念,而且暴露出了我强烈的妒嫉心、争斗心、利益心。唉,为了去这些心,这个草我也得拔呀。

第二天,我高高兴兴的拿着小锄头去拔草。经理一看我干起来了,她也高兴的来帮忙。我心性上来了,草也听话了,不用费劲。一会儿就拔完了。通过我工作的整个过程,在我现有的层次,我见证了师父所说的:“观念转 败物灭”。

二、清除邪恶的通告

大概在七月份,一天我一進我工作的小区,见门的两边,一左一右的贴着两个通告。别的时候,我没看过这一类的东西。可那天,我不由自主的看了两眼,心里立刻就感觉有些堵。这个就是邪恶干扰众生使用真相币的邪恶通告。我刚想伸手去撕,见旁边有人,我猜想是蹲坑的吧?便若无其事的骑车進了小区。半天我的心里都在发正念,想着赶紧把它撕下来,不能让它毒害人。

下班回家,只见我的住宅小区一左一右的也贴着两张邪恶的通告。我意识到自己的空间场不清净了,邪恶都跑到家门口来了。我進家就发正念,同时向内找。今年年初在网上就经常看到有的地区,邪恶在干扰众生使用真相币。而自己也没太重视,更没有协调其他同修,配合其它地区针对此事发正念。由于自己的放松,以至邪恶跑到我地区来害人。晚上乘凉的人很多。第二天凌晨三点自然醒来。我知道师父让我现在去清除邪恶。我睡衣都没换,起身直奔通告,三下两下就把两张通告撕毁了,心里立刻轻松了很多。我又奔向我工作的小区,边走边想:小区周围都是摄像头,和它们沟通,别照到我。到了小区门口就什么也不想了,快步上前三下两下把两张通告销毁了。

转天,我去一集市讲真相,快走到县委门口时,自行车突然没气了,我只好推着走。一扭脸,县委门口一边一张通告,虽然离的远,但凭直觉我知道是邪恶通告(因为邪恶的六一零办公室就在这个院里)。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如我所愿,天下起了小雨,我披上雨衣,拿着雨伞骑车来的县委门口。马路对过的旅馆已经有车辆出入,不管那么多了。我支上车,撑开雨伞快步来到通告前,两下把它们撕毁了。

后来我又发现了两处贴着通告的地方,在其他同修的配合下,把它们也销毁了。但这件事我们不算完,通告的落款是县公安局、防范办(六一零)人民银行。这说明银行系统也被扯進来了。我们开始搜集银行职工的信息。开始救度这一方众生。并且组织城内大法弟子到县委周围近距离发正念,清除余恶。

三、去掉对情的执着

丈夫(同修)离世有七个年头了,我自认为我对他的情已经很淡了。有时看到他的照片也没什么感觉了。可每年的旧历七月十五我都会想着给他烧点纸钱。特别是第一个七月十五,我想纸钱他用不着了,修炼人嘛,给他烧点香吧,这他用的着。

香也买了,一翻《转法轮》就看到:“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看到这段法,我明白师父在点化我,情要往下放。可香都买了,扔了可惜。心想这次就烧了吧,下不为例。

可烧完(因他的坟在老家,除清明外,一般都是起大早没人的时候,在十字路口烧)。我便开始发烧,烧的我晕晕呼呼的睡了一天。我知道受惩罚了。心里赶紧向师父认错:师父,弟子错了! 大法弟子只能敬师父,怎么能给别人烧香呢?弟子愚笨,望师父原谅!慈悲的师父原谅了我,我的身体恢复如初。

虽然不给他烧香了,但到了烧纸的日子,我还是要惦记着给他烧些纸钱。买些他生前爱吃的食品。师父慈悲一次次点化我。可我总是拖泥带水的,不愿意割舍。一直到了去年的七月十五,我终于下决心去掉了这份情,不再干那毫无意义的傻事。但我还是照样起了个大早,拿着二十张揭露周永康的粘贴,贴了一道街。

回到家真是神清气爽,不由的笑自己,以前怎么那么傻,让师父如此费心。真是很不应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