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恐惧与泪水中成长 留美学生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美国报道)祖籍浙江省玉环县的留美学生孙弘威,二零一五年八月初向中国最高检察院邮寄了他对江泽民的控告状,指控江泽民“犯下了种种罪行,造成了我六岁就失去母爱,在恐惧和泪水中成长,在老师和同学鄙夷目光中度过我的童年。”

孙弘威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出生于台湾,爸爸妈妈在上海做生意。妈妈朱媛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傍晚被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在杭州女子监狱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下面是孙弘威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叫孙弘威,爸爸叫孙尧铭,妈妈叫朱媛珠。我出生在台湾,爸爸妈妈是浙江省玉环县鸡山乡人。一九九五年居住在台湾的爷爷身体不好,妈妈和爸爸去台湾探病的过程中,在台湾生下了我,出生三个月就带我回大陆。

爸爸妈妈在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做饲料生意,每天妈妈都在数很多钱,爸爸基本每天晚上都带我和哥哥去附近的农工商超市买很多吃的,去幼儿园里老师经常夸我帅,衣服又好看,说我是老板的儿子,小朋友也都喜欢跟我玩。

遗憾的是好景不常,在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傍晚,我和哥哥刚放学不久,家里来了很多陌生人,表情都是很严肃的,妈妈一回到家,他们就要拖走我妈妈,妈妈不走就强行抬走了。我和哥哥被吓的躲到房间里了拼命的哭,可是再哭妈妈也没回来,来的是一帮抄家的人,把家里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我和哥哥躲在角落里吓的连哭声都没了。

从此妈妈就没回来了,家里的笑声也没有了,爸爸带我们去超市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老师对我也不一样了,跟我玩的小朋友也越来越少了。到后来家里的保姆也辞退了,因为家里没有钱了,爸爸又不会做家务,只看到爸爸每天拉着不开心的脸,吃饭的规律也乱了,我和哥哥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我每天想妈妈,就躲在被窝里或没人的地方哭。

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爸爸带我和哥哥去看妈妈了,到了浙江省女子监狱接见室,等了好长时间,终于见到妈妈了,妈妈为了安慰我们说:不要担心,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因为妈妈没有做错事,是信奉真、善、忍做个真正的好人被迫害的。我问妈妈说:我十岁生日能回来吗?妈妈说能。

可是妈妈的承诺没有办法兑现,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号我妈妈出冤狱才回来,我已经十三岁了,整整七年,谁能理解我这七年是怎么长大的。

想不到的是,妈妈刚回来我又要离开妈妈了。我的台湾通行证已到期,妈妈去出入境管理局补办通行证的时候,工作人员说:你儿子住大陆已经超期,赶快回台,若等遣送回台,五年不得入境。再加上爸爸也说我在这边安排读书有困难,除非妈妈放弃法轮功。妈妈在监狱七年,九死一生都不肯放弃,怎么可能放弃呢。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妈妈只能选择让我回台,但是台湾的爷爷已去世,又没有其他可委托的亲人,姑姑又多年失去联系了。

妈妈打算亲自送我回台,但国保610万般阻止,不给妈妈办理出境手续。妈妈问我自己单独去台湾敢不敢。我说敢,虽然我心里是很害怕的,又不想妈妈担心,只能说敢了。临走前一天,我不断的问妈妈:我去台湾以后还能回来吗?妈妈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妈妈点头示意,轻声的答道:妈妈很快就会来看你的。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号,我拖着行李箱去了台湾,到了台湾幸好碰上炼法轮功的好心人,收留了我。过几个月我就办理了邀请函寄给了妈妈,叫妈妈来台看我。妈妈带着邀请函到出入境管理局办理来台湾的手续,结果又被拒绝办理,叫我妈妈去找610人员,妈妈为了此事,不知去了多少趟,结果还是办不出来。从此我和爸爸妈妈只能两岸相望。

二零一一年我到了美国留学,一直盼望爸爸妈妈来看看我,可是妈妈的护照一直办不出,理由是:妈妈不肯放弃法轮功。我今年已经二十岁了,去年七月份爸爸妈妈才来美国。

从六岁开始,我的母爱就被江泽民剥夺了,在我的记忆里,恐惧、泪水、盼望、失望、孤独等待陪伴我成长。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江泽民造成的,所以我要控告江泽民。希望现任领导人及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匡扶正义、除邪灭乱,为我做主,为民除害。非常感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