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诉江后丈夫的变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我坚持讲真相,让世人明白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如何残暴邪恶。

我在二零零一年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丈夫和儿子也承受很大压力,工作单位开除了我的公职,家庭收入减少一半,为此我丈夫经常怪我,有时对我恶语相向,对大法也没有正念。开始我做真相资料时都是背着他,等他上班时做,估计他要下班了,赶紧收拾干净,后来他退休了,我也没法回避了,索性就公开了,为此丈夫没少和我闹,有一次用手直指我的脸大声问:“我就问你一句话,能不能停?”(指做资料)我心里发着这正念平静的回答说:“不能停,这是在救人。”他转身走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实名控告江泽民,并很快收到回执,我和丈夫提到现任政府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和全国大法弟子实名诉江的事,并且给他看了我的诉状,每周告诉他诉江人数。那段时间,经常有同修到我家写诉状,这些同修讲述的修炼前后的身心变化、迫害经历触动着我丈夫的心。一次一个瘦小的女同修到我家让我帮着写诉状,我让她把事情说一说,我记录,她说因为曝光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真相被绑架,警察用几十公斤的铁链铐着她的手和脚,打她耳光,鲜血喷到白墙上时,禁不住啜泣起来,后来说着说着痛哭失声。我丈夫很震惊,义愤填膺的大声谴责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迫害这些好人,说江泽民应该千刀万剐!他的态度与以前我和他说警察恶行时完全不同了,以前他竟然说:人民警察怎么可能干那事?

随着诉江人数的增加,慢慢的,他对大法的态度有了变化,不再反对我做真相资料,只是说要我注意安全,对法轮功流露出敬佩。二零一五年九月以来需要做真相台历,我丈夫自动承担了运输台历架的工作,定期把七、八十斤的台历架运回来,从没耽误我们使用。

二零零一年,我丈夫单位曾极力拉他入党,在开入党的发展会前夕,我被非法判刑,我丈夫找到领导说我媳妇因为法轮功被判刑了,我不能隐瞒这事。这件事就在他们单位传开了,同事都知道他有一个炼法轮功被判刑的妻子,他也因此情绪低落。因为我丈夫一直是文艺骨干,虽然已经退休,还是被请回单位参加文艺演出。最近我丈夫单位搞文艺汇演,单位书记见到我丈夫后第一句话就问:“嫂夫人还炼吗?”我丈夫当众大声说:“炼!她身体就是好,这么多年从没得过任何病,不但炼还把江泽民给控告了。现在全国近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实名起诉江泽民,全世界有七十多万人检举江泽民,说明这又是一起冤案。”单位书记吃惊的说:“你的立场也变了?”

丈夫回家和我学说这件事,我对他竖起大拇指,赞他说的好。以后每次去单位排练,几乎都有人问他,每次他都把全国近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实名起诉江泽民的事告诉同事,还说:“共产党想转化法轮功白忙活了,转化不了。”

我没想到诉江这件事对我丈夫能产生这么好的影响,能使他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有了好的未来。诉江其实也是我们清除邪恶的好机会,救度世人的好机会,诉江,是对旧势力安排的最彻底的否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