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押二十多次 罗智慧控告首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罗智慧女士,今年六十四岁,原石市桥西粮站职工。因为坚持信仰修炼法轮大法,十六年来,曾被非法关押二十多次、非法送精神病院、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等,给罗智慧一家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与悲伤。

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罗智慧女士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发往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六月九日即被两院签收。

罗智慧女士修炼前,身体有多种疾病贫血、心、脑供血不足、颈椎增生等,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知不觉全好了,心态有了很大的变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婆媳关系和睦,婆婆逢人就夸“五个儿媳,就数智慧最好”。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底,罗智慧女士曾拿出一千元钱给石家庄市团委赞助贫困山区,当市团委问她的名字时,罗女士告诉他们以法轮功名义登记吧,是李老师教导我要做好人,是修炼了法轮功我才这样做的。

以下是罗智慧女士控告的事实和理由:

被非法拘留:关铁笼子、扇耳光、长时间戴铐等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依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坐地休息时,无故被抓。因拒绝说出姓名、地址,在天安门分局被上背铐、坐土飞机,心慌腿抖,吐了一大片,全身冒汗跟水洗一样,眼看快晕倒了,解开活动一下,又铐上了,警察边踢边逼问,直到铐子上到最紧。打开后,手铐的牙子勒出的血印深深地吃进肉里,并被关铁笼子四次。后我被非法关进了北京西客站拘留所和体育场。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有一天,我被一承德中年男人狠狠抽了两个耳光,当时眼就花了,脸也变了形。打完后警察不敢让我回号房,在他的办公室罚站了好长时间。十五天后,被逼交出二、三百元钱,又送到河北廊坊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

就在我被非法拘留期间,石家庄友谊大街派出所、居委会、办事处,还有我单位受上级严令必须到北京找我。他们强拉上我丈夫共去了四趟北京、一趟保定、一趟天津,花去五、六千元之多(费用全部都由我丈夫承担)。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后来,我被押回到石市友谊大街派出所,非法关押四十天。我被铐在椅子上七、八天,去厕所也不解铐,只好连椅子一块搬到厕所去。连日的折磨,腿肿得比原来粗了一倍,根本就蹲不下,毛裤也脱不下来。年底,我被放回家,才知是丈夫被勒索三千元钱(后要回)。警察还威胁我:“如再去北京罚一万五千元,没钱,把你丈夫工资、房子抵押。”此后,经常被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

被关押于庄北空医院精神病科:绑死人床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两会期间,居委会的张攻兰带几人闯进家中,骗我说“你要上访有人接待你。”我不去,被从四楼强拉硬拽,强行塞进早已准备好的车里,谁知他们竟把我送进了城角庄北空医院精神病科,在里面,我被绑死人床、强行灌食,大约十几天后,被放回。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两次被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共三年多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友谊大街派出所送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劳教一年,因不穿号服,不干活儿,戴手铐,罚站,蹲墙根,被普教打嘴巴、严管。在关禁闭期间,我看到玻璃上贴着诋毁大法的话,将玻璃砸碎,被四大队中队长乔晓霞扇耳光。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友谊大街派出所接回后,被送石家庄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约五十天左右。在看守所里我因不穿号服、不背监规,被上手脚连铐十几天,一个年轻女警察往死里打。我身上长满了痱子和疥子。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脚连铐

五十多天后,被友谊大街派出所又非法劳教三年,送进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因不穿号服,不放弃信仰,警察强制不让我去厕所,不准和人说话,并由犹大吴玉霞、尚正典二十四小时监控。我撕毁犹大的文章,被二大大队长赵志谦(已遭恶报身亡)打脸数十次,抓着头乱撞数次,并使劲儿揪头发,头发一撮一把的被揪掉;铐在暖气管上,不让睡觉,致使头皮与脑骨分离,头沉、头胀,血压高达230以上。后石家庄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一年底,被家人接回。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二零零二年,我又一次去北京上访,被友谊大街派出所再次直接劳教,送进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因我不配合他们,恶警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几个犹大轮班熬(叫熬鹰),罚站,不让我和人讲话。我不配合在院里大喊“法轮大法好”,被四大队中队长乔小霞毒打,满嘴流血。警察指使犹大给我的饭里偷偷放小白药片和黄药片,吃完饭后,我的头飘飘的,有时沉沉的,从没有的那种感受,很多事都想不起来。

在里面我被当成重点迫害,大会小会被点名侮辱人格,讽刺挖苦,损招用尽一起上。警察、犹大一起迫害,导致我精神恍惚,身体消瘦,并且还被长时间强制奴役,包筷子、剪鞋帮、糊纸盒,连续两天两夜不能睡觉,经常剪着剪着就睡着了。一次次的被精神虐待和残酷迫害,致使我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

常年被骚扰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以“奥运”的名义实施迫害,七月八日下午两点多,友谊大街派出所姓杨的副所长,片警谢红宾等四人再次闯入我的家中,说:“这是桥西分局让来的,这是‘搜查证’。”我说:“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信仰真、善、忍,你们这样做对你们不好。”他们把印有“法轮大法好”的挂历拽下来,把师父法像抢走,开始乱翻,抢走了法轮功书籍三十多本,写有真相短语的纸币一千多元,还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光盘和真相资料等。之后,他们要把我带到派出所,我坚决抵制。杨所长马上打电话,又叫来好几个保安,一共约六、七人强行将我绑架到友谊大街派出所,四、五个人强行照像,按手印。

紧接着他们把我强行送第一看守所,因身体不合要求,拒收;他们不死心,再接着送,又被拒收。他们不甘心,将我非法判刑三年半,后因我身体状况不好,监外执行。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因讲真相再一次被红旗大街派出所绑架,并被抄家,之后,被送石家庄拘留所拘留十天。

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月、五月,石家庄友谊大街派出所、居委会因去年讲真相的事三次上门骚扰我。

十六年来,我经历了太多的残酷迫害和精神虐待,总共被非法关押二十多次、曾两次被迫流离失所、一次被停发工资、三次非法抄家、一次非法送精神病院、两次非法劳教(合计三年多)、一次非法判刑。我的女儿心灵受到很大的压力和创伤,无法正常上学,连工作都不敢在我们身边,她再也不愿看到我被关押和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