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关押、禁闭迫害 退伍军官沈昌国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现年四十七岁的沈昌国,一九八六年参军,一九九一年七月从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通信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总参通信部第一通信总站第十通信团工作,上尉军官。二零零零年八月,因修炼法轮功受迫害,被转业到四川省武胜县发展和改革局任公务员、办公室主任。现从事物价监督检查工作。

一九九四年七月,沈昌国在部队喜闻大法,努力按“真、善、忍”的要求在方方面面做一个好人。工作上勤勤恳恳,严以律己,不计个人名利得失,每遇部队评功评奖时,就主动退出,把名额让给同事。在一九九八年长江流域发生大洪灾时,沈昌国以不计名的方式捐了一千元,相当于当时两个月的工资,是单位捐款最多的。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深夜,部队召开了紧急电话会议传达了军委的“不准党员与军人炼法轮功”的通知,率先在军队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压。沈昌国和团里几位军官法轮功修炼者被隔离式的“禁闭”,每人由两个干部战士二十四小时守护着,形影不离。那时,通信团、通信总站还组成了浩大的“帮教”、“转化”领导小组。白天黑夜轮番的对他们进行“转化”。

一年多的“禁闭”与“政治思想改造”结束后,沈昌国与其他修炼法轮功的军官被安排转业、复员。到了地方单位,又被关进看守所,被刑事拘留三十七天。之后“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单位不让上班,且停发工资八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农历新年,沈昌国还在部队被关“禁闭”期间,他的父母因承受不了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真善忍”民众的打压和对自己儿子的迫害压力,忧愤交加,相继离开了人世。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沈昌国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书,控告一手发起对法轮功灭绝性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要求依法对江泽民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提起公诉,追究其迫害法轮功善良民众、祸乱人类道德、践踏国法的刑事责任、并予以法律制裁。

以下是控告人沈昌国自述的事实与理由:

法轮大法,争做好人

一九九一年七月,我从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通信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总参通信部第一通信总站第十通信团。一九九四年七月调至位于石家庄市的团司令部任通信参谋,随后在部队喜闻大法。当时的感觉真是豁然开朗,在一听到李洪志老师在济南讲法录音的第一堂课后,多年来萦绕在脑海中的谜团与疑惑一下子得到了解答。继而,在工作之余,就更开始学炼大法,努力按“真、善、忍”的要求在方方面面做一个好人。工作上勤勤恳恳,严以律己,不计个人名利得失,还主动承担起了本部门本该一个勤务兵做的日常事务。每遇部队评功评奖时,自己就主动退出,把名额让给同事。在性格上,自己也好像脱胎换骨。以前刚从军校毕业时,曾因得理不让人、敢与营长拍桌子打巴掌、敢与连长顶嘴的个性,以及认为他们给自己“找别扭、过不去”的记恨心,在学习法轮大法后,得到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在司令部工作期间能主动化解怨恨心、大度与公正地处理好机关与基层的关系。

是法轮大法改变着我,使我内心充满着祥和,在工作上也是兢兢业业。在通信十团司令部期间,解放军西安通信学院至少三度发来商调函要调我回学院任院办秘书,然而在通信团不愿放行的情况下,我还是无怨无恨,以一颗平常之心、愉愉快快的、一如既往地干好工作。……

在一九九八年长江流域发生大洪灾时,部队曾号召干部战士捐款,那次,我主动以不计名的方式捐了一千元(当时每月的工资收入才五百多元)。这事让团、总站(师级单位)的领导非常震惊,据说,我是全通信总站捐得最多的。期间,在我的影响与感召下,连队的许多难管的战士也渐渐地能够按“真、善、忍”对照自己的言行了,部队的风气呈现着一片祥和……

在军队期间所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后,江泽民出于妒嫉,扭曲事实,抹煞时任国务院总理对法轮功蒙冤诉求的正确处理,意欲将上亿的真诚、善良的民众推向政府的对立面。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深夜,我们通信部队就召开了紧急电话会议传达了军委的“不准党员与军人炼法轮功”的通知,率先在军队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压。然而,江泽民却为了混淆视听、欺骗民众,操纵国家宣传机器对社会扬言说“国家允许个人有学炼某种功法的自由”、“从没有说不让军人与党员炼法轮功”。另一方面却在秘密谋划对法轮功的大面积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不顾全国人大对法轮功的客观调研事实--“法轮功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不顾政治局其他常委们的一致反对,利用其个人的淫威与手中操控的党、国家、军队权力,倾全党、全军、全国之力,丧心病狂的在全国范围内发动了对法轮功与法轮功弟子的残酷迫害。

七月二十二日,我在四川老家探亲休假时,被部队派人“请”回了通信十团团部所在地--石家庄。在那里,对我们通信团的几位军官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隔离式的“禁闭”,每人由两个干部战士二十四小时守护着,形影不离。那时,通信团、通信总站还组成了浩大的“帮教”、“转化”领导小组。白天黑夜轮番的对我们进行“转化”。转化什么呢?法轮功本来就是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难道还不叫我们做好人?!纳闷、困惑!部队领导真也算是“用心良苦”,每天除了叫我们看抹黑、诬陷法轮功的新闻与《焦点访谈》,还把一些录制节目与每天的报纸拿来强迫我们“学习”。当然,我们是越“学习”越明白,因为法轮功的所有书中所写的、李洪志老师所讲的都不是当时官方媒体所宣扬的那样!而且一看就知道媒体是在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或者直接构陷。他们找不到说服我们的理由,于是就拿出一个什么法轮功(法轮功创始人)在搞什么幕后政治来蒙骗与搅乱我们。可我们知道,法轮功创始人及法轮功本身是不搞政治的,修炼人是不参与政治的。这是江泽民在栽赃与陷害!国人都知道、作为一个军人更是知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如果法轮功要搞政治,上亿的炼功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然而,全国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大法遭受诬陷与迫害时,却都是善良与理性的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许多人就为了向政府说上一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政府打压法轮功错了”!就遭受到毒打与关押。面对毒打他们都是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姿态任由让江泽民当局抓捕、殴打!而事实上大法弟子都知道,法轮功是修炼,法轮大法师父是来度人的,不是来领着大家搞什么政治的。相反,随着江泽民之流的诬陷与打压,全世界都开始了对法轮功的了解。而如今,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种族的人都在修炼法轮功。世界性的事实证明,法轮功是教人向善、是修炼,法轮大法是佛法,是与政治无关的!

在部队“禁闭”期间,他们一边说法轮功参与政治,让我们放弃炼功,不要参与政治。一边又说军人要讲政治,要服从政治等等,真是“粥粥粥”呀!他们利用各种途径软硬兼施、强迫我们在全通信总站、通信部大会上“悔过”、做“检查”。在他们的反复“劝导”下,出于理解、体谅团、总站领导所承受的来自江泽民、中央军委的淫威与压力,我们在形式上“被转化”了。但我们憋屈呀!我们都知道,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师父更没有错!事后得知,我们中有一个炼法轮功的战友在那期间还遭受了殴打、电棍的摧残!而且还有消息称,如果我们那时候再不“转化”,他们就要把我们送到石家庄精神病院去迫害与摧残了!

随后,在部队专为我们组织的“政治学习”中,我索性搬出了共产党的老祖宗马、恩的原著、毛泽东著作、哲学等相关书籍,一本一本地读了起来。可是,随着全面地了解,我豁然之间更明白了,原来共产党是一个“幽灵”(鬼魂)(《共产党宣言》开篇之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奉行的是“假、恶、斗”,讲的是阶级斗争,信奉的是斗争哲学。共产党讲什么“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这些,与中华民族“仁义礼智信”的传统文化是相背离的,它摧毁的是中华几千年文明中的传统道德,更是与法轮功讲的“真、善、忍”相背离。难怪江泽民伙同中共要打压信仰“真、善、忍”的民众!

二零零零年农历新年前,我们结束了“禁闭”与“政治思想改造”生活,分别被“发配”到了连队,接受连队的“看管”。接下来就是安排将我们这些炼法轮功的军官转业、复员。二零零零年农历新年我还在部队期间,我的父母因承受不了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真善忍”民众的打压和对自己儿子的迫害压力,忧愤交加,相继离开了人世。不用说,那期间,我的身心遭受了很大的伤害!

转业到地方所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转业到县广播电视局。当年十一月,我再度遭受迫害,因不配合当地“610”、国安人员对大法的诋毁,而被关进了武胜县看守所,被刑事拘留三十七天。出来后,国安人员还给我弄了个什么“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单位不再让我上班,且停发了工资,并将我的人事关系退回到县人事部门。在没有收入、成天被监视(居住)的情况下度过了八个多月。大约二零零零年八月,县人事部门又将我安排回县广播电视局上班,由单位派人对我进行了所谓的跟踪、监视与帮教。经常强迫、威逼叫写什么“转化”。有什么转化的呢?我们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

大量事实证明,一个坚持“真善忍”的法轮功弟子做事首先考虑别人的修为与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是周围的人们不得不承认的,他们从内心都知道法轮功弟子是公道、正直、善良的好人。二零零四年一月,单位顶着压力与非议安排我担任广播电视局(包括广播电视网络公司、电视台)的办公室主任。在广电工作期间,我在办公室的岗位上历经了五任局领导。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办公室人员少、头绪多、事情繁杂的情况下,我的工作量不少于二至三人。当然,我在单位的工作是得到了领导与同事(包括县上领导)的充分肯定与认可的,自己多年连续被县政府评为优秀公务员,并荣立三等功。

工作上的辛苦不算什么,但是,面对“610”、国安人员受中共欺骗宣传的蛊惑与迫于以江泽民为首的上层迫害压力,而进行的“例行公事”与“关心”,我内心所承受的压力与痛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短短几年时间里,原本满头的黑发已近花白。法轮功没有错,我们做好人也没有错!错就错在江泽民以一己之私绑架中共发动的惨绝人寰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对真诚、善良的人性摧残!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在蒙冤,上亿的家庭与亲人在因此遭受痛苦与打压。世人在铺天盖地的谎言中迷茫与丧失明辨是非的能力,人心与肉体在江泽民制造的红色恐怖中害怕与扭曲!多少人为了利益与官位在身不由己中背叛着自己的良知与道义,从而丧失理智、助纣为虐!

十六年来,中国人民都在思考、都在觉醒。现在回头冷静想来,由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给中国带来了什么?人性的堕落、道德的沦丧、官场的腐败与糜烂、司法的崩溃、经济的下滑,继而带来的是各种社会的乱象与天灾人祸!一些身居官场上的朋友感慨地说:现在真是逼良为娼呀!可以说,江泽民是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

法轮大法是佛法!对佛法与佛法弟子的迫害,等于是人类的自戗!人做恶,都得偿!在此,我也真心的希望那些不明真相、受江泽民集团蒙蔽,随着江泽民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人们赶快清醒、悬崖勒马,洗刷自己的罪过。我们大法弟子控告、起诉邪恶之首江泽民,也是在让他们看清历史、明白真相,更是留给那些人的最后的改过自新的机会!历史的大审判已经来临!善恶有报的天理正在展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