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解体自身的党文化因素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提到中国人被邪党文化所毒害。我悟到大法弟子自身不清除干净这些邪党文化因素,它们就会干扰着我们,更严重的会不知不觉的成为解体邪恶的阻碍,阻挡着我们救度众生,走向圆满。

师父开示:“中共邪党的邪恶党文化,潜移默化几十年的灌输,已经使大陆的中国人,包括一些大法弟子,性格扭曲,想问题都是极端的,甚至和国际社会、和古老传统中国人的想法完全是不同的了。”[1]师父还讲:“党文化灌输形成的思想所反映出来的人的行为,包括写文章的方式,都是党文化的。我有时候就在想,我说大纪元也好、明慧网也好、其它网站也好,都要人手;中国大陆出来一些年富力强的,也有一定高学历的,可是真的用你们了,这些媒体就会变成大陆党文化的媒体。这不是民族文化的差异,这是邪党变异人的思想造成的,所以一定要多接触国际社会的人,多了解他们,把思想赶快转过来。不然的话,年轻也做不了什么事情。而且那个心态也不一样。做什么事都是防着别人,说话非常的含含蓄蓄的、躲躲闪闪的,给人感觉还贼眉鼠眼的。什么事情都在躲闪,什么事都爱打听。怎么和你交流?怎么和你去接触、配合?所以国际社会上很多大法弟子觉的这都是特务,那他就是这感觉啊。”[1]

对照师父的讲法,在日常处事的言行中,思想中查找自己的党文化因素,无论是和家人的言谈举止还是同修间的交往交流,都要根除党文化。仔细查找自己的党文化因素还真是不少呢。面对同修中要解决的问题有时说话含含蓄蓄的、躲躲闪闪的怕伤人,影响了自己的正念。还有虚荣心、妒嫉心、猜疑心,邪党那种自己一贯正确的心。这些党文化表现不仅体现在同修间,也表现在家庭中。有同修看到我有党文化的言行,给我指出来,我很感谢同修。

以前在整体协调中自己抓着很多事做,好像交给别人不放心似的,在交流中好表现自己、突出自己,爱听别人夸自己,有时把自己搞得很累。通过学师父讲法,意识到这是一种干事心,也是一种名利心、或怕失去“协调”地位的那种表现。修掉这些心,自己也能风雨无阻、有始有终的坚守在一个救人项目中,同时还能更好的帮做一些别的事项。

意识到党文化害人不浅,时时查找提醒自己做事不要带着邪党文化的因素。有时看到同修表现出的那种妒嫉心,带有党文化的眼神,遇事左右逢源,当老好人,制造矛盾,压制别人,甚至有拉帮结伙,在自己小圈子中互相吹捧掩盖,有些人跟邪党一样好树立什么突出人物等等党文化表现,看到这些,首先我就先找自己有没有这些心,有就去掉,没有就当作对自己的警告,以后避免。有时我会根据同修的接受能力善意的指出,但我的内心还是别有滋味,觉得有这些心的同修修的很累。

在家庭中带有党文化的言行更是经常表现出来,因为和家人接触有一种无所顾忌的心,习以为常了。这种党文化思想能导致连借家人的口点悟自己都听不出来,甚至听出来了也没当回事一溜而过,在家里遇到矛盾,执着心占了上风,一时就忘记自己是修炼的人了。其实这更是应该尽早修掉的,也早带给家人一个更纯正的场。不论在哪儿大事小事,都得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才能圆满呀。

我从小学到中学一直学习总在全年级的第一、二名,考的最不好的时候也没低于前十名中,所以我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班长,这个标兵那个标兵,整天浸泡在表扬声中,没人和我说过不好听的话,很多年都是其他同学的榜样。就这样从小养成的虚荣心、妒嫉心、高高在上管制别人的心,一直带到我的家庭生活中,希望孩子学习能像我一样,管教多是训斥强制,结果适得其反。和丈夫说话也是高高在上的,带动的丈夫起争斗心和我争吵甚至动手,非要把我的气势压下去。修炼后改了许多,但有时对他们说话还是很随意,不顾他们的感受,强制人,语调眼神都带着党文化的色彩,话语中还有盛气凌人的气息,渗透着邪党因素的斗。有时还认为自己修炼了比他们强,遇事用说教的口气而不是用修炼人的那种无私与慈悲的心态。当我悟到这是邪党文化的体现,我每天提醒自己努力的在这方面修自己,和丈夫、和孩子说话的语气变的祥和,对他们的慈悲心也增加了。但还是有一些隐藏很深的心,直到去年有一天和丈夫发生矛盾才曝光出来。

丈夫四个月的工资没交给我,我就受不了了,因为以前他开工资一分不差的交给我叫我保管支配。可是突然有一个月开了工资不声不响,我问他开工资了没,他就象没听到一样不搭理我。我以为他心情不好就不再追问,认为这是修我的利益心呢。等到第二个月开工资了他还是不吭声,我用自己的工资买全家人的用品、柴米油盐等,他是分文不花。第三个月还是如此,我心里不平但还是忍着。第四个月开了工资,又过了半个月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大声问他工资开了吗?把钱拿出来。他气呼呼的说:“我挣的工资凭啥给你?从今以后一分不给了,我自己拿着。”还骂我。我一听这是咋了?怎么突然变心了?问他:“你这样,那你说出个原因来,好几个月靠我自己的工资买这买那的,我做的哪儿不好?”他说:“从今以后就是不给了,自己想去。”这时我的委屈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甚至猜疑他的心全起来了。我开始呱呱呱的把我以前如何勤俭持家,为这个家付出,我如何理解他及他的家人,把自己的委屈一股脑的全倒出来。但丈夫就是打定主意不掏钱。我的心是七上八下安定不下来,委屈与不平交织在一起眼泪直流。第二天强制自己学了半天法,才想起向内找找自己,找到自己还是有利益之心,依赖他,自以为是,自我做主,花钱大手大脚,心理平衡了很多,但还是怨丈夫不和我说清楚原因,好多天我俩都不说一句话。

作为修炼人我知道一切事出来都不是偶然的,我要把坏事变成好事,修去执着心。意识到在这件事上我还是没找到根子上,可再找也还是那些表面的人心。我心里求师父点化我,我还有哪些心要修去,弟子一定听话保证修去。师父看到我这颗真心了吧,在我的脑子里打出“女人刚尖逞豪强 浮躁言刻把家当”[2],这两句法一出来我的身心都在震动,我恍然大悟,吓了自己一跳。这些年一直在滋养着放大这些执着心:事事都想管当家作主的心,逞能的心,那种强势,有时家里买东西不和丈夫商量,买完了告诉他一声,有时提前和他说了但自己心里早就打好了主意,根本不管他咋想。还有浮躁的心,对家人说话刻薄,虽然在家啥都做,但跟个男女人一样,很少体现出女人的那种贤惠温柔,丈夫工作的事也总想插嘴插手管管,有时丈夫接个电话自己都想听听管管,难怪丈夫有时说我不嫌累,自己还不悟,还不爱听,总想用我是修炼人我走得正当借口管着家人的一切。我们有时用修炼人的准则帮助家人分析一些事,做一些事是可以的,不纵容他们的坏习性,但也不要走极端,不要认为自己多强,不知不觉成了惯性就是很强的执着了。其实我们修出的强大的正念之场即便不说话也能纠偏。

我仔细的查找自己的人心,当家人再提到工资的事时我不再作声,心里告诉自己就叫丈夫当家吧,我默默的用自己的工资买着生活所用的。我把心放下了,等丈夫又开工资了,他把工资递给我说:“给你,从今以后你还管拿着。”我说:“你自己拿吧,这个家你当,男主外女主内。”他说:“这几个月的工资一分不差,你拿着我放心。”把工资硬塞到我手里。

现在在家里,我不再多管闲事,做好我该做的,也不再乱花钱,不买多余的东西,每月拿出三、四百元打真相电话用,有时我会用修炼人的心态提示丈夫和孩子,但不强制。为了从根子上修去这些执着心,我经常背师父的讲法:“闭目入鼾断心烦 醒来万事操不完 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3]。

一点体悟,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愿我们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阴阳反背〉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