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每次看神韵晚会,我都很羡慕神韵演员们在舞台上用纯善纯美的演出展现大法美好,唤醒世人的良知。其实,大法弟子在世间的表现就象是在舞台上表演一样,宇宙众生都历历在目。前几天我却因为一件小事对父亲发火,我感到自己发脾气的时候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在舞台上表演。通过这一次魔性的爆发,我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修炼状态。

在现今的中国大陆,由于传统文化的缺失,“家”在很多人心中已经不是温馨、安全的港湾,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被党文化的因素变异的没有长幼尊卑的礼仪,家长觉的孩子不好管教,孩子在家觉的没有自由,很多孩子的愿望是长大后赶紧离开家去呼吸所谓自由的空气。我也是有着类似想法的过了而立之年的“孩子”。

很小的时候因为父母管教严厉,我的内心对父母有了“怨恨”,甚至抑郁到有了自杀的幻觉,就在那时我得到了法轮大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破解了我心中的重重迷雾,我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明了了生命的归宿,得法之初的兴奋与激动让我放下了内心的执念。当沐浴在法光中的我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快乐前行的时候,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时时面对邪恶的疯狂,我心里就是想着怎么证实法怎么救人,世间的一切都离我很远。

回首过去,我把做事当成了修炼,自己没有实修。大法的法理是指导自己修炼的,而我往往用法去对照别人的言行,用法理“修理”别人而不是“修炼”自己。因为自己的记忆力比较好,所以交流的时候法理说的头头是道,但是那是师父的法好,并不代表自己修炼的好,所以感到自己的修炼状态象是漂浮在半空中,没有扎扎实实的基础。

当环境变的宽松,我回到父母身边时,我所有的人心都暴露出来了,由于对“名”的执着,我开始掩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执着。直到和家人爆发了矛盾,我觉的一切都无法再掩盖,我不能成为那种走近大法却没有走入大法的生命,我在师父的法像前历数自己过去的种种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我对师父说:“我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要和师父回家,我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为了找到修炼如初的状态,我开始静下心来大量的学法,加长发正念的时间;同时和父母曝光了自己内心的种种执着,其实对父母的怨恨都是生活中很不起眼的小事累积的,父母对我付出了一百份的关爱,只是我的内心想得到的那一份没有满足,我就觉的父母没有给予我想要的关爱,由不平衡演变成怨恨,最根本的原因是“私”。因为私,我不能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因为私,我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因为私,我执着于自我的喜好和安排。其实不是父母的言行使我产生了怨恨,而是父母的表现触动了我生命中为私的因素。

找到自己的执着,我不再纠结事情表面的对错,而是遇到问题就是想自己的哪颗心被触动了,这颗心背后的根源是什么,意识到后我就发正念清除这些变异的因素。当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并大量学法后,师父帮我挖走了那些象花岗岩一样坚硬的执着,我的内心充满了轻松和惬意,我也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修炼不再漂浮在空中了,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以前我的头脑中会反映出一些强烈的为私为我的念头:在修炼路上左一跤右一跤的,自己还配修大法吗?总是跌跌撞撞的,自己修成这样还能和师父回家吗?这些思想翻滚上来时,心就象被什么东西噬咬的感觉,好象整个生命都要被吞噬了!真切体会到一个没有希望的生命的那种绝望和悲凉!

当我思想中激烈的反应这些念头时,我就强迫自己静心学法。让我感到心绪翻腾的物质使我学法时不能入心,我就对自己的主意识说:“这些思想不是我,我就要通过学法彻底归正这些变异的因素。”学法时如果思想溜号,我就读出声来,一字一句的读。

通过大量的学法,在师父慈悲的点化下,我找到了消沉背后的因素—对圆满和自我的执着。最初,我是抱着一个超脱三界不再受轮回之苦的愿望走入修炼的。通过学法我在理性上明白了:我的修炼不是为了个人的解脱和圆满,是为了我代表的也是对我寄予无限希望的无量的天体体系的众生,我的修炼决定了那些众生的存留。

然而对“名”的执着、对自我的执着、同时对师父没有百分之百的正信,使我在遇到具体问题时不是想到:“师父需要我们怎么做?我们要圆容师父要的。”而是先想自己的得与失:“我怎么这么差劲啊!别人会怎么看我?”师父要我们跌倒了别趴着,找到自身的不足,否定旧势力的这一切安排赶紧爬起来前行。

在师父的苦心安排下,我偶然接触了几位同修,她们敞开心扉的交流让我豁然开朗,我突然真切的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无量慈悲,师父的慈悲比母亲对孩子的爱还要洪大宽容。师父说不会放弃一个弟子,就是要把我们度成,只要正法没结束就给我们机会,师父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就是等待不争气的弟子和救度更多的世人。

其实,这一切魔难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们也要从根本上否定。通过大量学法和发正念清除“消沉”、归正自身为私的变异因素,我在证实大法的路上又体会到了久违的精進状态。我体会到“魔难”不能成为我们修炼路上的绊脚石,而是把魔难垫在脚下成为我们向上升华的台阶。摔的跟头只能让我们更成熟,把以后的路走的更稳更正!

随着自身的不断归正,我感受到自己的心态变的更加平和,容量也在扩大。我切实感受到了师父讲的:“所以要讲心性,我们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心性上来了,别的东西都跟着往上上”[1]。伴随着个人修炼状态的调整,讲真相救人的效果也越来越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