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华人同修的偏见 更好的形成整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想分享我是如何放下对华人同修的观念和偏见,更好的形成整体、救度众生的。

我是2008年在波士顿得法的,我的表哥给我介绍了大法。他很少去大组学法,所以我在自己的早期修炼中也不太知道大组学法的重要。因为住得远,所以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去,主要是自己在家学法炼功。即使去了,我也不会交流太多。即使我之前都有参加神韵推广,但是我从来没有和大组形成整体。因此在初期的两年中我的修炼有些落后。

直到我2011年搬到夏威夷,我才真正开始精進修炼。夏威夷的学员不多,西方学员就几个人。我觉得师父真的给了我很多机会来弥补我之前失去的时间。我刚一到那里就积极投身于神韵的推广和讲真相。夏威夷的大组学法在我在的那几年变化很多,有时英文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学,然后交流的时候大家在一起;有时就中英文一起学。几年之间一个西方学员搬走了,另一个渐渐不来学法后来也搬走了,还有一个离世了。所以之后就只有我一个西方学员了。那时我每周都去大组学法,但是渐渐在思想中形成了一些观念和对同修的负面想法。大组学法大家交流不是很多,即使交流在那个时候的我看来也不够深入,我还觉得自己很难在大组学法中按照我希望的方式受益,这些我后来意识到是一种很深的自私的观念,而且我带着它们来到了纽约。

当我来到纽约的时候,我第一次发现周围有那么多西方学员,我觉得非常开心。我是9月份来的,我第一次参加的大组学法是在英文大纪元。即使我不在英文大纪元工作,但是那里的大组学法还是让我非常触动。我从来没有和那么多西方学员一起这样交流过,几个月下来我和同住的学员一起每天学法,参加布鲁克林的当地学法和英文大纪元大组交流。我觉得这个环境非常舒服,觉得自己和纽约学员是一个整体。

我虽然也到曼哈顿大组学法但是我从来没有去过法拉盛。我的开始想法是,法拉盛没有很多西方学员去,而且太远了,单程要2小时,而且我听说翻译不是很好,那我去大组学法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我去英文大纪元或者布鲁克林当地学法不是一样吗?但是我对自己的这些想法感到不太舒服,所以我决定静下心,真诚的去掉自己的观念,然后问问自己是什么阻碍了我成为整体,不论他们在哪里学法。

当我坐下来,我开始好好理清我思想中的原因,为什么我不想去法拉盛?因为法拉盛学法单程2小时太远了。但是我想这不是我真实的想法,距离和路程时间不是问题的实质,要更深的向内找。当我继续向内找时,我发现自己没有将这件事情作为我的第一要务。如果大组学法和成为整体对我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就不去有任何原因阻挡我去的。想到这里,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的讲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我突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我是不是在期待其他人为我而改变,然后才去符合师父的要求?这怎么能是对的呢?然后我坐下来诚实的问自己,如果每周五法拉盛有100个西方学员学法,那我还去不去,我想我肯定会去而且不会有任何疑问的。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深入,找到更多的执着导致我无法融入整体。

当我向内找的更深之后,我发现自己从到纽约之后就形成了很多观念。我一搬到这里开始工作之后,就和我的一位华人同事有了很大的心性摩擦。有一件事情,我认为应该严格按照西方的管理方式来操作,而不理解如何用中国人那种内涵式的松散的方式来操作。我认为我需要了解所有的细节,希望事情被解释和描绘的非常清楚我才能作,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这个要求是没法实现的。在这次冲突之后,我真正的向内找,发现我对华人学员有一个很大的执着心,就是我总是用苛刻的眼光去看他们,放大他们所有的党文化因素,然后给自己找借口不去听他们想要表达的内容及深层因素。因为在西方社会长大,我们对事情的判断非常严谨,而且在我这一世的生命中我对中国传统文化没有什么接触,而且因为我总是看着那位华人同修的缺点,所以我很难理解真正的中国文化的做事方式中蕴涵的智慧与和谐,比我所理解的西方式的方法要更好。在那之后我真的开始去掉自己的这个执着,然后觉得自己对华人同修了解更多,也配合的更好。

而且我发现这个执着也是导致我不想去法拉盛大组学法的原因之一。我对自己的同修不够珍惜。我的慈悲,善念,和宽容都很欠缺。我是在要求别人修炼,还是在自己修炼呢?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去法拉盛学法。这次向内找对我有很大的触动,我意识到从中国大陆来的同修融入西方主流社会,而且要达到师父的要求、救度众生是多么的努力和不容易。我真的觉得很想流泪,我怎么会如此不慈悲,对自己的同修没有正念、没有善意呢?

当我意识到这点之后我想了很多,我意识到邪恶在这些年中是如何利用并加强我的这个观念。我意识到邪恶对于阻止修炼人的能力有很多安排。其中一个就是将学员从大组学法的环境中分割和隔离,并加强他们思想中的观念,让他们偏离整体的状态。之前的那位夏威夷的西人同修就是这样离世的。

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意识到这对于一个群体也是一样的。我作为一个西人学员,如果我的思想中制造间隔和距离,将我和华人同修分割开来,我们如何能形成整体呢?成为整体和大组学法只是一个形式吗?我不认为是这样,我觉得这和救度众生的效果是有直接关系的。

我们表面上看到的一切只是表象。比如神韵一月的表演,因为我在当地推广小组中,所以我了解一些進展。我想这和我们整体的修炼是有关系的。那么我应该做些什么呢?我要做的不就是去掉自己的私心,无条件的参加大组学法吗?即使没有任何翻译,我只需要开心的坐在同修中间,这不就是师父对我的要求吗?如果来参加大组学法能打开神韵的场多卖一张票,我会不会来呢?当然会来了!那是一个生命和其对应的天体的生命的得救。

这些只是我非常有限的理解,如有任何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我希望我可以继续提高,对所有的同修有更多的慈悲、宽容和正念,在消除自己的负面想法上可以做的更好,这样我就可以真正形成整体,达到师父的要求,救度更多的众生。谢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