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水城乡三百多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到十二月二十五日止,山东沂水县逾三百多位法轮功学员向最高检察院、法院递交了《刑事控告书》,起诉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敦促最高检察机关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依法追究其责任。

被告人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使无数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陷入了痛苦和困境之中,神州大地血雨腥风,悲剧连连。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十二月初,明慧网已收到逾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在法轮功学员的控告状里,他们讲述了法轮大法给他们带来的心灵的升华和身体健康状况的改善,和由此带来的幸福和美好的生活,以及江泽民集团利用公、检、法、司以及中共宣传污蔑等对他们的残酷迫害。

以下是沂水县的几个实例。

一、反复被劳教,肋骨被打断、电击,周荣全家控告江泽民

周荣,62岁,沂水县沙沟镇西院村人,丈夫任立法,女儿任焕淑。以下是周荣自述一家修炼大法的美好和控告江泽民的事实与理由:

炼功前我有胃病、心脏病、气管炎、肩周炎,身体有多种疾病,炼了法轮功全都好了,身体无病一身轻,是大法给了我又一次生命,从此以后才有了希望,我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修炼心性,思想得到了提高,遇到事情先找自己的不好,邻居都说法轮功真好,我对人生充满了信心。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了,沙沟镇来人把我和丈夫与女儿带到沙沟小学进行洗脑转化,不让炼功,不让上访,每人罚款三百元,共九百元,才叫我们回家。

九九年十一月二十日,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在淄博车站被他们强行带到沙沟派出所,七、八个人对我拳打脚踢,用手铐铐我,用电棍电我的手和嘴,从九点一直折磨到十一点半,迫害的我死去活来。第二天四个人轮流打我,用电棍电我的头和后背,电棍没电了还叫我赔他好的,又拳打脚踢,当时我就走不动了,迫害的我生不如死。此时有人闯入我家叫我丈夫交上五千元,我丈夫说没钱,就强行把他带到沙沟镇,下午五点左右,很多人对他拳打脚踢,肋骨打断两根,打了他六个小时,就这样折磨我们,被他们打成这样,还叫我们交上两千二百五十元钱。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零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早上三点,沙沟镇来人非法闯入我家,把我和丈夫非法押到沂水看守所,在看守所关了一个月,把我丈夫押到淄博劳教所,把我押到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叫我干活,不干就迫害,我俩被劳教两年才回家,回家就听女儿说沂水县来人要去了两千元,儿女在这两年中无人照管。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沙沟镇来了四个人闯入我家,满屋里翻遍了,当天下午约六点,把我送到沂水县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又把我送到济南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沂水县来人把我绑架到临沂洗脑班,他们拽我的头发,说一些脏话,数日后,又把我送到看守所关了一个月,他们又把我押到济南劳教所,又劳教我一年。

周荣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道: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所下的一切命令,都是践踏《宪法》和《刑法》,是真正的破坏人权,出卖了道德良知,这场无辜迫害使我家人受到伤害,更使我和丈夫身心受酷刑,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所以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检察院将江泽民立案审查。将其绳之以法。除恶扬善。要求最高检察院依法追究其罪行,依法给予我和家人精神身体伤害与经济赔偿,还大法和大法师父公正清白。

二.被绑架殴打,女儿未满18周岁被劳教三年,张升芬一家控告江泽民

张升芬,女,58岁,沂水姚店子镇埠前庄村人,丈夫马兴祥,女儿马娜。以下是张升芬自述一家修炼大法的美好及控告江泽民的事由:

我丈夫以前打牌、捉鱼,不务正业,我们经常吵架,闹离婚,我又累又伤心,身体垮了,得了一身病——胃病、胆囊炎、胆结石、肩周炎、贫血,只有大年三十才不吃药,经常想自杀,在我痛苦不堪走投无路的时候,外地的亲戚来老家,放李老师讲法录像,我就领女儿去听,就像黑暗中看到光明一样,身心愉悦,充满了希望,我身体上的病痛都不翼而飞了,每天高高兴兴的,真正体会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感觉,丈夫学法后不再杀生,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也不闹离婚了,他的恶习都改了,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家庭。我的女儿马娜也走入大法修炼。

可是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却下令抓捕大法弟子迫害法轮功,我家成了重点迫害对象,姚店子镇委派出所好几十人,四、五辆警车来我家抄家,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籍,放像机,家里翻个底朝上,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六天六夜不让我睡觉,伸直腿坐在水泥地上,一动就打就踢,还经常去家里骚扰,半夜砸门,把儿子吓的钻到床底下,丈夫和女儿也被绑架到了姚店子中心校里,和我一样被体罚,被打,女儿(15岁)被暴晒,后来我也被绑架到了中心校被体罚,只给咸菜和馒头吃,三人罚了三千七百五十元。

九九年八月二十九,我一家三口又被绑架到姚店子镇委。好几个人围着我打,把我嘴打的流血,随后又送县城关押一个月,我往外走的时候,女儿阻拦,结果女儿被一群人弄到一间小屋里,拳打脚踢,脸被打的眼冒金星,最后打昏了才不打了。

丈夫也被打的很严重,他被打完了又强制他坐地上伸直腿打脚尖,冻得,吓得直打哆嗦,丈夫被罚了两千元,女儿被罚了三千元,我从看守所回来被罚了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因为过年对联上有“佛光普照”几个字,又把我抓去,用橡皮棍打的我背上青紫一片。

二零零二年五月月十四日女儿进京护法被抓,姚店子派出所知道后派人来抓我和我丈夫,我和丈夫被迫流离失所八个月。女儿被铐,被打,被关铁笼子,不给饭吃,回来被拽到医院灌食,插错了管子导致吐血,随后送到沂水洗脑班关押一个月,后又送到济南第一劳教所劳教三年。家中只有小儿子(11岁)自己在家,吃百家饭,夜里就哭,因为流离失所,两万元的大棚被毁。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和丈夫被送到临沂洗脑班一个月,女儿回来时都不认识弟弟了。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日,我又被绑架到临沂看守所迫害十七天,后被送到济南劳教所劳教一年。

张升芬在控告状中说道:“这场无辜的迫害使我家人受到伤害,更使我丈夫身心受酷刑,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江泽民立案审查。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六年了,导致上亿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上的崩溃,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江泽民祸国殃民!截至十二月二十五日沂水三百多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关控告、起诉前中共头目江泽民。这些学员遍布社会各个阶层,但都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却被绑架、抄家、劳教、非法判刑,遭受打骂、电击、罚站、做奴工等各种酷刑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