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我于二零零七年喜得法轮大法。其实我在二零零五年就知道大法好。当时修炼大法的母亲正在蒙受病业干扰,那段时间她只听师父讲法录音带,拒绝用药,我眼看母亲有病不吃药,气急了,就把师父讲法的录音带揪出来,用手撕、用脚踹,然后以胜利的姿态出门上班去了。

当我走在街上过横道时,刚走到马路中间,刹那间腿不敢动了,心脏、后腰、整个脊椎疼痛难忍,喘气都疼,一点不敢动,仿佛迈一下腿就能死掉一样,在车水马龙的大道中间站了七、八分钟后,被人搀到一边,靠在一根电线杆子上。

当时我想:为什么这么疼呢?我做错什么事了吗?难道是我踹大法的录音带而受到上天的惩罚了吗?心想:母亲得法前身体特别不好,就是常人治好了我母亲的病,我都应该感恩不尽,是大法师父治好了我母亲的病,我现在怎么能反过来谤法呢?大法师父,我错了!!!能原谅我吗?我话音刚落,一只热乎乎的大手捂在我的腰上,象热水袋一样温暖,便觉的有一双手在颈椎那儿往下“嘎嘎”的就象有人掰捏一样,掰捏二十秒后突然全身哪都不疼了。当时我抱着电线杆子,哭了半个小时。心里说: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大法师父!

这只热乎乎的大手捂着我的腰足足达一个星期。太神奇了!真是了不得!我当时想:怪不得这么多人坚定炼法轮功,原来这是真的啊!自从那时起,我的腰间盘、颈椎病再没犯过。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大法师父才是真正的大佛啊!

回想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突然腰疼、后背疼,不敢大喘气,躺不下,起不来,三天三夜没睡觉。上医院诊断,啥病都没有,检查费花了七千多元。我没辙了,求救于一西藏喇嘛,他说:有一条红色的龙用两个爪子按住了你两边的腰,一个爪子按住了你左边的后背。你俩有恶缘,它来索你的命来了。他给我做了两个小时的法事,做完后真就不疼了。我认为他是高人哪,当时花了不少钱,还心甘情愿的。一年后我在街上抱着电线杆子大哭的那一刻,腰和后背、五脏六腑,比那时还要疼十倍。我只是向大法师父承认了我的错误,一分钱没花,几秒钟就好了。

所以二零零五年我就知道法轮大法真的是太好了,只恨自己当时只想着赚钱,错过了神圣的机缘。

二零零六年末,我在腹腔的子宫和卵巢连接的韧带上长出一个肿瘤。那时低烧长达两年之多,天天下午低烧。上医院诊断,查出是恶性肿瘤。当时光检查费就花了近五万元,大夫说如果做手术得花二十八万元,还不敢保证手术成功。我当时做生意投资了不少钱,没那么多钱做手术。那时就想干脆放弃生命,活到哪天算哪天。发现肿瘤后,我每天坐五分钟,腹腔疼的就得躺二十分钟,然后再坐起来。就这样难受了两个多月。就象谁把我的骨盆打碎,然后再拼上一样;就象谁把我的脏腑掏出去,然后化脓感染一样,感觉一跳一跳的,那时真是疼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二零零七年年初,大姐同修送我一本大法书《转法轮》,当打开第一页,看到《论语》时,我傻眼了,心想谁写的这么高水平?是师父吗?于是问大姐同修:“这是你师父写的吗?”大姐同修说:“是啊!还有好的,你还不知道呢!”

我第一次学法,从晚上六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一气呵成,把《转法轮》整本书全部看完。学完这本书后,我又给大姐同修挂电话问:“还有别的书吗?”于是大姐又送来一摞子。开始时是躺着看的,看了半小时至一小时,我就坐起来看了。我看完《转法轮》后,感觉饿了,我跟家人二姐说:“我饿了!”于是我吃了一大海碗面条。可是在此之前的两个月中,我每天只喝一点水,吃一点点东西,体重由一百三十八斤降到不到一百一十斤。

此后,我拒绝来人打扰。专心看大法书,连续看了四、五天。几乎每天晚上只睡两至三小时的觉,五天以后把一摞书都看完了。我当时发现这五天腹腔怎么一点都没疼呢?于是我立即给大姐同修打电话说:“我想修炼!你教我炼功呗。”

当我正式走入修炼时,第一次炼抱轮,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汗水象洗头一样,顺着脸,在地上躺了一汪水。五天后清理身体时,拉肚子,两个月没吃东西,每天拉七、八次左右,就这样拉了一个星期。

以前,我有二十多年的便秘史,十多天便一次。因为大便干燥,所以常年吃泻肚药;我还患有心脏病,曾经两次被抢救,“三连跳”,偷停得厉害。得法后全都好了;此外我患有过敏性鼻炎特别厉害,不能闻烟味儿、香水味儿,特别是常年打喷嚏、流鼻涕,看见太阳就打喷嚏、流鼻涕,常年带个太阳帽,还得打遮阳伞。修炼法轮大法后彻底好了;此外颈椎、腰椎、胃炎等疾病都好了;风湿病、腿疼多在夏季发病;因为患有胃炎,所以经常吃猫食,不敢吃凉辣,酸的也不行。

学法后半个月去上班,同事说:“哎呀!你没死啊?咋这么精神呢?”我说:“你知道我是怎么好的吗?我修炼了法轮功,太神奇了!真不象电台宣传的那样,大法师父太伟大了!原来是真佛降世人间!我有师父了!我一定好好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