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走入大法修炼中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一日】一九九四年九月中旬的一天,我在骑自行车执行公务时,被一辆急速开来的出租车给撞飞了,摔出几米远,自行车后轱辘被撞瓢了。当时,我被撞得心里特别难受,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起来的同事和司机都劝我去医院,这时我看到车上坐的三位乘客没有给钱就乘机溜了,我就对司机说:“你挣点钱也不容易,请你把自行车给修修,能骑就行。”他花了二十元钱,简单地把车修了修给我。哪知道车子没修好,不能骑了,而司机却开车走了,这样我只好推车回家了。

到家后,我一头栽到床上就起不来了,不吃不喝一个劲的睡,我丈夫吓坏了,硬是把我推到医院,确诊为轻度脑震荡,医生给开了药,结果服后过敏,又吃了治疗过敏的药,脸上长满了黄水泡(现在脸上还留下斑痕),只好什么药也不敢吃了。当时我不敢睁眼睛,看到什么都转,转的我直迷糊,这样班也上不了,家务活也做不了。亲友们纷纷登门,说什么的都有,实病看不好,就去看虚病。最后,我被他们连拖带拉的推去看虚病,看虚病的先生张口就说:“她到寿了,该走了,她的魂已压在三殿了。”接着,同学来家又手把手地教我练气功,比划两天感觉不行,不练了。又学另一种功,台上的人问:“香不香?”大家都喊香,我对丈夫说:“怎么是臭鱼烂虾的味道,我要吐,咱们走吧。”一天也没练。

后来,丈夫的同事们对他说:“最近有一种叫法轮功的功法,都说挺好,不少人都在炼,让你妻子去炼炼,兴许能治她的病。”丈夫说:“恐怕劝她也无济于事。既然大家都说好,那我先去炼炼看看,好了我再劝她去炼。”就这样,丈夫先入道得法。

丈夫修炼后,觉得法轮功确实很好,回家劝我,我就是不听,天天昏睡。他就在家客厅大声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在昏睡中,感觉好象有人在我跟前讲话,声音那么和蔼可亲,道理讲的这么明白,太好听了,我忽地坐起来说:“是谁在讲话,怎么把我心中那么多不解之谜都说出来了,他是谁呀?”丈夫说:“这就是法轮功创始人,我的师父在讲法呀!”我说:“快把录音机放到我的床边来,我要听!”我认真听完讲法后说:“讲出我心中不解之谜,如人为什么活着?人是从哪里来的?等等。讲的太好了,我也要炼法轮功,我明天就去炼!”丈夫忙说:“真的吗?我没听错吧,你真的明天就去炼法轮功吗?”我说:“是的,我明天就去炼!”丈夫高兴地说;“太好了,你总算是有救了!”

第二天到外边一看,哇,雪下的好大啊!我已昏睡三个月了,以为还是秋天呢。看到地上厚厚的雪,车子是骑不了,只好步行去炼功点。我边走边想:“今天这大雪天,是不是师父在考验我炼功的心诚不诚?师父,您放心,既然我认准跟您炼功,就是天上下刀子也阻挡不了我炼功的决心。”就这么一想,不知从哪生出来了神奇力气,我头也不那么晕了,顶着十二月刺骨寒风,达到距离我家四公里之外的炼功点,第一次就准时参加早五点钟的炼功。

一周后,师父法身不仅给我小腹部位下了法轮,还给我两只眼睛也下了无数的法轮,我无论是睁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都能看到法轮在转。脑震荡和我身上其它四种慢性疾病都不翼而飞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就象时钟上满了劲似的,工作不知累,整个家务全落在我身上也不觉苦。每天下班后,顾不上吃饭,就到炼功点学法。周日,我们又一起到丈夫单位大会议室看师父在各地讲法录像,我们在广场上组织大型炼功活动、图片展览等……真是忙的不知累,活的非常充实而有奔头。我从心底深感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运之人,总想高声大喊:你们知道吗?是师父给了我新生命!我要跟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