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派出所的经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日下午三点多,我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在一条只能容纳一辆轿车的小路上被派出所两辆警车前后夹击。

一个较胖的年轻警察从车上下来说:“你站住,你包里是什么?”我说是法轮功真相资料。他说:“我们是派出所的,跟我们走一趟!”我说:“你这是干什么,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他把我的包抢过去。我推着自行车准备从警车旁擦过去,他就把我的自行车也抢走了,他强迫我上后面那辆警车。

我上车一看车里坐着我刚才送过真相资料的年轻人,他说他是派出所的,我跟他讲真相他不理我。

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坐在犯人坐的椅子上。我说:“我不是犯人,为什么叫我坐这里?”他说就那一把椅子。

一个年轻警察坐在电脑旁问:“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资料哪来的?”我就默默地发正念,我只听师父的安排,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

他们问什么我都不回答。他们想用亲情来动摇我:“你孩子还在家等你做饭呢!赶快说了就回家。”我当时心想儿子那么大了,我不在家他会给他爸打电话的,不用我担心。

做笔录的看我不动心,就转移话题:“我想了解一下法轮功,你跟我说说。”我说:“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中共那么多高官落马都是因为迫害法轮功遭的报应,你这么年轻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不要做中共的牺牲品,江泽民宣扬无神论,说没有神,全世界大多数人都信自己的神,耶稣不是神吗?释迦牟尼不是佛吗?善恶有报是天理。”

他却说:“我迫害你可你还迫害我呢,我要给你录口供。我这么穷神哪里去了,你被抓到神怎么不管呢?江××迫害法轮功是最狠的,他怎么还好好的?”我说:“他时日不多了,你们拿了我那么多资料你好好看看吧!”

一会儿来了一屋子人,做笔录的介绍说这是我们所长,这是我们队长。我也不吱声,也不看。一个中年男子不知是所长还是队长,搬了把椅子坐在我旁边问:“你是哪里人,说了就回家,不说就送转化班去,那里人生地不熟的,环境又差,还是说了吧!你不说我们一样能查出来。”他用手机给我照相。我不配合,把头扭向一边。他们说:“扭什么呀,都照好了。”

一会儿他们就领来一个老婆婆来认我,老婆婆说我是谁谁家的媳妇,说:“她是老实伢(方言,小孩儿),不爱说话,你们把她放回去,她的伢(小孩)才十岁,她的伢要是弄丢了你们要负责任的。”那中年男子(不知是所长还是队长)马上就怒气冲冲的把老婆婆往外撵,并大吼:“我负什么责,她都不关心她的伢,弄丢了关我们什么事。”

一会儿,他们从电脑里调出我的档案,还查到了我丈夫的手机号。过了一会儿,我丈夫的小叔过来了,他让我认个错,说不炼了,他们问什么就说什么。我说没什么好说的。

他们把丈夫的小叔叫到隔壁的屋子里。那中年男子问做笔录的人:“怎么样,态度转变了吗?说了吗?”做笔录的哼了一声。那中年男子便生气的说:“还真是邪了,马上关押!送云梦去!”说完就怒气冲冲的走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来了:“你是想送洗脑班还是回家?”我说:“那地方不是我呆的。”他说:“不想去那我们好好谈谈,你愿不愿意说?”我说:我不说,你们把我当犯人,坐在犯人的椅子上。他说:可以换个椅子啊,只要愿意说。我不理他。他又火了:“你是不是认为我没权力关押你?”说完又怒气冲冲的走了。

做笔录的又问我资料的来源。我说:“你不要浪费时间,我没做坏事。”他说:“你的概念什么才是坏事?”我说:“杀人放火、坑蒙拐骗就是坏事。不是说信仰自由吗?这哪里自由?”他说法轮功是×教。我说哪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他没回答。

过了一会儿把我弄到另一个房间里照相。那中年男子用力把我推到墙边,他们让我抬头我就低头,他们就用手按住我的头,然后照我的两侧,他们要搜我的身。那中年男子问:“你的钥匙呢?”我说没带。他又问:“你有身份证吗?”我说没有。我以前出门讲真相总是把钥匙装在衣服口袋里,这次却把钥匙插在自行车车锁上。我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让邪恶发现钥匙。

随后他们又要我按手印,我不按。两个年轻男子捉住我的手一个手指接一个手指的按。他们还要采我的血,我不配合。一个女人从后面抱住我,两个年轻男子捉住我的手,用针扎我的手指,采完血才松开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于当天晚上八点多回家了,这天我被非法拘禁了五个多小时。

在此,我声明在派出所被强制照的像和按的手印全部作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