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尊安排的路 路越走越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六月得法,喜悦的心情伴随着我每天到学法点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心里充满了得法的幸福和喜悦。学法一星期后我的身体神奇的发生了变化,身体的一切病症消失的无影无踪,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和快乐。

大法被蒙冤后,由于邪党迫害的恐怖压力,当时单位三个同修就剩我一人坚定修炼。看到这种情况,我内心非常难过,我从心底迸发一念:我要堂堂正正证实大法,让全厂职工都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我从做好本职工作做起,善心对待周围的一切,同时抓住机会与工友们讲大法真相。后来单位领导为了每天能看到我,怕我去北京,就从杂活组把我调到车间办公室做卫生。这样我的时间就充裕了,干完活就没事了,就等到点回家了。领导下厂房时,办公室没人我就可以学法了。有一天,因为上面的压力,总厂和我单位把我强行送到洗脑班。非法抄家时他们把我扣在单位,丈夫一人在家。临行前丈夫来单位,送我一句话:潇洒走一回吧。我心里非常的有底,对转化没有害怕,主动给所谓“做工作”的人员讲真相。有师尊的慈悲加持,智慧源源不断,从哪方面讲都顺畅自如。他们都很爱听,也接受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堂堂正正回家,否定解体了旧势力的迫害。

回到单位就有了一个新的环境,我从职工到厂长无人不讲。因为基点放在了讲真相救人上,所以在与人相处方面我跟任何人不产生矛盾,心思全放在怎样给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讲真相上面。首先转变人的观念,去掉“领导”的概念,思想中撤掉他们的职位,在我面前都是众生,都是听真相的众生。有师尊的加持,怎么讲怎么有,给不同层面的人用不同层面的内容讲,他们都能用不同形式的方式认同我讲的真相,并做了三退,其中有前后四位厂长、四个书记、两个工会主席、一个工程师、两个实习生、会计、事务、职工等。这里有退了调走的,有走了又来的。这些事从来没和同修说过,因为要对他们保护。我给他们讲真相都是单独的讲,谁也不知道我给谁讲真相,而且有真相光盘和真相传单不断的给他们看。

仅举几例:一次,新调来一位厂长、一位书记,当时正好一位同修从新走回修炼,但她的家人正在魔难中。这位书记受上面压力,需要到这位同修家進行家访。我知道这消息后想到这位同修的难处,就想阻止这件事,但我又不方便直接问。当我听到消息时书记已出了厂门去了同修家了。我只有等他回来时再找他。过了一些时候,听到门卫通知办公室说书记回来了已進厂门了。我马上放下手中的活,骑上自行车到他回来的中途去等他了。见到这位书记我说明来意,这时旁边跟随的人走开了。我开始给这位书记讲大法真相,并告诉他要善待大法弟子。也许是刚上任的缘故,他当时就把脸往下一撂就说他们那套话,我也慈悲中带着威严告诉他做善事有善报,做坏事有坏报的道理,并告诉他我这是为他好才告诉他这些,并鼓励他相信他是个好人,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希望他善待大法学员得福报,不要难为那位职工。最后他说你放心吧我不会难为她的。从此以后有机会我就给他讲真相,而且对方都能高兴的听我讲。

对那位厂长是另一种方式讲真相,那就是每天都讲,而且每天他都高兴的听。给他们讲真相时,不是我单方面讲,是以交谈的方式让对方也说话,都是如何善待他人的方面去讲,智慧中启发他们的善念,让他们自己去思考。逐渐的局面打开了,他们越来越了解了大法真相了。直到有一天我惊奇的发现他们变了,好象另外一个人了,我惊喜的发现他们的态度变得谦虚了、和善了,出来進去都是笑呵呵的对待周围的一切了,真是太神奇了,他们变化很大,前后判若两人。有一位要了一本《转法轮》,还给我写了表扬稿,说我工作的如何好,要去发表广播。我知道后告诉他们这都是因为我修大法所为,如果把这个原因能写上就发稿,如果不写就不用发稿。另一位非常感谢我给他讲真相,把我当成知心人,和我知心的交谈说出多年的心里话,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我调到这里多少天你给我讲了多少天真相,我都能理解你的好意,象你这样的好人我怎么能管你呢。后来,还给我腾出来一间休息室并安装了空调,给我休息用。当时我就想:这收拾卫生的事是我的工作,这是谁把这屋子收拾的这么干净呢,还是给我用的?后来一次机会这位领导和别人谈笑中说:收拾这间屋子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就想,众生是多么的需要明白真相啊,他们明白的一面多么高兴啊。

我家庭环境较差,冬天没有暖气,也没有取暖设备。这两位领导很想帮助我,就把厂子的一个旧电暖器擦干净给我送到家,而且他们自己把暖器扛到三楼,他们都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并说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就说话,他们会用自己的能力帮助我们。这两位调走时都很惋惜不想走,有一位和同事说:真不愿意离开这里,映莲(化名)(指我)的精神世界太可贵了。另一位在开会的走廊碰到我说:没办法我们要调走了,以后不能在一起相处了。他们调走后,认识他们的同修看到他们的变化,问我是不是给他们讲真相了,说他俩变化很大的。

给厂领导讲真相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有一次讲真相,厂领导很生气的样子。但我不放弃,有机会就讲。他不听还吼我,我一看他这样就走了。刚走到门口,就听“碰”的一声响,我回头一看,一个打火机冲我砸过来了。我平静的看了看他,回身走了。过后他也知道错了,主动和我说话。又一次,我又和他说,没说几句,他拿起他的眼镜“叭”摔在地上,把眼镜摔坏了。过两天,我说给你买个眼镜吗?他说不用,自己买了。有机会我又给他讲,他正在电脑桌前,他听后拿起手中的鼠标“叭”一声重重的摔在桌子上:我不让你说,我是干这个的,心知肚明,你总说。有的时候我也很生气(不是真生气),但出了门就想,不能不管,众生都是来得救的,既然在我的身边就得给他们得救的机会,那是自己应该做的,不能有畏难情绪,以后有机会还得讲。就这样不知道讲了几年,也不知道多少次的交锋,最后他还是发自内心的把事情交给我办了,我说名字早给你起好了。就是这样还时常的给我一些生活补贴,并且把钱装在信封里很正规的交给我。我想这是生命明白一面的表现吧。

又一位厂领导,我给他讲了近两个小时,其中他问了两个问题,他说:你们发那些传单和光盘起什么作用啊?我说:如果一个人看了这张传单或光盘,他明白了真相,这个生命从此得救了,这一张传单就是救命的,你还会阻止这件事吗?我想你是不会阻止这件事的,你是愿意看到一个生命得救的。因为你的善心我看得到,你不忍心让一个生命处于危险中的。他听后明白了也理解了,看到他的表情里他真的愿意别人能得救,不会再管这些事了,最后又不得已问了一句:那以后你能不能保证不上北京呢?我当时想起师父讲法时经常举例子说明问题。我就说:我给你举个例子吧,比如说我不在这个办公室工作,你说你得保证你以后不来这个办公室上班,你说这个保证有必要吗?他听后不再问什么了,很爽快的做了三退,选择了自己的未来。过了两天买了好多吃的和他的下属到家来看我,進门就说不谈公事,坐下之后很知心的说起了家常话,这是他工作以来从没有过的事。这也许是他明白一面的感谢方式吧。

还有一位刚调来不长时间就又要调走了,这时还没有机会给他讲真相,他就不顾一切的在他的同事面前大声的哭,一个男子汉就那么哭啊,哭的眼睛都红了,就说他不愿意走啊,他不想走。这个生命还没听真相,他不想走啊。他是多么渴望听真相啊。他走那天我来到他的办公室,还是有一个职工在帮他收拾东西。我就问了一句:需要帮忙吗?他说不用了,都收拾好了。说着话我来到他办公桌旁,他正收拾抽屉,就在那位职工低头取东西时我瞬间将一个护身符扔到他的抽屉里,这时那位职工起身抬头,他马上关上抽屉。那人又低头取东西时,他把护身符装在他的上衣兜里并会意的向我表示谢谢。在年底发福利的时候恰巧看到了他。人很多,我大声的和他打过招呼后,小声的问他,我把那个给你退了吧?他说:行。我说叫什么什么。他说行。

还有一次给一位职工讲真相,她很爽快的答应做了三退。我说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她声音清脆而又甜甜的说:我自己起个名字吧。我说好啊,起个什么名字啊?她满脸带着纯真的笑容抬头望着天空:嗯,就叫“花仙子”吧!声音甜美又童音。啊,“花仙子”,名字起的真好,你就很美丽的。看着她那开心又喜悦的样子仿佛看到了她世界众生在为得救而欢声雀跃呢。此时,真为众生得救而高兴啊。

因为基点摆正了,几年中我的工作环境开创的非常宽松。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因为明白真相后的众生都在发生着变化,所以环境也在随着改变,大家都在一种祥和愉悦的气氛中和睦的相处,真的看到了师尊《转法轮》中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一层展现,那是大法的慈悲对众生的救度。想想这一切都是师尊对众生的慈悲救度和对弟子的慈悲加持与呵护!

我的家庭环境也从“山重水复疑无路”走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好境界。从剜心透骨到平静祥和,这里面不知让师尊费了多少辛苦操劳。从过去不让我开灯看书到现在他也开始学法炼功走進了大法的修炼,并经常提醒我好好学法、多学法。这是伟大师尊又为弟子开创的宽松环境。弟子深知这是师尊的无量慈悲、这是大法的伟大神奇,对众生的慈悲救度。深感师尊的慈悲呵护无处不在,铺满弟子修炼的路。

我的体会是只要基点摆正了,一切都是为他的,一心为众生得救着想,与众生没有一点思想上的间隔,思想中包容着一切,心和众生容在一起,有了善的力量,我们的路也会越走越宽。一切都是师尊给开创的,每一次的众生得救都是师尊细心的安排,都浸透着师尊辛苦操劳,都是师尊的慈悲救度。有时,想想众生得救后的那种不同形式的感谢方式,心里真的很欣慰,为众生得救而高兴,更体会到师尊对弟子的鼓励,要抓紧时间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