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轮大法中修炼的快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才十八岁,当时学法不深,掉过队,混如常人一般。后来在其他同修和妈妈同修的帮助下,又走回了大法中,在各种矛盾中,快乐修掉各种执着心,周围的环境也因此发生令人欣喜的变化。

善解家庭矛盾

修炼人在哪里都应该做好,而我在二零零三年结婚后,那真是被情、名、利给拖下去了,身心疲惫。我家先生是家中独子,什么也不会干,我切的是白菜,他就问我,你炒绿橄榄呢,但先生被婆婆当宝贝宠着。我要是和先生说句笑话,先生没有沾到光,婆婆都得替他把我训一顿。家里的日常活计,更是不敢指望先生干,要不,婆婆得给你闹翻天。

后来我生了儿子,我家先生没给孩子换过一块尿布,成天喊累,说睡不好,我还得伺候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坐月子了。我的心性也掉下去了,也是争吵不断,我说:“我也是我家掌上明珠,怎么嫁给你,我成了老妈子了?你到底是娶媳妇,还是找老妈子伺候你啊?”婆婆从来即使她儿子在玩,也得喊我去干活。我是气得鼓鼓的!我也承受不住了,也不修心了,干吧。

后来没办法只好分开住,和我先生刷碗一人一次、洗衣服一人一回,拖地一人一天,谁多干了,那就非得找回来。那个妒嫉心、不平衡的心、争斗心、怨恨心等等,成天搅的我非得把我先生和婆婆给扭过来不可。

因此成天磕磕绊绊疲惫不堪,碰的是满头疙瘩。后来在同修们的帮助下,通过学法,意识到自己真是太差劲了,这么多关不白白浪费了,没有提高,那是我该去的执着心啊!是师父为了我的提高的苦心安排啊!“这和我们过去搞的绝对平均主义有些关系,反正天塌下来大家死;有什么好处大家均摊;长工资什么百分之几的,一人一份。这种思想看起来好象挺对的,大伙都一样。其实怎么能一样?”[1]我不就是妒嫉我先生吗?“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2],这点生活中的事,算苦吗?自己是修炼人吗?自己是修谁呢?等我悟到了,那就彻底的改变心性。不再计较,也不怨恨婆婆了,活抢着干,家里有事,也做在前面,对待公婆也象自己爸妈一样孝顺了。

心性提高上来了,那家庭环境真是改天换地了!因分开住后,一年多婆婆没喊过我们吃一次饭,现在,今天打电话做好吃的了,明又给送东西了。先生也改变了,主动开始做家务,接送孩子上学,也学会分担家务了。但有时候,人心也往上返,一边刷锅一边想:“怎么又是我刷,怎么干活的又是我?”马上就能制止:“这思想不是我,就该我干。我非得把这些不好的心去掉,我不但干活,我还很快乐的干!”

先生的电动车坏了,我们又买了一个新的,先生说,我骑你那个吧,你路远。我正好去婆婆家拿东西,让婆婆看看我的电动车,婆婆马上问我:“不是给我儿买的吗?你怎么骑上了?”我顿时无语,我说:“今天上班远,让我骑的。”我回家和我先生说:“你妈真疼你啊!看我骑电动车,她问我:怎么你骑上了?不是给我儿买的吗?你妈现在肯定在后悔,说这个干什么。谁骑不一样骑!”我先生听后,哈哈大笑,说:“你怎么不说她,我就骑!”我说:“我不说,我是修炼人。”一场争斗又在嬉笑中化解了。

公公对别人说:“我家儿媳妇比我儿子都好!”一天回家,婆婆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说:“给孩子开家长会。”她问我:“什么内容啊?”我说:“就是让交钱,英语补习班的费用到期了!”第二天才九点,婆婆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取钱了,给孩子交学费。”我说:“妈,我有钱。”婆婆说:“哎,一年到头都是你付出,我也没给你们帮过忙,我给孩子拿吧!”我感动的都快掉泪了,这是我做对了,师父在鼓励我呢!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在整体配合中去怕心

今年年初,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位老年同修在集市上讲真相,被人构陷,被非法拘留。得到通知后,同修们没有一个抱怨,都向内找。得到通知的同修有近距离发正念的,有的去明慧网曝光邪恶的,有和同修家人去要人的,很快就形成了坚实的整体。

因我和同修家人是同事,我就配合家人去要人。星期一一早,我们就到了派出所,我和同修家人進去,其他同修在外发正念。当时邪警就想在气势上压倒我们,故意很凶恶,很猖狂,我们不为所动,就是要人。邪警没办法,说是被关同修不配合,要不是你们来找人,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的姓名,问什么都说不知道,见我们就是“大法好”,让我们三退,我们都快被她说动了。现在人不在派出所了,早已经送拘留所了,拘留十五天。

同修家人在回来的路上说:“我真佩服我妈,她一个不识字的老太太,竟能说出这么多道理,让他们害怕,我真服了!”当时,我陪同進派出所时,心真的不稳,但过后就觉的自己去掉了一点怕心,闯过了一关。回来切磋说:“还得去要人,不能承认十五天,就要立即放人!”

我们又去找人,到那里没有找到,我们打电话问讯办案的警察:“你们能不能现在就把人放了,听说你们拘留所还得要饭钱,我们家给不起的!”警察说:“不行,已经这样处理了,并保证不会给你们要饭钱的!”这时,同修们对同修的家人都去帮助、去安慰、去关心。同修家人说:“平时看你们经常也争论不休,但是现在心那么齐,真感动!”我给她说:我们帮助你,实际就是帮助自己,我们是一个整体,所以我们都当是自己的事。

我们又去拘留所,看到被关同修状态非常好,信师信法,但拘留所告知,必须在第十六天一早九点来接,因为第十五天是星期天,不办公。我们同修经过协商,有在家发正念的,有去拘留所一块去接人的。我的怕心又往上返,总是出现一些不好的念头,要是被带走,怎么办?要是受牵连怎么办?自己知道这些念头不是我,就发正念清除它,必须闯过这一关,去掉怕这个物质。

星期一,我们在九点之前,赶到拘留所,就在门外看到同修在办手续,我们就知道出来了。但是看到有两个男人在抓着她的胳膊,一出大门,我们立即围上去,那个男子就拉着去上他的车,我们就拽住不让,问他是谁,我们才是家属,我们不认识你,凭什么拽我们家的人?他说:“我是610的。”我们说:“你的证件呢?你叫什么?你凭什么拽我们的人?”他说:“有手续没有走完,得去610一趟,现在不能回家。”我们就说:“不行,十五天里,你们怎么不走手续,现在走什么手续?你的证件呢?你的电话多少?你把人带走了,我们去哪里找?不能带走!”

我们就把同修的胳膊拽过来,就对他们说:“十五天的拘留到期了,有什么事家里去,家是跑不了的!”他们截着不让走,说得等社区来人接,等领导来接。我们就说:“老太太手无缚鸡之力,没枪没炮你们也害怕啊?等你们领导,你们领导是法律吗?他们是你的领导,不是我们的,我们凭什么等他来?你们领导大的过法律吗?”“你们让社区来,你们就是搞株连,你们不就是想把我们家属的医疗、上学、就业绑在一块吗?你们不就是株连吗?这就是你们的法律?”Z同修通知家里的同修,不间断发正念,清除邪恶。

这时610的主任带着社区人员来了,一看我们人多,无法实施他们的迫害计划,竟打电话叫来一车特警,准备全部带走我们。在场同修及同修家属一看,避免更多损失,决定由家属同修陪同去610一趟,同修家属让我们都赶紧走,发正念去清除邪恶。后来得知,当时那些人确实想带走所有在场的同修和家人。

到了610,同修及同修家属非常坚定的否定一切强加的迫害,不交罚款、不写“三书”,正念正行。晚上七点的时候,同修回来了,临行前610的头子说:“老太太,你的人缘真好。”师父讲过:“大家知道中共邪党有多邪恶啊,它要打倒谁他能挺过三天吗?大法弟子打倒了吗?越来修的越好,越来越坚定,越来越强盛,越来越成熟,它只起了这个作用。”[3]只有在法中修出的正念才能使我们无坚不摧。

事情并没有结束,因为610人员非法扣押、问询同修家属,知道了我的名字,给集团公司发来了处理意见,其中对我写到:“大闹派出所。”我知道后,怕心又上来了,怎么办呢?要是对我不利,对家里人怎么交代,心七上八下的,就象有一块石头一样压着。我发正念也不管用,那就静静心吧,这时就想到了师父的法,是啊,“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4]一切师父说了算。星期六开例会,领导不点名的说这件事,我就发正念,单位同事都偷偷看我什么反应,我就当作没事人一样,在心里发着正念。散会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场风雨就此化解了。

快乐的“小补丁”

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大空没有太多,小空自己都能掌握,如果忙,我一天不去也没人管,可以专做证实法中的事情,这方便我做很多事情。

这边做神韵光盘的人少了,做不出来了,我就去做神韵光盘,切纸、装盒、封袋都能做;那边没有真相币了,我就去换零钱,送给同修打印;那边没有耗材了,我就赶紧买耗材;缺机器了就去买机器;我也有一朵小花,真相资料短缺,就打真相资料;发三退名单、送资料。只要同修说一句,我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同修需要的送到。我就想着,不能因为我耽误一分钟,时间那么少了,能挤出一点时间,多救一个人也好。

但是看到别人慢,我就着急。S同修就对我说:“快是可以的,但是急躁是应该修去的啊!”我也确实意识到了,谢谢同修提醒。但也不是每次都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同修的提醒。在去年做神韵VCD套盒,Z同修来我们小组看我们做的怎么样。她一看,就说:“你们的神韵VCD封面是我切的,你嫌慢,这不就是说我切的不行吗?”我不能让人说的心,一下起来了。她继续说:“一下午要赶200套神韵光盘,就是600张封面,你切切试一试,光会张嘴说别人,自己从来不参与。”

妒嫉心、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全起来了,虽然当时忍着没说,但是心里放不下,回家的路上全想的是这事,起伏不平。这时想到还是找自己吧,怎么样才能切齐呢?三张一块切,一人装一套,不要混装,不就齐了,不就解决问题了吗?师父不是要我们做最好的吗,同修为法负责,我还怨恨同修,找到自己这么多不好的心,应该谢谢同修才对!

Z同修对L同修说:“她(指我)又上班,又带孩子,又要学法,又做那么多事,别给她这么大压力。”我对同修说:“我没有觉到压力。”因为我连压力这个词也没有想过,我就觉的这是我应该做的。有一次做真相挂历,我就想:师父什么是幸福啊?幸福是什么感觉呢?这时一股暖流从心中扩散开来,那一瞬间,非常舒服,身心欢愉,真的无法描述,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有一个同修给我安装一个小软件,密码设什么样的呢?她说:“设个你好记的。”我说:“你给我设个吧,随便什么都成。”她设置完,给我密码时,我一看,密码是:勇猛精進,持之以恒。我心一震,这不是我最欠缺的吗?明明知道自己有很多执着心,却没有恒心去修,这不就是师父借同修点化我吗?让我精進起来!用师父的法“修炼如初,必成正果”[5]与同修们共勉,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