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的脚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八日】我一九九五年修炼大法,今年六十一岁,修炼近二十年了。是慈悲的师父一直牵着我的手,才能使我在中国大陆这个血雨腥风的环境中一直走到今天。师父的佛恩浩荡我无法表达。

幸得大法

我过去在政府机关工作,多年在名利场中拼搏,争名夺利,劳心伤神,苦不堪言,也常常自问:人来在世上,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心中真是一片迷茫,不得其解。

一九九四年底,我患了严重的胃溃疡病,险些胃穿孔,住院治疗四十多天。新年过后,我病愈上班,每天还是药不离口。这时,我们办公室调来了一名新领导,他说他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建议我也炼炼法轮功。因为我从来也没接触过气功,对气功方面的知识一点也不了解。但我说,如果能治病我就炼。他借给一本《法轮功》这本书,让我先把这本书看一遍,看看觉得怎么样,再做决定。我到家后就开始看书,越看越觉的这本书不是一般的书,是教人超凡脱俗的书,讲出了很多人不知道的天机。

看完书后,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心想我一定得炼法轮功。上班后,我对同事说:“我决定炼法轮功了”。同事就开始教我炼五套功法,紧接着我又参加了市辅导站组织的八天师父的讲法录像班。《转法轮》发表后,我每天学法、参加集体炼功,沐浴在法光中,感到其乐融融。

明白了大法的法理,我把常人的名啊、利呀,这些东西全都看淡了,不再去争名夺利,不再为自己的得失而乐而忧,一切随其自然。也不去计较常人的那些是非曲直了,每天都活得很轻松快乐。身体所有的病全都不治而愈,特别是困扰我多年的顽固的过敏症和鼻炎,炼功后很快就消失了。

是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是大法改变了我。我也应该让更多的人得这个法。那时每到周日,我都和大家一起集体洪法炼功。还赠送同事《转法轮》,希望他(她)们也能得法。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们单位有三分之一的人都看过《转法轮》,包括两名领导也看过《转法轮》。当时还有一件奇事:有一名领导吸烟特别厉害,总想戒烟也戒不了,看完一遍《转法轮》后,马上不能吸烟了,闻到烟味都难受。他高兴的说:“法轮功真厉害,把我几十年的烟瘾给戒掉了”。

在铺天盖地打压的那段日子里

“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后,我们单位成了邪党迫害的“重点”,原因是有三个同修是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的。铺天盖地的恶浪好象从天而降,单位里一片肃杀之气,办公楼周围时常有警车晃悠,监视它们认为“重点”的同修。单位几乎天天开会,今天传达这个文件,明天传达那个文件,要求公务员禁止修炼法轮功。有好几个刚刚看书的同事吓得都不敢看了,有的已经跟着炼功的也都不炼了。随着邪党迫害逐步升级,我们单位那三名同修有两名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名被非法关押看守所。

修炼的大环境没有了,我只好自己在家学法、炼功,基本不和别的同修接触,慢慢的我的人心多了起来,也渐渐的变成了常人。在那段时间里,我表面看似悠闲,但心里并不快乐,总好象丢失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不好受,时常想起和同修们在一起修炼的那段幸福时光。我知道这是生命本性一面的使然。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掉在一个特别深的大坑里,就在我绝望之时,突然上边有一个人放下一条绳子,我紧紧的抓住绳子被救上来了。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点悟我,修炼已经掉下去了,再不好好修炼就危险了。这个梦对我触动很大,我决心去找同修,从新好好修炼。

以苦为乐忙救人

二零零三年十月,我来到一个同修家里,看到了他那里有很多师父的国外讲法。我很惊讶:原来“七二零”以后,师父发表了这么多的讲法,我却都没有看到,我落的太远了,决心奋起直追赶上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得到了师父所有的讲法。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开始如饥似渴的学法。学完师父的全部讲法后,我明确了修炼已经進入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兑现史前誓约。

知道怎么做后,我先是自己天天写真相短语出去贴,后来联系上同修了,我又参加了学法小组,也有了真相资料。那时,无论冬天夏天,风天雨天,白天黑天,我都出去发。特别是雨天,常人都在家避雨,而这正是发真相救人的好时机。每次出去发资料我都在心里默背师父的法,我觉得真的是神气十足,心里没有害怕的感觉。有一次大夏天的中午,我去一个居民楼里发资料,我从七楼往下发到一楼,正在粘贴最后一份时,一个警察進来正好和我打个照面,我也没有慌张,从容的与他擦肩而过,骑上自行车赶紧走了。

那时由于大法弟子大量的发资料,城市里的真相资料基本饱和了,但是农村还有一些死角。从零五年开始,我们四个同修开始上郊区或边远的农村去发资料,救度那里的一方众生。期间发生过好几次有惊无险的事情,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都平安无事。

仅举两例:有一次白天,我们带了好几千份真相资料,有《九评共产党》、年历、小册子、传单、光盘等。我们沿着公路走,遇到集市就上集去发,遇到村庄就進屯子里去发。我和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A一组,我俩進村时,就看见有个男的站在大门口远远的望着我们,我俩交换一下眼色避开他,就从旁边的胡同往北去开始发。等我们发完出来往马路上走的时候,这个人冲着我俩急匆匆的过来了。我和老同修就在心里发正念,清除这个人背后的邪恶,请师父加持。这个人截住我们俩,大声呵斥说:“你们也太胆大了,大白天就敢到处发这个?你们知道我是干啥的不?”我瞅着他问:“那你是干啥的?”他回答:“我就是这个地方专门负责管法轮功的,昨天上边刚开完会……你们这不是顶烟上吗?出难题吗?”我赶紧说:“听你这么一说,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你也不会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同修也说:“善待大法得福报”。这人听我俩一说,笑了,态度马上变了,说:“你们赶快走吧,让别人看见了我不好交代。”我俩说了祝他平安的话,他转身就走了。

还有一次,是冬天大雪过后的一个晚上,我们开一辆“半截美”小货车到很远的农村去发资料。雪后的天气特别冷,北风呼啸,农村人冬天睡觉比较早,村子里一片漆黑。我们分成两组,我还跟A同修一组,发完后我们约好在一个地点集合。往回走的时候,我们俩个手牵着手。由于天黑路滑,我一脚迈空,掉到路边的深沟里了,A同修也被我拽到沟里。沟里边都是乱草和积雪,我们俩费了老半天劲也爬不上来,累的都没劲了。后来我使足力气先把她托上来了,然后她再往上拽我。上来后,我俩一边走一边笑。我们去农村发真相,一般都是晚上去的时候比较多,由于路况不熟,经常是摔的跟头把式的。虽然很苦很累,但是为了众生得救,我们心里真的比吃蜜都甜。

在资料点艰苦的环境中修炼

二零零五年时,我市还保留着一定数量的大资料点,当时有一个资料点的同修不干了,需要再建资料点。协调人让我承担这个项目,我当时答应了。可是过后,我的怕心一下子都翻上来了。那时候邪恶对资料点的迫害相当严重。我认真反复的思考:是干还是不干?渐渐的我的正念上来了,我想: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既然让我上资料点,那就是我修炼要走的路,是师父的安排,是大法的需要,也是修炼提高的好机会。只有走师父安排的路才是最安全的。这样一想,我心里一下子畅快了。

资料点是租的一户居民楼,又小又黑,因为是一楼,窗户全都得遮挡住,夏天不能开窗户,冬天没暖气。我们三名同修,我负责做资料,两名男同修一个负责买耗材,一名同修往外传送资料。日常情况下,就我一个人在资料点,早上七点钟左右我就到资料点,先收拾硒鼓、灌粉,然后三台机器开始干活,一直到下午三、四点钟回家。

在资料点,我去掉了很多怕心。刚开始时“怕”心老往出冒,我就发正念不断的清除,在心里背法,遇到干扰我就发正念解体。有一天上午,我正干活,突然有人使劲敲门,我赶紧关闭机器坐那发正念,求师父保护。就听俩个女人嘀咕:好象屋里有人。不大一会儿,她们走了。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后来听说是社区的。

那时不断传来某某资料点被破坏的消息。有一次,大冬天的早上,我七点之前就来到资料点,我刚想开门,发现防盗门半敞开,里边的门虚掩着,我心里一怔:难道……?我回身想走。可是马上又出来一念:如果真是屋里有恶警埋伏,我走了,别的同修来了怎么办?我心一横:就是火海我也的跳進去看看究竟再说!我使劲把门一推闯進去,发现没有什么异样。我赶紧锁上门,去老年同修家告诉他这件事,他也觉得很奇怪。观察几天后,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我们的资料点照常运作。后来。我们悟到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中。一次有一个同修跟我来到资料点办事,她一進屋明显有点紧张,她问我:“你一个人在这儿不害怕吗?”我说:“不害怕。”

在资料点艰苦的环境中,我的意志力、忍耐力、吃苦精神都得到了提高。开始时我寂寞难耐,孤零零的整天不说一句话,心里很难受。又一想:这不正是把我的黑色物质向白色物质转化的好环境吗?舒舒服服咋修炼啊?慢慢的我适应了这种环境。我一个人做资料就是连踢带打,手总不闲着,一天下来确实很累。但是我心里特别高兴,因为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

在大资料点的三年里,我们三个同修相互配合,出现问题都向内找,修自己。特别是那位老年同修,虽然高龄,做大法的事特别精進。他每周五的晚上往外传送资料,要送五、六个地方,楼上楼下的跑。有时到晚上十多点钟才送完。他精進的状态对我触动很大。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的资料点安全的完成了它的使命,二零零八年开出了五朵小花,我是其中的一朵。

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救人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慈悲的师父给我们拓宽了讲真相救人的路。现在讲真相救人的方式多种多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去做,效果都非常好。近几年来,因为我经常回老家侍候八十多岁的母亲,往返于两地之间,我就选择利用语音电话讲真相为主的方式,天天打语音电话,走到哪打到哪。这种形式不受地域和时间的限制,而且可以大量广泛的传播真相,救人效果非常好。平日里我遇到有缘人就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发神韵光盘、使用真相币等,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母亲住在县城,当地大法弟子不是很多,我每次回来都和当地的大法弟子配合,共同做好三件事。二零一三年底,我回来时,当地资料点积压了不少还是“5.13”大法日时做的不干胶,同修都不敢出去贴。我听说后,就让同修都给我拿来,我利用每天推母亲出去遛弯时,一点一点的都贴出去了。

二零一四年过年的前几天,一个同修给我拿来一摞子真相传单,是曝光李东生、薄熙来、王立军等大批邪党官员因为迫害大法弟子而遭到了恶报的下场。我一看太好了,正好过年期间,家家都亲人团聚,走亲访友,这些真相传单世人拿回家去后会传播给很多人看,会使很多众生明白真相,从思想上与邪党划清界限后,就会得到救度。于是,我把这些真相传单工工整整的叠好,装在信封里,骑上自行车出去了。来到大街上,我亲手把每一份资料递给世人,并且加上一句:“请您看完后不要扔掉,也让您所有的亲朋好友看一看。”大多数人都非常高兴的接过去,并说:“谢谢。”我来到一群晒太阳的老头面前,我说:“各位老先生,送给您每人一份发生在中共高层的真实消息,回家好好看看,别忘了也让您的儿孙看看”。他们马上围上来说:“是法轮功的吧。”一下子分光了,还有一个人没得着。这件事我深有体会:众生盼得救,是我们自己的那颗心阻碍了我们救人回家的脚步。

以上是自己修炼过程中的某些片断和粗浅体会。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更加努力精進的做好三件事,保持“修炼如初”[1]的状态,完成自己的使命,圆满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