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女儿一家三口人的命

更新时间: 2018年02月1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九日】女儿是二零一三年结的婚,给她丈夫讲了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各种奇迹,女婿明白了大法真相,并戴上了真相护身符。

二零一四年三月份,女婿在啤酒厂上班发生了意外事故。新建的厂还不健全,工作时啤酒厂的码垛机倒了,连瓶子带箱子都砸到他身上,当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被送进医院抢救。结果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骨折,只是腮里的肉砸坏了,缝上几天就好了。推他去拍片检查时,他脖子上依然带着“法轮大法好”护身符,他五姨见没啥事就感激地双手捧着真相护身符,连说谢谢这可是好东西,多亏这个护身符了,叫女儿快点好好先放起来,随后又戴上了。厂领导和家人都吓坏了,因为这属于重大事故,前些天厂里和他一样的事故,那个人当时就砸死了。见女婿却没啥事,可几个领导坐在那怎么也想不明白,女婿是怎么在机器倒下时跑到机器底下的,因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可当时只有他一人,问他本人他说当时都蒙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们和女儿都告诉他是师父保护了他。女婿从此更相信大法了。

二零一四年的十二月六日,女儿要生小孩,在县医院,当时是半夜两点,医生给剖腹产,手术时取出了两个瘤:子宫瘤和卵巢瘤。但失血过多要输血时才发现女儿的血型竟然是罕见的A型血阴性的,都管叫大熊猫血,就是太稀有了,医院里当时根本就没有这种血,医生当时吓坏了,女儿之前检查过,却只查出是A型血,并没有查出是阴性,是医院失误。女儿和孩子当时单子上都写着高危。我们不懂,大夫也一直瞒着女儿血型的事不说,只是不停的用人工止血,三个人轮班不停的按肚子,强行宫缩,六个多小时才脱离危险。女儿从小就相信大法好,我知道又是师父救了女儿的命。

半夜两点生的孩子,到晚上,姨婆是一名医生,来看孩子,见大人失血过多要求输血,去找医生并要看病历,医生害怕不给,又没血输,看大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才说了实话,拿出病历。姨婆见大人和孩子的单子上都写着高危,大人明白了,可孩子危险到哪了呢?原来孩子是O型血阳性的,母亲是A型血阴性的,这阴阳两种血型在孩子的体内互不相容,孩子的血和母亲的血互相杀死血细胞,叫融血。六日生的,七日早晨便住上了医院。

姨婆告诉我如果查出孩子和母亲的血型不一样,百分之百孩子留不下,不一会各项结果都出来了,血型真的不一样。我才明白怪不得孩子生下来不哭,不吃不拉的,以为是胎饱,原来一直是处于昏睡不醒的状态,血糖降到2.2,黄疸高到300多,没到中午医生就把我们所有的家属都叫到跟前宣布说孩子不行了,女儿的姨婆要求马上转院哈尔滨去给孩子换血,我当时就在医生跟前,亲自听医生说,你们的孩子已经到不了哈尔滨了,越动死的越快,随时出现心衰猝死,你们家属有个思想准备,并说女儿以后也不能再有孩子了,有还会这样,并要求我们家人马上把病危通知单子都签了。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家人全哭了,我也吓傻了。女儿在六楼、孩子在七楼住院,女儿特喜欢孩子,早就盼着有个孩子,第一个流产了,一听说孩子住院早就哭个不停,要再知道孩子保不住,并且以后也不能再生了,她不得疯吗?叫她怎么活呀?女婿和他二姨哭着把病危通知单子签完,他二姨劝女婿别哭了,就这样了,没有办法了。

医生提醒家人马上叫女儿上楼看最后一眼孩子,婆家人也叫女婿和我把真实情况告诉女儿,不然孩子没了,以后也没法和女儿交代,女儿没看孩子最后一眼会怨我们。可这话怎么能说出口?我觉的心都碎了,女婿追到门外和我商量绝对不能告诉女儿实情,她真的承受不了。我叫女婿到楼下把女儿哄上七楼来看看孩子,女儿刚生完孩子一天,又失那么多血,身体可想而知,她不想上来,说走不动,刀口还疼,女婿百般哄骗才扶着栏杆勉强走上来,看完孩子又下去了。

中午我哭着在走廊里,给早上刚去外地我大哥家参加侄女婚礼的丈夫打电话,告诉他事情的经过,叫他马上回来,旁边许多人也都听到了。我们娘家和婆家的亲属都到医院来了,楼上楼下的许多人也都知道我家的孩子不行了,好心人劝我别哭了,别叫女儿看出来。我和女婿的二姨说:“这孩子,大夫和你们是不是都没有办法救她了?”她二姨说:“到这时候了也只能认了。”我说:“我是绝对不会看着孩子就这样不管的。”他二姨说:“那你还有啥办法?”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佛法可神奇了,我曾得两样绝症治不了,都是炼功好的,我要给孩子听大法,求我师父,你们婆家人让不让?”我知道她们不相信大法神奇,只是事到如今也没办法,她们就说:“现在连大夫都治不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了,愿听啥听啥吧,四姨也到庙里去念佛去了。”

当时我们家亲属有的极力反对,说我尽整些没用的,说那么点孩子能听懂啥?我没听他们的,打车回家当时给师父上香求师父救救孩子,她是炼功人家的孩子,是有福份的,我今后要教孩子学法轮功。我随后到了医院,丈夫从外地回来,见别无它法,叫我赶紧把师父的讲法用广播插上耳机给孩子听。他也多次亲眼见到大法出现的奇迹。

两个小时后,孩子在保温箱里开始哭了,还吃了十五毫升的奶,我们高兴坏了,女婿和他二姨都说快接着听、接着听。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孩子吃了三十毫升的奶。眼看着孩子完全正常了。

到第二天,医生一检查孩子基本正常了。医生惊讶孩子的黄疸一宿降八十多,血糖也升上去了,孩子脱离危险了。

我和女婿都亲眼目睹了是师父救了孩子的命,无法用语言表达师尊的救度之恩。以后我不给孩子听大法女婿都不让。

楼上楼下的人见我家孩子好好的没事了,都纷纷问我是怎么好的?不是明明大夫治不了了吗?我便开始和她们讲大法真相,讲我自己曾经得过双侧股骨头坏死和乳腺癌,都炼好了。在事实面前他们不得不信,都说大法太神奇了,有三十来人都做了三退。有一女的在商店看见我还问我孩子是怎么好的?我不认识她,问她怎么知道我家孩子的事,她说我当时给丈夫打电话时她就在旁边都听见了,但知道孩子好了,不知怎么好的就问我,我告诉了她,她也连称神奇并高兴的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可能因为女婿家也都相信大法好了,并且我们把真相告诉了很多人,结果孩子住了半个月院,医生曾经说孩子不能办理农村医疗保险,太小。结果周二出的院回家落户办理“农合”,并上了网,周五办出院时就给报销了一半医药费,这是想不到的,结果连大人和孩子住院才花了六千多元。报销时孩子在保温箱的费用医生都不知咋报,说从没有过这么小的孩子报销,但手续齐全。女婿高兴坏了,说这是不是相信大法好得了福报了。

回家后因开始没给孩子吃奶,只喂奶粉,回家后大夫让给孩子喂奶,可孩子不吃母乳,乳头往里抠也吃不着,抽还抽不出来那么多,眼看要满月了,奶要上去了。一天我和女儿女婿说起在医院时孩子的事,女婿晃着头感慨的说:“妈,太吓人了,简直象一场恶梦一样,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却又千真万确,吓人呢!听大夫说马上就不行了,多亏了师父。”女儿当时拿出三百元钱,让我做弘扬大法的事。我拿着钱就去商店买打真相语音电话的手机,意外的碰个熟人告诉我买一种乳头带十字的而不是带眼的,套在母乳头上,孩子就能吃到奶了。我原来买很多都不好使,这次花了八元钱买回来一试可好使了,解决了孩子吃奶的大问题。女儿说这是不是做好事得福报了。女婿说谁要是再敢说大法不好的话,你就别叫我听着,听着就不行。

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不但一次次救了我的命,而且还救了我女儿一家三口的命。我们全家六口人恭祝慈悲伟大的师尊新年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