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应赤祸(4)

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接上文

六、家庭受迫害典型案例

(一)梅县朱贤生一家的遭遇

朱贤生、李秀芳夫妻俩和女儿朱素容是梅县程江镇法轮功学员,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坚持修炼,一家三口有几年经常遭到抄家绑架、洗脑迫害,朱贤生还多次被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劳教、判刑。

二零零零年七月,朱贤生被梅县“六一零”、程江派出所和程江镇政府绑架到程江派出所天井里铐了三天,后又劫持到扶大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家属被勒索了五千元的“保证金”,一直无退回。

二零零一年四月,朱贤生又被绑架到扶大看守所洗脑班非法关了一个月,他妻子李秀芳也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十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朱贤生第三次被绑架到扶大看守所洗脑班迫害七十天。残酷的迫害折磨使朱贤生体重从七十多公斤降到五十五公斤左右,此后他的体重一直未能恢复,人显的非常瘦弱。

二零零五年五月底,梅县“六一零”闯進朱贤生家,企图再次绑架,刚好他不在家。正在家料理家务的李秀芳据理力争,被围困在家数小时。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梅县程江镇司法所三人到朱贤生家,强行撬锁开门,将李秀芳绑架到梅城江南路原梅县交警大楼的洗脑班迫害。李秀芳绝食抗议迫害,五、六天后,十多个恶人强按着李秀芳的头和四肢,野蛮灌食,使她差点被弄断气。两个月后,李秀芳走脱,很长时间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九日,梅县“六一零”伙同公安恶警二、三十人闯進朱家大肆搜查。朱贤生机智走脱,夫妻俩流离失所在外,家中留下一个女儿与年迈老祖母相依为命,昔日一个尽享天伦之乐的家庭一下子被迫害的七零八落。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朱贤生在兴宁市被绑架到兴宁看守所,其在兴宁租住的房子被抄,抢走电脑、打印机和大法真相资料。一个月后,朱贤生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三水劳教所后,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拒收才回到家中。他女儿朱素容一起被绑架,被关在梅县扶大拘留所十五天后才回到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晚十点左右,梅县“六一零”几十名恶警围住朱贤生的房子,强行破锁撬门進入,绑架了朱贤生,抢走电脑、打印机、大法资料和四千多元现金。朱贤生被绑架到扶大看守所。五月十五日晚上,梅县“六一零”二十多人再次到朱贤生家,用万能钥匙打开门,一拥而上,将他妻子李秀芳和女儿朱素容绑架,劫持到梅城江南路原梅县交警大队洗脑班。李秀芳身体出现严重的病态,十天后,经医生检查,怕出人命,才不得已让她们母女俩回家。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朱贤生被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朱贤生不服上诉,梅州市中级法院枉法裁定维持原判,将他劫持到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迫害,后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左右回到家。

(二)梅州城区涂晴光、何清香夫妻双双被冤判

涂晴光,五十多岁,原籍大埔县,与妻子何清香是梅城东郊法轮功学员。坚持法轮功信仰,坚持向世人讲真相而多次遭绑架关押。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多钟,涂晴光、何清香夫妻俩到老家大埔发真相资料和讲真相时,遭大埔县和梅江区公安国保恶警绑架、抄家,抢走计算机及打印机和其它财物一批,他们被关押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到十二点多,梅州市大埔县法院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涂晴光、何清香、刘彤。刘彤委托其父请到了当地的律师一起为刘彤辩护,现场约三十多人(其中法官等工作人员约十八人左右),庭审中,根本不给他们申辩所受指控的机会,每当他们开口欲说明修炼法轮大法无罪,想進一步解释时,立刻被法官以定性问题法庭上不讨论为借口粗暴打断,不让辩护。“公诉人”在公诉意见里极力抹黑涂晴光、刘彤,被涂晴光、刘彤的父亲当场揭穿。庭审在无结果后草草收场。后来,涂晴光、何清香被冤判三年半,刘彤被诬判三年。

(三)梅州城区卜伟泉、杨莉霞夫妻双双被冤判

卜伟泉,五十岁左右,是梅州市鸿艺建筑公司优秀项目经理;妻子杨莉霞,一位善良纯朴的客家妇女,两个女儿的好妈妈,夫妻俩是梅州市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而遭绑架关押,双双被冤判。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卜伟泉被劫持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的洗脑班关押洗脑迫害一个多月。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下午,卜伟泉、杨莉霞夫妇与黄银英、曾桓涛在兴宁市境内被当地警察绑架。当晚八点多,十多名警察窜到卜伟泉梅城江南新中苑住家抢劫,踢坏他家三楼房门,翻箱倒柜,抢走大法书籍、两台电脑和手机、现金(数量不详)等,还抢走卜伟泉的小车一辆。夫妻俩被关押。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梅县中共法院在梅县新城行政区法院大楼第一审判庭非法开庭,协同梅县检察院、公安,进行所谓的“审判”,构陷迫害卜伟泉、杨莉霞、黄银英、曾桓涛等。卜伟泉、曾桓涛、黄银英均不同程度的为自己做了辩护。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梅县中共法院诬判卜伟泉五年、杨莉霞两年刑,被绑架到监狱迫害。

(四)蕉岭县赖佳淼、林星茹夫妇惨遭迫害

赖佳淼、林星茹夫妇,梅州市蕉岭县优秀个体企业家,法轮功学员。修炼前,夫妻俩均身患多种疾病,赖佳淼有严重的高血压和糖尿病(晚期)等多种疾病,夫妻俩终日为病所苦,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快乐。中共公开迫害大法后,夫妻俩以身说法,坚持向世人说明真相,屡遭当局绑架洗脑迫害。为避免被绑架,他们一度流离失所在深圳市。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赖佳淼、林星茹夫妇在深圳的新住家遭恶警绑架,关押在深圳市福田看守所迫害折磨达八个月之久。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赖佳淼、林星茹夫妻俩均被诬判三年刑。

赖佳淼被劫持到广东省韶关监狱迫害,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监狱被迫害致死,年方五十九岁。

林星茹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三年刑满才被放回。

(五)梅江区叶启守、吴翠英夫妇的遭遇

叶启守(叶珊),男,八十岁,梅江区三角镇湾下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遭到绑架关押、搜家骚扰,叶启守、吴翠英夫妻俩一度被迫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梅江区“六一零”、公安局和三角派出所七、八个恶人闯到叶启守家抄家,将其绑架关押到梅江区芹黄看守所关了八个月之久。期间,他被拳打脚踢,肾脏被踢伤,小便血尿,直至回家时屁股上的皮肤还发黑,肾脏部位作痛。

一次,叶启守突然被绑架到梅江区公安分局二楼非法审问,要他说出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情况。三个恶警将叶启守围起来,非常凶狠地推打,轮番拳打脚踢,他的牙齿都被打掉两颗。恶警还用松紧手铐将叶启守的手掌铐住,用力猛拍,又用脚踩手铐,将他的五个手指骨都踩碎,碎骨都显现了出来。还被威胁恐吓:“不怕你那么顽固,叫你老婆来收尸。”期间,被关在看守所一个多人的监仓,受到恶人的非法审问和无理辱骂殴打。

在梅江区芹黄看守所被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因被打得遍体鳞伤,八个月后在月梅拘留所由家属保释回家。

回家后,叶启守、吴翠英夫妻俩居无定所,漂泊在梅州、深圳、广州三地躲避恶警的骚扰,但仍常被三地的公安恶警骚扰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梅州和深圳公安到叶启守女儿的单位,以下岗相威胁,要他女儿说出父亲的住处。

二零零七年,广州公安又到叶启守儿子住处骚扰,说要找叶启守夫妻俩。同年五月的一天上午,梅江区公安分局国保恶警薛清文等两人以“签表”为由到叶启守家骚扰,下午又来。因怕被绑架,叶启守夫妻俩被迫流离失所。

(六)买神韵票,梅江区饶利聪姐妹遭迫害

饶利聪,饶利美、饶利辉是三姐妹,是法轮功学员;饶利聪姐妹的娘家在梅江区城北镇,饶利聪曾在深圳工作,饶利美、饶利辉在深圳工作。

饶利聪曾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与黄希艳、杨小兰、王红军等九名法轮功学员在顺德市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关押在勒流看守所四十天,遭非法刑讯审问、恐吓,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一零年一月,因得知美国神韵艺术团到香港演出,饶家姐妹买了些晚会的票,欲和亲人等一同前往观看。不知中共当局是从电话监听还是经密告中得知消息,如临大敌,佛山、梅州、深圳三地公安几乎同时行动,阻挠饶家姐妹前往香港看演出。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佛山公安到饶利聪三姐(未修炼法轮功)在佛山开的服装店,说是找法轮功的东西未果,就把饶家三姐劫走“审问”了一整天,并威胁她不许到香港看神韵演出。

一月二十一日晚九点左右,饶利聪在梅县华侨城开的服装店里被绑架,被抢走做生意用的电脑和打印机,她又被押到梅城小花园的家里抄家,抢走一台笔记本电脑等物品。饶利聪被关押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家里留下一个四岁多的小孩。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于二月六日左右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迫害,仅住了一晚,由于出现病态而被送回。

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深圳市罗湖区恶警在饶利美、饶利辉家中将她们绑架,关押在深圳西丽洗脑班迫害,三月中旬才将俩人放回。

(七)梅县夏显强、傅艳玲夫妇遭非法劳教

夏显强、傅艳玲夫妇,梅县程江镇法轮功学员。为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反复遭迫害,被多次抄家洗劫,夫妇俩多次被强迫洗脑、非法劳教,夏显强两次被非法劳教长达四年多,遭受非人道摧残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夏显强、傅艳玲夫妇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绑架劫持到广东省驻京办关押了三天。二十八日劫回梅县宝华派出所关押了十五天,后被关押到梅县新城办事处厕所,第二天傅艳玲被放回,夏显强被继续关了三天。第三天晚上他又被劫持到宝华派出所,被用电蚊拍电耳朵等处,又被用水淋湿身用电棍电,电的全身是泡。夏显强拒绝“转化”,被关半个多月后,于六月一日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两年。

在三水劳教所,夏显强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十五个小时,完不成任务就被电棍电、太阳下暴晒、超强度跑步、挂牌游工场示众等,遭各种下流恶毒的手段折磨,恶人企图以此达到“转化”夏显强的目的。

期满后,夏显强又被关到梅县扶大拘留所迫害约两个多月,后又劫持到梅州市警官学校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之后,与谢汉柱、邹昔桂一同被劫持到梅县扶大拘留所洗脑班迫害。为抵制迫害,三人同时绝食。第五天起,被强行灌食,六个恶人将夏显强按住手脚,按坐在地上,头向后仰强按在水泥床床沿上,将削尖的竹筒装上粥汤,撬开嘴巴硬插進去灌食。灌食第三天,夏显强的门牙被撬掉两颗。灌食的第九天,夏显强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了。到第十四天才将他放回。

二零零一年四月,傅艳玲被绑架到梅县扶大拘留所洗脑班迫害一个月,被勒索“伙食费”四百元和被帐费四百八十元。

夏显强家先后五次被抄,抢走康佳二十五寸彩电一台、现金两千多元(无单据)、手表一块和法轮大法书籍、资料。派出所更是长期到他家骚扰,并指使人对他家长期监视。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左右,回到家不久的夏显强夫妻俩到梅县松口镇岳父家发真相传单时被绑架,关在梅县扶大拘留所十五天。夏显强绝食反迫害,被用竹筒强行灌食,又被撬掉了两颗门牙。后夫妻俩被非法劳教两年,他又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再次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在劳教所,夏显强被关在“专管大队”监仓里,每天两个“包夹”看管,他绝食反迫害,被送劳教所医院灌食两个多月。四个月后,被押往二分所四大队强迫做奴工。夏显强拒绝出工,被指派的五名劳教犯围住不让睡觉。夏显强又一次绝食抗议,第二天他被押到三水劳教医院灌食,医生发现夏显强身患高血压、心脏病、胆结石,被留在医院。在那里,夏显强继续绝食反迫害达四个多月,被插塑料管灌食。

两年期满后,夏显强被非法加期迫害,绑架到广东三水妇教所洗脑班。夏显强绝食抵制迫害,被强制灌食。恶人恶警每次都故意将塑料管反复插進拔出,戏称“清下水道”,常常弄的他鼻血流到床上、地下。被迫害的一个多月里,夏显强全身浮肿,送三水人民医院检查,发现有严重的生命危险。加期迫害近四个月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夏显强才由梅县“六一零”和派出所、居委会恶人恶警接回家。

(八)梅县扶大曾金云七姊妹家族十一人所受的迫害

梅县扶大镇有曾家七姐妹,大法在扶大镇洪传开后,当时姐妹七个除了老二没走入修炼外,其余六姐妹家庭共有十一人走入修炼,成了大法修炼的大家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公开迫害大法后,这个家族的修炼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大姊曾金云家庭:

1、曾金云,曾氏七姊妹的长女,年近七十岁,与七十多岁的丈夫曾新進,儿子曾小宁、曾小满多次遭绑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曾金云与三妹夫陈国贤等十位同修为大法上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拘留三天,后劫回梅县扶大拘留所拘留十五天。

九月三十日,曾小宁、曾小满又与九位同修上京上访,在广州火车站被截拦绑架回梅江区芹黄看守所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正月初九)早上,曾金云、曾小宁、曾小满母子三人与三妹夫陈国贤、四妹曾清云等十多人到梅州市文化公园炼功,被绑架到派出所关了两天。

二月十六日晚上(正月十五)曾金云、曾小宁、曾小满母子三人与三妹夫陈国贤和女陈文丹、四妹曾清云、小妹曾春云及陈金昌、张小云、陈运贤一家三口、丘思君等十多位同修在本村原炼功点学法,所有同修被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两天,后被劫持到梅县扶大看守所刑拘三十天。

六~七月间,曾金云被绑架到梅县三葵村委洗脑班洗脑,逼看诽谤大法音像,非法拘禁两期共两个月。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曾金云被绑架到梅县扶大看守所洗脑班迫害约两个月。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曾金云在田里干活时被绑架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后又转移到梅县扶大拘留所洗脑班迫害约两个月。

二零零二年四、五月份,曾小满在亲戚家中被绑架,在梅江区芹黄看守所刑拘迫害一个月,后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曾金云被非法抄家六次,行政拘留四次共三十五天,刑拘一次三十天,县洗脑班两次共四个月,村洗脑班两次共两个月。

2、曾小宁被非法抄家三次,二零零零年二月抄家时被扣押开走拖拉机几个月之久,非法拘留关押两次十七天、刑拘一次三十天。

3、曾小满被非法抄家一次、拘留两次共十七天、刑拘两次共六十天、劳教一次一年六个月。

4、曾新進,曾金云的丈夫,七十多岁,二零零二年三、四月间被绑架到梅县扶大拘留所洗脑班迫害七天。

三姊曾凤云家庭:

1、曾凤云,曾氏七姊妹的老三,六十五岁,与七十多岁的丈夫陈国贤、女儿陈文丹同修法轮大法,坚持信念不放弃,遭多次绑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曾凤云与四妹曾清云、五妹曾素云、六妹曾紫云、小妹曾春云、大姊的儿子曾小宁和曾小满,曾群辉、朱利平、朱美香等九位同修为大法上京上访,在广州火车站上车时被拦劫,绑架回芹黄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冬至日)早晨,曾凤云与多名同修在梅州市水利大厦集体炼功被绑架,劫回扶大派出所内挂吊在大门外防盗网上,只脚尖着地,晚上十点多才放回室内,冬至寒风凛冽严寒天气在地板上过夜,无法入睡,关押三天后被劫持到梅县扶大看守所刑拘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七月,曾凤云被绑架到三葵村委洗脑班洗脑,逼看诽谤大法音像,非法拘禁连续两期共两个月。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暂住在梅城文保路烟厂宿舍的曾凤云遭绑架到梅县扶大看守所洗脑班洗脑迫害七天。十一月份,在梅城住家又被绑架,劫回扶大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后又劫持到梅县扶大拘留所洗脑班迫害约两个月。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的一天,曾凤云在梅县华侨城女儿开的佳佳文具店第三次被绑架至扶大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夜,后劫持到梅县扶大拘留所洗脑班迫害六个月,之后又被绑架到梅县城东警官学校市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共被迫害九个月。她女儿被强收四千多元伙食费。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的一天,曾凤云在梅城住家准备帮女儿做晚饭时,第四次被绑架到扶大派出所关了两天,之后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洗脑班迫害三个月。被强行从建高速公路房屋征用补偿款中扣押现金五千元,说是省洗脑班三个月“伙食费”。

在住家被抄家三次,拘留关押两次共四十五天,村、县、市、省洗脑迫害共七次总计十六个月又七天,被抢劫强交“伙食费”九千多元。

2、陈国贤,曾凤云的丈夫,七十多岁,梅县扶大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陈国贤与大姊曾金云等十位同修上京上访,被绑架到北京宣武区看守所拘留三天,后被劫持到扶大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再被劫持到梅县扶大洗脑班洗脑四十天,被抢走两千三百元(其中一千元说是到广州火车站接一同上京上访的十名法轮功学员回梅县扶大的车费开支)。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正月初九)早上,陈国贤与大姊母子三人及多名同修到梅州市文化公园炼功,被绑架到扶大派出所关了三天;

二月十六日晚上(正月十五),陈国贤等十多名同修在本村原炼功点学法,被绑架到扶大派出所关押三天,后被劫持到扶大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四月份,陈国贤无辜被绑架到扶大派出所关押四十天,五月份又被扶大派出所关押二十六天;

六~七月,陈国贤被绑架到由梅县“六一零”、县检察和扶大镇、三葵村委举办的三葵村委洗脑班逼看诽谤大法音像的洗脑迫害非法拘禁迫害连续两期共两个月;

七月下旬,陈国贤无辜被扶大派出所绑架到扶大派出所非法关押四天四夜,后被绑架到扶大看守所关押迫害二十多天,至八月下旬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一年。

共被抄家八次,第一次是上京被抓后约一九九九年十月三日,县公安、“六一零”、扶大镇林标强、扶大镇派出所所长何学饶在村委黄振忠、治保庄新林配合下共二十多人实施非法抄家,去了好几辆警车,抢走大法书七十二本、收音机两台、大法音像带各一盒、彩电一台(几年后要回)、现金两千三百元;非法拘留一次十五天、刑拘两次共两个月、劳教一次一年、无辜非法关押六次共一百一十六天、本村洗脑班两次共两个月。

3、陈文丹,陈国贤、曾凤云的女儿,四十多岁,梅县扶大镇法轮功女学员。

二零零零年一月份,陈文丹为大法上京上访,在京被绑架劫持到梅县扶大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家被抄;二月十六日(农历正月十五)晚上,陈文丹与十多名同修在原炼功点学法,被绑架到扶大派出所,转到扶大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后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曾清云遭受的迫害:

曾氏七姊妹的老四,六十多岁,梅县扶大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曾清云与姊妹四人等九位法轮功学员为大法上京上访,在广州火车站被截回,绑架到梅江区芹黄看守所拘留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农历初九)早晨,曾清云与大姊母子三人及三姊夫等同修多人到梅州文化公园炼功,被扶大派出所绑架关押三天;二月十六日晚,曾清云与大姊母子三人、三姊夫、小妹曾春云等十多名同修在本村原炼功点学法,被扶大派出所绑架到扶大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五月,为抵制迫害,曾清云流离失所在外,大约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左右被扶大派出所绑架到扶大拘留所十五天,后被洗脑班迫害两个月,勒索“伙食费”八百元。

被非法抄家四次、拘留关押三次共三十三天、刑拘一次三十天、洗脑班迫害两个月、被勒索“伙食费”八百元。

曾素云遭受的迫害:

曾氏七姊妹的老五,梅县程江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九月底,曾素云与姊妹四人等九名同修上京上访,在广州火车站被截回,绑架到梅县扶大拘留所关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日早,村治保干部带着四五个人图谋绑架正在菜地干活的曾素云,她机智走脱,被迫流离失所。恶人以“不会对她如何”哄骗曾素云的丈夫将妻子找回来。曾素云回来后的第三天早上,即被绑架到梅县扶大拘留所洗脑班,非法关押洗脑迫害一个月。在她被绑架后的第五天,曾素云的弟媳梁素平也被绑架到洗脑班,梁素平的丈夫钟维才(暂未修炼法轮功)抵制恶人绑架妻子的恶行,也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曾紫云遭受的迫害:

曾氏七姊妹的老六,梅县程江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曾紫云与姊妹四人等九位同修上京上访,在广州火车站被绑架劫持到梅县扶大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家被抄,抢走两本大法书,她的丈夫还遭到威胁恐吓,要他配合管好曾紫云,不准她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四月底的一天,曾紫云正在家中看着《转法轮》,一黎姓邪党人员闯入,抢走书,叫来村治保一起将她绑架到村委,用手铐铐在长凳上,叫她的家人一日三餐送饭。过后有一天,又来了十多个县、镇、村的恶人,恐吓曾紫云不准炼功,强迫她写所谓的“三书”。曾紫云说不会写,那些恶人就强迫她按他们写好的抄。

曾春云遭受的迫害:

曾氏七姊妹的老幺,四十五岁,梅县扶大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曾春云与三姊曾凤云、四姊曾清云、五姊曾素云、六姊曾紫云、大姊的儿子曾小宁和曾小满,曾群辉、朱利平、朱美香等九名同修上京上访,在广州火车站被拦截劫持到县政府非法审讯一天,晚上被劫到梅江区芹黄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同时被恶人监控、骚扰及抄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晚上,曾春云与大姊母子三人曾金云、三姊夫陈国贤和女陈文丹、四姊曾清云及陈金昌、张小云、陈运贤一家三口、丘思君等十多位同修到原炼功点集体学法,所有同修被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两天,后被劫持到梅县扶大看守所刑拘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当局扬言要将当地全部法轮功修炼者绑架到洗脑班洗脑迫害,为抵制迫害,曾春云流离失所在外,过了三个月左右,被坏人监控、欺骗,绑架到梅县扶大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再转到梅县扶大看守所洗脑班迫害两个月,被勒索“伙食费”八百元。

共被非法抄家抢劫三次,抢走大法书多本、收录机一台、音像带两套、电视机一台(后要回),拘留两次合计三十天,刑拘一次三十天,县洗脑班一次两个月,被勒索“伙食费”八百元。

(九)兴宁市李卓忠、廖燕琼夫妇遭非法劳教

李卓忠,男,四十岁左右,大专学历,兴宁市某中学教师。廖燕琼,女,中专学历,幼儿教师。夫妻俩坚持修炼而遭多次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九日,恶警以他们夫妻俩保存有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绑架,非法劳教一年。李卓忠还被非法加期一个月,至二零零四年六月八日才回到家。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李卓忠在学校上课时又遭绑架,劫持到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恶警借口集中法轮功学员到活动室上课,趁机抄仓。以李卓忠所住仓抄出经文为由,对他实施禁闭折磨。

三十一日上午,刚下过雨,寒风凛冽,恶警逼李卓忠脱光衣服和袜子,只穿内裤光脚蹲在室外积水中吹寒风。恶警用手沾上冰冷的自来水抛到李卓忠的颈上,穿着皮鞋连泥带水乱踢他。折磨了一整天,又将他拉到酷刑室,绑在老虎凳上恐吓。

第二天上午,李卓忠被绑在老虎凳上,受电刑折磨。被两支电棍对着头上、乳头处、腹部、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猛电。连续折磨了三天,把李卓忠弄的手脚多处出血,电的全身乌黑、酸痛,过了两个多月才消去。恶警还让夹控造假,罗织罪名,想要延长三天禁闭。当年二月六日已是大年三十,只好于二月四日下午解除禁闭。

三月份,恶人对李卓忠的迫害升级,规定半夜两点半后才给冲凉睡觉,有时又以太晚为由不给冲凉。到三月底,更宣布凌晨四点后才给冲凉睡觉,并威胁说如还不“转化”,就要到六点后,最后一分一秒都不给睡。李卓忠当天就绝食反抗,恶警以不延时骗得答应不绝食,结果还是凌晨四点才给冲凉。

七月份,恶人继续加重对李卓忠的迫害,叫“夹控”收走蚊帐,到零时以后才给睡觉,不给购物、加菜,还经常骚扰和恐吓。“夹控”和楼层值班更严限制李卓忠的自由,使他长期承受着很重的精神压力。李卓忠一直被单独关押,直到十二月二十二日,“攻坚组”解体,才将他跟其他同修关一起。

恶警还以私藏经文为由,加期迫害李卓忠两个月,却一直不书面告知。经多次强烈要求,直到十二月二十日,才将延期通知书给李卓忠看,要他签名。遭李卓忠拒绝并据理力争,恶警理屈词穷,竟恐吓还要多延三十八天,即要到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五日才让他回家。最后,李卓忠被延期迫害四十八天,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回到家。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