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

更新: 2016年08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接上文

案例22:王秀霞,女,生于1965年4月12日,原在沈铁机务段工作。于2006年1月24日含冤离世。

王秀霞

王秀霞

99年7.20后,遭单位除名。2002年2月6日被绑架。非法判刑4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毒打、不许与别人说话、长时间做奴工、睡水泥地、往身上浇冷水……遭受了近4年的残酷迫害,王秀霞肚子胀得很大,神智恍惚,门牙全掉、胸口上都是针眼,双腿浮肿。2005年12月,狱方将生命垂危的王秀霞推给家属。

经沈阳市胸科医院确诊王秀霞已被迫害为双肺结核、胸膜炎、心功能衰竭、贫血等重症。2006年1月24日王秀霞终因迫害太严重而含冤离世,终年41岁。

案例23:刘丽华,女,61岁,辽宁省大连庄河市法轮功学员。2006年1月27日含冤离世。

刘丽华

刘丽华

刘丽华1996年初喜得大法,身心健康。自1999年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她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2001年7月27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7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近5年。

2006年1月16-17日监狱通知家属拿钱“保外就医”,还不准拉回庄河老家。刘丽华从沈阳监狱城女子监狱保释出来时,食管已被切开,被拉到大连儿子家中,有三个恶警沿途监控。2006年1月27日刘丽华含冤离世,一直到火化以后,恶警才离开。

案例24:丛培莲,女,64岁,辽宁朝阳法轮功学员,退休后身体一直都不好,自九四年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后,与老伴双双走上了修炼之路,身心健康。九九年七二零后,本地公安恶警不断上门骚扰,老俩口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被非法抓捕,俩老人被邪党非法判十年,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

二零零五年在沈阳大北监狱丛培莲被迫害浑身出汗,双手严重抖动。保外就医后,沈阳大北监狱还多次逼迫家人出示丛培莲的病历、病志等手续,变相骚扰,导致丛培莲病情恶化。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丛培莲含冤去世,终年六十四岁。丛培莲老伴也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案例25:张桂芝,女,五十多岁,辽宁本溪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张桂芝被绑架,非法判刑。之后,张桂芝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张桂芝家人二零零八年正月初接到监狱通知接人,生命垂危的张桂芝被家人送沈阳七三九医院抢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正月初六),含冤去世。

案例26:王红梅,女,年龄未知,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在沈阳女子监狱所谓的“矫治大队””被恶警指使的恶犯李秀兰活活打死。

沈阳女子监狱所谓的“矫治大队”成立于二零一零年,分为”矫治”和“集训”两部份。自二零一二年以来,“矫治大队”无监控的房间被用来肆意酷刑“转化”刚刚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矫治大队”,每人一个房间,由两个犯人看管、监控一个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小板凳,不允许睡觉,恶警采用各种方式折磨,直到“转化”或达到恶警的要求。副监狱长李鹤翘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由犯人李秀兰负责实施。李秀兰迫害法轮功学员全监狱出名,心狠手辣。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李秀兰将法轮功学员王红梅打死,仍逍遥法外。

案例27:王淑霞,女,四十五岁,调兵山市晓南镇胡家村村民,育有二女。二零零八年六月,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短短的两天时间被迫害致死。

王淑霞生前照

王淑霞生前照

九八年冬天,修炼法轮功,使她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家庭和谐。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魔头江泽民迫害信仰。王淑霞多次遭恶党残害,曾一度精神失常,二零零一年,丈夫马忠全与其离婚。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备受身心摧残的王淑霞再遭绑架。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被偷偷诬判三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四点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被恶警双手反铐吊在床栏杆上。六恶犯疯狂殴打。不到十二点,王淑霞被活活打死,凌晨四点左右,被抬出监舍。两天后,即六月五日,家人见到王淑霞的遗体,嘴部周围全是破伤,脖子、前胸青紫色、伤痕累累。

监狱怕家属上告,罪行败露,拿出十九万元私了,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事后杀人凶手得到减刑,指使者恶警得到升迁。

案例28: 蒋秀花,女,年龄未知,抚顺法轮功学员蒋秀花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关入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成脑瘤,监狱已经通知家属办手续接人。家属办完手续后,监狱仍不放人。家属到监狱去问,他们说省里不批,人不能放,等到期放吧。蒋秀花被脑瘤压迫,一只眼睛已经视物不清,当时刑期还有二年。中共邪党拿人命当儿戏。蒋秀花最终被迫害致死。

案例29:张凤珍,女,年龄未知,辽宁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正信被诬判,在辽宁女监遭毒打,肝脏挫裂,心肺功能都不正常,被迫害致瘫痪,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含冤离世。

案例30:史迎春,女,六十多岁,家住葫芦岛市连山区渤海街道。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九日在沈阳女子监狱被狱警指使的八名犯人活活殴打致死。

史迎春

史迎春

史迎春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后大约一个月,牙癌、胆囊炎、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完全消失。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史迎春体会到了身心双重改善。一家三口修炼大法,幸福祥和。

史迎春曾在葫芦岛看守所遭受非人的折磨;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在奥运前再次遭绑架,被偷偷判刑七年,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被送往沈阳女子监狱进行迫害,据悉,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史迎春分别被辽宁省女子监狱刘科长和佐晓艳叫去谈话,让史迎春放弃修炼法轮功。见她坚定信仰,刘、杨二人就指使犯人高岚对老人强行“转化”。当晚十一点,高岚就带领黄叶青等八名犯人,在404房间对史迎春大打出手,直打到半夜二点,把人打得不行了,就拖入水房浇水。二点三十分,人被折磨的昏迷,送往医院抢救,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十九日在殡仪馆,家属发现史迎春两耳明显青肿,臀部有三个小伤口,并且裤子上还沾有两滴血迹,肩头上有牙印,狱警还谎称,是做尸检时,不小心碰破的。监狱不顾家属的极度悲痛,威胁、强迫亲属,匆匆火化尸体。

妻子史迎春冤死在狱中,丈夫王瑞奇失声痛哭。此后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凌晨悲伤离世。当时,儿子王茁还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还不知道父母去世的消息。

案例31:侯延双,男,50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原辽宁省凌源钢铁公司职工。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在沈阳监狱城被迫害致死。

侯延双

侯延双

九四年二月李洪志师父来凌钢传法时,侯延双有幸跟班得法修炼。从此他工作肯干、勤快,与邻里和睦相处且助人为乐。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送进沈阳监狱的当天,侯延双遭到狱政处长贾轲指使恶犯毒打,腰椎、颈椎被打成重伤,留下骨质增生后遗症。造成手麻、膀子、腿疼痛等病症。

被非法关押九年,被迫害:高血压病三级、心脏病、多发性脑梗死、腔隙性脑梗死等多种疾病。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被“拒绝”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侯延双被迫害致死。

案例32:丁振芳,女,61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被迫害致死。

丁振芳

丁振芳

丁振芳女士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胃病、腰椎间盘病、牙痛病全好了,一心要遵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做一个好人。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刚入监恶警李鹤翘将狱内所有的刑具对丁振芳都过了一遍,恶警指使狱中最恶毒的犯人每天对丁振芳非打即骂、罚站、不让睡觉。二零零八年底约十一、十二月份之间,恶警李鹤翘把丁振芳吊在暖气管上,狠狠抽打丁振芳,吊了七天七夜,人奄奄一息才放下来。丁振芳绝食反迫害长达一年。这期间,监狱不允许家人接见。丁振芳被迫害成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牙齿只剩下3-4颗。

七月二十六日,丈夫去见到丁振芳已瘦的皮包骨头,说话微弱,只说了一句“我要回家”。第二天早上,丁振芳已被送进了沈阳739医院。八月一日丁振芳含冤离世。家属认为监狱害怕迫害恶行被揭露,所以将丁振芳药物迫害致死。

案例33:王春香,女,55岁,家住丹东市振兴区。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王春香

王春香

王春香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深得同事和亲戚的好感。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被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指使恶犯用板鞋猛打她的头部,踢她的下身,关入冰冷的仓库毒打、酷刑折磨。当时,王春香经医院检查出四种病:心脏病、高血压、脑动脉硬化、肾功能衰竭等,家属在二零一零年已经给王春香办好了“保外就医”的手续(常规是只要医院诊断有三种病,监狱就可以放人)。因王春香不放弃信仰,监狱就草菅人命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午监狱先通知家属说王春香心脏病犯了,半个小时后即告知王春香死亡。王春香的遗体非常消瘦。

案例34:邱清华,男,48岁,辽宁省辽中县法轮功学员,以卖肉维生。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下午五点,邱清华含冤离世。

邱清华被迫害得瘦骨嶙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1-11-2-minghui-pohai-qiuqinghua-01.jpg

邱清华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严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心脏病痊愈,浪子回头一改与常人打架的恶习。同行业的人都说“邱清华人品变好了,这可不容易。”

邱清华坚持正信长期遭当地“610”监控,多次遭中共迫害,三次被绑架被多地非法关押遭受多种酷刑迫害。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被非法抓捕,判刑四年,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迫害。在沈阳大北监狱,刚进新收大队就被体罚,打骂更是常事儿。遭受二年半的迫害后,邱清华出现糖尿病综合症、肺结核等病症。大北监狱害怕承担责任,勒索了家属一万元,于二零一一年八月释放了邱清华。

这时的邱清华已被迫害的瘦骨嶙峋,虚弱不堪,兄弟姐妹都心酸不已。经过两个月的痛苦煎熬,邱清华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下午五点三十分,撇下妻子和一双儿女含冤离世。

案例35:李新良,男,52岁,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李新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曾患有精神病,修炼后身心受益。大法遭迫害后因不放弃修炼李新良多次遭绑架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李新良被东港市公安局及花园派出所恶警绑架,关进东港看守所,遭恶警李永安等人残酷迫害四十多天,只剩一把骨头。二零零一年九月又被抓进洗脑班迫害半个月。

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晚李新良被花园派出所绑架,被关进铁笼子里非法逼供二十四个小时。后转押东港看守所遭残酷毒打折磨。恶警王某当着看守所长牛承义的面,用鞭子猛劲的抽李新良,送李新良回监号时,他还不放过,一个劲的抽打。李新良被打到口吐鲜血。吐血过程中,他还在不停地抽打。李新良被抽得满身是伤,直到他打累了才停下。

同年六月,李新良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沈阳第一监狱迫害,恶警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李新良金刚不动。因而被关进“严管号”、上“抻床”、等各种酷刑折磨,恶警刘振生指使一个懂针灸的刑事犯人用针灸残忍的扎两手合谷穴,李新良被扎的近乎昏死。在非人的折磨下,李新良得了“空洞性肺结核”,吐血、吐苦胆水,不省人事。二零零三年底,勒索家属一万多元。答应李新良“保外就医”回家。在家的一年半时间,又被监狱勒索一万多元。

二零零五年八月,李新良被劫持回监狱继续迫害。途中,一直呕吐不止,昏迷不醒。监狱再次将他关进“严管号”,迫害的吐血,他们就把他放出来,打完针后,再给关进“严管号”。如此反复,病情越来越重。这种折磨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九年二月,直到李新良“刑满”回家。

李新良释放回家后,身体始终没有康复,没有经济来源,儿子念书还要靠法轮功学员资助,心理负担很重。二零一一年底,发现家附近有人监视,担惊受怕,病情加重,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案例36:王杰,女,48岁,沈阳市沈河区一经街道办事处职员。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被迫害离世。

王杰遗照

王杰遗照

王杰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导致婚姻破裂。修炼后,百病皆消,工作勤恳敬业,广受称赞。复婚后,家庭和睦幸福。

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后,王杰先后五次被非法绑架、关押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遭到绑架,被吊在墙上两天两夜,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王杰坚持正信,饱受折磨。七年地狱般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导致王杰身体极度虚弱,患上膀胱癌。王杰惊恐叙述在沈阳大北监狱七年之中遭遇的恐怖:往死里灌食。恶警们用电棍轮流电击。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早九点四十五分离世。

遭受迫害后的王杰

遭受迫害后的王杰

王杰在沈阳龙山教养院见证了,邪党官员对还不满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韩天子电击,以及恶警把电棍插到老年法轮功学员嘴里的酷刑折磨的场面。在沈阳地下监管医院曾亲自见证被马三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邹桂荣,尹丽萍、赵素环和周艳波被残忍折磨的惨烈事实。

案例37:曲山林,男,年龄未知,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在沈阳监狱城被迫害致胃癌,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含冤离世。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晚,梁运成与曲山林等五人被白旗派出所多名手持枪支的警察伙同社会流氓绑架。

二零一零年遭中共构陷、冤判,二零一一年四月,梁运成和曲山林被送进沈阳监狱城。监狱恶警指使犯人扒二人的衣服,抢他们的衣物及上诉状等书面证据。二人不服从,遭到了警察高压电棍的电击及殴打,关小号迫害。

在小号里,墙上固定两个手铐,高度在人坐着的时候稍比肩高,宽度也稍比肩宽,把两手分别铐在两个手铐上,后背靠在墙上,双脚戴上脚镣,坐在冰冷的地上。不长时间胳膊、手就麻了,身体也难受,无法睡觉。恶警指使犯人将二人的衣服纽扣拽下来,将曲山林的裤裆故意撕开,冻他们。二人绝食抗议迫害。两天两宿后,监区长张华叫犯人把二人的手铐、脚镣打开,晚上睡觉也不给被褥。后来曲山林在狱中被迫害致胃癌,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含冤离世。

案例38:吴树艳,女,47岁,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上午九点五十五分,含冤离世。

吴树艳

吴树艳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被绑架,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遭受迫害。入监头一个星期,狱警指使包夹不让她睡觉,罚站,三九严寒天,只剩一个短裤,光脚站在水房的水泥地上,往她身上浇凉水,用雪碧瓶打她眼睛,吴树艳往外跑时,被门框撞断了两颗门牙。吴树艳被单独非法关押三年,不让她与别人接触,逼她每天十二小时做奴工。

二零一二年,吴树艳被迫害出现肝腹水的症状,医院确诊后,知道她活不了多久,通知家属后,把她丢在医院,扬长而去。

被中共牢狱迫害的吴树艳

被中共牢狱迫害的吴树艳

历经七年的冤狱,吴树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回家后,街道、派出所的警察不断上门骚扰,在极度惊恐中,病情恶化,腹部大的如待产的孕妇。这样的情况持续长达将近五个月,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上午九点五十五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案例39:董欣然,男,沈阳市机车车辆厂职工,年龄未知,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董欣然

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董欣然

99年7.20以后,董欣然被非法开除公职,多次被关入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所、监狱酷刑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董欣然被非法抓捕,四月中旬董母沈接到通知说:“董欣然被送到了沈阳监狱城了。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日家属在辽宁省监管医院看到被折磨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已被迫害精神失常的董欣然,他口腔内全部是陈旧的深黑色血垢,不时抽搐躁动。右手被打骨折,右臂有烟烫的一片痕迹。家属被勒索近万元,才取保候审回家。

董欣然由于身体被迫害的太厉害,加之社区、派出所轮番到家中骚扰,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半夜十一点三十七分含冤离世。

案例40:李尚诗,男,65岁,原盘锦市林产工业公司经理,家住盘锦市兴隆台区。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李尚诗因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连续两次被绑架、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十七年半。

第一次,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第二次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下午,李尚诗被中共恶警绑架。 关入盘锦第三看守所关小号 、毒打等刑讯逼供。

第二次,二零零四年九月初,李尚诗被兴隆台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被非法判刑后,老人曾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盘锦、抚顺、沈阳等监狱,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和超负荷劳役迫害。

二零一零年六月在沈阳第一监狱,被恶警用电刑迫害后长期关小号体罚、饿饭,不允许家人探视,在精神和身体进行摧残。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李尚诗被劫持到“高戒备监区”迫害,被迫害大口地吐血,后被送监狱医院。因迫害严重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

案例41:杨春玲,女,41岁,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七年,身体被迫害出绝症,出狱仅一年,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含冤离世。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于二零零五年参与辽阳县有线电视插播《九评共产党》,被绑架,二零零六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右臂再次被殴打致骨折,(在被绑架时,胳膊曾被大连恶警打断),两腿被打得不能动弹,怕她叫喊,犯人们用宽胶带缠住她的头、嘴。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许上厕所…… 。至二零零七年,身体被迫害,缺碘、缺钾、低糖、心脏偷停,极度虚弱。

杨春玲在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离开监狱前,又被检查出右乳房有三个硬块。出狱后,她的病情不断恶化,不到一年便含冤离世。

目前,杨春玲的丈夫杨本亮与她一起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身体也被迫害的严重,长期剥夺家属探视的权利。婆婆曹玉珍(曹玉枝),在寻找二人下落时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现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第九监区。

案例42:刘路香,女,辽宁鞍山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刘路香,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晚十二点多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九岁。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被唐家房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刘路香善劝警察善待大法。之后俩人被劫持到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千山区检察院,法院,受政法委和“610”操控,冤判刘路香三年,二零一二年十月被劫持到沈阳辽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刘路香的儿子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时她已经不能走路,瘦得皮包骨。直到九月三日半夜,人不行了监狱才通知家属。

九月四日,在739医院家属看到了刘路香的尸体,惨不忍睹,人瘦得缩成了一团,浑身上下煞白,没有一点血色,一只眼睛微睁,似在告诉家人自己是冤死的!

监狱的男女狱警十来个人,对来的家属严格盘查身份,并问与死者的关系。

狱警谎称刘路香是病死的,家属要求看病例,监狱拿不出,家属要求讨个说法。 监狱领导没人敢露面,监狱威胁家属“抓人”。家属到信访办上告。家属把带字的白布披在身上跪在监狱管理局的大门外控诉辽宁女子监狱草菅人命的罪行,恶人撵家属走。事后,辽宁女子监狱要求家属签字火化尸体,被家属拒绝,坚决要为刘路香讨回公道。

刘路香“被冤死”至今没有得到答复,家人每天生活在极度悲伤之中。

案例43:李丕云,男,65岁,辽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历经一年半的非法关押折磨,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李丕云退休前是沈阳市红梅味精厂的职工,工作勤恳,为人坦诚,善良,对父母孝敬,待继子如亲生。别人说你怎么这么好?他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师父叫我这样做的。

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李丕云在沈阳桃仙机场被沈阳东陵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抄家。二零一三年底被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四年被劫持到马三家监狱“入监队”,迫害,两次遭到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仅四十多天人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就这样还被劫持到本溪监狱,人不行了送到本溪中心医院,家属见到李丕云时人瘦的皮包骨,呼吸困难,下肢浮肿,心力已衰竭,胸内积满了水,双脚还戴着沉重的铁镣子。李丕云被诊断为肺癌晚期,监狱仍不放人,劫持回本溪监狱医院。

后来李丕云再度病危。警方推卸责任,叫家属把人接回。家人花了近十万元在沈阳医院治疗(其间一直有警察二十四小时监视)。终因身体被摧残太严重,李丕云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

案例44:王敏,女,60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两次被非法判刑,冤狱迫害导致罹患乳腺癌,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半夜含冤离世。

王敏

王敏

王敏曾是沈北新区第一小学的体育老师,曾经身患多种疾病,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获得健康。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王敏在学校遭警察绑架,恶警陶德军等刑讯逼供。当时新城子“610办”的头子佟树良操控沈北新区法院对王敏非法判五年重判。

王敏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非人折磨,致使她出现乳腺癌的症状。当二零零六年王敏出狱时,胸部的肿瘤已长大、溃破。

王敏回家后,被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前两天,王敏再次被绑架。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因王敏被沈阳市监管医院检查出患有乳腺癌,监狱拒收。沈北新区“610”指使沈北新区法院对其监视居住,致使王敏病情恶化,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含冤离世。

王敏离世时身体由原来150斤仅剩60斤左右,左侧乳房中间有10公分大小已露骨头,整个疮面有20公分之多,人看上去是骨瘦如柴。出灵时有三个生人开个普通车一直跟着去火葬场和墓地,后经核实是公安局派的人。

案例45:徐春霞,女,58岁,辽宁省抚顺市的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被迫害致死。

徐春霞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为人善良。徐春霞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在沈阳东陵区发放大法真相台历时,被沈阳东陵区汪家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被沈阳市东陵区法院冤判四年。十一月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即被迫害致死。

此前,徐春霞被关押在沈阳市739医院,生命危急,仍然被戴上手铐和脚镣,严密监视。家属得知消息赶到医院签字做手术,医生说,打开腹腔后发现徐春霞肠子已经腐烂,没有一块好地方,并且粘连,还有一个硬东西,所以没有动,又给缝合起来。

监狱说,徐春霞是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沈阳市看守所送到女子监狱,十一月二十七日即被送到沈阳市739医院。

沈阳739医院

沈阳739医院

据了解,辽宁女子监狱在沈阳市739医院长期包了几个房间。根据明慧网的报道,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辽宁女子监狱遭迫害后,在这所医院被迫害死。

徐春霞遭受迫害生命危急的消息曝光后,辽宁女子监狱十分恐惧,不顾在场家属的悲恸,威胁家属交出上网的人,否则就要扣押徐春霞的家人。

结语

整理这些迫害真相的时候心痛不已,过程中都禁不住一次一次的流泪。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用血写的历史和身心被虐杀时那一分一秒的痛苦煎熬以及在被迫害中依然维护大法的艰难程度是文字所表达不出来的。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那些失去儿女的父母,他们不但要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还要承受在邪党的恐怖政策下,亲人沉冤难以昭雪的残酷现实,尤其是亲人被酷刑虐杀的悲惨,将是他们心里一生都抹不掉的心酸。

中共在废除劳教制度之后,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关监狱迫害。目前,尚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迫害,他们随时会受到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甚至会被中共活摘人体器官,因此呼吁各界人士和国际社会对这些被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给予高度关注并提供救助。

▼辽宁省监狱地址汇总:

(地址来源:中国大陆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的网站)

单 位 地址 邮编

沈阳监狱管理分局 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9号 110145
沈阳第一监狱 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3号 110145
沈阳第二监狱 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7号 110145
沈阳造化监狱 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文大西路80号 110148
沈阳新入监犯监狱 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4号 110145
省女子监狱 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7号 110145

(全文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