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回归的昔日小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日】父母一九九八年修炼大法,当时我三岁。中共迫害开始后,爸爸妈妈因为失去了平日的修炼环境渐渐的也松懈了下来,我虽然心里一直装着大法好,但长期的学法、炼功跟不上也开始混同于常人。

爸爸妈妈都走回大法修炼中后,师父将优昙婆罗花开在我的自行车车把上鼓励我们一家。我却依旧迷于常人之中,每每看到“修炼如初,圆满必成”[1]和师父讲到大法弟子的伟大时我就惭愧不已,想着我连“初”都没有,这些年我实修真修过吗?我走好过师父安排给我的路了吗?我走出自己的路了吗?

我开始突破人心,利用假期的机会将从外地回来的同学一个个约到家里来讲真相,记得第一个约到家里的同学来之前,发正念清除同学头脑中被邪党灌输的抹黑大法的谎言、党文化的毒瘤、对大法的偏见。

她来到我家后,我问她:你听说过翻墙吗?咱俩一起翻墙吧。现在政府为了对付民众的维权,咱们国内尽搞网络屏蔽、网络封锁,好多真实有效的消息都不敢让国民看,很多人都通过翻墙,就是翻过它们构筑的网络防火墙去看国外真实有效的消息,就比如说法轮功,天安门自焚这咱都知道,但是天安门自焚其实是假的你知道吗?她一脸震惊:“是假的?!”我说:“对啊,我和我爸翻墙下了很多视频,你要不要看?”这时候妈妈在外面喊我让我拿水果和零食给同学,同学就赶紧说:“你快点快点,我还要看真相呢!”她看完《伪火》之后,我跟她说现在更为残忍的是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呢!她更加震惊了,随后我又放了《生死之间》、大法弟子制作的二零一四年庆新年的台湾排字、气势磅礴法轮功游行展现东方文化、全球大法弟子拜年等视频给她看,把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介绍给她,最后放了除印记退党自救的视频后,我打开退党网站,她就顺利的三退了,还跟我说:“我在学校不会去入党了,现在新闻报道新疆八月下大雪,我看就是在警示人呢。怪不得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就是共产党作恶招来的。”

每约一个同学来家里听真相就是一个突破,一层怕的物质的解体、一个观念的转变,这些同学里有曾经撕过真相币的、有隐约知道我信法轮功没敢明问的、有在大城市高校复杂环境里上学的,还有我小时候想给人家放神韵光盘人家不看反倒把我问住的,把曾经这些我想救又差点错过的人找回来,弥补以往的遗憾。

出去面对世人讲真相时,自己总张不开口,就依赖爸爸先说,我在旁边补充,自己也着急就恨自己不争气,这点怕心都突破不了,爸爸也说我讲真相时的表现不好,我更感觉自己差劲,因此哭了很多次。我就想:要多听批评、多听批评,向内找,别消极。有段时间爸爸出门了,我悟到这是让我修去依赖心。一次我跟妈妈出门打车,看见妈妈跟司机搭话我就生出了要救他的想法,当时智慧就出来了,我和妈妈配合很顺利的劝退了司机,从那以后我开始会讲了。

因为自己每天劝退的人数还是太少,我希望能够多救人,结果一上明慧网就看到同修写的有关打电话劝三退的交流文章,这个办法既节约时间,劝退效果又好,开门见山直奔中心,还能让众生专心听你讲,当时就决定自己也要打电话,但是真正去打的时候却发现比面对面讲真相要难多了。

刚开始拨打时我照着稿念,感觉像是硬着头皮在念一样,心里打鼓发虚,对方也听得很不耐烦,有骂我的,有不理解的,直接就挂断了。我发现照着稿念不但死板,而且直接照着同修写的念也没有走出自己的路。我就开始自己组织语言,组织好了又怕到时忘词,就写在了纸上,后来发现纸上写的不全面,还是自己讲好,拨打之前心里反复斗争,怕的物质在心中翻涌,我想我必须要突破它,念着正法口诀我就拨了出去。前两个虽然没退,但第二个很耐心的听我讲,不急不火,虽然有些遗憾,却也增加了我的信心,接下去接听的人有些犹豫,说自己再考虑考虑,我不想让他错过这次机缘,就反复鼓励他说:“您可要珍惜机缘啊!我打的电话是安全免费的,您不用担心。三退不会对您的工作生活造成任何影响,这只是您内心一个良知善恶的选择,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那人就说:“那好吧,我退。”

后边碰到不听的,我都会再回拨一次,希望他们能耐心听我讲一讲,告诉他们我打电话来只是想帮您保平安的。随着拨打我的信心渐渐足起来了,正念也变强了,

我打的电话都是挑之前接听语音电话差不多听完的人,后来再打开手机后,发现昨天退的那个男子以前接听语音电话时才听了十七秒,是我看错了才打过去的。我就想师父一定是在鼓励我破除观念,要是一开始我知道对方既是党员又听得那么短,应该没什么信心能劝退他。当时没抱有这些人中形成的观念,去讲去做的时候,感觉脑子空空的就是一心想救他,全身都象被能量包裹着,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逐渐的越来越会讲,一心想着救人的时候,智慧就会源源不断,有些例子平时自己也没想到,讲的时候却能流利的说出来。随着不断的突破怕心、观念,在理发店、路边摊、早市、夜市、小超市、店铺里、来家里的工人、小区保安都能讲了,但每讲一个都需要一次新的突破,每一次的状态都不一样。

走回大法中来之后,我每天在心里想着如何做好三件事,怎样讲好真相,并时时向内找,归正自己,不放过一思一念,这么多年来师父的四十四本大法书我还没有系统的学过一遍,所以除了救人、吃饭、睡觉之外我就抓紧每分每秒学法。从小思想业对我的干扰就很大,自己学法看一段都很困难,一般只能跟父母一起读法,但是现在什么都阻挡不了我坚修大法的信念,什么也拦不住我回归的脚步,学法时不入脑、不入心,我就一遍遍的读直到读進去,思想业不停的往上返,我就不停的排斥它、抑制它、发正念清理。渐渐的学法越来越流畅、一点一点的入心了。每时每刻对照法,每天都有新的认识和变化,感觉到师父真的是在拔起来往上送我。

溶于法中,做好三件事,内心才是真正充实的,看见那些得救的众生真心为他们能够拥有美好的未来而高兴,迷在常人中时内心每天是空虚无聊的,在患得患失中沉沦起伏着,没有真正的踏实,体会不到美好,被名利情带动着苦中作乐的追求着、在得不到的痛苦中执着着,然而容颜、名利、感情,常人中的一切没有一样是长久的,像我一般年龄的昔日同修们啊,不要再继续迷失在尘世的爱恨情仇中了,不要因为人中的一时的得失而错过了这万古机缘。

个人层次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