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运的再次捧起了大法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我从小多灾多病,小学五年级时脚上长出个疙瘩,一直到我师范毕业,手术治疗过三次也未治愈,反而术后的伤口也长不住了,经常流脓水。一九九六年下半年,我幸遇法轮大法,抱着治病的心态去学法炼功。当时因为我求治病的心理太强烈,达不到修炼大法的要求,正如师父所说:“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所以从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九年,我虽看过不少书,坚持炼功,可总感觉浮于表面,领悟不到更深的内涵,身体的改变也不大,那个脚疾依然未愈。

正因为炼功的基点不正确,法理不明,所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利用电台、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编造谎言,歪曲、抹黑法轮功时,我的心也开始慢慢动摇了,不知道孰是孰非。

脚病在我婚后又加重了,二零零零年正月不得已住进了医院。从此我一蹶不振,逐渐放弃了大法修炼。那段时间我身体垮了,精神支柱倒了,周围的一切都不顺心,感觉痛苦极了,连死的心都有了。在痛苦的魔难中挣扎了七、八年,身心才逐步恢复正常。虽然不修炼了,但我还记着师父说过的话,要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从不对师父和大法说一个不敬的字。有时得到些关于大法的资料,赶紧看一看,保存起来。时常想:我就这样放弃大法,到死那天真相大白,我肯定会后悔的。但却迟迟拿不起书来,这一蹉跎就是十三年!

二零一三年,我明显感觉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了,以前不曾有的病状陆续出现。我不止一次想:要摆脱人的生、老、病、死,只有修炼法轮大法才能实现。就在这年暑假,我去看望老同学,她欣喜的告诉我:自己以前浑身是病,瘦得都脱像了,修炼法轮功刚刚两个多月,一身的病就都好了,还胖了二十斤呢。

我确信不疑,因为在大法中修炼这样的事屡见不鲜。在她的引导和鼓励下,我又从新踏上了修炼之路。真正下定决心修炼之后,我感觉一切名、利、情都可以放下去,求治病的心也淡了,一下知道该如何实修了。出发点对了,这回我真正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

首先,我感觉再次捧起大法书能看进去了,字字入心。而且经常感觉一读大法,心里就特别纯净。炼功时也不像以前有那么多的杂念。甚至读大法时,还能感觉到能量的存在。我明白师父没有放弃我,其实一直都在管我。当看到有关师父的录像,听到大法的音乐,看到同修们炼功等场景,我就会热流上涌,眼泪止不住的流。我感觉师父好亲切,这个群体好正、好善,这个场好纯。我确定自己就应该是他们中的一员。

在不足一年的实修当中,发生了不少神奇的事,写下来与大家分享。

(一)二零一三年刚入秋我就发“病”了——咳嗽,接连咳够二十多天。初起我觉得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只要忍过去就好了。所以既没怎么吃药,也不以为然。可二十多天过去了,还不好,我开始警觉了。我应该是没病。再想想自己的症状:一想起咳嗽就咳几声,不想也不怎么咳,和以前那忍不住的咳不一样。那想咳嗽不就是在求病吗?师父都给祛了,还求什么?不能求了!当悟到这层法理之后,心性提高上来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咳了。这让多次催我去看医生的老公也觉得不可思议。

(二)二零一四年正月的一天,我们一家拜完年回家后,我夫妻二人都感觉到头疼,象以往感冒初起的症状。晚上我头疼得都引起呕吐了,丈夫也不舒服。后来他找出常备的感冒药吃了,看了会儿电脑就去睡觉。我学了会儿大法,炼了四套动功,才去休息。第二天,我一切症状全消,而他却三、四天也不过。这若在以前我是绝对不会如此轻松就好了的。以前每逢换季别人没病我先病,别人不吃药我吃药,我就是家里的药罐子。而今年这个冬天,家里人不是有受伤的,就是一感冒好几天的,而我成了家里最结实最健康的一个,即使有点不舒服很快就会过去,对药物我都觉得陌生了。

(三)学习大法后,我知道我们修炼人就应该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严格要求自己。不论在社会上,还是在单位或家里,都应做一个无私的、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平时我注意自己的言行,出了问题就学着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原谅别人的过错。去年冬季的一天,我和老公因为给我弟排队买地下室的事没尊重婆婆的意见,无意间说话语气冲了些,伤了老人的自尊心。晚饭时婆婆借题发挥就闹开了。数落来数落去后来直接就点着名字指责我。一看这架势我明白了,这发作完全就是冲着我来的。我一下想到这是师父在给我过心性关呢。我丝毫没有生气,反思了自己的过错,就在饭桌上连声给婆婆赔礼道歉。婆婆不依不饶,一时气愤难消。我好话说尽,婆婆也不吃饭。我只好给婆婆拨出一份菜,把饭扣起来,等她饿时再吃。一夜婆婆没有进食。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来打好豆浆端到老人床前给她喝。婆婆一改昨日的态度,连声说:“谢谢。”一天当中,无论我帮她干什么,她都说这句话,好象再没有别的话能表达自己的心意了。自那至今,我和婆婆再没发生过任何矛盾,我再也没挑过婆婆的理,婆婆也不再难为我,反而关心我多休息少干活,一家人的关系更溶洽了。

(四)在真相资料中,我常看到有人说:危难时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去难祛病。对此我开始也觉得难以置信,但后来发生在我身边的几件事让我不得不信了。

一天晚上临睡前,儿子说自己屁股上长疙瘩了,我一看果然有巴掌大一片小红疙瘩,感觉不太严重,就和他说:“你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儿子问念多少遍,我说念个二、三十遍,结果他只念了两、三遍就睡着了。婆婆当时听了我的话“噗哧”一笑,认为是笑话,我当时说的时候心里也没底。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儿子的小屁股,光光的,什么也没有了。我让婆婆看,她只说“好”,以后再也不敢说“法轮大法没让我看见一点点好”之类的话了。

也许你会说“凑巧了吧”,但后来的几个实例让我证实这确实是真的。

我在学校教一、二年级的复式班,地处农村,缺医少药。去年冬天,一次放假后刚返校不久,有学生和我报告说二年级彭某哭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嗓子疼。我说你在家时没看吗?他说输了几天液,还拿了吃的药,可还是疼。我说:“那老师也没办法了,要不你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试试起不起作用。”孩子回宿舍默默念了好多遍。第二天我问:“还疼吗?”他说不疼了,就是还有点恶心。过了一天我又问还恶心吗,他说全好了。

后来一年级一个男生老咳嗽,一女生说嗓子里老有痰,我也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我仔细观察小男生,一声也不咳了,小女生也说没痰了。

还有一天傍晚,一女生和我说她牙疼,我问她刷牙没,她说刷了好几回了,我说抹点牙膏,她说抹了不顶事。“那你要不念念‘真善忍好’看看行吗?”孩子依着我的办法去做,一夜再没找我。第二天我关切地问:“牙还疼吗?”她高兴地和我说:“老师,不疼了。”

一天在下午课上,我正讲课呢,有同学打断我说宋某肚疼呢,当时我没管,心想让她先忍一忍,等我讲完再说。结果没多大会儿,有人又大声报告说宋某肚疼得都哭了。我一看不管不行了,就在她的本子上写了“真善忍好”四个字,让她在心里默念。孩子就照着做。等再上课的时候,她已是有说有笑的不再疼了。

类似的情况还有,就不一一列举了。这真真实实的一件件事,让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证实了法轮大法所言不虚。

二零一四年大年初六,我随老公、儿子去拜年,顺带着给祖先上坟。老公放了几个炮仗,突然一个二踢脚把一小撮荒草引着了,我们见火不大,谁也不以为然,没管它。可烧着烧着就转到了坟头的一片高草上,火势一下大了,我们意识到不妙,赶紧一人拿了一根木棍儿拍打,可是这片草又高又密,没等我们这儿打灭,那儿又燃了起来,大火蔓延开来,失去了控制。不远处有几棵杏树,正北方有一片密集的小杏树林。老公急了,棍子打不及就用脚跺用鞋扫,眼看着就要危及树木,我也急了。没办法了,我站在火前双手合十,大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帮我们吧,不要烧着那些树,请师父给那些树下个罩……让火在一分钟之内灭了吧!灭!灭!灭!”

我念完一会儿,就有两个人过来帮忙灭火。这两人很有经验,用树枝横扫,一扫一片很快就灭了。我俩也如法炮制,很快就将火扑灭了。所有树木都安然无恙。我觉得这就是师父在帮我们,不然怎么恰恰在那时候就来了那两个人呢?

讲述了这么多,我就是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教人修“真、善、忍”的正法,是能带给人健康和提升人道德的正门功法,谁相信谁就会得到福报。不要再听信别有用心人的谎言,不要轻信国内的报纸、电台、电视台,他们都是中共控制下的喉舌和工具,要多方面获取信息,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建议大家多看看明慧网上的真实新闻,你就会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