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错怪大法到走入修炼、讲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七十六岁,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开始修炼大法。此前对大法有很强的抵触情绪,原因是女儿九九年刚刚修炼大法,迫害就开始了,她几次被抓、被打,最后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被送回家。每次女儿被迫害,我知道后,哭的死去活来。后来女儿经常给我写信讲真相,讲被迫害的经过。这时我恨邪党的残忍毫无人性,但还是错怪大法。

二零零五年,女儿第一次到南方来看我,给我讲了好多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神奇、美好,我也看到了女儿身心的变化(以前她做过一次大手术身体非常不好,而她脾气也非常暴躁)。但我思想仍不肯转变,不管她怎么讲我从来不表态,她知道我不相信,临走时告诉我一句话说:妈,你记住有难的时候,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管用。我当时根本没往心里去,她还给我留下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大圆满法》。

走入大法修炼 一身病全好了

零六年十二月我得过一次尿路感染,输了三天液,吃药二十多天才好起来。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夜里一点半起来上厕所,痛的很厉害,一看马桶里全是血,知道是尿路感染又犯了,并且比前一次要严重。老伴急的没办法,要起来去给我买药,可大冷的天去哪买呢?我说算了吧,忍到天亮再说吧。“忍”字一出口,想起了女儿告诉我的九个字,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默默念起来。我觉得最多也就念了五~六遍就睡着了。一觉醒来一点事儿都没了,好象夜里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我真的心服口服了,马上找出大法书来开始学法,对着镜子学炼功动作。我从小体弱多病,整个消化系统从上到下没有没病的地方,最主要的是腰椎底卡关节习惯性错位,一犯病躺在床上,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三个月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真是生不如死。修炼大法四个月,在不知不觉中,一身的病全好了,尤其是腰再没有犯过病,身体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

当时一个人在家修炼,对师父的法理认识不清。这时老伴又得脑血栓瘫痪了,儿子是军人,没时间照顾,女儿就把我们俩接到了她家。在她家,我接触到了一些同修,看到了大法的资料如《明慧周刊》等,和女儿一起炼功,不正确的动作得到了纠正,觉得自己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只是老伴不能离人,一直没有走出去讲真相。二零一三年二月老伴去世,没多长时间,儿子就把我接走了,到了那里,修炼环境一下变了,在家里不能公开学法炼功,只能自己关起门来学炼,更别说出去讲真相了。

在讲真相中提高心性

二零一四年五月底,女儿又把我接回了她家,我感觉自己有很强烈的讲真相的愿望。在师尊慈悲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带动下,我终于真正走上了讲真相、救众生、兑现史前誓约之路。

在讲真相中,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什么样的事都能碰到,真的是提高心性升华自己的大好时机。一开始碰到不顺心的事,不爱听的话就守不住心性,比如有一次给一个东北人讲,开始他还听,突然他一反常态,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我怎么解释都不听了,我的争斗心一下子就起来了,气呼呼的跟他说:“咱们走着瞧……”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这时师父的一段话出现在我脑子里:“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转法轮》)。我意识到自己错了。

到家,女儿帮我向内找,我才知道是我讲的方法不对,最主要的还是没有修出慈悲心来。从此以后,我就经常向内找,每次讲真相回来都把当天碰到的事从新想一遍,自己解不开的就和女儿共同切磋,找到原因下次就做好。以后再遇到难题就知道用师尊的法来衡量,就知道如何去做了,而且越做越得心应手。

“你是警察你怕什么?”

一次和女儿女婿随团去旅游,整个景点就我一个人岁数最大,因路滑领队的不让我去爬山,说路很难走,有独木桥、有索道在壁上攀登,太危险。当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在大伙面前证实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于是我脚步很轻快的走在前面,很多人都在看我。

正走着,遇到一个警察,他主动和我说话,问我多大岁数。当我告诉他年龄时他非常吃惊,说他媳妇才50多岁,刚走了一段平路就腿疼的不能走了,在下边等着呢。我问他:你看得出我曾经是半瘫痪的人吗?他说看不出。我就简单讲了我以前的情况,他问我怎么治好的?我说是炼功炼好的,他问什么功,我说法轮功。他一听就蹦了起来,我按住他问:“害怕了?我都不怕,你是警察你怕什么?”他赶紧说:不怕不怕,你说。

我就讲了我是在什么情况下炼的功,身体的变化。我还告诉他法轮功师父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中的好人,他边听边点头。还给他讲了4.25万人上访,天安门自焚,贵州藏字石等等。还讲了《公安部通告》、《民政部通告》,还有公安部颁布的《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认定了14种所谓的邪教,没有法轮功。所以这些年对法轮功的打压是错的,是犯罪。他也都点头认可了。这时他女儿喊他去照相他就走了。虽然没来的及给他做三退,但我想他明白了真相也会做出正确选择的。

“我回家马上就看,谢谢你”

还有一次我和三个同修一起到郊县农村讲真相,有个60多岁左右的男子骑电三轮车带着他老伴冲我走来,当地同修小声说:他媳妇过去修大法,打压后他不让炼了。我走上去送他神韵光盘,他问是不是法轮功的?我说:“是,现在只有法轮功在救人。”他立刻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并推上三轮车就走。

我一手抓住他的车把,一手按住他的胳膊,轻声叫了一声:“老弟,不要再固执了,清醒点吧!你看那些高官纷纷落马,从表面看是贪腐,实际都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李东生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边说边将《善恶有报》的小册子递到了他的手里,他好像是下意识的接了过去。

我跟他说:“两个人打架,你给劝架还得听听两个人的理由,这么大一件国家大事,你怎么能只听一面之词呢?”接着我滔滔不绝的讲了二十多分钟,他静静的听。我感到是师父在加持,是大法的威力在震慑着他。

我一边讲一边把带的所有小册子与“三退与平安”的单张连同神韵光盘一起放到他手里,他接住后说:“我回家马上就看,谢谢你。”整个过程,他媳妇就坐在电三轮车上一言未发。

我觉得现在的世人真的都是在等救度,师尊已经都给我们铺垫好了,就等我们去做,只是我做的很差,离要求相差太远。今后我要加倍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让师父放心。

个人经历与一点感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