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走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社区居委会是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基层单位,警察要绑架谁都要通过社区居委会。我居住的社区居委主任和片警,是配合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最积极的人,我三次被绑架都是居委主任亲自带警察上门干的,但我每一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来了。

这三次绑架的经历使我体悟到正念正行讲清真相,只要正念足,邪恶自灭,就恶不起来。下面举我最后一次事例:

二零一一年七月,社区片警和居委会主任突然到我家,发现我们还在学法——因为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学法,大法书籍都在书架上摆着,老伴看的《转法轮》就放在床头,他们看见后叫来两个刑警,拿走了我的笔记本电脑、大法经书、师父法像,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后关進看守所。

这一次我一点怕心没有,感觉怕的物质在前两次反迫害中消掉了很多。我想,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救人是我的责任,心里装着法怕啥。邪党警察敢来行恶,对我来说从表面看是件坏事,实质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那就是去邪恶黑窝讲真相,解体和清除邪恶。警察也是受害者,大法要救度所有能够救度的人,他们行恶是因为他们背后有邪恶因素控制着。

我先被劫持到派出所,我就在那里发正念,清除警察背后一切邪恶因素,跟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不想听,躲避不敢见我。后来我又被劫持到看守所,我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世界都知道!”周围的警察都听到了,有的警察故意说:我怎么不知道?我说:这次我讲出来了,你不就知道了吗!

在那里我看到,只要是被送到看守所来的人,都必须体检,当然我也不例外。我想,我与他们在人格上是不同的,我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同时按照“真、善、忍”来救人,讲完真相后我还要到别处讲真相的,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他们怎么样把我送進来的,还必须怎么样把我送回去。

我在里面发正念,清除那里一切邪恶因素,并请师父加持我。他们量三次血压,高压都是超过220/hg。看守所所长来到我面前对我说:你不是炼功身体没病吗?怎么血压这么高?我说:是你们不让我们炼功才高的,我要炼功是没有病的,是你们造成的。他听我这句话后,就说了一句:“那你现在就在这里炼吧。”然后就走了。其实他已经明白大法是超常的了。因为我心中装着法,正念足,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当天就把我送回来了。

居委主任和辖区片警前几年总想“转化”我,经常打电话或上门骚扰。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保住自己的饭碗,总想把我送到看守所才放心。可是当他们看到我三次都轻松从看守所回来后,不得不放下恶意算盘。

居委主任我跟她讲过几次真相,没见她态度好转。有一次我对她说:现在假货很多,你愿意要真的还是要假的?有人无故打人骂人,有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说哪个善哪个恶?你选择哪个?她不说话扭头就走。不久她骑自行车腿被摔伤了,走起路来一瘸一瘸的。我对她说:你相信大法好就会好的。她不相信。但她从此以后不敢对我说炼不炼法轮功的事了。

社区片警我跟他说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他明白一点了,从此不再骚扰我了,还打电话对我说:你在家炼吧。现在我的修炼环境比较宽松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