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满城镇农妇杨志玲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满城县满城镇城北村杨志玲是一个老实、不怕吃苦、能干体力活的农家妇女,一到桃子成熟季节,就去神星等地装桃挣钱,供儿子上学。她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多次遭骚扰、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再次被绑架,劫持到在石家庄女子劳教遭受迫害。

一、多次遭骚扰、非法关押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满城县城关镇城北村邪党书记李久恩、妇联会主任张淑仙二人经常到本村法轮功学员杨志玲家骚扰,失去理智的逼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有时伙同警察非法闯入她家,恐吓威胁她说:这几天形势紧,你别出门,在家呆着等等。他们二人不深入了解法轮功是什么,听信邪党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每到邪党的敏感日,一次不落的去她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春天,杨志玲正在家干家务,满城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张振岳等人凶巴巴地非法闯入她家,张振岳阴沉着脸问:有人给你送过东西没有?(指大法资料),她回答说:没有。他又蛮横地问:你还炼法轮功吗?杨志玲真诚的告诉他: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不干坏事,犯什么法?张振岳立马翻了脸,指使手下把她强行推拽上警车,绑架到北关第四警备区。张振岳他们妄想让杨志玲说出别的法轮功学员。这伙人对她進行非法审讯恐吓威胁的逼问她:满城县还知道谁炼法轮功、经常和谁联系、你从哪儿学的,不说就不让你回家等等。杨志玲看出他们的邪恶本质,她不配合他们。这伙人又发疯似的把她用车拉回家,像土匪一样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找到,就又把她拽進警车拉回警备区。张振岳用手机把她丈夫叫来了。她丈夫不分青红皂白见到杨就破口大骂。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在一旁扇风说:她说了,不死就得炼,只要有一口气就得炼。她丈夫听后上前狠狠打了她几个耳光,她的脸被打得通红。在邪恶的高压下,杨志玲始终按着“真、善、忍”的要求,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被非法拘禁在警备区,到了后半夜,赵玉霞一伙人逼她在被非法审讯时的所谓笔录上签字、按手印,才让她回家。

回家后,赵玉霞、张振岳又指派杨志玲丈夫在家看着她,不许她丈夫上班。她丈夫把怒气撒在她身上,整天骂人说脏话,不许她出门,不许与别人接触,不许学法,不许炼功,整天见不到他的好脸色。后来,丈夫出去打工不在家时,她家门口不远处老有警车停着监视她,她出门办事时,车里的人龇牙咧嘴瞪着大眼睛盯着她,在后边紧跟着她。有时那伙人故意用车在前边拦截着她,她不与这帮人一般见识,就绕开他们走。那几年,外面有人蹲坑监视,丈夫被邪党谎言蒙蔽太深,总是拉着脸找茬打骂,使她精神上受到很大压力。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杨志玲去大册营亲戚家装桃子挣钱,结果没有活了,正准备回家种菜,村干部李军、冉新元、李文乐胁迫她儿子领他们匆匆找到她亲属家。冉新元说:我们找你来了,快跟我们回家,哪儿也别去了。她知道他们不怀好意,不配合他们。这伙人就强制她回家。回家后,冉新元布置本村人王春、李文乐、李军三人在她家门口看守。冉新元对杨志玲说:你别出门了,在家呆着。杨志玲质问他:我不出去挣钱,我们花什么?冉新元没有回答,立刻给城关镇派出所打电话。不一会儿,一辆警车就到她家门口,车上下来五、六个警察,这伙人二话不说就冲進她家,像土匪一样把屋里翻了个遍,把指导她修炼的大法书、救人的光盘、护身符全部洗劫。几个恶警连推带搡非法绑架了她,连东西一块儿劫持到城关派出所。一个三十多岁、瘦高个、长脸的警察对她像犯人一样非法审讯:你那东西哪来的?谁给的?经常和谁联系?你还炼不炼?等等,还不干不净骂脏话,做所谓的笔录。一轮迫害完后,就将她关在一间房子里,还有专人看守,上厕所都得说,还得有人跟着。恶警又拿照相机非法照相,奇怪,他们左照右照折腾了半天也没照成。

第二天,恶警把她劫持到县看守所继续迫害,在看守所国保大队恶警到看守所非法审讯三、四次,为了达到他们邪恶的目地,在非法审讯时还做了所谓的笔录,还把在她家抢走的大法书、光盘和护身符做所谓的犯罪证据,还拉了清单,逼她在清单上、笔录上签名、按手印。看守所管教也追随邪党迫害她,一个副所长、五十多岁、长脸,欺骗她说:你在这张纸上签个名。她拿过纸和笔随手写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这个副所长一看,气得够呛,气呼呼地说:你不签名,还写这个。看守所受“六一零”指使,進一步迫害她,逼干活“扎花”,后来,她要求无条件释放,就反迫害绝食三天,看守所管教递给她一份所谓劳教书,当下她就撕烂扔到厕所里去。

绝食期间,贾瑞芹恶狠狠地说:不吃就灌。第三天,看守所人员欺骗她:快收拾东西,送你回家。拿东西走到大铁门外一看,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门外,一个胖子说:上车送你回家。她说:我家离这儿不远,我自己回家。一个人说快上车上石家庄。她才明白,我上当了,这是邪恶耍的花招。车上连司机三人,两人分别坐在她左右。车开出不远,她就开始呕吐。这伙人把她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在石家庄女子劳教遭受的迫害

(一)关禁闭

杨志玲被非法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一進劳教所就被一女狱警,高阳县人,二十多岁中等个,指使普教把她非法关在一间小屋里看着她,里面还关着一位拒绝转化的深县大法弟子。这个普教看着她俩。每天逼她们一个姿势坐小板凳,不让动、不许说话、不许随便上厕所,除半个小时吃饭外,晚上坐到十一点多。她一连被折磨了十多天,致使两腿肿胀、腰酸、屁股一挨小板凳就火辣辣的疼。

(二)强迫转化

为逼迫她转化,她被弄到攻坚组,每天由两个犹大(其中一个叫贺银书)看着,不许随便上厕所,不许与人说话。一次,她肚子疼要去厕所,贺银书不让去,她坚持不住跑着去厕所,贺银书在后边紧追。贺银书等人还不分白天黑夜强迫她面对墙,站直不许动,站得她两腿、脚全肿了,腿肿的一按一个坑,有时两脚麻的失去知觉。狱警还变换方法给她洗脑:逼她看有歪理邪说的录像。恶人诬陷说她不顾家、不管孩子,她义正词严地说:“是你们非法把我关在这里不让回家。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往哪转。”

恶警指使七、 八个犹大天天围着她灌输歪理邪说,乱编故事迷惑她,拿出大法书中的一段讲法断章取义乱解释,并威胁说:“你不转化就加期。”狱警甚至恐吓她说:“再不转化就枪毙你。”她在“攻坚组”被折磨了二十四天。犹大并天天向狱警汇报她的情况。在头脑迷糊的情况下犹大趁机连哄带骗拿出四份所谓“四书”,她一言,你一语催她照抄。抄的过程中,她脑子一会儿清楚,一会儿迷惑,清楚时流着泪觉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犹大们却在一旁奸笑着说:快抄吧,写完了早回家。

(三)强制劳动

几天后,杨志玲被分到大班强制做奴工:穿筷子、叠浴帘、做各种蔬菜籽袋、装蔬菜盒子。都给任务数。 完不成任务就得加班。每天中午只让休息一小时。为了赶“任务”,有时中午不让休息,晚上加班到十点。每天晚上七点还得被强迫看邪党的新闻联播,强迫写观后感、思想汇报等。

二零零九年八月,杨志玲在劳教所经受了一年多的精神折磨和身体迫害后,拖着虚弱的身体离开了这座人间地狱。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号下午,杨志玲正在满城县棉纺厂车间干活,棉纺厂厂长叫她出来一下,她跟着出去见,棉纺厂院中有四名不认识的男子。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大眼睛,个子不太高;还有一个拿瘦高儿,还有两个胖的。那个瘦高儿拉着脸说;你叫杨志玲吗,为信仰的事,跟我们走一趟,杨志玲说;我不去,我还上班哪,你们有证件吗?瘦高儿的人拿出一个小本晃了一下,其他人一拥而上推拽進车里。杨志玲质问他们:你们把我拉到哪去、回答说,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不法人员直接把她绑架到满城县公安局。她们下车后,瘦高儿的人开车回棉纺厂非法闯進杨志玲的宿舍,把她所有大法书,光盘,资料等东西全部抄走。国保大队以李党为首把杨志玲弄到公安局四楼,绑架她的那几个人对她非法审讯,逼问她这些东西哪来的、谁给的、经常和谁联系等,她不配合,这伙人妄图迫害她,连哄带骗、威胁,还作所谓的笔录。她为了不让这些被邪党蒙蔽的世人再对救人的大法无知犯罪,始终不配合他们说任何口供,用平和的态度讲真相。这些人正邪不分,逼她在所谓的笔录上签字、按手印。这伙人就失去理性拽着她的手连续按几个手指印,然后又狠狠的拽着她的手按了整个手掌正反面的大黑手印。有人还说,按完了就行了,这伙人行凶逼供到天黑。

他们有了所谓的大黑手印,就当作迫害她的把柄,马上把她转送到南韩村法医医院强行检查身体,量血压,做B超、抽血。她一直抵制他们的行为。她被迫害到这种程度,还没忘记讲真相救人,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真相。迫害她的警察阻止她讲真相,就把她劫持到满城县拘留所非法关押。

非法关押十天后,杨志玲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才回家。回家前拘留所还强行逼她在五六张歪理邪说的纸上签字、按手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