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回家之路

更新: 2018年03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日】我是二零零九年才得法的新学员。我得法前身体不好,自从腰扭了以后,什么重活都不能干了,四个白吉馍饼子拿着都费劲,走上一百米都想把它丢了;勉强做完饭,得休息十分钟才能去吃饭,还有痔疮、月经不调,季节性过敏性鼻炎。而这些久治不愈的顽疾,竟然在我看过一遍《转法轮》后,就奇迹般地都好了,我终于体验到了没病一身轻的状态。得法后,我知道了我是从哪来的,为什么来当人,将来回到哪里,把我从小到大的心里疑惑都解开了。我下定决心修炼,跟师父回家。

得法后,我知道了师父让我们救人,是因为宇宙到了末劫,人类要有大难,尤其中国人,受中共邪党的谎言洗脑、仇恨大法与大法弟子,需要我们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人,使中国人能平安度过劫难。讲真相,救众生,是我们义不容辞责任。知道了这些,我就义无反顾的走上了讲真相救众生的回家之路。

到公检法讲真相

在我修炼一年多的时候,我的家人被警察绑架。我就上县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大队、检察院、法院、信访办讲真相,讲得公安局长见到我就跑。我到法院发辩护词,从院长到各个科室都发。在县委大楼的政法委办公室,我给办公室主任讲大法真相,办公室主任给国保大队队长打电话问:“法轮功到底有没有罪?”我在这边就对着话筒说:“法轮功没罪。”讲到最后,办公室里一个人说:“我们知道了法轮功没罪,是好的。”主任说:你走吧。

我还在县信访办门口、县委大门口、法院门口给过往的行人发我的辩护词、讲大法真相、劝人三退,我没有想案子的结果,只想着按着师父说的去做。每天早上八点,背着《洪吟》中的《怕啥》就出发了,见到人就是讲真相,什么也不想就是讲,师父就把有缘人带到了我身边。有的人一听我讲的真相,当时就表示三退。在公安局、法院、检察院里讲真相时,都有人表示愿意三退。一次我在路上碰到检察院的一个检察官,他听过我讲真相,结果我一劝,检察官就点头答应三退了。那一段时间,几乎是讲了就退。

那一时期我上午讲真相,十一点往回走,下午在家学三讲《转法轮》,晚上学师父的各地讲法和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感谢明慧网和开发翻墙软件的同修,还有那些经常给明慧投稿的同修,那些修炼文章,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谢谢同修们。

一路就喊“法轮大法好”

当丈夫被绑架后,我就承担起了资料点的工作。我当时就只会调出文件打印小册子。但是我知道上天地行网站,于是我就上天地行,在那学会了下载文件、视屏镜像,学会了做系统,学会了维修打印机。后来大资料点的同修知道了我在做系统,赶紧跑来告诉我说,还要打补丁。他们说:你真敢干,什么都不会就敢干。我说:“不怕,当我不会的时候,师父会教我。”确实是这样,经常当我一筹莫展、搞不懂时,不知怎么的就做成了,我就知道是师父在管我,让我做成的。

后来,我们当地大部份同修就又走到一起,我就担起了供资料的任务。但是由于长期做事心强,没有实修,学法也少,在强烈的显示心、攀比心、证实自我的心及利益心之下讲真相、发资料,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我在讲真相过程中,因遭人恶告,被协警绑架到刑警中队。

迫害发生后,我就是讲真相,见到过往的人就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警察叫干的任何事情,当他们硬按着我要照像时,我就告诉他们照相机会坏的,后来果然坏了,他们就又换了一台,还是没有照到。

他们问我资料是哪里来的,我就告诉他们,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会说假话,所以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因为我不能害你们,我谁都不能害。他们竟说:让我害他们吧。我就说,我师父不让我害人,所以我谁都不害,我谁都不会害的。

这一次大漏,是我许多人心导致的。晚上十点,国保副队长拿着我的MP3放,就听见师父说“显示心”,我一听就明白了自己有显示心,是我的人心招来了魔,差一点就毁了资料点。我这个笨弟子不会修,不会找,师父就这样巧妙的点化了我。谢谢师父。

半夜两点多去医院体检时,我只要见到人,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国保警察在迫害法轮功,一路就喊“法轮大法好”。到了看守所后,警察让我在车上等了二十多分钟,最后看守所说不收。第二天中午,我在师尊的加持下堂堂正正地回家了,進家正好差五分十二点发正念。

不配合邪恶

去年四月份,我去监狱看望丈夫,刚進候车大厅时,还没过安检,警察看到我的票就把我扣住了。后来,地区铁路公安处国保把我弄到地区市,我还是一路上见人就是“法轮大法好”,到了地区我就给他们讲,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讲李东生已经被双开,周永康已经被控制。他们不听,不听我也讲。他们想让我坐审讯的椅子我不坐,五个中年男人硬是没有把我摁進去。没办法,他们只好说,算了,让她随便吧。我就在地上打坐。

后来他们带我去地区医院体检,我还是见人就喊“法轮大法好”,人们都看我,我就大声喊,见到医生就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脸都烧破相了,装汽油的塑料瓶不着,小女孩气管切开四天能说话,有的大夫听了我的话直点头。

后来他们还是把我关進看守所。看守所女政委见我就说:“听说你是个好人,是个好媳妇,好老婆,都夸你。”我说:是呀,这么好的人让你们关起来,你说这个党能是好的吗?请你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她不让我说,派了两个犯人把我上后铐,吊在院子里的铁栏杆上,两脚勉强着地,那天太阳很大,吊了有半个多小时。在这期间我就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唱大法弟子歌曲“为你而来”。这时男所长来了,他让人把我放了下来,要和我谈谈,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听说你人不错,干嘛炼这个?”我跟他说:“法轮大法是佛法,请你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他说:我见过比你还坚强的,我就不信你比他还强。他就让人又把我吊起来了,还说吊高点。这一次只能脚尖着地了。当我在太阳的暴晒下,再也喊不出声、唱不出声很难受时,我脑子里闪了一念,万一我忍不住怎么办,我立刻否定它,不承认,我的一切只有师父管,都交给师父了,我什么都不想,脑子空空的。这时就听那个所长说:把她放下来吧,把她送去监室。我一听就知道是师父救了我,谢谢师父。

到监室后,晚上收监时,我不报数,晚上每两人一组值班,我不值,只要是里面的要求的我全都不会干。第二天,就有犯人不干了,质问我为什么不值班、不报数。我就笑着说: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没犯罪,所以不值、不报。气得里面两个岁数小的直给我脸看。我不在乎。狱警给我铐了前铐,上厕所不方便,不能清洗换衣服。后来他们都劝我,让我排队报数,说报了数就会给我的铐子打开。我都笑着对他们说:我不会报的。第七天上午十点,就听见外面狱警叫我出去,什么也没说就把我的手铐打开了。一屋人都很惊讶。我告诉他们,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不报数、不值班,就讲真相、背法、炼功打坐,狱警什么也不说就打开了手铐。他们说:“法轮功就是不一样。”从那天起,我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没人管。

这个看守所让犯人做小玫瑰花,十二个组成一把,每人一天做十八把,再给牢头做两把,共计二十把,每天都很忙,把值班的时间用上才能做够,很辛苦,反正我呆着也没事,就帮着我的老乡做,后来她们都让我帮忙做。牢头见就不高兴了,让每一组交给我两把花。等到吃饭时,我就找牢头说:你要给我任务,我就什么都不干。她一听赶紧说:“不是给你任务,不是给你任务,我知道了,你是只要这里规定的一概不执行。”我说:“是。我师父告诉我们,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所以我不会配合。”当狱警叫犯人去滚手印、去抽血时,我都不动;叫我去问话时,让穿囚服、报名,我都不执行。

当铁路国保第一次在看守所提审时,因我不坐审犯人的铁椅子,看守所的一狱警抓着手铐使劲把我按進椅子,我回头就厉声质问那个狱警:把你的名字报上来,你敢不敢说?吓得他赶紧跑,回过头,我就对铁栏外面的国保说:“这就是你们干的好事,把好人弄到监狱,李东生已经被抓,后面是周永康,你们将来怎么办?”他们都不吱声。这时看到他们拿来的录像机和照像机進来,我赶紧把头低下趴在椅子上,再也不抬头、不说话。就听一国保说,他的手机打暴了,国外、国内的都有,他不听。听到这些我很欣慰,心里直说谢谢同修。他们问什么我都不理,心里只记得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他们耗了两小时,已过十一点半了,他们见没有办法让我回答,就收工走了。

第二次他们来,我就坐在那个椅子里,他们问今天怎么坐了?我不理他们,我把头一趴什么也不说,他们一看没戏,过半小时就走了,临走我告诉他们: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这样对你们不好。

第三次提审,我進去一看,是个没见过的老头,我就问他:你是哪个单位的?国保?610?政法委?他囔囔说不是,我问那是哪的?他小声地说是市局的。这时我见好几个人拿着照像机和摄像机進来,就赶紧把头埋下,再不出声了。進来的小伙子说,怎么不说话,老头说:说呢,一進来就问我是哪个部门的。那个小伙子见状,就挑逗我让我给他讲真相,跟他辩论,总之就是想方设法让我跟他说话。他们叫来看守所女警,问她我在里面说话吗?女警说:说,说的都是法轮功的事。他们见没办法,半个小时就回去了。当我侧着头站起来时,用余光看到他们拿着照相机时刻准备拍照,我迅速扭头背对着他们说:“610”头子李东生已经被抓,下一个就是周永康,你们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当我往回走时,见干活的人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跟他们讲自焚是假的,让他们在外面三退。

在三十天时,又把我叫出去,这回没有那么大阵式了,只有两个人,一个老头,一个女的,我平和的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那个女的说是铁路检察院,我问她那老头是不是起诉科长?她就点头。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邪党活摘器官的罪行、李东生、周永康遭报,还讲某县检察院起诉科长遭报应的事。我说:我希望你们是自己做出的决定退出,而不是我让你们退出,这样对你们是有好处的。

后来对他们的讯问我都拒绝回答。最后那个女的说:那就这样吧,你回去吧,我们走了。

狱中讲真相救人

监室里面有十二个人,我觉着她们都是那么熟悉,好象都认识。牢头问我叫什么?我说:什么都不能告诉你,你会向上面汇报的,那样就害了你,不会告诉你的。我告诉她们: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没儿罪,我这是在被迫害,我就给她们讲大法真相,给她们唱大法弟子歌曲“为你而来”,唱“法轮大法好”唱“得度”。平时我是一个唱歌跑调的人,但在那唱的还挺好,没怎么跑调。

我到了这间监室后,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有一个东北人是一个大公司经理,警察把她们搞的电子商务说成传销。我告诉她现在到处都是电子商务,她说她问检察官为什么冤判她,检察官说:你挣钱了就不行,就得弄你。气的她大骂共产党。她跟我说她以前炼过大法,后来忙生活就放下了,她本来已经判下来了,她不想上诉,后来家里人非让她上诉,她就上诉了。自从见到我后,她知道为什么上诉,就是为了等我。她说:师父真慈悲,没有忘了我,派你来提醒我。她说这次進来值,能遇到大法弟子,如果在外面,只想挣钱风光了,到哪里能遇到大法弟子,这一趟真值。她要我把师父的《论语》默写来,她要背,不能再忘了。她也要劝三退,我给她说了这屋里还有几个没退,她就利用晚上值班时,把那几个给说退了,在我出来之前,她已经把《论语》全都背下来了。

我发现那里的犯人浪费粮食,吃一个馒头扔一个。我看到后就不让他们扔,我顿顿吃她们剩的。他们见了就说:“大姐别吃剩的了,吃新的吧。”我就告诉他们我师父如何珍惜粮食,不浪费一点粮食,浪费粮食要遭天谴,不能因为恨共产党而糟蹋粮食。他们见这样,渐渐的都好多了,大多都能吃几个要几个。

通常我盘腿坐在床上一边帮她们干活,一边给她们讲真相、讲修炼的故事、教她们唱大法弟子歌曲。有一天我没说话,牢头在那头与周围的几个人说话,有人不爱听,就对我说:“大姐你给我们讲法吧,听法舒服。”我说:“好,我给你们讲法。”话一出口,我就意识到我错了,赶紧说:“我讲不了法,我知道我为什么進来了,其中就有一条乱法——解释法,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他们说:至于吗?这么严重。我说:“修炼是很严肃的事情,师父看我不悟,通过你的嘴点化我,让我知道我的漏在哪。”

我经过一次次的魔难,知道只有百分之百的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就没有问题。好像在第五天时,我就想:我把一切都交给了师父,什么都不想,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都不承认,什么家里、孩子,什么都不想,不动心,一切交给师父,让回就回,让在这就在这,从现在开始我的一切都属于大法。

这样,我在那里面每天什么都不想,就给她们讲真相修炼故事、传统文化、讲做人,我把《洪吟》中的《做人》默写下来,给一个六十岁的诈骗犯,她虽然六十岁,脾气暴躁很厉害,自从她开始背《做人》后,人有了明显的变化。

我進这监室没几天,就有人偷偷跟我说:大姐,从你来了以后,这个屋变了,变得祥和,牢头也很少骂人了,你来了真的是我们的福音。后来牢头都说:大姐你真的是我们的福音。经她们一说,我发现她们的确是变了,头两天她们互相骂,互不示弱,后来很少听到了。当我有时说话嗓门高了,牢头就会说:大姐你大声说话了,不祥和了。我赶紧说:哦,我错了。马上就小声说。有一次,我给院子外面犯人讲真相,牢头又说:大姐你声音太大了,不祥和了。我说:“讲真相就得大声,就得让大家都听见,不能小声。”她就不说话了。

走出看守所

第三十七天晚上八时,女警突然叫我出去,要检查我的身体。我说:我好着呢,没事。她说:你不让检查你怎么出去呀?我一听高兴地问:放我出去?她说是。我欢喜心一起,就忘记了师尊不让配合的法了,让她意思了一下,就算看了。到了外面门口让我签字,我不签,看守所的人说:你不签,我也不好交待呀,我这少了一个人,我得有交待呀。我一听人念上来了:也是呀,得让人有个交代。我就签了字。

出看守所回家,走到半路我反应过来了:我不该签字!我如果不签字一样能出来,师父让我回家就一定能回家。唉,我的欢喜心害了自己。我的执着心太多了,这样一个弟子师父都不放弃,呵护着我,让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回家之路。我只有精進实修,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来报答师尊的苦度。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