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回大法中 修好自己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我是二零零九年三月份从新走回大法的弟子。五年多的修炼历程,我的生命在法中升华,尽管走的磕磕绊绊,里面却倾注了师尊无量的慈悲、精心的呵护,以及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一、从新走回大法中 多学法

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与大法结缘的。当时本单位一同事送给我一本《法轮功》,九六年通过这位同事又请了一本《转法轮》,由于悟性低,两年下来也没完整的通读两遍,潜意识中,把大法当成祛病健身的气功。因为自己体质弱,经常感冒,炼炼功三天肯定就好了。后来调离原单位,功也不炼了。

二零零九年由于几种病缠身,我萌生了再学法炼功的念头,于是我找到一老同修把师尊大法书按时间顺序借来通读,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震惊了:大法不是普通的气功,是真正的修炼。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更大的使命。

那一段时间,心里就是渴望能有更多的时间学法,拿起大法书就不愿放下。还把《洪吟二》抄写下来背诵,每天学法泪水总是不断的流,时常对书中师尊的法像说:师父啊,无论前面有什么大关大难,弟子再也不会离开大法了。

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过好家庭关

从那时起,每天学法都是洗净手双盘恭恭敬敬的学法。紧接着家庭关就接踵而来。我是做媒体播音、主持工作的,在本地区以至省内同行业中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丈夫是副处级领导干部。看我每天工作之外就是在家学法炼功,每天关注的电视节目不看了,外面的应酬推辞了,一度热衷的摄影、不离手的相机搁置不动了,对我大发雷霆,甚至抢书、抢MP3来阻止我学法炼功,说我这样下去会把自己搞的身败名裂,而且也会影响他和孩子的前程。

我经常对他讲大法和师父蒙受不白之冤,并讲江××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欺骗世人的。告诉他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你看我炼功时间不长原先的老胃病、妇科病和久治不愈冷空气过敏导致的咳嗽都好了。这么好的东西谁能放弃呀!

迫于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打压,他心有余悸,时常借着酒疯回来找我的茬儿,出口伤人,拳脚相加。“你干别的事情他都不怎么管你,本来是件好事,他却老是跟你过不去”[1]。刚开始,面对丈夫的无理打骂歪曲,我强忍着,心里很委屈、很苦。在常人中,我是那种做事谨慎、有条理,力求完美,不让人说出“不”字来的人,所以养成了爱面子心、虚荣心、争强好胜心。

一天晚上,我双盘在床上学法,丈夫在外喝酒回来,看我没理他,冲我骂上了,说你天天不理我,心里光装着你那点儿事,这日子过得啥意思。然后趁我没注意,一脚把我踹下床。我守住心性,向内找,找出自私的心、看不上他的心。认为正法快结束了,自己走回来的晚,把工作以外的时间都用在了学法炼功上,冷落了他。我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向他承认错误。丈夫脾气急、暴躁,特别是一提起我娘家人经常是从老骂到小。我不动心,认为肯定有我要修去的心,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

师父说:“你在常人中舒舒服服的过好日子,你怎么修?你的业力怎么转化?哪有提高你的心性和转化你的业力的环境?”[1]

师尊已经把法给我们讲透了,我们只要照着做,心性就在提高,功就在长。谢谢师尊!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心的容量在逐渐扩大,境界在升华,尽量做到师父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丈夫看到我修炼后的变化,渐渐的他对大法的态度有了很大转变,有时主动看动态网和海外真相媒体上的文章。有几次我没来得及给师尊买贡果,打电话给他,他会选最好的水果带回来,并说:“给师父一定上最好的水果”。

婆家娘家加一起几十口人,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特别是婆家的事,我都张罗在前。每次去看婆婆我都是多干活,少说话。老亲少友、街坊邻居都知道她有个知书达理、炼法轮功的好儿媳。几年中,我利用给老人过生日、乔迁、婚宴、升学等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几十口人几乎都做了“三退”。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其中有四人看过大法书,为以后得法奠定了基础。

三、信师信法 闯过病业生死关

当初放下大法的时候,心里一直有个想法,如果将来身体出大问题了就再去学法炼功。二零零九年年初,我的妇科病加重 ,从本地到省城医院看中医、西医、专家门诊,诊断为子宫内膜增厚,导致长期大量走血,口服、外用药均不见效。这时我想起了大法。通过一段时间学法炼功,这个病及其它病症很快消失,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二零一二年三月,胃又出现不适的感觉,并时常隐隐作痛。到了七、八月份痛劲儿上来,前胸、后背、腹部上下窜着痛。同修建议我多学法、背法、多发正念,在法上多悟悟。因带着强大的执着,结果都无济于事。

师尊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3]。

由于当时所在的层次,理解不了这段法的实质内涵,特别是师尊有关病业方面的讲法领会不深,没有在法上提高上来,加重了邪恶对我身体的迫害。体重也由近一百二十斤降到了不足百斤。丈夫看到我日渐消瘦的身体很是担心,我说没事。嘴上说没事,但心里不稳。

师父在讲法中说过:“修炼中正念不强就关过不好、会持久,而且达不到正念强也会使信心受挫折”[4]。

在持续半年过不好关的情况下,丈夫沉不住气了,强行带我去了省级医院,检查结果一出来,家里乱作一团,需做手术。由于部位特殊手术没把握。于是家人又联系上北京协和医院。这些是我后来知道的。

一天,丈夫对我说:有项检查医院确不了诊,得去北京一趟。我说:去哪也治不了我的病,我得回家。丈夫不依我,说火车票已经买好了晚上就走。这样又强行带我去了北京协和医院。这时我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躺在病床上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当初就是认为学大法就進了保险箱了,就不会有病了;有依赖同修帮发正念的心,认为自己发正念能力不够;有怨恨同修没尽心尽力帮我的心;最严重的是思想业力时时控制着我,加强了“病”的想法,难以摆脱。于是,我发正念彻底清除它们。

做各项检查前,我在心里求师尊加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去留由师尊决定。完全放下了生死。因这一念符合了法的要求,结果每次检查结果出来都有转好的迹象,也一直没有施用任何特殊的药物。入院头一周,每天做一次血常规检查,正常人血色素在11以上,我的血色素在6.2、6.3,最低时降到5.6、5.8。按大夫说,一般人血色素降到这种程度就得施行抢救了,而我当时只是感觉头眩晕,补充了一些血浆。大夫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记得在做一项肺活量呼吸功能检查时,一张写有我名字的卡片上清晰写着,病症:“十二指肠腺癌,巨大深度溃疡”。我没动心,并立刻否定它:一切都是假相。看到同病房老阿姨胃切除手术回来痛苦的神情,我流泪了,感觉做人真是苦啊!也更坚定一定修好自己和师尊回家的心。老阿姨的丈夫见我流泪安慰说: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得病啊,很快就好了。你身体恢复恢复,也得面对这一关。我说:我身体恢复恢复就回家了,我没有这一关。他冲我苦笑着摇摇头。

因一段时间吃不下东西,住院期间,除每天注射脂肪乳、氨基酸营养液补充虚弱的身体外,我都双盘在床上背法,背《论语》、背《转法轮》中“主意识要强”[1],背得最多的是《洪吟》中“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5],“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6] 来加强自己的正念。同时不忘自己救人的使命。

我给同病房患者及做各项检查时遇到的有缘人讲真相做三退,并告诉她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同病房的老阿姨因明白了真相,退了党,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了福报,出院前的病理检查结果,癌细胞不见了。一个月零四天,老阿姨还没出院,我却带着十七个人的“三退”名单,没做任何手术平安的出院了。

回家后,我每天大量学法炼功发正念,走出去证实法。五套功法由每早一遍到晚上增加一遍,抱轮由半小时增至一小时,家务活也不依赖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身体得到很快恢复,向家人和世人再次证实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照顾我的姐姐也走入了大法中。

四、多救众生 完成史前大愿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7]。

走回大法让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通过学法知道了当初是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使我们成为大法弟子的。走回大法一周后我就汇入了证实法、救众生的洪流中。当时每周只能从老同修那拿到二、三张真相传单,偶尔拿到一张真相光盘,每次看完后再发出去,以便积累一些讲真相的素材。特别是《明慧周刊》上的文章为我在修炼方面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以及证实法、救众生方面的经验、方法。

看到《明慧周刊》登出的“三退”人数离师尊所要救度的人数还有很大差距,加上自己耽误的时间很着急。不久在师尊的安排下,联系上A同修,就是为我与大法接缘的人。在她的帮助下,我家也很快开了一朵小花。那时主要以刻真相光盘为主。这样在上下班的路上、在工作中、在公交车、出租车上给有缘人讲完真相再送上一个真相光盘,把大量的光盘送到单位周围居民区和我居住的小区。

五、给局长讲真相 清除迫害

二零一零年正月十五的前一天,我接到局里通知:正月十五晚上,全市搞一场大型焰火直播晚会,指定由我和另一男播担任此项工作。十五当日是星期天,机关休息。午后我去市委宣传部取直播稿时将随身准备的几本二零一零年《神韵》光盘,分别从门下缝隙放入一楼、三楼的几个办公室里(楼内没有门牌标志)。第二天我到A同修家说起此事,她提醒我,证实法讲真相要注意安全,要智慧,别让邪恶钻空子。我恍然大悟。当时没有怕心,但忽视了发正念,做得不理智。向内找,有不易察觉的证实自己的心,欢喜心,马上去掉它,并心生一念:如果找到我,正好借此机会给他们讲真相。

一个多月后,局长把我找去,几句闲聊之后,话题一转要我把大法书拿来,他要交上去,并说已向市里有关领导作了保证。据他讲,焰火晚会第二天,组织部副部长及几个办公室发现了神韵光盘,然后把这事报给了市有关领导。之后调来大楼内的监控录像,清晰看到了我,都很震惊。我在媒体工作多年,因业务精良、品行好,被业内外誉为“德艺双馨”的新闻人,是本专业学科带头人,全市技术拔尖人才。他们怕这事捅出去,会在社会上引起轰动。于是决定由局长出面找我谈。只要保证功不炼、书交上去,这事就算了结。

我对局长说:你要想看书,想了解大法,我可以借给你。如果不是这样,我就是在害你。然后讲了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和在世界洪传的真相,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我知道,是局长明白了真相。还有我和A同修共同多次发出强大正念:“彻底清除市委大楼背后迫害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操纵众生对大法犯罪的黑手、乱鬼和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起了大作用。

师尊在法中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8]。我们做证实法、救众生的事是伟大而神圣的。作为法中的一个粒子,理智智慧的去做,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众生负责,更是对法负责。那件事情后,我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四个整点都是半小时,每天发正念不低于八次。

给公司老总等做三退

有天下午,一个开饭店的朋友邀我去吃饭,说找几个有身份的朋友聚聚。我看时间还早,就告诉她现在有事,两个小时后过去。在外打了近两个小时的语音电话,为几个有缘人做了三退后赶过去,朋友非常高兴,并把席间几个人介绍给我,除前市党校校长相识外,还有省人大下属一个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党校教授、区政府官员和一个银行的科长。

我曾送给那位校长一份神韵光盘。席间我默默的发正念,请师尊加持,让这几位有缘人得救。不长时间有人提议去KTV唱歌,因KTV大都是歌颂邪党的歌曲,就对朋友说,我还有事到那坐坐就走。这样我利用他们唱歌期间分别让他们了解了真相做了“三退”,又把真相小册子和破网软件送给他们。最后只剩那位老总了,我有些犹豫,讲还是不讲,怎么讲。

稳定了一会儿,我拿着水果送过去对他说,地产业是中国最大的泡沫经济。他认同。之后问他对目前一些高官落马怎么看。他说,政局动荡,什么都不敢做了,人们都在观望。我说这是善恶有报的结果。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会有一个大的变革,每个中国人都面临一个选择。这个选择决定着自己的命运。然后又过渡到“三退”保平安上,这样一个可贵的生命又得救了。

在我讲真相的人群中,有地市级领导,有处级、科级干部、公务员,也有普通的工人、农民、小商贩。凡是能接触上的,都让他们了解真相,拥有未来。同时利用工作之便在各种活动中、各类会议上,把真相讲给有缘人。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推進,我真的感到时间的紧迫。二零一二年年底,我们单位部门整合,我如愿去了一个不用天天上班的部门,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三件事了。我想,这又是师尊的精心安排。谢谢师尊!

现在我每天上午学法,午后拿出两个小时走出去,用两部手机打语音电话,同时带着真相资料,《神韵》光盘和不干胶、破网软件,哪项方便做哪项,每天只睡四个小时的觉,快乐而充实的走在证实法、救众生的路上。

后记

在修炼的路上,我就象一个牙牙学语不会走路的婴儿,是师尊牵着我的手,一步步引导我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最终又把我锤炼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徒,里面倾注了多少师尊的苦心,弟子无从知晓。只明白没有师尊慈悲呵护、点悟和巨大承受,弟子走不到今天。师恩难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坚定〉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