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非法判刑12年 辽宁吴国凤控告首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法轮功学员吴国凤,女,现年70岁,她从1999年起就多次被警察绑架、关押,被迫流离失所两年,2002年被非法判刑12年。吴国凤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受到各种折磨,期间有两个冬天被强迫睡在没有暖气的潮湿水泥地面上。在各种折磨下,吴国凤原来健康的身体出现了各种疾病,到2013年末,在她奄奄一息之际,监狱才把她放回家。至今吴国凤仍被严重的心脏病症状折磨得整夜不能睡觉、呼吸困难。

鉴于前中共头子江泽民是发起对法轮功进行疯狂迫害的元凶,吴国凤于日前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诉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以下是吴国凤遭迫害的主要事实。

吴国凤女士于1995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严重妇科病、胃溃疡、胃下垂、十二指肠溃疡、无消化能力症、脑神经衰弱、化工职业病白内障等多种疾病,万分痛苦,生活度日如年。修炼仅几个月所有的病症都神奇般痊愈了。

1999年7月,江泽民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指使媒体栽赃诽谤法轮功。当年10月,吴国凤依法上访,想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岫岩警察从北京劫持回岫岩看守所(路上就把吴国凤和另外两个大法弟子身上的所有钱都给抢走了,共三、四百元),非法拘留20天,在拘留所里被殴打、电击。办案的警察还说吴国凤她们从北京回来的路费都得吴国凤们自己掏,因为另外两个修炼人没有钱,2000元路费必须吴国凤一个人拿,就从吴国凤单位直接取走了吴国凤的工资。连警察路上去饭店大吃大喝、路过绥中买的三箱绥中白梨(他们都自己带回家了)的钱也都从吴国凤工资里面扣掉了。

回家后,岫岩北门派出所警察天天来家里骚扰。一天晚上一帮警察到吴国凤家把她绑架到北门派出所,所长李凤齐用电棍电嘴、电手及十指、逼吴国凤说出其他同修,吴国凤不从,几个警察又发疯似的拿电棍向她抽打,吴国凤闭着眼睛只听到电棍电的全身火花啪啪直响。长时间的围攻他们已经把吴国凤打的不成样子,怕她死了,又给她打了一针不明药物,后来通知家里人赶快把吴国凤接走。

吴国凤被迫离家出走,后来他们天天来非法骚扰、蹲坑。吴国凤所有的亲属都被监控,包括外地很远的亲戚。这时正是2000年的新年,万家灯火合家欢乐的时刻,吴国凤却有家不能回,所有的亲戚都不能收留,被迫流离失所吴国凤只能在大马路上游荡着过了新年夜。岫岩公安局扬言谁要能抓到吴国凤,就奖赏三万元奖金。这样吴国凤白天只能躲在山上。年迈的老母亲长期被警察无端骚扰惊吓、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导致双目失明。

2000年,2月份警察听说吴国凤在大连,岫岩610、政法委、公安局派大量警察从岫岩到大连不停的追查吴国凤,大连的车站等到处都贴着通缉她的照片。2002年6月19日吴国凤在大连被岫岩兴龙派出所警察梁军等人跟踪绑架送回岫岩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随后岫岩县政府和法院召开了庆功大会,梁军等人还被嘉奖三万元和升职。非法关押期间警察把吴国凤跟死刑犯一起游街,吴国凤一路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警察怪吴国凤高喊,给她戴上重刑犯用的手铐、脚镣。用绳子勒在她脖子上,吴国凤一喊就拉绳子,拉的吴国凤几乎窒息,几次摔倒。

2002年11月,吴国凤被秘密非法开庭,审判时因拒绝供出其他大法弟子,被非法判了10年,当庭吴国凤不服判决又被无端加期两年,被判刑12年。罪名是所谓“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法律没有任何一条说法轮功是×教(那是江泽民和人民日报说的,可他们说的不是法律),而且对吴国凤的非法审判从头到尾也没说出她怎么破坏法律实施了。

2003年7月,吴国凤被送到大北监狱(后来的辽宁省女子监狱)。一开始在五监区,每天都能听到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电击、殴打、惨叫的声音,那真是撕心裂肺(后来吴国凤得知那是副监区长张磊指使犯人在折磨大连日报社退休大法弟子刘丽,犯人用铁棍子打刘丽的乳房,刘丽发出的惨叫声)。

十几天后,吴国凤被转到十一监区(老残),被强迫干棉签包装的活,劳动时间从早晨6点到晚上8点,除了每顿饭的几分钟(不超过10分钟)一刻不停,每天坐14个小时。

有名犯人李秀兰(贪污犯)经常帮助监狱警察用最暴力的手段殴打大法弟子,像这种犯人被警察利用对法轮功学员犯罪的还有很多,经常有大法弟子在监狱里被提出去后,被任意侮辱、电击、殴打、肆意折磨。吴国凤在的一段时间里就已有好几位被迫害致死,吴国凤也亲眼看犯人王红梅(未修炼法轮功)被李秀兰用棉被捂住头活活殴打闷死了。

在大北监狱里每天的伙食连猪食都不如,饭是最差最差的陈年米而且煮不熟的那种夹生米饭,菜就是汤里飘着几个看不清是什么品种的菜叶,窝窝头都是酸的,一顿饭能给上个指甲大小的咸菜都是最好的食物了(这种状态持续到2008年奥运,之后有所改善)。吴国凤即使在这种每天都吃不饱饭情况下还要长时间劳作,常常一天14个小时搓棉签,不让动。这样被强迫干了一年多,渐渐的腰椎间盘突出三节骨头变形的很厉害,压迫到双腿神经,去医院拍片(片子监狱不让拿回家)证实已经造成了“压缩神经根”的状态,导致不能坐着、每天只能躺着,腿不好使,差点拄拐。即使这样也要每天躺着做棉签。吴国凤还出现了高血压、心脏病。这样一直到出狱,每天躺在床上躺了9年。

开始的几年每月都要求大法弟子照相,一寸的小相片要10块钱,有一次吴国凤拒绝照相,警察张颖强行把吴国凤从床上拖下来,躺在水泥地上,双手在背上反扣上手铐,4天4宿不能动一动,手铐都卡到骨头里。

从那时起就不让吴国凤在床上住了,让吴国凤住在淋浴间里的水泥地上,不让铺东西,强迫吴国凤躺在水泥地上,淋浴间非常潮,下水道就在吴国凤身边,发出臭烘烘的味道,吴国凤就在没有暖气的淋浴间水泥地上度过了一个冬天和一个春天,住了至少8个月。后来一个好心人偷着给了吴国凤一个很小的小坐垫,那个坐垫垫在屁股下面一夜,第二天都能拧出水来。

还有一次,有人说吴国凤跟同屋的大法弟子说话了,就不让吴国凤在床上住了,晚上让吴国凤躺在电话间的水泥上,好心人给吴国凤铺上了纸壳,在四面漏风的电话间,吴国凤住了五个多月,度过了一个冬天和一个春天。

从2012年10月至2013年,吴国凤因为炼功遭到当时的副监区长吴妍指使犯人暴力迫害。吴妍现在已经被调到狱政科。

在惨无人道的迫害下,吴国凤患了心脏衰竭、肾衰竭、心脑血管梗塞,瘦的皮包骨,生命垂危。2013年,吴国凤病情恶化,监狱把吴国凤送到医院,医院说治不了了,人都奄奄一息了。监狱这才提前半年把吴国凤放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