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安达市14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黑龙江省安达市法轮功学员朱玉珍、丁桂芝、裴玉凤、裴玉琴、张凤喜、曲淑华、孙立华、赵忠玉、黄春爽、李家红、盛彦勤、叔广玉、郭茂龙、石长方等14人,于5月20日至30日,把“刑事控告书”寄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他们被绑架、关押、勒索、劳教、判刑。

朱玉珍:迫害使家庭离散

自从江泽民于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那一刻起我就过上没有人权的生活。

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一双可爱女儿,丈夫原本是农业奶牛技术员,那年他在奶牛场工作每月工资千余元,足以养活一家人。可是由于邪恶的迫害,使他非常恐惧,怕我上访被抓,整天看着我,把工作放弃了,家里生活陷入困境,他每天躺在床上让我一个人承担所有家务,不高兴就拿我出气,经常殴打我,强迫我下跪用皮带抽打我,抓起头发往地板上磕,冬天逼迫我脱光衣服在地下站着,没钱用就逼我去借,有一次逼着我去我二哥家借,并打骂到你今天要借不来就死在外面不要回来,还有一次因为生活困难对我毒打。

后来因他每天不愿面对熟人,被迫搬家到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新惠镇,到那里仍没找到工作,只能蹬三轮车拉人,每天也赚不到几个钱,只能靠我给人家送汽水,维持生活,每天蹬着三轮车装满汽水,行走于大街小巷,山坡,田野,干着男人的活,经常累的满头大汗,还经常在夜间里听着丈夫叫骂声度过,一骂就是一夜等到天亮他去睡觉,而我还得去干活,有多少日子都在饿着肚子,流着眼泪,我几次想到死,可是我是修炼人不能自杀,自杀罪更大,我是修“真、善、忍、的”,就这样默默忍着。

2002年5月一天,我和女儿在讲真相、发资料时被绑架、抄家,警察敲诈了家里仅有的六百元钱后才把女儿放了,我被当地看守所关押四十天。

2003年,我被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一个叫涛树国的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女子劳教所里受到各种折磨:毒打、灌食、体罚、连续几天站着不让睡觉,六七人轮流看守,多次被电击,超强度做奴工。

同时家里的亲人也多次被骚扰,使得俩个十多岁女儿被迫过着流浪的生活,丈夫也因为承受不住这一切,和我离婚。现在我无家可归,只好暂住大女儿家。

这么多年来,我们所遭受的迫害仅是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江泽民。他一定会受到历史的审判,上天的清算。

丁桂芝:迫害使家庭离散

我是个农村老太太,父亲离世早,家庭负担重,长期贫困,全身病痛活得很苦,学了法轮大法,大法师父叫我们有矛盾找自己,我心态祥和了,身体健康了,没病了,感到了人生的快乐。

可没多久,前中共头子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于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

2003年9月30日我和同修讲真相,被安达安庆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走脱,国安到处找我,我不能回家,只好到儿子家,儿媳怕连累,整天不高兴,儿子生气和她打架,不久离婚。儿媳走了,我还得抚养孙女,好好家就散了。

国安警察放松找我了,我回到自己家,家里大门,一仓绊子、煤、暖气、衣服,就连被褥也没了,屋里屋外一片狼藉,剩下75平米空砖房,只好低价卖了一万元,不得不和孙子租房住,儿子常年在外打工,孙女没有父母疼爱,很早就嫁了人,丈夫得了脑出血离世了。

曲淑华:做好人反被绑架

我炼功前身患各种疾病,颈椎,肩周炎腰骨刺,肾炎,风湿,医治无效。1995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功,各种疾病全好了,一直到现在一片药都没吃过,身体健康,人也年轻了,做事都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遇到矛盾找自己,为别人着想。

1999年7月19日,新兴所警察闯到我家里抢走了大法书和法轮图。

1999年10月19日,我去市政府想说句真话,没等说完就被绑架到看守所,第二天就绑架我市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市里五六个部门进行洗脑谈话,每天没有安宁,精神受到极大伤害非法关押一百多天家人被勒索一千元保证金。

2009年6月我和两位同修去太平庄乡讲真相,被太平庄乡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孙立华:多次遭绑架、勒索

我修炼前脾气不好,老和丈夫打架,经常头痛,发病头痛直吐,大法教会我“真、善、忍”,脾气好了,头痛病也消失了。

自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天兴安乡派出所张和警察执行所为上级命令把我们乡炼功人绑架到大队,问还炼不炼,不炼就放人,我和另外两个说炼,就把我们带到派出所、铐手铐一夜,送拘留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勒索一千四百元,回家后兴安派出所警察和平德顺经常到我家骚扰连我外出都有人盯梢使我失去人身自由,全家人整天害怕我再被抓。

2002年6月份,我县十几名大法弟子到粮贸大厦炼功,好多警察把我们绑架到城北派出所,警察连打带骂,把我打的吐了才停,送进拘留所,我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警察又用酷刑,我的脸被打肿了,关了两个月,勒索二千元。我家种了好几亩香瓜,青菜,没人卖都烂在地里。

2012年,我在安达体育场,讲真相发神韵光盘,被绑架到刑警队,后非法拘留十五天,家里八十岁公爹没人照看。

黄春爽:家人生活在恐惧中

我母亲于2001年2月份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安达看守所,后被劳教送往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被强行洗脑,被罚站、罚蹲、毒打,精神和肉体受到非常痛苦。我家在农村这样事情,就像天塌了,我爸和我们姐妹整天惶恐,提心吊胆的。

盛彦勤:两遭劳教命悬一线

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创始人进行栽赃陷害,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和同修2000年上天安门请愿,被绑架到安达看守所,被劳教一年,回家后被当地片警监视几个月。

2005年6月因讲真相被构陷,被“610”伙同当地警察绑架派出所,拘留,未经审批,非法劳教三年,在绥化劳教所遭蹲小号、坐铁椅、电刑、毒打等折磨,妻子因承受不了这一切,带着律师在劳教所离婚,致使我受到身体和精神双重伤害,出来后腰部留一个大肉包。

2009年,我因发真相资料又被清肯泡派出所绑架送绥化劳教所两年,在劳教所遭绑铁椅子等酷刑,导致失血过多,长达一个月,全身浮肿,脸色苍白,狱警怕我死在劳教所,才让我父亲把我接回,学法炼功后身体恢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