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晓林被灌食致死 妻子控告首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按:安徽省安庆市法轮功学员芮晓林十三年前被南湖劳教所灌食致死。鉴于中共前头子江泽民是发动对法轮功进行灭绝性迫害的元凶,芮晓林的妻子章兴喜日前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寄往最高检察院。

芮晓林
芮晓林

以下是章兴喜在控告状中叙述江泽民所操控的“610办公室”、公、检、法、劳教所、监狱对她丈夫芮晓林进行迫害的主要事实:

我的丈夫芮晓林一九六三年出生,大专文化,转业干部,安徽省安庆市水利局工程技术干部。他因按真、善、忍标准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改掉了吸烟等不良嗜好,在单位是公认的好人;在家里也比修炼前更加温和,孝顺长辈,体贴谦让于我、关心爱护孩子,待人彬彬有礼。

得法前,他为了追回往日做生意时别人欠他的十几万元钱而伤透脑筋,得法后他不再为讨欠债而苦恼。在单位,他身为房屋建筑施工技术管理人员,一心扑在工作上,而我家住的房子到他被迫害致死前,四壁、地面还是原坯,一直不曾装潢。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丈夫依法为法轮功到北京信访局上访,到信访局后,当警察知道是为法轮功来上访时,便让他们靠墙站立,并强行进行搜身。之后通知安徽驻北京警察将他们带到安徽驻北京办事处,办事处当时已被关近四十人,因坚持要炼功,与其他四人被警察拖到走廊,罚站并被暴打五~六个小时。十二月三十日被当地警察带回,被非法关押在安庆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的四月初,在朱镕基总理对信访工作的讲话发表后,我丈夫再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后被非法抓捕,在被关押在安庆看守所期间,由于卫生条件极差,他在里面患了满身的脓疱疥疮,令他痛苦万分,他还被非法劳教一年,强行送往南湖劳教所,期间,他每天被迫参加超时劳役,受到多方洗脑。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芮晓林第三次来到北京上访。这次他在天安门派出所和北京的洗脑班上受尽了百般虐待、折磨,七天七夜不准合眼。他用绝食绝水抵制迫害。后被认领其他学员的本地警察认出,被非法抓回安庆后,关押在安庆市第一看守所。他继续绝食绝水到二十多天后,瘦得皮包骨头,警察怕他死在看守所担负法律责任,就采用缓兵之计,将他放了出来。法轮大法的神奇很快就在芮晓林身上展现出来:第二天他就能上班,不久就脸色红润,一切正常。放回来二十几天后,警察见他一切正常,就在他工作的岗位上把他绑架到南湖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为抵制邪恶迫害,芮晓林自被抓之日起再次开始绝食抗议。绝食期间遭到警察强行捆绑(人呈“大字形”捆绑在床上,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动弹),遭野蛮灌食。恶警医用手指头粗的橡皮管从他的鼻子野蛮地插入强行灌食,为了加大他的痛苦,灌食完后导管仍留在鼻腔和肠胃里不拔出来,使他呼吸困难,口水咽不下往出冒,不能说话。期间恶警还指使看管他的其他劳教人员,在他一闭眼时,就用脚猛烈蹬床,使他不能休息。后来,竟用几个凶狠的粗壮劳教犯人用铁勺强行掰开他的嘴往里倒稀饭。

由于长期受迫害,芮晓林开始大量吐血,人奄奄一息,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可南湖恶警却说:上面有规定,就是死在劳教所也不放人。

一名曾在安徽南湖劳教所受过迫害的安徽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在明慧网上撰文提到:副大队长马骉还说:“当年安庆的芮晓林就是这样被活活的灌死的,他家属来奔丧的时候,把芮晓林的全身衣服脱去,用毛巾仔细的给他擦,其实是想看他身上有没有伤痕的,可是她又哪知道是被活活的灌死的呢。你要是不转化,也是跟芮晓林一样的下场。”恶警刘杨也在一旁附和说:“对,把你灌死也是为了救你,我们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详见明慧网《安徽南湖劳教所恶警暴行》一文)由此可见,我丈夫是被他们野蛮灌食致死的。

我丈夫在病危期间,我从未接到南湖劳教所的电话。我丈夫被迫害致死了,他们也不告诉实情,而是骗我们家属到南湖接人回家。到南湖后,他们便把我们软禁起来,限制我们的活动,一再威逼我写个芮晓林是“正常死亡”的东西给他们,不然就不让见遗体,直接火化。在我们一再强烈要求下,他们不知从哪弄来了“病危通知书”和“死亡证明”,奇怪的是两张上的家属签字均是一个叫“章群峰”的人代签的,我们家没这个人!而且两个“章群峰”的字迹不一样!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一日早上去殡仪馆,我们发现各路口、沿途都有夹着小包的便衣在那把守。殡仪馆已聚集了大批的便衣警察,停车场上停了十几部中巴警车。气氛十分恐怖!在我们一再强烈要求下,在南湖劳教所有关人员的监视下,我和家人给芮晓林换衣。尽管他们在芮晓林死后做了许多手脚,我们还是发现芮晓林的整个左耳、左手大半个手背、整个后背均呈血紫色。所有这些疑点和上面提到的那位安徽大法弟子说的一样:芮晓林是被灌食致死的!

综上所述,控告人提请司法机关: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