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成功营救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与同修们分享正念闯出派出所,整体配合在营救同修中救度众生的经历。

二零一四年七月的一天,一个同修突然来找我,让我和她一起去外地发真相资料。因为没有准备,想跟同修商量:今天别去了,明天去吧。同修说已经定好了今天去,否则这一个星期都有雨,去不了。我想那还是配合大家吧。我准备了一下,四个同修两辆摩托车,两人一组就出发了。

每次这位同修的摩托车骑得都很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却快得出奇。

开始资料发的很顺利,就在我手里还剩一张光盘时,突然从胡同里窜出来十几个警察,一边大声喊着:“她们这儿哪!”一边气势汹汹的向我们冲过来,我身边的同修推了我一把说:“你快走!”随即用她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追上来的警察。一个警察把同修拽住,另一些来追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四、五个警察就象疯狗似的把我紧紧的扯住了。

最终我们四个都被他们抓了。他们硬把我们往车上拽,我们都不上车,开始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还骂骂咧咧的,强行把我们四个绑架到了派出所,非法扣押了同修的摩托车等财物。

危难之时师尊护我回家

我们四人中三个人的家是资料点,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并请师尊给我们家都下上安全罩,不许邪恶進家门。大法弟子修炼的路由师父安排,一切生命不配迫害。我们家中的大法书、真相资料、耗材、机器都是大法资源,是救人的,绝不许邪恶干扰迫害,绝不许对我们抄家、勒索。

恶警们问我们姓名、住址,我们不说,他们就把我们手铐连手铐的铐在一起,还罚我们站一排。一个同修讲真相,我就配合发正念。我看到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抓到了我们修炼中的不足,而操控警察对我们行恶。我们有不足,邪恶也不配迫害,我们的一切由师父安排,大法弟子有师父在管。我就请师尊帮助,我看到师尊的法身为了保护我们对另外空间的生命说:“特殊历史时期。”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就退下去了。这边警察没有了邪恶生命的操控,也就恶不起来了。罚我们站的派出所所长对我们说:“到那儿坐着去吧。”

接着又来了国保队长和公安局局长、科长对我们進行非法审讯,问我们:家住哪里?叫什么名字?我们不回答只讲真相。我说:“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我们只是为了做好人,就遭受了长达十多年的残酷迫害,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得救。目前,迫害法轮功的一些主凶薄熙来、王立军被判入狱,周永康被逮捕审查,李东生、苏荣、徐才厚等被移送司法审判,江泽民和曾庆红恐怕也来日不多了。现在谁都在远离中共,远离灾祸,谁愿意去充当拔橛子的人?”来一个我们就讲一个,在这个过程中有警察还“三退”了。派出所所长对国保队长说:“她们几个就不用做笔录了。”

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世人包括警察都应该正面听真相,而不是给大法弟子制造魔难。我心里跟师父说:“请师父帮助弟子回家。”

一个国保警察幸灾乐祸的对我说:“你师父怎么不来救你呢!看谁能来救你!”我跟她说:“我师父会来救我,我不归你们管。一切我师父说了算。”

师父讲:“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1]

过了一会儿,派出所所长来告诉我:外面有车来接我回家。我和另一位同修被无条件释放。

第一重要的是:向明慧网发消息

回家的途中,听说另外那两位同修被劫持到了外地看守所。我没有回家,直接就去了一位被绑架的同修家。到她家只看到那个十多岁的孩子一人在家,同修被绑架的事儿孩子还不知道。我想同修还没有回来,家中的大法资源不能有任何损失,我简单的对孩子说了一下情况,就与孩子一起收拾她家中的资料、耗材、机器。把这些东西从四楼抬下来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从同修家出来已是晚上九点多。

我走到家门口一摸口袋,没带家门的钥匙,就去了一位同修家。敲了一会儿门,没有动静,看到同修家里没有灯光,想必同修没在家。

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知道同修们是否已把同修被绑架的事发给了明慧网?被绑架的同修家属知不知道亲人被绑架?再去找其他同修吧,同修家都有常人,这么晚了,还不方便;回自己家吧,还没有钥匙。我请师父帮助,突然想起我妈妈那里还有一把我家门的钥匙。我离爸妈家还有七、八里路,赶到妈妈家,爸妈早已经睡了。听到我按门铃,还是给我开了门。

我心里着急要营救同修,拿到钥匙后快速往家返。進门顾不上吃饭,立即打开电脑上明慧网。网上还没有我们当地同修被绑架的消息。我把这件事情的经过概括的写了一下,发给了明慧网。接着我又把这一信息发给了所有与我有联系的同修,征得海内外同修的帮助。这时天已经亮了。

整体配合 曝光邪恶 救度众生

我又把同修被迫害的详细情况写了出来,成文一看,还缺少参与迫害的人员的信息。我赶快找同修们想办法,因为是在外地被绑架的,我们当地同修不太了解那边的情况,只给我提供了一些我们当地公检法人员的信息。怎么办呢?我去了亲戚那里,一个亲戚给我提供了那个地区国保队长和公安局副局长的姓名及电话号码,我又找到一些参与迫害者的照片。我马上把这些信息发到了明慧网,同时给我们当地同修及外地与我有联系的同修各发了一份。

这篇报道很快就在明慧网刊登出来。同修又编辑了真相传单在当地散发。接着同修找来了二零一四年我们当地和绑架我们的公安大队所管辖的地区的电话号码簿,我立即发往明慧网。

被绑架的同修家人在得知同修状况后就去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要人。家人先到派出所,警察推诿说同修已转到了看守所,让家人到看守所。当赶到那个看守所,他们也往外推,再到公安局,警察竟然恐吓家人,这一趟,家人不但未见到同修,还被骗走了几百元钱的所谓伙食费。家人很沮丧,对我们说了些埋怨的话。对不修炼的家人,我们理解,但不为所动,大家坚持高密度发正念,彻底解体对同修和家人進行迫害的一切邪恶因素。

同修回家了

同修们及时清除自己头脑中的负面思维,向内找,归正自己。我找到我有怕心、求安逸的心、惰性、依赖心等人心,但是我相信一定能在大法中归正。大法资料、机器、耗材是救人的,邪恶不许动,绝不允许恶警抄家、勒索同修钱财。大法弟子的修炼中师父绝对没有安排被绑架、抄家、关押等等迫害,我们也绝不承认强加给我们的一切迫害。我们不想同修的不足,只给难中的同修加正念,修炼人有不足、有执着是正常的,同修在修炼中都能对照大法归正,我们就是给同修加正念,就是信师信法,就是解体邪恶,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地方。我们要通过营救同修这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同修哪怕被非法关押一天我们都不能承认,根本不承认任何迫害。我们每天高密度集体发正念。

我们继续努力找相关人员讲真相;家人也不气馁,一再到公安局、国保大队、看守所等处要人,让他们必须放人。

此时,国外内的同修向有关地区民众发来了大量的真相彩信和打来语音电话帮助我们救人。海外同修的电话打到了派出所、看守所、公安局、国保大队,大大的震慑了邪恶。我地同修交流切磋,整体配合,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干扰世人接收真相彩信和语音电话的邪恶因素,让得到信息的所有世人都能得救。

警察背后的邪恶清除了,明白真相的世人开始觉醒,对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件事進行谴责。

两位被关押的同修中的一位先无条件被释放出来。

大家继续努力,让邪恶必须无条件立即释放另一位同修。同修不到家,我们正念不停,讲真相没放松。另一位同修也无条件被释放。

两位同修一路讲真相,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不签字、零口供。不但同修堂堂正正的回到家,大法书和资料没有受到任何损失,非法扣留的两辆摩托车也如愿的要了回来。

在这其中还有个小故事:

两位同修回来的第二天一早,便和家人去了绑架同修的那间派出所,想要回被非法扣留的摩托车。

他们到了那里不知派出所怎么走,就给所长打电话,但总打不通,于是给所长的媳妇打。那天我们几个被绑架到派出所时所长媳妇正好也在那儿,我们还给她讲过真相,并劝她做了“三退”。

他媳妇接了电话,胆胆突突的问:“你是谁呀?”同修说:“我们见过面。我找你丈夫,他在哪儿呢?我们来要摩托车。”他媳妇说,所长现在不敢带手机了,自从抓了法轮功学员后,他俩的手机都打暴了,每天不停的响,特别是国外来的电话,一个接一个。说他现在正在派出所呢,让我们赶快去把东西拿走吧!最后她说:“你们法轮功真抱团,太厉害了!”

同修和家人来到派出所说明来意。所长和警察早已经没有了绑架同修时的气焰,都静静的听同修讲了真相,并说他们都明白了。说完很热情的领着同修去取摩托车,看到摩托车没有油了,还帮助同修给摩托车加了油。

此次正念闯出派出所和营救同修的经历,使我深深的体悟到了大法的庄严伟大,我时刻都能感受到慈悲的师尊就在身边,在点悟着我,看护着我。海内外大法弟子和被绑架同修家属齐心协力,形成了金刚不破的整体,有效的抑制和解体了邪恶。营救同修是讲真相的过程,在营救同修中的确让很多众生得到了救度。

以上是我在这次营救同修中的体会,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