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中去掉怕心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七月十七日晚上接到同修打来的电话,说我们当地警察明天也要像双城一样抓人,意思是去外边躲一躲。我放下电话,一看表正是半夜十二点发正念的时间,我发完正念又接着发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正念,没有怕心,心想诉江是师父让我们做的,这是我们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路上最重要的一环,我没多想什么,发完正念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以后,给我地协调同修打去电话,我就开始学法,学完一讲法后又开始发正念,在开始发正念时,我想到了师父的讲法:“大家知道原子核分裂,得有相当的能量撞击和相当大的热量才能使它发生聚变,才能使核分裂。人死的时候,人体中的原子核怎么能够随便死掉呢?”[1]

我请师父加持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干扰诉江的邪恶因素,让世人了解法轮大法好。

就这样我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立掌时,半只胳膊像通电一样,我的手拿下来好一会半只胳膊还在像通电一样麻麻的。

大约在十二点多以后,又一同修打来电话来问我在家吗,我说我在看孩子。同修善意地告诉我去我女儿家呆一呆。我说:我没做错事,为什么要去孩子家,是师父让我做的,是最对的事。我不是来证实迫害来的。因为在电话里不方便说,放下电话我就在想:我是大法弟子,这是我的家,师父传的大法就是让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有家庭,有工作,有社会关系,师父没有安排大法弟子被抓被关,这就是我修炼的地方,我的家不是谁想来就来的,得我师父同意,我同意。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众生的守护者,是众生的保卫者,我走了,丈夫怎办,他是常人,他由开始知道我们在起诉江魔害怕,到不影响我,难道我要把灾难都留给常人来承受吗?我的亲家母知道我们在起诉江魔,有时还为我担心,她希望我们能堂堂正正的向世人介绍大法的美好,难道我要把邪恶迫害的阴影留给她吗?我告诉自己,我不能,我要为众生负责任,诉江是大法弟子带动全民反迫害,这是师父要的,起诉江魔结束迫害,就是要救度更多的众生,大法弟子不断的被迫害这不是干扰众生得救吗?

想到这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我决不允许邪恶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干扰我师父正法,干扰众生得救。旧宇宙的生命谁也不配考验大法弟子,我们修炼的标准是“真善忍”大法。

以前看过明慧上同修交流说:大法弟子不是唐僧肉谁想吃就吃,谁想抓就抓。还有一篇同修的交流说:我是来证实法的,不是证实邪恶迫害来的。

正法修炼对我们要求的非常严格,每一颗人心都是一堵墙,阻挡在我们修炼的路上。所以当怕心出来的时候,那并不是自己,修炼是严肃的,信师信法是我们的根本,满天皆是眼,正负生命在看着我们的一思一念,诉江是师父让我们用洪大的慈悲与正念去救度那些曾经迫害过我们的人,他们也是善良的好人,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师父正法,操控江魔发动这场迫害,这些邪恶生命与因素控制了这些世人参与到这场迫害中来,以至达到毁掉这些世人的目地,我们得分清,不是这些人要行恶,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控制了这些人在迫害大法弟子。

所以在诉江中,我们要理直气壮的、堂堂正正的、坦坦然然的,是它们在迫害我们,是它们在犯罪,十六年血腥而又残酷的从精神到肉体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分毫不差的都在宇宙中记载着,这场官司我们不只是在人世间和江魔打,我们还在和另外空间的邪恶打,有师父在为我们做主,我们怕什么?我们满身都是理我们怕什么?我们在起诉状中提到参与的人也是为这些人好,他们在这场迫害中都是我们的证人,他们在参与过程中所犯下的罪也不能算在他们身上,得算在江魔的身上,不能让他们给江魔当替罪羊,也不允许江魔拿这些参与的人替他顶罪,我们真的是为他们好!

希望在诉江中还有怕心的同修静心学法查找自己,对迫害我们的人不要有怨恨心,真正的信师信法、同化法,在法理上提高,否定迫害,怕的物质自然就解体了。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