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泸州工商局干部控告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四川泸州市江阳区工商局干部梁文德,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邮寄控告状,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

今年六十岁的梁文德,在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非法开除了公职、被关洗脑班迫害五次、非法抄家五次、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四年半、被酷刑折磨数次,直接经济损失几十万元,给我身体和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给我经济和生活上造成了严重困难。使姊妹、姨侄受株连,儿子受歧视等。

以下是梁文德叙述遭迫害部分事实: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日,我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我从看守所再次被送到楠木寺劳教所五中队,被交给两个吸毒犯包夹。被叙永县吸毒犯张君林两次用穿起胶鞋的脚踢、打后背、腿子和嘴巴、侮辱人格。十月十日转到七中队,遭到更加残酷的迫害,受尽折磨,不但天天罚站、面壁、限制解手、休息等等,同时每天还要被强迫听犹大念长春王志刚、宁剑锋夫妇写的、张小芳队长强逼每个学员用三十六元钱买来的专门诽谤大法的三本书,以及专门捏造的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其它书和刘石华、冯今源、王渝生的诬蔑、诽谤法轮大法的电视录像讲座等等,连环似的高强度灌输洗脑。在上述手段无效的情况下,张小芳改用更加残酷的手段,限制食量。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四日开始,不屈服的人每天只吃三分之一,实际每顿只有一、两口饭和一大磁碗汤,断绝其它任何食物,限制大、小便,晚上饿得心慌难受,不能入睡,不转化的还随时被打、站、蹲、跪、铐、捆绑等等。

在上述手段都无效的情况下,迫害再次升级,二零零三年二月九日,队长张小芳采用了二分队包组干事毛玉坤的灌水毒计,不妥协的学员开始全部被灌水,两个小时灌一杯,每杯约二斤,不吃就强行灌,有的耳朵里、衣服上、颈子上、背心里都是水,而且灌后禁止大、小便,不准屙、不准睡,只准站着,不准乱动,屎尿屙在裤子里、棉裤、棉被上,打湿了包夹人员就扔,强逼用干衣服脱来擦地下的尿,擦后扔掉,有的衣服、被子都被扔完了。还要罚买帚帕拖地。

为了加大迫害力度,二零零三年九月三十日七中队队长张小芳挑选来三十名杂案作为打手,张小芳指使并伙同打手用拳、脚、电警棍将五十多岁,坚修大法、说真话的原广汉市农机局工程师杨华莲轮番暴打致杨遍体鳞伤、鼻青脸肿,左半边脸全是紫黑色的,尔后将她铐在禁闭室,把她吃、穿、用、垫、盖的东西全部扔在坝子里,张小芳打人太狠累倒了生病,却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杨华莲打她,要杨华莲赔医药费、误工费一千多元,杨华莲不服,说她没打人,不签字,张小芳就叫三个吸毒犯扯着杨华莲的头发和手,强行将杨华莲按在桌子上签字、按手印。杨华莲回家后,揭露了张小芳的暴行,张小芳知道后,当众扬言要把杨华莲整进监狱,并找了犹大李金文、罗章寿写假材料报复杨华莲。

有的大法弟子坚持不妥协,被整疯、整残、整死。乐山某厂大学生高燕被整成了疯子,成都张凤清、张四清、祝霞、广安胡修春被整成了神经病,南充马青春被灌大粪等被整成了神智不清,乐山工行胡瑞莲被整成驼背、手脚肿大变了形,会理县糖果厂厂长,人大常委委员罗俊玲,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来七中队后,因坚持信仰,不向恶警屈服,因此遭到了更加残酷的折磨。她被恶警吊起、捆绑、电棍电,并长时间不准她睡觉,每天六个人看管她,只要一合眼,包夹人员就打她,并不准她大小便。罗俊玲因此绝食抗议。由于在劳教所长时间的非人迫害,致使罗俊玲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被释放回家时都已经神志不清了,不会说话了,叫她回家都不知怎么做了。回家后不久,即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不到四十岁极度痛苦的罗俊玲就离开了人世。

目睹朱银芳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成都和西昌吸毒犯庄小玲、陈凌燕等在三楼,强行对成都大法弟子朱银芳灌药被落进了气管而发出呕吐不出来的声音;十一点多钟陈凌燕、庄小玲等四人又强行将朱银芳从三楼拖到底楼扔在坝子头晒太阳,这时全中队的学员正在坝子里吃午饭,看见值班警察潘蓉跟在朱银芳的身后,紧接着朱银芳便在坝子里头坐在地下举手发正念,潘蓉便纵容西昌吸毒犯陈凌燕、乐山吸毒犯章燕将朱银芳推倒在坝子里,两个人双脚站在朱银芳的两个膝盖上使劲踩后,将朱银芳拖到七中队澡堂里把门关起,把我们撵进寝室不准看,过后不久,在楼上的人都听到朱银芳断断续续的惨叫声,几次后就听不见了。下午大约二、三点钟,恶人才去找医生,来了两个护士,无法处理,又找来了一个医生,这个医生直截了当的说:“这人已经死了,不是休克!”凶手为了掩盖罪行,把所有人又都关在楼上,不准往外看,然后匆忙收拾现场。

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劳教期满回家后,原四川泸州市江阳区工商局局长、书记林皿已因受贿逮捕入狱判刑五年,又印证了迫害好人“善恶必报”的天理。

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上午,我到家乡泸州市龙马潭区双加场上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谭仁明举报并伙同街村恶人胡龙涛非法强行将我用绳子捆绑在树上,等龙马潭区石洞派出所的值班警察所长来后,胡龙涛又跟车押送我到石洞派出所,值班所长非法强行搜我的身,把我包里救人的真相币和优盘抢去了。然后龙马潭区国保的化名王一的做了笔录,叫我签字按手印我没配合。过后龙马潭区国保大队王一、张某某等人把我押到龙马潭区公安分局底楼,然后由“610”、国保大队长王继华带王一、王诚、张某某等几人押着我伙同江阳区“610”、国保大队长林敏共六、七个人强行非法抄了我的家,强行将我绑架关押在泸州市纳溪看守所里。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由泸州龙马潭区国保、检察院构陷、龙马潭区法院诬判我四年半。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把我押送到简阳县养马镇四川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在那里我遭受了长期劳工迫害、强制洗脑、长时间罚站。在出冤狱前一个月都还在罚站、洗脑等,我在这里艰难的熬过了三年零十个月。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上午九点钟左右,我在家中被城管协管马学文、管段警察张卫华、龙泉社区书记江霞、社区管法轮功的主任付蓉、南城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强,街道综治、维稳办主任陈新德、江阳区“610”人员绑架到纳溪“建陶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还被脱光衣服搜身。

我被迫害多年来,儿子也受恐吓歧视。一次,长大成人的儿子当着我的面放声大哭:“您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哟?”

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作为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肩负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现在也到了该把江泽民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