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绑架、劳教、酷刑 长春退休教师控告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六十二岁长春退休教师庄严女士,在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遭到绑架、关押、酷刑折磨、非法劳教、剥夺工作权利等迫害。庄严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邮寄《刑事控告状》,向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并于六月三十日下午收到两高已签收的短信回复。

以下是庄严女士在《刑事控告状》中叙述的部分事实:

法轮大法挽救了我即将破碎的家

丈夫潘义是吉林省安装公司高压焊工。八十年代末两次高空作业摔伤脑开颅、近十米高摔下多处骨折,工伤鉴定九级;加之高血压、脑血栓、冠心病等单位效益不好不能正常享受工伤待遇和公费医疗。而我又身患产后风、肾下垂、结肠炎、妇科病、痔疮、肝郁气滞、眼结膜结石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二月丈夫又患大面积心梗死而复生后,就一直在家休病假。丈夫想病退单位没交社保,工伤又无待遇,上访无门,一肚子的怨都发泄在我身上,压的我多次萌发自杀的念头。

一九九六年三月,婆婆教我炼法轮功,不知不觉我身心发生巨变,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身体好了,心态好了,我每日乐观的照顾多病的丈夫:量血压、理发、刮胡子、洗澡等,家庭越来越和睦了。在单位,我也多次被评为年度先进教师;还被学校工会评为“好妻子”报到区工会;一九九七年学校百分之三长工资只有一个名额,全校无记名投票,我以票数最多当选;各种荣誉证书一摞子。

然而江泽民却无视“法轮功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于一九九九年七月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610办公室”,是一个全国范围的执行秘密任务、推行和实施这场血腥迫害的机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610办公室”系統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正是在它的策划、指挥下,导致我也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因进京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看到媒体对法轮功及李洪志师父的栽赃陷害、张冠李戴的信口雌黄,作为大法受益者,我不能漠然。于是在二零零零年二月六日上午,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质问。便衣一听说我是法轮功,便让警车过来。我说:“炼法轮功也有权利来自己国家的首都。”他二话不说,抬腿就用大皮靴狠狠的踢我左小腿,一块拳头大的黑紫色,一年后还清晰可见。二月八日被驻京办事处送回当地,宽平大路派出所把我送到长春大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朝阳区教育局、学校实施种种迫害

除了拘留所,派出所和学校配合对我监视居住,上下班有人接送。刚上班第二天(约二月二十五日),教育局统一便把我拉到郊区乐山教育基地,还有本系统其他学校的三名老师所谓学习,直到两会召开。大致是三月十五日,把我们拉回教育局单独谈话。一进去,只见学校、局里主要领导都在。侯玉兰局长就问我:学的怎么样?还那样。我回答。那好,废话不说了,拿纸笔递给我说:要么辞职,要么决裂。我毅然写上坚决修炼法轮功,签上姓名,没选其一。后来口头告诉我大意是:开除公职,留职查看一年。每月最低工资二百元生活费,天天上班学习不安排工作,一月一思想汇报。赶上我职称工龄涨工资都没长。后来听说我仅一趟北京之行,牵扯到单位。校长写检查,一年一度的全区教学评估一级取消,当年的市精神文明单位也取消,而且教师评职称名额也不给了。至于我个人,解除教导主任职务,剥夺工作权利,连办公柜上交,办公桌闲着,只许坐在一个角落里,不许去老师办公室,不许接触老师学生等等。还时不时被市督导、区610、邪悟的来谈话。尤其每月二百元生活费,这回丈夫指望不上我了,精神崩溃了。出门就大骂“打倒江××”,本来生活拮据,这回更是雪上加霜,生活更艰难。

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五日,丈夫看我下班没回家,往学校打电话,一听说又被派出所带走,气的喊:我一身的病,她炼功把病炼好了,这个家全靠她支撑。不就炼个法轮功吗?有完没完,急眼我也炼,我专门上派出所门前炼。

那日因电视插播,江泽民下了“杀无赦”的令,我又被辖区派出所劫持到大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所长、辖区民警都知道我多年照顾有病的丈夫,都很无奈。说要放我回去,他们那身皮就得扒掉。谁愿意迫害好人呢?十五天的期盼,丈夫天天用笔在日历上打勾。一九九六年就心衰五级、大面积心梗电击活过来的他,又一次受到身心的创伤。

有时一楼有人监视,我出门去市场有几人跟踪。有时派出所半夜砸门,家无宁日。多病的丈夫禁不起折腾,他失望至极,一次次说活得太累,工伤没人管,你又这样,这日子咋过呀?我安慰他说都是暂时的,家有我呢,别看我开的少,校长对我可好了,交取暖费只要跟校长说,就会借支两千就够了,你别愁。我给朱镕基总理和长春市长写信,解决你工伤工资问题,兴许有希望。我一封封写了,一天天拖着他有一线希望维持生命的每一天,因为医生说了他的心脏已承受不了任何打击。二零零三年二月,可怜的丈夫在痛苦中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劫持到洗脑班强行洗脑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学校配合湖西街道610把我劫持到兴隆山洗脑班,说是中央610亲自办的班,我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被灌食四天,洗脑一月左右,初一读书的儿子失去了父亲,又在孤苦伶仃中承受着妈妈被迫害的痛苦和打击。

地下室遭酷刑,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市公安局一处国安五六个人着便衣到学校,把车开到操场办公室门前,待学生上课,硬把我从教研室抬胳膊抬腿连打带骂把我塞到车里,戴上手铐,学校几位老师含泪看着我被绑架。不出示搜查证便抄家,收录机、随身听、MP3和大法书统统搜走。还几天中考的儿子,泪汪汪的说:妈,我不中考了。“儿子,妈妈对不起你,你要中考,照顾好自己。孩子痛苦的看着我被带走。

我被蒙着眼睛,再用黑塑料袋套头,还戴着手铐拉到净月潭秘密地下刑讯室,坐铁凳子冷冻近三十小时。地下室很深,温度极低。十个警察每人轮流穿棉军大衣半小时轮换,我穿短裙短衫,把我铐在铁凳子上冷冻,时时刻刻都感觉是冻得直哆嗦。有个警察说:到这没有撬不开嘴的,弄死你挖个坑埋上没人知道你信吗?我说:我信,你们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是炼法轮功,但我不牵扯别人。第二天傍晚,他们看我不出卖同修,就开始用刑。他们把我双手铐上背过,用绳子吊起来,脚尖离地,双臂剧痛难忍。高个子恶警还左手拽着我头发,右手左右开弓打嘴巴子,打大脖溜子。边打边骂:叫你不牵扯别人,你江姐许云峰哪。打虚脱了,就往脖子里倒凉水,腰像断了一样,小便失禁。吊吊放下来再吊,折磨三个多小时。第二天中午,恶警又把我眼睛蒙上,头套黑塑料袋,双手紧铐拉回市审讯室铐在椅子上,由另外两个警察看着。一个穿西装的领导模样的人推开门问:用刑了吗?那人点头示意用过了。原来酷刑逼供在市局是公开的例行公事。

下午,就把我送到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大运会前遭绑架非法判二缓三

退休来到深圳照顾高龄父母。母亲老年性痴呆,零九年送走了八十五岁的母亲,父亲又身患肝癌,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深圳桃源派出所和南山区610若干人,突然闯入家中,不报身份,没有搜查证,到家洗劫一空。台式、手提电脑各一台,打印机一台,手机四部,连新买不久的佳能相机都被打劫,还有神韵光碟、大法书大法资料。被送到南山看守所迫害近一年,证据不足退检两次,仍被南山区法院非法判二缓三至今。

十六年的迫害对我家人的伤害

因我一次次被绑架迫害,丈夫担惊受怕,经济上、精神上、心理上和生活上直接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而离世。儿子上初中时因我炼法轮功,离家最近的中学拒收,花钱都不要,只好上了离家远一点的学校;我一次次被绑架扔下未成年的孩子,影响了孩子的学业,零四年我被劳教期间,孩子辍学,给孩子心灵造成巨大的伤害;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我被绑架后,病重的父亲已不会说话,听姐姐说我又绑架了,八十五岁离休的老父亲流泪了,第二天就痛苦的睁着眼睛离开人世。

迫害法轮功十六年来,我被非法剥夺了工作的权利,不断受到来自各部门的骚扰、跟踪、恐吓、绑架及出入境限制,家破人亡,我和亲人都在恐怖的精神压力下提心吊胆的生活。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一切迫害的根源都是他一手制造的,依据我国的法律,应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