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人的观念 找回真正的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

尊敬、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在我二十年的修炼过程中,一个内心的疑问一直伴随着我,修炼到底是怎么回事?怎样才能去除人的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壳?我希望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找到答案,也希望在修炼中真正能够证实大法的美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七月在大陆得法开始修炼的,一九九七年九月来到英国。在国内两年和平环境的修炼中,每天四至五个小时炼功学法,克服双盘的疼痛使我体会到吃苦是修炼的一部份。那段时间是打基础的时间,和国内大法弟子在一起的修炼经历让我知道,为了大法修炼国内大法弟子不畏吃苦和舍尽的那种状态和境界。

到了海外后,很快我在所在大学申请了法轮功协会并建立了免费教功点,从此我在海外修炼和证实法的过程开始了。一九九八年在德国法兰克福,我有幸现场聆听师父的讲法,师父发出的巨大能量把我头脑中人的思维系统给炸开了,从此我明白了,原来人的思维就是修炼人最终要破除的那个骨子里的壳。“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在我海外十八年的修炼中,师父的慈悲和点化使我对大法和修炼的认识一步步加深。

从去执着到去除观念

在我十岁的时候,和我相差四岁的弟弟不幸溺水身亡。那件事对我的心灵造成很大的影响,主要是对生命的无常和不确定使我对人生抱着悲观的态度,这也是促成我在青少年时就开始寻找人生的意义和修炼的途径。修炼大法后,本来对人生很多事情看得淡,并没有太多执着阻挡自己的修炼,但我发现情关是我一个难去的执着。

有一次情关没过好,心情特别沮丧。我心里对师父说,修炼好几年了,情关还是反复,如何是好?是不是自己修炼的很差啊?带着这样懊恼的心情進入了梦乡。在梦境中,我走近一处绿草如茵的花园,突然,我的身体变的轻如羽翼,慢慢的向上飞起来了。在飞的过程中,我觉的那种包裹我身体的一层情的微观物质脱掉了,我能感受到我被圣洁和温暖的能量所包围,人的思想离我远去,我知道它在哪个地方存在,可是我可以不進入它。最终我来到一个地方,一个西方面孔的神看着我,他的肩上一边一个站着两个漂亮的象三至四岁西方孩子般模样的带着翅膀的天使,冲着我微笑。

我的梦醒了,可是梦境却清晰异常。我知道师父通过梦境在点化我。情是一种物质,通过修炼是可以去掉的。人的思想也是可以摆脱的,神是没有人的思维的。

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这使我常常在后面的修炼中,不断检讨我的思想状态,反省还有多少人的思想没有修去。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理解到,每一个执着都是一种物质,而每个执着又附在一个人的观念上。去掉人的观念对修炼人尤为重要,它就象树的根,而执着只是地面上的枝杈。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自己在二零零一年开始承担讲真相媒体的协调和编辑工作。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九年八年间,由于自己白天有大学的科研工作,媒体的工作只能晚上做,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有一天,工作到凌晨三至四点多钟,终于完成了稿件,当时已经困的半睡半醒。关上电脑,勉强走到楼上,人还没到床边,全身重重地就扑到床上。然而那一刹那,我感到自己象火箭一样冲向天边。

二零零九年,我作为大纪元欧洲神韵报道的协调人和主要记者,在欧洲跟随神韵演出一个月做报道,每天昼夜颠倒的写作,生活的不规律和采访的紧张压力,整个行程一直处在消业状态,第一次体会到咳嗽可以震的骨头都痛,有时一个不断的咳嗽会有窒息的感觉;睡觉时胸骨隐隐作痛,难以入眠。我知道邪恶在干扰,每天坚持炼功和发正念。好在采访时,一切正常,消业状态常常在采访之后出现。

在欧洲采访还有一个星期时,因为消业不适,第一次产生是不是提前回去休息想法。可是转念一想,我是算最有经验的记者之一,我提前离开,肯定会影响到整个采访质量和安排。我心想一定坚持到底。一个月的采访终于圆满完成了,我回到了家里,心想这回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恢复恢复。妻子看到我的消业状态,也劝我好好休息一下。这时候,英国的神韵推广在爱丁堡还在進行,我接到神韵协调人的电子邮件,希望我能到爱丁堡呆一段,帮助协调一些工作。我虽然仍处在消业和难受中,但想到神韵推广的需要,没犹豫就答应了尽快动身。 妻子听说后,觉的我应该再休息一段,毕竟身体还在消业中。我说没关系。现在那边神韵推广需要我去,一切以救人为重。到了爱丁堡后,每天头重脚轻,每天睡觉时,胸骨隐隐作痛,我也没告诉任何人,做着该做的事。当神韵到来时,身体的消业状况也消失了。我发现在身体消业时,不在思想中产生“病”的观念会帮助突破消业状态。

在我修炼的这些年,一直提醒自己不能放松学法和炼功。学法是每天清理和纯净思想的必修课,而功法也是修炼的重要部份,作为大法弟子,不能因为安逸心而忽视大法整体的一部份。

去年圣诞节的清晨五点多钟,我来到炼功点。或许是节日,只有我一个人来到那里,我感到内心祥和和静谧。随着功法的音乐,我的身心沉浸在大法的音乐中。抱轮时,我感到一片空明澄澈,没有杂念,也没有思维,也感觉不到身体,但我能感到真正的我在隐约浮现。

返本归真 去除所有观念

十八年的海外正法修炼,稍纵即逝。回首走过的历程,感谢师尊的无量慈悲与呵护,使我在经历数不清的魔难和考验后,人的观念一个一个逐渐去掉。我经常在发正念时,可以跟刚才工作时的人的思想完全隔开,好像前一秒的事情没有发生。

一次在梦中,我和一群大法弟子在一个高层空间中静静打坐,思维中传来一个信息:法正人间开始了。人类的空间显示的是雷鸣电闪,风雨交加。大约十至二十分钟后。雷鸣电闪和风雨结束了,一个信息从意念中传来,法正人间结束了。在我们一起打坐的大法弟子中,一些人因为担心家人是否存留而想往下面的人类空间看。当那种念头刚冒出来,没等看时,这个人就瞬间消失了。我看到,接连不断有人在掉下去。我着急了,大喊出:别往下看。这一声大喊把我从梦中惊醒,我回想着那清晰的一幕,体会到师父在点化我:人心和观念在大法弟子的头脑中是不能存留的,任何没修去的人心都会在最后时刻把你拽下去。

最近几年,因为承担了更多的协调工作,时间上愈来愈捉襟见肘,而修炼的要求越来越高,自己常常觉的好难,也经常求师父加持和帮助。在做媒体的后些年,我经历了很多内部的各种考验和磨难;但是,无论再觉的难,每天走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总会升起媒体救人,每天走在正法的路上的幸福感。在面对似乎不断的压力和考验中,我经常把每天当作正法的最后一天来珍惜和突破的动力。最近几个月,每天早晨的炼功时,很快会進入到一片虚空中,思想、身体都没有、只有我与虚空同在。我明白了旋法至虚那是一层真实的境界。

正法進程一日千里,每一天的考验和魔难都是提升的机会。我常常感到:我的学法还不够,人心也会不时会有。特别是作为协调人,我的好多常人的管理知识很欠缺,一些常人形成的习惯还没改掉。但我只能要求自己,尽最大努力,在修炼上能更加精進,在学习媒体的知识上再刻苦一些。希望能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与呵护,能够圆满完成自己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五年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