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从二零零九年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刚开始开不了口,当时《明慧周刊》每期都有这方面的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就按照同修的方法用于我的讲真相中。就这样风雨无阻的天天讲真相。我地属于北方,在冬天的雪水中也没耽误讲真相。说来神奇,每年冬天脚都怕冻的毛病,冻伤后痛痒再也没有犯过。这时讲真相三退几乎每天平均十人以上。

由于同修情,被劫入了劳教所。有两名包夹是昔日同修,我用师尊的讲法十天内劝她返回到大法中来。另一名由于自己有分别心,没有把她劝回来。在严密的单独包夹中,我也能在吃饭中,厕所中,澡堂中讲真相,根本就不产生怕,尽管犯人告到警察那里,从来没有因为讲真相受到他们认为应该给予我的惩罚。劳教队的讲完了,我琢磨着给吸毒队的人讲,我有那颗心,师尊就安排我吃饭座位隔桌就是吸毒的人员,我就利用吃饭短短十五分钟讲真相。

为了转化我,五个警察包夹我,犯人二十四小时不离身包夹,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也要讲。警察由冷语挖苦我,直到谢谢我,真的是抱着劝善为她好的心,就能救度有缘人,其中一名固执的包夹警察还得了法。在我出狱后,得法的警察还到我家探望我,因为我在拒绝强行转化下而绝食,医务所给我打毒针毒药,致使我的双腿不能走路,她看到回到家中由于学法,炼功能走路的我,并做三件事,她在大法神奇中坚定的开始修炼。没得救的警察,在我走后,也由衷发出了感叹:“以后不转化法轮功了,進来时在压力情况下转化就转化了,绝不再费心费力的去转化坚定的人了!”由于对我的转化不成功,她们说:“咱们再怎么钻研也不如人家的修炼,所以也就别费心了。”这是来看我的警察告诉我的。

出了劳教所回到家中,没出三天,我又开始讲真相。父亲、丈夫都哭了,并说你再出去讲就不认我了,我告诉他们:这两年来在劳教所,我都没有放弃讲,出来了我就更得讲,谁也别想阻挡我,我的路我自己走!他们一看没办法,也就不管我了。

我背会了《洪吟三》,用师父的《洪吟》轻松的解开了讲真相中遇到的困境。

一次在街上与同修讲真相,A同修给了一人一本真相册子,此人一把抓住衣领,非要到当地的市政府。A同修不配合,B同修劝说此人,我在一边发正念,并给周围人讲为什么此人拉扯A同修。僵持大约二十多分钟,这时我的大脑中现出《洪吟三》〈见善〉,我对此人说:“大爷,我能说两句吗?您看人与人的缘份,什么情况都有,您这样了缘也是一种形式吧,他为了您好,让您了解真相有什么不好?”说完我就给他背《见善》,当我背到“传统回归正中原”[1],还没背完,他就松开手说:“不管了不管了,你们走。”就这样在师父的法的加持下,解开了这个结,最后我问:“您若不看,把手中的资料给我吧”,他没说话,下意识的躲着我,并把资料装到了口袋里。

第二天在小区内讲真相,当我与同修们配合时,C同修正被人扬言报警中僵持着,我先以第三者的角度出现,说:“大爷,您怎么啦?生这么大的气?”他以为我是常人,就说:“法轮功光天化日之下发……举报他。”我说大爷您真有福,那资料我看过,很好!我说的是真的!还没等我说完,他说:“你也是法轮功吧?”我说:是,您看咱们“身在红尘中 良知不可松 善恶定未来”[2],他就骑自行车走了,我还大声喊:“别把邪党烘”[2],他边骑边看了我一眼,好像逃似的走了。此时我才明白周刊上同修讲的口吐莲花的含义。

个人粗浅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在此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给予我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见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锁紧良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