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重庆荣昌县副县长被迫害致死 妹妹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重庆张方秀向中国最高检察院网上投递诉状,控告江泽民犯下了剥夺公民信仰罪、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剥夺公民财产罪、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罪、反人类罪等,并要求最高检察院、法院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他相关责任。

张方秀在控告书中说:我看见我哥哥张方良(原重庆市荣昌县副县长)炼法轮功后,一身疾病不翼而飞;我母亲从小体弱多病,特别是生小孩后,得了严重的妇科病,炼法轮功后(九八年和我哥哥一起得法炼功)身体康复,无病快乐。二零零零年三月,我也开始炼功。当时我患有严重的胃病,和美尔氏综合症等疾病。炼功不久,我身上的疾病也很快奇迹般地好了。从此,走路轻松,身体健康。

张方良
原重庆市荣昌县副县长张方良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心胸狭窄的邪恶之首江泽民,不顾一亿群众因修炼法轮功后带来的身心健康、家庭和睦、社会和谐稳定的事实,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真、善、忍”普世价值的迫害。广播,电视,报纸等媒体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诽谤攻击,严重的毒害了广大民众的心灵;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嫁祸法轮功,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十六年的迫害,给我和家人的身心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在荣昌县观音桥养殖场被绑架到荣昌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遭到刑讯逼供,警棒毒打。期间曾被转移到石河洗脑班,后又转到看守所。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受尽体罚,奴役,每天超强度劳动,完不成任务不准休息。被逼唱红歌,强制转化,不放弃修炼,就遭犯人毒打。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日,从劳教所出来,我才知道哥哥张方良已经被迫害致死了几个月。二十二日,我到盘龙老家哥哥坟上祭拜喊冤。二十三日,广顺镇书记带领几人到盘龙将我绑架到荣昌石河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母亲痛失爱子,见我刚出牢狱又被绑架,一病不起,躺在了床上。我强烈要求看望母亲,“610”却给我戴着手铐押回探母。

二零零五年,我在广顺镇老家收谷子,一天晚上大约十点左右,广顺文书记领一群人闯入我家,借口说我发资料,强行将我绑架到洗脑班关押一个月。

哥哥的离去,深深的刺痛了我。六月十六日,我在广顺镇工人村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城郊派出所绑架到荣昌看守所。警察对我拳打脚踢,使我满身是伤,又威胁家人交钱,否则就送劳教。家人被逼请吃请喝,前后花了一万多元钱。一个多月后,才将我放出。

盘龙、合靖的农民兄弟问及我哥哥张方良的死因,我给他们讲哥哥被迫害致死的真相。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被人举报,盘龙派出所将我绑架,仅仅搜出身上二、三百元钱(被他们抢走)。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重庆市江北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为迫使我放弃信仰,经常对我进行折磨、毒打。每天强制劳动。

原重庆市荣昌县副县长张方良被迫害致死

我哥哥张方良,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出生,哥哥炼功前身患乙肝,肝硬化,由于急性肝炎导致身体严重肿胀等疾病。四处求医问药,病一点不见好转。每月吃药花一大笔钱,有一次,光是取药就用了二千多元。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几月,就摆脱了折磨他长达二十三年的疾病痛苦。在患乙肝的二十三年里,他没有吃过一次火锅,短短的几个月,他犹如新生,他终于可以吃火锅了。他高兴呀!他说我有师父了,我要跟着师父学大法。

修炼法轮大法同化真善忍,使他生命从本质上得到了升华,身体健康了,道德更加高尚,他淡泊名利,清正廉洁。身居要职却不收红包、拒吃请、不占公家便宜,到重庆出差学习,都坐公交车而拒绝专车接送。他的事情在当地群众广为流传,有口皆碑,受到民众称赞。

当他正以法轮大法赐予的健康身体和饱满精神在事业上大展宏图之时,却遭受了无端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张方良到铜梁县开会,利用工作之余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救人时,被绑架关押在铜梁县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方良坚持信仰“真善忍”,遭受了八个多月的酷刑折磨,导致四肢浮肿,不能讲话,手不能写字,两腿不能站立,最后连人也不认得了。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离开人世,年仅四十八岁。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从劳教所出来时,母亲悲愤的告诉我:“你哥哥被打毒针,遭酷刑,受尽折磨,不到一个月人完全变形了,我们都认不出他来。二零零二年七月三日,你嫂子到铜梁看守所,强烈要求才看到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的张方良,这时他四肢浮肿,不能站立,是由四个犯人抬出来的,但思维清晰,能大声说话。他还申诉过几次,表明要坚修大法到底!你嫂子再三要求取保候审,铜梁县政法委刘书记找借口不准,让回家等通知。”

七月八日,嫂子再次到铜梁县政法委要人,这时哥哥已被转移到铜梁县医院,正在注射不明药物。嫂子赶到医院时,哥哥张方良已神智不清、精神恍惚,说不出话来。几天不见,哥哥连嫂子都认不得了。看着哥哥惨不忍睹的样子,嫂子质问610人员:“我的家人出了问题,你们要负责任。”政法委刘书记心虚的说:“你们可以查处方,我们用的是最好的药。”但是“610”人员却急忙拔掉药瓶(药未输完),慌忙催促嫂子把人接回家去,前后由警车押送。到达荣昌县城,荣昌县政法委王书记出面交接后,双方匆匆离去。

哥哥接回家后,处于回光返照,思维有过短暂的清醒,能够分辨家人,但呼吸困难,耳鸣严重,说话困难。晚上十一点,家人急忙将他送到荣昌县医院抢救,第二天早上六点,哥哥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医院出具的死亡诊断结论是:肺部感染,心力衰竭,呼吸衰竭。哥哥的身体从来没有得过心肺疾病,这些导致他死亡的病因纯粹是迫害所致。

哥哥张方良被迫害死后,“610”人员却造谣说张方良在家里自杀了。荣昌县国保大队在广顺镇“转化”法轮功学员造谣说“张县长炼法轮功炼死了”。

哥哥生前工作过的地方,人们听到哥哥的噩耗,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农民兄弟自发来到荣昌县殡仪馆,却被警察拦住不准参加吊唁。他们只好默默地在后面跟着到了盘龙老家,送了哥哥最后一程。

父亲受惊吓致使精神失常死亡

我父亲在警察的骚扰恐吓中受到惊吓,他总是想不通:儿子从农民到读书,到合靖、盘龙、吴家、再到城关镇工作,一九九七年提拔为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每到一处,人们都说我父亲有一个知冷知热、关心农民兄弟的好儿子。炼法轮功后,下乡工作,在农民家里吃饭都一定要交伙食费,和农民一起下地干活。现在是怎么啦?儿子炼功身体好了,错在哪里?……不久父亲神智不清、精神失常,叫着哥哥的名字,找他儿子去了。

我们家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下失去了两条生命,冤有头债主,希望各界人士共同努力,早日把犯罪元凶江泽民送上审判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