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破专家魏在鑫被迫害致死 妻子控告元凶江泽民

更新: 2019年10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中国爆破专家、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魏在鑫,于2002年11月15日被抚顺市第二看守所迫害致死,时年62岁。魏在鑫生前遭到殴打、酷刑、药物迫害。

魏在鑫的妻子、现年76岁的李富云女士于2015年8月17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的丈夫被迫害致死。李富云女士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爆破专家魏在鑫

以下是李富云女士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李富云,今年76岁,抚顺市华丰化工厂职工医院退休职工,退休前职称是主管检验师。

我丈夫魏在鑫,生于1940年2月29日,1964年东北工学院毕业(现在的东北大学)。生前在抚顺市科技进修学院工作,被誉为中国的爆破专家,主持过多次大型高难度爆破项目,职称:高级工程师。

我在修炼法轮功之前,由于工作劳累,身体出现严重贫血,脸蜡黄,全身无力,每天下班回家,先躺一小时,才能起来做晚饭,在医院工作忙碌中,两次失去控制晕倒了,我向医院申请病退,提前2年于53岁那年病退了。

1997年5月,朋友送给我丈夫魏在鑫一本《转法轮》,他一夜看完整本书,兴奋地说:“这是一本天书,讲的是宇宙的法理,这位作者是个高人,太了不起了。”第二天,丈夫去书店请来了许多本《转法轮》书送给了亲朋和本单位要好的同事每人一本。

我和丈夫找到了学法小组,开始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很快我的病就不翼而飞了。丈夫身患的多种疾病也全都消失了,他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受,全身心投入工作中,脾气也改好了,以前遇事先讲别人的错,学大法后,遇事他先看自己哪做错了。我们心中无比感激师父慈悲救度之恩。

1999年7月,江泽民一手挑起了对修炼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运动。我丈夫魏在鑫两次上北京上访,两次被关押、判刑,被折磨得皮包骨、大小便失禁,最终被迫害致各种脏器损伤致死。给我和家人精神上带来极大痛苦。

魏在鑫被迫害致死经过:

2000年,魏在鑫上北京上访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被关进北京团河看守所。家人去探视时看到,魏在鑫原来体重180多斤的身体被酷刑折磨的仅剩皮包骨,已经脱像了,当时家人都没认出他来。探视时一个不知姓名管事模样的人叫家人买一打短裤(10个),买一双45码的布鞋。说他大小便失禁,脚肿的不能穿鞋,拖拉着二只捡来的破拖鞋。那天探视时间没有结束,魏在鑫就因体力不支头昏挺不住而要倒下,二个警察把他架走了。5月被劫持到北京团河劳动教养院,被判劳教1年半。

2001年7月份,家人为了便于探视,多方求人把魏在鑫转回抚顺武家堡教养院,过程中一切费用全是自己家拿钱。两名去北京接魏在鑫的警察其中一名叫武爱东,另一名不知姓名,来回乘软卧火车、住宾馆、吃饭、喝酒、吸高级烟、打出租车,一切费用都叫我家出钱,三天花了1万多元才将魏在鑫接回抚顺。魏在鑫到武家堡教养院前在医院体检,检查结果是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和心脏病,保外就医被放回家。

2002年2月11日,魏在鑫去朋友家,被辽宁省抚顺市公安局一处及粮栈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4个警察轮番的对魏在鑫刑讯逼供,魏在鑫的耳朵被打聋,兜里300元被警察抢走了。魏在鑫遭受一夜的折磨后被劫持到武家堡教养院“严管”班。

2002年6月,魏在鑫被将军派出所的警察送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位于抚顺市将军地区)等待判刑。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在看守所警察的授意下,在押刑事犯对魏在鑫进行了各种残酷迫害,致使魏在鑫全身长满了疥疮,身上的伤口流脓流血。晚上睡觉时叫他在厕所边,犯人跨来跨去的;有的犯人往身上射弹弓子;有的往魏在鑫身上撒尿,更有丧失人性的恶人,在老魏昏迷张着嘴时,往他嘴里射污浊精液。这期间魏在鑫遭受到极大的侮辱和身心伤害。看守所的牢头犯人强占着家人给魏在鑫存的钱,自己买饺子吃。

这期间,魏在鑫还遭受了惨绝人寰的“披麻戴孝”的酷刑迫害——身上的伤口流脓流血不让清理,等到衣服和伤口的结痂全粘在一起时,牢头指使其他犯人上去突然用力把衣服揭开或将短裤扯下来,衣服、结痂、嫩肉和血一起被从伤口上撕下来,随后听到的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鲜血顺着腿流到地上,在押刑事犯看着在痛苦中挣扎的魏在鑫发出阵阵狂笑,他们以此酷刑迫害魏在鑫来取乐,然后再把他的短裤提上来,等短裤和伤口的结痂再粘在一起,就又一次猛的扯下来,血又流一地。这一切都是警察背后怂恿,听到魏在鑫的惨叫也不管。

2002年7月18日晚上5点,将军派出警察所给我家打电话说,找魏在鑫儿子魏同辉,魏同辉接电话后警察说:“你父亲病重,赶快到派出所来一趟。”第二天7月19日,魏同辉和所长一起去了看守所,见到了被关押的魏在鑫,当时见到的简直是惨不忍睹,魏在鑫全身疮痕,多处伤口流血流脓,两腿肿的又粗又大,睾丸被踢打得像大葫芦,中间是个大洞,尿道口全埋进去了,残酷迫害致使魏在鑫行走困难,全身浮肿,大小便困难,不能躺,不能坐。体检查出魏在鑫严重糖尿病和肾炎,警察要送魏在鑫到监管医院,魏在鑫说死也不去,怕再被打的破坏神经的不明药物。


魏在鑫被折磨后在医院的照片

家人要求到抚顺市大医院检查、治病,看守所警察向市政法委,区政法委请示,音信全无,全去旅游了。家人心急,到处找抚顺市相关负责人要求放人,救人,找不到负责人,魏在鑫生死难测。五天后躺在木板上的魏在鑫已奄奄一息,连那些刑事犯也都过来看看都说,这老头完了,要死了。一直等到2002年7月23号下午2点,抚顺市政法委和“610”才同意上医院。警察用大黑板抬着魏在鑫去了抚顺中心医院去抢救,期间每天到晚间5点才通知家人可以去看护。

医院护士量体温,体温计都到顶了,病志写43度,魏在鑫全身插了好几个管子、呼吸机、导尿管、打点滴,全身伤口流血、流脓,被褥粘上许多脓血,护士说洗衣房怕污染不能洗,送焚烧炉烧掉了,又叫家人交200元。

2002年7月25日,魏在鑫醒过来,坚决要回家,医生不同意,住两天院交3000多元,每天在医院监查的警察头目刘欣(现在已升迁,调到东洲区政委)叫我家交1万元钱才让回家。我儿子说: 1999年市委下令,停发父亲工资,没有钱。最后刘欣说必须交7000元才让回家,家人给了刘欣7000元。他把钱揣兜里了,没出任何收据。交完钱,魏在鑫才被放回家,但每天派出一名警察来我家监察。

2002年8月14日下午,顺城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叫隋薇和司机刘斌,由将军派出所姓刘的警察来核实,问魏在鑫出资买二台印刷机印大法资料的事情。

2002年11月15日,魏在鑫因被警察折磨得伤势过重,医治无效而含冤离开人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