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市李凤芹被迫害致死 儿子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吉林榆树市李凤芹女士2006年正月被警察殴打、灌食致死。李凤芹女士的儿子,现年36岁的张建枫先生,于2015年6月9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的母亲被迫害致死。张建枫先生要求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张建枫陈述的事实:

我是1998年走入大法的,当时家里面妈妈、爸爸和姐姐都比我先走入大法。修大法后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不再迷茫,那时候心里面特敞亮,不论干什么事,我都能做到一笑而过,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可是99年江泽民发动了对大法的迫害,使我失去了炼功的自由和学法的自由,学校多次找我谈话,用不给毕业证要挟我。家里面爸爸和姐姐也放弃了修炼,爸爸不停的打电话让我放弃修炼,家里的亲戚也都不停的说我。但是我心里知道,大法在我生命中已经扎下根了,雷打不动,哪怕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放弃。当时脾气很倔,每当他们说我的时候,我就说:我就是一修到底了,你们愿意说啥就说啥吧,管不了我。现在想想还是缺少慈悲心。

这里我主要控告的是在这场迫害中我的母亲被迫害致死的事情。

我的母亲李凤芹,在迫害开始时,曾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

2005年10月11日上午,母亲正在朋友杨秀华家,突然闯进几个市公安局警察,把她俩赶到沙发上坐下不许动。这时杨秀华的丈夫回来了,警察把他也看起来,接着就到处翻,后把他们连同另一功友强行拖下楼,推到警车里,警车里还有两个大法弟子。他们被绑架到国保大队。国保大队警察齐力穿着皮鞋狠狠地踢了母亲一脚,当时母亲就被踢倒在地,不能站起来,功友把她扶起来,她的右腿一直不敢走路,连肿带青,疼痛难忍。

当日下午,警察对他们进行了非法审讯,下午2点多钟,将他们关入看守所。母亲因被踢得过重,不能走路,被警察张德清强行塞入警车,当时李凤芹感到胸腹部剧烈疼痛,不敢喘气。到看守所后,母亲连车都下不来。警察柴文革把她拽下车,和张德清强行把她拖进看守所,交到犯人手里,两犯人看她瘫软在地,把她强架着拖进监室。

母亲躺在冰凉的板床上,腿部、内脏疼痛加剧,她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到了第七天,狱警强行把她拖到医务室进行灌食,给她灌食的狱医姓李,他们把她绑在担架上,然后往鼻子里强行插管,灌了一些咸菜汤,掺玉米面的奶粉,第二天母亲躺在担架上被强行抬进医务室,这次参与灌食的有女狱警滕庆玲,还有两个绑她的犯人,母亲双手被绑住,向灌食的人哀求:“不要再灌了,灌了也得吐,何苦折磨人。”狱警不听,而滕庆玲说:没事的,吐也得剩下,还能听你的?

这次灌食后,母亲又吐了,腹部里疼痛难忍喊了一夜没能入睡。第九天开始给她打盐水,第十天下午说长春来两名大夫,给她检查身体,这时母亲已坐不起来了。检查完了,大夫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到晚上六点钟,我二姨和姐姐他们来接母亲,是犯人把她抬出去的。我们家被勒索了3000多元。

回到家,母亲就开始呕吐,吐的都是绿水,第二天就开始打针,不见好转,还是吐。家人把母亲送进了榆树市医院,经医生检查,没有血压,摸不着脉,瞳孔放大,血也抽不出来,针也扎不进去,肚子胀得很大,确诊为肠梗阻,非常严重,又做不了手术,大夫无能为力,告诉家人准备后事,连装老衣服都准备了。可没绑架前,母亲啥病都没有。

后来母亲已昏迷不醒,我们只得决定送她去长春医大二院,大夫说怕走不到长春,我们说走哪算哪。市医院120把她送到长春医大二院,院方检查无血压,经抢救14个小时母亲终于醒过来。

自10月11日到2006年的正月,母亲持续呕吐,卧床不起,每天只能靠输液、输人血白蛋白维持生命,人剩下一副骨架了,体重只有70多斤,亲人看到她这样,都十分难过,都为她的生命担忧。为母亲看病已花了七、八万元。每天回到家里看到母亲的样子,我的心里就说不出来的感觉,想哭。正月十几我已经忘记,我只记得当时我抱着母亲,喂她吃东西,她突然就没了呼吸。我当时整个人都晕了,哭的一塌糊涂。

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母亲绝不会死亡。作为受害者,我起诉江泽民,追究它犯下的一切罪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