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濒死复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我母亲今年九十二岁,没有文化。她在三十八岁时受过工伤,右胳膊粉碎性骨折,里边打了钢板,几十年胳膊伸不直而且不能用力,给生活和工作带来很多不便。后来又患上心脏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七十三岁时她又得了肝癌、子宫癌、卵巢癌,经三家医院会诊,仅肝癌一项医生就告知已是晚期,只能活三个月,无治疗希望。姐姐和姐夫们提出可否手术?医生讲,瘤子太大、岁数也太大怕下不来手术台,就这样母亲被医院判了死刑。全家人用了所有的好药以及各种偏方,两个月下来公费医疗花了两万多,个人又花了四万多元,病情毫无好转。全家人一筹莫展。

一九九五年九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法理让我确信只有师父能救母亲。于是我对母亲说:妈妈,现在只有法轮功能救你,炼炼法轮功吧。母亲说:好,你就炼吧,我是来不及了。就在当天晚上就寝后,母亲在梦中梦到师父给她清理身体,梦中的母亲盘腿坐在床上,师父在后背用双手对着她的后背推理。第二天醒来后因腹水很久不能坐起来的母亲居然能坐起来,肚子也不那么鼓胀了,高兴的对陪护母亲的三姐说;快叫老四来,她师父都给我清理身体了,我也要学法轮功。我先教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因为当时母亲还不能下地站立。就这样母亲在医院又住了一个礼拜,在这期间母亲每天都做几遍“神通加持法”,听几讲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动作虽然还不够标准,但是母亲的身体却一天天好了起来,肚子里的腹水消下去了,也能下地行走了,感觉浑身也有劲了。仅七天的时间,母亲的身体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真的是奇迹!全家人都震惊了!然而不修炼的几个姐夫们和哥哥却说是 “回光返照”,但我心里清楚老师讲的法轮功是往高层次上带人,是来救人的。我坚信母亲一定能好。

第七天的下午我们就把母亲接回了家。回家后,我因带幼儿园老师到庐山参加一个“零岁方案素质培训班”就让母亲也陪我同去。二十多天母亲天天坚持听法和炼功,学习之余,我还带母亲去看了庐山瀑布和几个风景区,多数路母亲是自己走上去的。连我都惊讶母亲的体力竟然恢复得这么快。回来后三位姐姐又带母亲去了青岛、蓬莱、崂山、北戴河、南戴河等地旅游。近三个月的时间母亲健康的回来了,姐夫他们再也不说是“回光返照”了。

在这期间母亲连续消了几次大业,便出和淌出的血水能有几大洗脸盆,之后肝癌、卵巢癌、子宫癌都不见了。一年后也是冬天的时候母亲又消了几次大业,脸上的汗珠如黄豆粒般大小往下滴,浑身热的要命,姐夫们和哥哥、弟弟吓得够呛非要拉母亲去医院,我心里知道是师父在给母亲祛病,母亲问我去不去医院?我说:这是你自己的事,由你自己决定,你要觉得是病你就去医院,你要觉得是师父在给你消业你就不去。母亲的悟性非常好,想了一会说:我不去,我是在消业,你们都回去吧。又补充说:你们放心吧,我有师父管着呢,每次消业也就是三、四天。三、四天之后母亲真的好了他们才放心的离开。这次是师父把母亲的心脏病和高血压治好了。

一次母亲梦到师父让她用放在二楼东北角的小泥壶喝水,母亲照办了,一连几天母亲咳出的都是黄痰,就这样母亲年轻时患的矽肺这个职业病就消失了。母亲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连38岁时受的工伤右胳膊粉碎性骨折接好后有一尺多长一寸多深的疤痕也都平滑且不见了痕迹,不能伸直的胳膊也能伸直了,X光拍照钢板不见了。这是多么神奇的事儿啊!

从此我们家里不相信的也开始相信法轮功了,后来出现消业的现象时,家里也没有一个人提出让母亲上医院的。

还有一件令人震惊的事,那是母亲八十二岁的时候,母亲因为身体好了就在家呆不住,去山庄住。除了每天学法炼功外,母亲还帮着种菜、喂猪,一次母亲端了一大盆猪饲料被院里堆放的铁管绊倒,左脚被扭的横了过来,母亲随即坐到地上自己用双手把脚硬掰了回来,脚脖只肿了一个星期就好了。事后我们全家知道了此事,都说母亲了不起,母亲却说是我师父了不起!

对了,母亲不认字却能读下来师父的三本《洪吟》。母亲说是师父教的。对这事母亲很是自豪,逢人就说是师父教她认的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后,母亲也出去贴不干胶,向亲朋好友讲大法的美好。在山庄那边有好几位同修是听了母亲的介绍后而走進大法修炼的,其中有一女同修是癫痫病只在山庄同母亲一起住了三天就学会了五套功法,另一同修又为她请了大法书。这个同修十几年来坚持修炼从没犯过病。这次诉江母亲和她们都用真名实姓写了诉状。

二零零七年我被抓之后,由于警察几番骚扰、使母亲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在去公安局讲真相回来的路上,母亲一度出现半瘫状况,在无知觉时被家人送進医院進行了一系列的拍照和检查及化验,医生说器官都很健康,但她这是患半身不遂和老年痴呆症的前兆。当母亲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胳膊上还打着吊瓶,家人告诉她已经在医院里躺了十几个小时。母亲听了这些后就说要回家,说我有师父管我,于是拔掉了吊瓶起身下了床,家人无奈只好把母亲带回了家。回家后母亲每天听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就这样几天的功夫母亲就痊愈了,不舒坦的身体恢复如初了。这就是大法的神奇!慈悲伟大的恩师又一次挽救了我的母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