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和解体证实自我的人心

更新: 2016年07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总是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首先要想到的是:自己曾经成功的经验是怎样说的,我那让人骄傲的过去是怎么做的。做的过程中,还要不断的论证,不停的肯定自己:看来是要按照我的方法做,否则就会如何如何,即便是一切都弄好了,还要想下一步该怎样安排怎样筹划。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我总是这样,学法的时候,觉的自己是最最幸福的,因为我有师父,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我只管去做就是了,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去担心了,可是一放下书,一头钻到事情中去的时候,就不是这样想的了。

我就一直在平静、祥和与焦虑、强势之间痛苦的煎熬着。向内找,剜心透骨的向内找,知道自己是不信师不信法,是战天斗地的党文化思维,这样感觉好一些,但是只能做到抑制住,其实这个思想还在翻,还在论证。就觉的我根本就没有力量去掉它,觉的修了十几年了,竟然不会修了,这真的让我很难过。

直到有一天,我在过关中,表面上,我是说了一些向内找的话,但更多的还是在论证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不应该如何如何,又是应该如何如何,什么正念啊、什么为法负责啊等等。突然,我先生打断我,他说:“你知道刚刚有一个特别清晰洪亮的声音说什么吗?四个字:证实自我!”

我当时真的被震住了,感觉师父正威严的看着我,看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那一刻,我觉的自己简直是无地自容,就想,这回我可是要好好过这一关了,不然就完蛋了。“证实自我”,“证实自我”,“证实自我”……,我在心底里重复着这四个字,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异常的清醒,我清晰的分辨出那是一个强大的我,那是一个如此自私自大的我,她就站在我的面前,她骄傲的看着我,她为能够一直控制我,我还一直拥抱着她而骄傲!

我知道是该拿出勇气面对她的时候了。我开始思考自己这十几年证实法的路,到底有多少事是出自于慈悲心,出自于真正在为众生的安危负责而做的,有多少又是出自于证实自我而做的。有多少事最初是为了卫护大法而做,后来渐渐的又变成为了证实自我而做。在邪恶和压力面前一路走来,到底增强了多少对师父的正信,又到底收获了多少自我的膨胀!

在实修中,有多少挥不去的怨恨,是因为没能如愿的证实得了自我,又有多少无法抑制的争斗,是来自于就是要证实自我。有多少放不下的名和利,是为了用来证实自我……。我甚至不敢再想下去了。

师父的《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有一段问答是这样说的:

“弟子:我发现自己在遇到问题、思考问题时总是围绕着自我如何如何,好象有这么一个根,总也去不掉,所以很苦恼,为什么不能保持在一个正觉的状态中呢?

师:真不错!你想去的这颗心我看见了。这就是修炼。至于说完全去掉自己那个私心,那个根,是有过程的,因为那是半个人生过程养成的。我相信你在修炼中一定能去掉它,这就是为私的根本东西。你能意识到这些,修炼中能够用心除去它,这非常的好,这就是修炼!”

我郑重的和那个活生生的我说,宇宙在正法,新宇宙无比纯净,我现在就必须把你从这个宇宙中彻底清除掉!

我不停的在心底里求师父救我,坚持不懈的发正念清除它,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感受到了师尊的加持和正念的威力,我能感受到那个我在被层层灭尽,它的力量越来越弱,它不仅不能控制我,它只要一动念,我就能抓住它,灭掉它。

从前,每当发现自己有妒嫉心、名利心、显示心的时候,发现自己容量不够的时候,我总是发正念去除这些心,但是感觉不到力量,甚至都把自己发麻木了,最后只是发正念时把这些不好的心都念叨一遍。现在我不是针对这些心去清除,而是针对那个由业力和观念构成的我去清除,力量是很大的。随时觉的心一动,就要停下来问个清楚,为什么心动了,是什么观念又被触动了,怎样的那个自我又在那里了,随时就正念清除掉。

记得从前总是问我先生:“你想啥呢?”他回答我说:“什么都没想。”我那时觉得这太不可思议啦,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想呢?怎么做到的呢?那又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现在我终于能够感受到了,感受到不去总结过去,不去担忧未来,不去埋怨别人,不去强调自己,只是静下心来把眼前该做的事情做好。那是一种真正相信师父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我们走过去的感觉。

这是我在修炼中的一点个人体悟,希望能和大家分享,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