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过程中实修自己

更新: 2017年07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在此分享近年来的一些修炼心得。本来这次法会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写交流稿,因为感觉自己这段时间修炼状态并不好,不少心性考验还没有过去,觉的没有什么可写的,即使写出来也起不了什么积极作用。上个月悉尼举行了几次小型交流会,在交流会中听同修交流,对我触动很大。当我听到同修们一个个把自己内心的不足和隐藏的执着真诚的交流出来,没有隐晦,没有保护自己的私心,学员坦率和真诚的交流深深打动着我,感受到的是每个交流的学员那颗想真修向善的心。我想自己不想交流的原因不也是一个私心吗?爱面子的心?希望保护自己的形像,担心交流出自己的执着会被其他学员议论,虽然有一些经历的心性关还没有完全过去,没有完全找到突破的办法,但是把这个修炼过程交流出来,也能促使自己找出不足,尽快提高上来。

一、协调人的责任和容量

师父在近年的讲法中多次提到协调人的责任重大,每次听到我都心中一震,还有些担心自己能否承担好这样的责任,达到师尊的要求。

过去几个月中,在不同项目和环境中矛盾似乎都突然加大,自己好象都不知道如何过去了,有时候就想逃避,干脆不要再做协调人了,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讲真相工作还轻松一些。当然冷静下来法理上也明白这样做是不对的,辞职不就是违约了吗?背弃了自己的承诺?但是继续做下去又不知道如何突破,时不时的遇到心性摩擦,暂时还无法提高容量完全过去。后来我想那我就不要管那么多事了吧,做好自己能做的,修炼好自己,少管一些事情,可能也会少一些和其他学员的矛盾,眼不见心不烦。 最近听到学员多次交流去除党文化,党文化的表现多种不一,其中一个表现就是“糊弄事”,我才意识到,这样一种消极的心态和做法不也是党文化的一种表现吗?不也是在糊弄事吗?

别说达不到觉者的标准了,连过去的古人都不会这样,过去的人一旦他们做出了承诺,承担了一件事情,那就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用心做好,甚至牺牲生命去完成自己的承诺。大法弟子今天承担了什么项目或者工作,那个要求难道不是更高吗?

过去矛盾没有暴露出来时,一直觉的自己修炼状态还不错,修炼中也去掉了名利情中很多执着。随着这一段以来矛盾的激化和自己的消极态度,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修炼还那么不扎实,还有那么多执着隐藏着呢。

首先就是自以为是和喜欢听好话的心。不能听、不愿意听到不同意见,特别是言辞激烈的批评意见。我在修炼以前从小性格就比较内向并有些悲观和自卑,虽然从小到大在学校和工作中的表现一直名列前茅,但内心里面还是希望得到肯定和表扬,害怕被人否定和批评。修炼后虽然表面上的性格开朗了很多,但是在最近的矛盾中才让我意识到内心这些执着并没有完全消除。当学员提出对我的决定或做法不认同和质疑时,我就容易和对方争执起来,即使不争执的时候也会不时的感觉心里不舒服,或者不愿意再交流。

其次就是妒嫉心。当有人说某某同修的什么办法或工作比较好时,有时候心里会不服气,感到不平衡,为什么自己做的工作和努力没有得到认同,其实深挖一下是害怕自己的能力和付出被否定了,自尊心和爱面子的心受不了。

去年以来和其他一些协调人发生了比较激烈的争执并产生了间隔,特别是有一些老学员直接告诉我,现在有一批老学员和有能力的学员不愿意参与佛学会组织的项目和活动,因为他们不认同我的人品和做法,说我没有能力协调整体,只是协调了一部份学员。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矛盾和指责对我打击很大,让我感到委屈和泄气,心想为什么我付出那么多,做得这么辛苦却受到这样的对待,为什么原来配合很好的学员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间隔,为什么没有人理解我的辛苦和付出呢?

这一连串的打击也开始暴露出来我更多的执着心,包括求别人尊敬和认同的心,争斗心以及求安逸心等等。我开始用消极来回避矛盾,保护自己不要再受伤害,也无法再像过去那样用心关注和支持每个项目,用心做好每个工作。并且助长起了安逸心和惰性来。我渐渐的不能保证每天早起学法和炼功,时不时的上网去看看录像,给自己找理由放松一下减轻点压力,还自我安慰反正是一边吃饭时一边上网看看也不会耽误多少时间,其实常人录像中的内容在脑子里有时会冒出来,就会影响到自己学法,炼功和发正念时没有那么纯净和专注了。

这样的懈怠和消极就使我的修炼状态松懈下来,救人的心也没有那么强了,对项目的工作也没有那么尽心了,对其他同修的慈悲心和包容心也远远不够了,更容易产生矛盾。

去年到今年身边熟悉的几位协调人同修突然遇到严重的病业干扰,对我无疑是一种棒喝,让我再次深刻感受到修炼的严肃性,反思自己应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修炼和与其他同修的配合。我去拜访过病业关的同修,与他们交流并一起发正念希望帮助同修闯过病业干扰。看到这些同修被旧势力迫害的陷在魔难中,一天天变的憔悴,让我又震惊又痛心。看着这些曾经与我一起合作完成了很多工作的同修,变的如此虚弱,我问自己,我比他们好多少呢?他们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干扰?做了那么多的事,我们真的明白了什么是修炼,明白如何修吗?还是凭着人的热情把做好工作当作了精進修炼呢?法的标准难道会因为我们做了多少大法工作而网开一面吗?当正法到人间的时候,我们能达到法的标准、能那么纯净的回归天国吗?

我开始反思这段时间与其他同修发生的矛盾,意识到过去我一直和同修配合比较好,矛盾比较少,并不是我没有对自我的执着,而是因为我那时不是协调人,配合别人并不难,我的执着还没有被冲击和暴露出来。而成为协调人之后,因为师父的加持和大部份同修的配合,一直以来矛盾也没有那么大,感觉事情做得还比较顺利。但是在这过程中,也渐渐助长了对自我的执着,特别是在具体工作取得一定進展的时候,更容易生出来证实自我和自以为是的心,不自觉容易把项目的進展归结于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忘记了一切的成功根本上都来自师父的加持和大法的威德。

而且后来当需要我去配合其他学员时,就不再像以前那样能够无条件的配合别人。特别是当其他学员的想法和做法与我不一致时,就更容易心里过不去,觉的法中的要求应该是你来配合我这个协调人啊,现在怎么变成了协调人来配合你了呢?特别有时看到具体做法不符合我对法的理解或者看起来效果不理想时,心里就更难过去了,还容易用法来掩盖心里的执着,觉的自己是应该为法负责,为整体和救度众生负责啊,从而经常忘记了去向内修,找自己的执着和不足。

最近我渐渐明白了,即使过去的做法和悟法我觉的再对,也不可能永远停留在那一个状态和层次,因为修炼就是要不断突破的,法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的,所以不能对自己在任何一个层次的悟法和项目的成果执着不放。其他学员做事的方式和做法是否符合我的想法并不重要,即使看起来很笨或者不是最好的方法也不重要,哪怕是过程中会出一些错和走弯路也没有关系,因为那就是每个同修在证悟和走出他们证实法的路。

其实每个学员和协调人都在走自己证实法的路,也必须走出自己的路,证悟他们的果位和威德,这个过程是我作为协调人不能代替和包办的。而且每个学员的路都有师父在安排和看护着,我总担心学员没有走好路是一种信师信法不足的表现。其实,协调人并不是修得最好的,也不是最聪明的,所以当同修提出不同的做法和想法时,我应该尽量去包容和鼓励,而不是立即否定,或者把自己认为最好的方法强制的推给别人,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这样的做法不是和旧势力执着自己的安排一样了吗?

我也意识到为何一部份老学员和有能力的学员不愿意参与到目前的项目来,可能也是我用自己的理解和做事方法局限了某些讲真相项目的发展和做法,使一批学员的能力和积极性没有很好的发挥出来。作为协调人,我如何能够做到既为整体和救人负责,同时又能够放开心胸和放手鼓励更多的学员发挥他们的能力和积极性,更好的做好救人和证实法的事,也是我作为协调人当前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希望我能够做的越来越好。

二、神韵项目中信师信法的考验

二零一六年开始推广神韵之初,我还认为应该会比较容易吧,学员和协调人都越来越成熟,各种推广方法和小组也在走向成熟,整体学员也越来越配合,二零一五年神韵做的也比较顺利,我想二零一六年神韵卖票应该问题不大了。于是按照二零一五年销售進度制定了市场推广和销售计划,推广力度在此基础上再加大,同时再加强向主流推广的力度。没想到,二零一六年演出卖票开始几个月后,售票速度很慢,比起二零一五年同期的销售速度要慢一半,往年见效的推广方式采用了也没有很大改進。学员似乎也做疲了,好像着急不起来,交流时也没有多少学员愿意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抑制着。我开始担心起来,并且生出了抱怨心,圣诞节前商场的销售结果表面没有收回租金成本,更让我愤愤不平。我提醒商场协调人应该好好反思总结,言外之意就在指责协调人,没有挑选好商场位置,销售人员安排不理想,不应该在圣诞节前这么贵的时间租商场卖票,等等。而其他学员则觉的我们今年没有集中突破主流社会,方向没有走正,协调人和学员之间的气氛都紧张起来。我安慰自己也许时间还早,可能过完圣诞节后会好起来。新年过后,卖票速度虽然加快了一些,但是比起去年同期时间的卖票進度还是落后很多。

圣诞节前后外省学员来本地参加了交流,他们做神韵特刊杂志和赞助的经验给了我很大的启发,特别听说外省几个学员每周抽出几天时间专职做神韵的经验,让我意识到对这方面重视不够,对做主流推广小组和相关协调人的支持和参与也不够。我和另一位协调人决定开始在市区借用了媒体小组的办公室,从我自己做起,每周抽出二天到办公室集中在一起推广神韵。

虽然参与的学员并没有很多,但是感到很多推广信息和反馈可以及时的交流和落实,在媒体赞助上也开始出现了突破,获得了一至二月份几个大型广告牌和相当数量的巴士广告相当大的折扣,包括二个免费的大型广告牌,省下相当数量的一笔广告费。大大加强了户外推广的力度。

虽然一月后卖票速度开始加快,但是卖票的时间已经很紧迫了,在距离演出三个星期,才卖出了一半多一点的票。在此关键时刻,同修们紧急开会交流,在对外省推广神韵经验反思的基础上再一次在法上深刻理解神韵救人的重要性后,同修们开始在心动的同时,每个学员都在努力的想办法多卖票。在演出前和开始后的那一至二个星期里,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正法在推着我和整体学员往前走,不再是我们卖了多少票,也不是我们个人做了什么,而是学员动心之后,佛道神都在为神韵开路,剩下的很多票就在不知不觉中卖完了。到演出最后一天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时,我心里没有太多激动,只有充满了对师尊无限的感恩。

回想起这一年的推广卖票过程,其实结果都已经安排好在那里了,剩下的只不过是需要我们动动手,张张嘴,那些看似紧急和不利的形势,也只不过是考验我作为协调人以及整体学员,是否在看似最艰难的时候,仍然能够信师信法,坚定的走过去而已。如今二零一七年神韵推广卖票已经开始,希望在今后神韵推广和其它助师证实法项目中,我能够以百分之一百信师信法的正信和正念做的更好,真正能够证实法和多救人,不辜负师尊的期盼和为弟子和众生付出的巨大承受。

以上是这一年以来的一些修炼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六澳大利亚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